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1 我不會再離開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1 我不會再離開你字體大小: A+
     

    陳默安靜躺在病牀上,臉色蒼白沒有半點血色,躺了一天了,絲毫也沒轉醒的跡象。

    羅玉小心替她掖了掖被角,嘆了一口氣,“早看她有些不對勁,我以爲她只是心情不好,過一陣子就沒事,可是沒想到會搞成這個樣子,幸好發現得早。”

    羅玉從昨晚守到現在,一直沒休息過,張譯有些不忍心:“你先回去吧,這裡有我就好了,等她醒來我再打電話給你。”

    羅玉點了點頭,有張譯在也沒什麼不放心的,更何況張譯肯定有話要和陳默說的吧。

    心裡下意識的又想到了江修哲,他會來嗎?又有些後悔,不該把這事告訴他的,他都是要結婚的人了,陳默的死活與他何干呢,還要讓張譯跟着難受。

    羅玉一走,整個房間安靜的讓人覺得可怕,陳默的呼吸很輕,一度他都以爲停下來了,手探到鼻息才覺得放心。

    整個房間都是灰暗的顏色,張譯打開了所有的燈。

    護士進來換輸液瓶,房間的燈光略有些刺眼,提醒他,“要不還是把燈關了,這麼亮病人可能會覺得太刺眼不舒服的。”

    他無聲的搖了搖頭,陳默一直是怕黑的,她的世界一直是這個顏色,點亮了燈她就能找到回來的路。

    張譯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當初他替答應導師照顧陳默,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跌進這個漩渦裡,他原本是個局外人,他想做一個只是一個理智的旁觀者,在父女之間起個橋樑的作用,想着終有一天能幫他們打開心結,可是什麼時候自己也深陷其中,捲進了這一家人的恩怨情仇來,竟也撥不出來了。

    “媽…..”她在夢裡喊了一聲。

    他看着她說,“陳默,你爸爸醒了,醫院說他沒事了,你說沒辦法再失去了,你還是擔心他的吧,我說錯了,其實你一點也不冷血。”

    牀上的人睡的很沉,即使在夢裡,臉也皺成一團,好象很痛苦的樣子,無論大家跟她說什麼她好象都聽不見。

    “陳默,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出國,我們忘了在這裡一切枝枝蔓蔓,忘了過去的陰霾,在那裡重新開始生活,好不好。”

    “她那裡都不去,她要留在江寧!”

    寂靜裡陡然傳來的聲音讓張譯嚇一大跳,他回頭,江修哲失魂落魄的站在了門口,張譯有些驚訝,沒想到他會來。

    他看了一眼江修哲,又轉臉去看病牀的陳默,在心裡問她,他來了,你會高興嗎?還是更難過?愛不得又離不得,所以你纔想以死來解脫自己嗎?

    江修哲好象沒看見他似的,徑直走到牀前,視線落在陳默放在外邊的右手。

    她的手腕上纏着的厚厚紗布,隱約可見的血跡,有些觸目驚心。

    人瘦的只剩皮包骨,大概只剩一口氣了,江修哲在牀邊怔怔的看了好一會,突然伸出手,指尖虛落在她的腕上,問牀上昏迷的人,“你疼嗎,陳默?”

    沒有人回答他,沉默了許久,他又低低的問了一句,“很疼的吧,幹嘛要對自己這麼狠?”

    張譯看他的樣子有些不忍,“醫生說已經沒事了。”

    對方沒接他的話,“差一點,差一點這世上就沒有她了……”張譯有些愣住,不知道他這話是對誰說的。

    又聽他在對着病牀上毫無聲息的人低低罵道:“你那麼厭惡我,你該比我活的更好纔是,躺在這裡算什麼呢!我今天才知道,你就是個畏縮的膽小鬼!”

    張譯有些聽不下去,咬牙低斥道:“你夠了!”

    他微微扭過頭,冷聲帶着幾分敵意,“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輪不到你來管!”

