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3 看過去狗血其實小甜蜜(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3 看過去狗血其實小甜蜜(三更)字體大小: A+
     

    江修哲每每看着陳默蜷縮在病牀上茫然的睜大眼睛的樣子,心尖都會跟着疼。

    陳默的情況很不好,她能坐能走,可是不願意說話,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多天。

    她總是盯着窗外的天空看,不願意跟任何人交流,有時會一個喃喃自語也知道在說些什麼。

    外面的天空是灰色的,城市的空氣質量很不好,總是這樣霧霾天氣。

    她不願意吃飯,甚至連水都不願意喝,他總是逼她。

    他要帶她去散步,她也拒絕,有時候他火了,直接抱起她就走。有時候她也會罵他,“你滾,我不需要你!”

    他知道她口是心非,她嘴毒,他早就習慣了。

    剛開始他以爲陳默是萬念俱灰,事實她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嚴重,醫生把他叫到辦公室,說出的話陡然讓他的心涼了半截,

    “我建議你們把病人轉到精神科去。”

    江修哲有些惱火,“她又不是神經病,轉什麼精神科。”

    醫生很有耐心,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個帥氣的男人對這個女人可是捧在了心尖上,“身體上不是什麼大傷,她有很嚴重的抑鬱症,這種情況應該已經很久了,你們家屬都沒有發現嗎?”

    江修哲愣了半天才消化這句話,“抑鬱症?”

    “是的,我雖然我不是專業的,但我看得出來這個病人的情緒很不正常,十有八九是抑鬱症,心裡壓力過大又或許是受了什麼重大打擊,若不及時治療的話難保以後要出什麼事。”

    抑鬱症?這種病在他的腦海裡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卻曾聽過很多人會得這種心理疾病,總是跟自殺二字聯繫在了一起。

    誰把一個雜草一樣頑強的人逼成了如今這副樣子。

    知道以後,江修哲開始很緊張她,一刻都不敢放任陳默一人獨自呆着。

    陳默甚至不願去看心理醫生,大概對於精神科這樣詞很敏感,他強行把她抱過去,醫生告訴他說陳默已經很嚴重了,要讓人隨時看着她。

    “都已經到了需要用藥物來抑制的地步,怎麼才送來!”

    看江修哲難過自責的樣子,又有些不忍心,安慰他說,“只要你有足夠的耐心和愛心,總有一天她能走出來。”

    可是陳默不配合,她拒絕治療,遠遠躲開他,好象他會迫害她一樣,“我不是神經病,你滾,我不要你。”

    同樣難受的還有秦慕天,張譯陪着他來過一回,他傷還沒好全,還坐着輪椅,陳默不願見他,只是閉着眼睛窩在牀上。

    秦慕天看着陳默的樣子,老淚縱橫,“小默,你看看我好不好,我知道錯了,爸爸帶你回家好不好。”

    她固執的把身子轉向一邊,連頭都沒回一下,秦慕天對江修哲有些歉意,“真是不好意思,這麼麻煩你,以後我們來照顧她。”

    江修哲在照顧陳默的事,他聽張譯說起過,張譯說那樣對陳默更好,可對方畢竟是有未婚妻的人,這樣做總是不合適的,他已經想好了,請人來照顧陳默。

    江修哲很誠懇的告訴秦慕天,“我已經取消婚約了,叔叔你相信我,把你女兒的交我來照顧,我會還一個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人給你。”

    張譯微微有些驚訝,他知道江修哲遲早會跟家裡攤牌的,但沒想到他會這麼快。

    江修哲曾經帶給她不幸,可是現在有了他陳默其實又是幸運的,這個男人比他愛的深沉,張譯自嘆不如。

    他們走了後,江修哲把陳默的身子掰正了,“看着我,陳默,告訴我你爲什麼難受,我能幫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總是這樣很漠然的臉,好象對外界沒有了知覺,“什麼都不想,就是很累。”

    她此刻象一隻受驚的免子,平常安靜的躲着,要是逼急了,就跳起來咬你一口。

    只有那麼一次,那天突然變天,外面狂風大作,烏雲低低壓向地面,好象馬上要傾盆大雨,卻又遲遲下不下來,雷聲夾雜着閃電不時劈過黑沉沉的天空。

    她好象很害怕的樣了,身子往牀裡縮了縮,她擡起頭眼淚汪汪的看着他,她說,“我害怕,江修哲,有很多人在我的腦子裡走來走去,怎麼也趕不走!

    那一刻江修哲覺得自己心都快化了,他就這樣連人帶被的抱住了她,“有我在呢,陳默,有我在。”

    她不肯吃藥,護士也沒轍,對於這個病房的病人,護士們都是格外關照,她們花癡這個病人的男朋友,既帥又溫柔,住在vip病房有最好的醫療資源,又專業的看護,可他好象總是不放心,好象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粘着自己的女友。

    護士們私下也會揣測,有個這麼好的男朋友,這女人怎麼會得抑鬱症呢?有幾次聽到這個女人在病房裡喊,“我不是神經病,我不要看心理醫生!”

