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4 老小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4 老小孩字體大小: A+
     

    陳默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身體的病好了,可心理上的病卻不知要到何期。

    出院的那天,羅玉和張譯都一起過來了,江修哲想讓陳默搬到自己的公寓去的,剛一開口,陳默就跟他鬧上了,死活不肯。

    看護在收拾東西,江修哲在一邊跟陳默說話,其實很多時候他是自言自語比較多,因爲陳默都是不迴應的,偶爾回上一兩句他都覺得驚喜。

    羅玉問她,“陳默,你爸現在駐着柺棍能走了,想不想去看看他。”

    “不想。”陳默變扭的把臉扭到一邊,其實她心裡還是在意的。

    江修哲頗有些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越活越回去了,老小孩。”

    羅玉這一瞬有些感動,這兩個若能在一起也會很幸福的吧。

    江修哲出去辦手續,陳默突然問她,“羅玉,我很壞吧,可是很多時候都沒辦法控制自己。”

    羅玉怔了下,轉念一想,大概是心疼江修哲,心裡跟着一酸,“怎麼會呢!你要快點好起來,你好起來,他才能好過啊。”

    心理醫生是建議讓她離開醫院這個狹小的環境,但一個禮拜得定期來醫院兩次做心理輔導,以後江修哲有的是頭疼的機會了。

    到了陳默家樓下,遠遠就在一個人在那兒等着,那是叢慧。

    羅玉和張譯也是認得的,多少都有些驚訝。

    江修哲心裡對她有些抱歉,他牽了陳默的手下車,陳默掙了下,他握的更緊,帶着她一起迎了上去。

    叢慧之所以等在這兒,至少在沒向外界公佈解除婚約之前,她也要爲自己的幸福爭取一次機會。當視線落在兩個十指交握的手上,心裡頭覺得堵得慌,又擡頭去看陳默,這個女人的臉色果然很差,乾澀蒼白的樣子,好象張死人的臉,不知道她得的是什麼病。

    “就是爲了這個女人,連父母都不要了嗎?伯母有多傷心你知道嗎?”

    “夠了,叢慧!”

    叢慧的視線轉向陳默,對方是情敵,目光自然就多了些敵意,甚至是怨恨和憎惡的,對方瞳孔瑟縮,好象不敢跟她對視,叢慧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搶了別人的男朋友,心虛了吧!

    江修哲似乎看到她的神色,下意識的把陳默往身後拉了拉,叢慧又是失望又是憤怒,“你怕我會對她什麼,會打她還是罵她?”

    叢慧出身豪門,極注重儀態舉止,更何況有一個名媛的稱謂,決計不會做出有失身份的舉動。在這點上她跟江母有些像,所以極討江母的喜歡,江修哲乾笑了一聲,“我知道你不會的。”

    叢慧的臉色才稍緩些,“阿哲,我們聊聊吧。”又擡頭看了一眼陳默,叫她別礙事的意思很明顯了。

    江修哲還沒開口,陳默已經鬆開了他的手,轉身走了。“你們聊吧!”

    張譯和羅玉在車裡拿她們的行李,住了半個月,東西倒多出了一大堆。江修哲不放心,追了幾步扣着她的手腕,拉到紅譯面前,“我說點事,你們。”餘的話他沒說,只是看了看陳默,大家心知肚明,要看着她,這話不敢當陳默的面說,她總是怒罵江修哲把她當成神經病。

    叢慧看着江修哲的樣子忍不住有些心灰,她說,“上車說!”

    江修回頭看了看身後的人,“我不能走遠。”

    “不走遠,就在車上說。”

    她的車就停在了路邊,江修哲跟着她上了車,叢慧一坐上駕駛座就利落的發動了車子。

    江修哲臉沉了下,飛快的摁住她的手,另一個手撥下車鑰匙,厲聲道:“你瘋了!叢慧。”

    這是他第一次跟自己這麼疾言厲色的說話,她打小就是公主,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一句重話。叢慧眼淚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來,“就因爲這點事,你就罵我!”

    她不過是想帶他去他曾經向她求婚的地方。

    江修哲垂了下眸,“對不起,我是真的不能走。”

    他跟很多女人說過分手,可他都是逢場作戲,從來沒這次那麼愧疚過,因爲這次他也是用了心,他想要全身心的投入一段感情忘了心底裡那固執又傲慢的人。

    交往半年,談不上有愛但至少他也是喜歡叢慧的,他看懂了叢慧的意思,知道她想要什麼,可是他給不了了。

    叢慧眼神黯了下,“她真的病的很重嗎?”

    “嗯。”

    “能治好嗎?”