    他的方向只能看到江修哲的惻臉,輪廓的線條看過很冷硬的象冰雕一樣,好象咬牙在隱忍着什麼,張譯這才發現江修哲的身子顫的厲害,江修哲在害怕!這個認知一下讓張譯的怒氣消解的無影無蹤,江修哲的恐懼感比自己更甚吧。

    這半年來陳默她是怎麼過的,張譯不是不知道,他想要幫她想要愛她可是已經無能爲力。

    心已經病入膏肓,已無藥可解。

    又見江修哲俯下身子拿手指輕輕去撫平她皺着眉頭,又低頭在她額上輕輕吻了一下,張譯分明看見晶瑩剔透的水珠子掉在陳默的額上。

    他說:“你太狠了,陳默,對我狠就算了,對自己也可以做到這樣,你要拿刀子捅的別人鮮血淋淋的才甘心嗎?”

    陳默受傷的手還緊握着,見江修哲彎下身子輕輕攤開她的掌心,聲音突然變得很低也很輕柔,好象生怕吵醒她的樣子。

    這是張譯第一次聽見江修哲用這樣溫柔舒緩的語氣跟陳默說話,他聽過他們兩之間的對話,要不就冷咧漠然好象連看這人一眼都是多餘的,要不就是怒氣衝衝好象恨不得掐死對方纔算了。

    聽到江修哲在輕聲問,“到底是爲什麼要這樣?那麼傲氣,就應該好好活給我看看,你這樣讓我以後要怎麼辦?”

    陳默眼睫輕輕顫動了下,有一淚緩緩的從眼角緩緩的落了下來,她是聽得到的。他替她揩了眼淚,她大概很累。

    “是我錯了,陳默,從一開始就不該去招惹你,你或許會成爲一個大學老師,找一個普通又愛你的男人生個孩子幸福簡單的過一輩子,這一切都是因爲我。”

    張譯突然有些同情他,“我們一直覺得她象雜草,越是逆境越能頑強的生存下去,可是誰都錯了,她除了嘴毒,真的沒那麼強大。”

    江修哲似乎才發現他的存在,“麻煩你,能讓跟她單獨說說話嗎?”他始終沒回頭,聲音聽起有些異樣。

    張譯知道江修哲這話是對他說的,他們之間的愛恨只有對方能懂,他終歸只是局外人,永遠擠不進她心裡的世界。

    張譯沒說話,無聲的退出病房,爲江修哲那一滴眼淚還有隻比他多不比他少的真心,比起他來陳默更需要的是江修哲,雖然她從不承認。

    關上門的瞬間,他看見江修哲把臉埋在陳默那隻沒受傷的手上,“以後你想着誰都沒關係了,我都不會再計較了,因爲我從來沒有指望過你能再愛我,我早就死心了,現在也一樣,只要你好起來,我願意爲你做任何事。”

    江修哲突然停頓了下,伸出手去,掌心貼着她的臉頰上,這大概會很溫暖,“我一直說願意爲做任何事,可是你從來不信,或許你不是不信,只是不願意跟我有交集。你說要做慈善,你要人脈要資源要影響力,總是端着一副假笑的臉總穿梭在酒會派對上,你搭訕別人,別人也搭訕你,你知道我看了有多難過嗎?你明明知道我一個電話能替你解決的事,你卻寧願彎彎繞繞的去找十個來幫忙,你也不願來找我,我有多傷心。”

    又聽見他在低低笑:“我說要結婚了讓你傷心了嗎?那天我挽着叢慧在你的面前,我知道你失落了,我卻有一種報復快感,我恨你對我太絕情。其實你還是在意是不是,你不能愛我,那恨我也好,我現在不在乎了,總比什麼都沒有強。我不會結婚了,陳默,就算你恨我,以後都陪着你好不好?如果你不要我了,我陪着你一起孤單。”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霸道:“如果你活好了,我不會來打擾你的,我在聽你的話,以真心換真心的去學會愛一個人,可是我還沒學會,你已經活不好了,我只有一直煩着你了,你不願意也沒辦法了。”