    其實醫生已經在她平日的藥裡悄悄加了抗抑鬱症的藥物。

    這大概是護士們見過最難纏的病人,有一次吃藥,護士看着他哄了她許久,她都不爲所動,最好他惱了強行掰開她的嘴灌了進去,那女人好象極恨他,眸光冷厲的可怕,“我恨你!恨死你了!”

    他居然不生氣,當着護士和看護的面低頭去吻她,“很苦嗎?我也嚐嚐。”

    護士和看護看着臉紅心跳,卻又不捨得移開眼睛,這男人幽黑的眼眸很吸引人,悠遠綿長,那女人瘋了似的捶打他,他也不放手,到最後那個女人安靜下來,別過臉坐一邊。

    他滿臉開懷一副得逞的笑意,“以後你敢不聽話就這樣對付你。”

    早上護士來給病人做例行的檢查,總是看見他抱着這個女人一起睡在病牀上,他把這個女人緊緊的護在胸前,睡得似乎很香。

    每次來的時候那個女人總是醒着的,貼在他胸前也不動,空洞的睜着一雙眼睛。

    都說抑鬱的病人厭棄世界,護士想或許在她有些茫然的意識裡,她還是心疼的他的吧,要不他睡着的時候她從來不鬧。

    護士有的時候都有些不忍心吵醒他,照顧這樣一個不聽話的病人其實很累。

    每次他醒來的第一件事會低頭吻下懷裡的女人,然後去看她的臉,總是很擔心的問她,“又是一夜沒睡嗎,這可怎麼辦好呢。”

    那個女人總會推開他面無表情的坐起來,伸出手讓護士給她換藥。

    白天的時候他偶爾要出去,他的電話總是很多,好象有很多工作要忙,總是讓看護看着她,看護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那個男人有事要出去,就會叮囑看護就會寸步不離的守着那個病人。

    護士去給病人打針,只有個看護在守着,病人好象睡着了。

    看護有低聲跟護士嘮叨,“你別看她男朋友溫柔紳士,稍微偷個懶被他發現就疾言厲色的。”

    護士偷笑,“可他給的工資很高,你又不捨不得這份工作是不是。”

    都是年輕的女孩子自然好奇心重,反正病人睡着了,招呼看護來跟護士站八卦,大家對這個英俊的貴公子既好奇又花癡,畢竟她幾乎是跟在他們身邊最緊的人,什麼消息都是最靈通的。

    他們正聊的高興呢,他突然回來了,一看到看護也在護士中間,臉一下黑了下來,“叫你看着的人呢!”

    邊說就見他就往病房那邊跑,大家看他一臉緊張也忙跟過去看,病人已經不在病房裡,當時看到他慌的臉都白了,“陳默!”

    大家幫忙跟着找,其實病人沒走遠,就是走廓的窗戶口站了一會。

    前一瞬明明看到他很緊張,看那個陳默的時候好象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聲音很平靜,但聽得出來他在極力剋制,“你醒了麼,怎麼不說一聲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冷不冷?”

    他牽着她的手回了病房,等她把安頓好,轉頭把那個看護疾言厲色的怒罵了一頓,當天就把她給辭了,大家才發現,這個男人發火的樣子很嚇人,好象要把人吃了。

    這件事大家對這個男人印象更好了,他之所以那麼緊張,大概是愛極了他的女朋友,因爲是個嚴重的抑鬱症患者,他怕她出事。

    第二天就換了別的看護,還不是在他們醫院找的,聽說從別的機構找的專業護工,護士私下都說,“他大概是不信任我們醫院了。”

    新的護工好象很有經驗,陳默偶爾也能跟她說上兩句話,後來他們才知道,這個根本不是護工,而是心理醫生。

    從那以後,他更少出去了,白天總是帶着這個女人去散步,給她講笑話。

    等她睡着的時候纔打開電腦開始工作,就連她洗澡他都守在門口。

    護士有一次進去送藥,正趕上陳默要洗澡,只聽那個男人抵在門口不讓她關門,絲毫沒有調笑的意味,“要不讓看護幫你洗,要不我幫你洗。”

    護士猜出到是因爲昨天,陳默手腕的那一刀割的很深,傷口沒長好,洗澡的時候大概不小心,手腕的傷口又重裂了開來,她居然也不喊,等她洗了澡出來,浴室的地板都染紅了。

    最後陳默什麼也沒說低着頭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男人冷着臉好象很生氣的樣子,“不願意就別洗了。”

    總是有很多人來看她,有男有女也有孩子,陪她說話,病房裡經常有笑聲,大家都在演戲,爲了讓她高興,可病人卻從來不笑。

    人散場以後,總看他從身後摟着,“你看你有這麼多朋友,有親人,一點也不孤單。”

    兩個人站在落地玻窗前,同樣溫柔的看着外面流雲劃過的天空,突然讓人想起歲月靜好這個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