    江修哲摸不準她話裡的意思,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能,她會沒事的。”

    “阿哲,那我願意等你回來,等她病好了,你回到我身邊來,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江修哲愣了下愣,目光黯了幾分,叢慧上去抱去住他,“阿哲,她的事我都聽說了,我知道你可憐她,我也可憐她,可是你不用拿一輩了來賠。”

    “叢慧,我從來沒有可憐過她,以前我愛她也恨她,可現在我心疼她,即便她能好了,可還有很長的下半輩子要過,我要守着才放心……”他說話的時候眼睛還不時的瞅了下倒車鏡,說着突然間就住了口。

    “阿哲?”

    他低罵了一句,慌亂的推開門就下車。

    叢慧往鏡子裡看了一眼,那個男人和女人還在,已經沒有那個陳默的身影。

    叢慧也下車朝江修哲跑過去,只見江修哲對着那兩個人吼道,“陳默呢。”

    那兩個人似乎也嚇了一大跳,四處看了看,已經不見陳默的影子了,“剛剛還在的呢。”

    江修哲怒道:“你們怎麼看的人!”

    叢慧心裡又是失望又是憤怒,不見了就不見了,消失了這麼一會就緊張成這個樣子,把她當成什麼了。

    門口出來一個老太太聽到他們在吵,“找陳默嗎?我看她一個人往樓梯口那邊走了。”

    叢慧心裡孤疑了些,這個有電梯不走走樓梯,她是個瘋子嗎?

    看這幾個人緊張的樣子,叢慧說不那裡不對,總覺得怪怪的。

    江修哲自己一邊往樓梯口跑,一邊叫張譯,“你們坐電梯上去,看她在不在頂樓。”

    叢慧也不知道爲什麼要跟着他,有些好奇,又有些不甘心,江修哲走很快,叢慧爬到一半快吃不消了,“阿哲,等等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他根本顧不上她,連她摔了一跤他都沒回頭,只說“你回去吧.”

    叢慧一路追上來,還在下面,就見江修哲站在十二樓的樓梯口,站着沒動,好象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他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他說,“你們下來吧,在她家的樓梯口,我找到她了。”

    叢慧好奇的跟上去,那個坐在臺階上的女人不就是陳默嗎?

    江修哲把手朝陳默伸過去,他說,“你起來。”

    陳默坐着沒動,江修哲看過去很生氣,“陳默,你要幹什麼呀,你想急死我們嗎?”

    其實她想回家去,可是才發現自己沒有鑰匙。

    “你以爲我會做什麼,跳樓嗎?我不是何月兒,你也不是季含。”

    江修哲愣了下,這大概是她生病以來說過的最理智的話。

    她擡頭髮現江修哲身後走上來的叢慧,眼神很漠然的扶着江修哲的手站了起來,叢慧臉拉了下,這是在跟自己挑釁嗎?

    很快就看她拉着江修哲朝她轉過身來,叢慧冷冷的看着她,陳默另一隻手去拉叢慧的,叢慧有些惱火避了避,陳默很固執,又拉起她的手。

    左手拉着江修哲的,右手拉着叢慧的,大家這會都有些不明所以,只見她把江修哲的手放在叢慧的手裡,她說,“這是你的男朋友,我還給你!”

    她這個舉動,就連趕來的羅玉和張譯都嚇了一大跳,大家都有些懵了。

    陳默又扭過頭看着江修哲,“我有自己的男朋友,我不需你了。”

    羅玉聽着覺得她這些話又好氣又好笑,又覺得有些瘋。拉了拉她,“陳默…..”

    她扭頭就走,江修哲突然轉過身來攔在她的面前,臉色鐵青,眼裡隱隱跳動着怒火,“我要跟你說多少遍,季含死了,他已經死了!你什麼都沒有了,你只有我!”

    “我知道他死了,可我不需要你了,我很好,你跟她走吧。”

    視線又轉向羅玉,“羅玉給我開門,我沒有鑰匙。”

    她淡淡的笑,鎮定自若的樣子好象真的再正常不過,羅玉突然有些明白她爲什麼會走,大概是看到江修哲和叢慧在車上相擁的畫面吧,她心裡還是歉疚的。

    陳默轉身走了,江修哲看過滿臉的挫敗感,突然手一伸,一下把陳默帶進了懷裡,兩個手臂隱隱可見突起的青筋,好象用了最大的力度貼近她,“你很好,你什麼都有,可我什麼都沒有了,我只有你了,陳默!”

    她很平靜的扭過頭來看着他的眉眼,一點也不像個重症抑鬱症病人,“沒有我,你什麼都有了。”

    江修哲抱着她不肯撒手,好象生怕一放手就真的不見了,“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就要你,我不走了,這輩子我就守着你,陳默,我跟你一樣也是個瘋子。”

    叢慧見過他的眼神總是溫柔多情的,或許在某個瞬間,會飛快掠過稍許落寞但轉瞬即逝。

    他看着陳默的眼神卻是不同,眼眸盡是痛徹心扉的悲涼和無奈,有驚恐更多的是心疼。叢慧是哭着跑開的,她徹底放棄了,除非這個女人死了,否則這輩子她再也不可能有機會跟江修哲在一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