    ……

    張譯心底涌上巨大的無力感和悲哀,爲陳默爲老師爲死去季含,還有那個癡纏的何月兒和同樣悲傷的江修哲,同樣也爲自己還有項楠,這是一個怪圈,好象沒有人能圓滿。

    餘下的話張譯沒有再聽下去,說不動容是假的,陳默未來的路很長也還是會很難,他關上房門,就守在門口,他在等江修哲做決定,江修哲若走了,可以去找他的如花美眷,繼續過他瀟灑的人生。

    他若是留,必定是前路坎坷,他和陳默也未必有將來。

    良心上他好象應該希望江修哲留下來,可是私心卻是希望他能放棄。

    等了很久,江修哲才從病房裡出來,他說,“是你救了她吧,謝謝你!”

    張譯愣了下,不知道他站在什麼立場來說這種話,可他的表情的確是感激的,甚至有些感激涕零,這不是江修哲要說的重點,張譯揚了揚眉示意他繼續。

    “把她交給我吧,我會照顧好她,我已經錯過了一次,不想再錯過第二次了。”

    雖然預料之中,他有些無奈的笑了,“你想好了嗎?“

    江修哲點了點頭,“想好了,我的心從來沒變過,我一直對她伸着手,只是她視而不見,離開她,我以爲是她想要的,可是我發現我錯了,你知道嗎,我第一次那麼渴望完整的擁有一個女人,我想要牽着她的手一直到老。”

    “我憑什麼答應你?”

    他說,“憑她不愛你。”

    這是張譯一直知道的事實,可是被江修哲一下戳中痛處,心底還是覺得不舒服。

    對方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世上她只愛一個人,那就是季含。”

    張譯苦笑了下,“你說錯了,她還愛一個人,那就是你,她嘴硬卻從不肯承認,可是卻騙不了自己。”w

    江修哲身子一震,猛的瞪住他,好象有些不敢相信。

    他還是決定告訴江修哲,“那天晚上陳默喝醉了我送她回家,在我們身後的那個人是你吧。”

    江修哲的臉色很難看,那天陳默喝多了,電話打給他了嘴裡喊的卻是張譯,瞬間讓他心跌到谷底。

    那個兩人相擁的畫面一直是梗在他心裡的一根刺,他就是這麼小氣,就算離開了,也沒法看看她倒在別的男人懷裡。

    張譯還是決定告訴了他,“那天她喝醉酒撲在我懷裡,她把我當成了你,她在我的懷裡喊的是你的名字,她說阿哲,祝你幸福,我們都以爲她是個冷心冷腸的人,可其實不是,她只是害怕傷害本能的保全自己,她今天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是你們,她心裡的那個人從來不是我,有季含也有你,她快要把自己給逼瘋了,所以在逼瘋之前,她把自己給了結了。”

    對方象受了極大打擊似的滿臉呆滯的怔在那兒,努力消化他的話,過了幾秒,纔有些驚疑不定的看過來,“你說的是真的嗎?她一直說恨我,怎麼可能愛我?”

    “你大概不會知道吧,她有多恨你,就有多愛你,她一直是個嘴毒的人,可笑的是你卻不知道。”

    江修哲臉上的血色一下褪盡,想起自己曾經毫不留情的刺傷她的那些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好象被人劃開了一道口子,細細密密的疼。

    “你是死人,捂不熱的!”

    他挽着叢慧說,我以後誰也不看,我就看你。

    …….

    想起這些話呼吸都跟着逼緩了,他一直覺得她話無情的象刀子,所以他也同樣還以顏色,反反正她都沒心了,不會疼的,現在才知道自己錯的離譜。

    江修哲一向長的俊逸,可是現在痛苦猙獰的樣子卻看過去有些可怕。

    張譯走了,他不知道把陳默交給江修哲是不是對的,可是現在陳默確實需要他,心病需要心藥來醫,江修哲就是她的心藥。

    他說,“你好好照顧她吧,如果那天你要再傷她一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對方目光堅毅沒有半分猶豫,“你走吧,永遠都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