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0 撐不下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0 撐不下去了字體大小: A+
     

    手機滴滴的響了兩聲,在空曠寂靜的走廊上倒顯得有些刺耳。

    張譯看了看屏幕,是陳默發來的。

    還沒打開來看,手機又滴滴的響了好幾下。

    點開收件箱,三條未讀短信都是陳默發的。

    “反正過去的二十多年他沒女兒也是這樣過的,等他醒來告訴他,他的女兒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死了,這樣他就不會難過了。”

    他恨恨咒罵了一句,這樣的話他能轉述的出口嗎,摁下了第二條。

    “告訴我爸爸,因爲我太愛他,所以才那麼恨他,讓他趕緊好起來吧,好起來我就不恨他了。”

    看完這條,壓在胸口的沉重感才消失,她沒讓他失望,在秦慕天生死麪前,她終於打開心結,願意原諒自己的父親了吧。

    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前後發的短信內容這麼大相徑庭,翻開了第三條。

    “張譯,他把你當成了自己兒子,請你以後好好照顧他。”

    張譯說不上那裡不對,他痛罵時她那樣淡然的樣子,她的反應太平靜了,平靜的不正常。

    隱隱覺得有些不安,趕緊給手機回撥了一個電話,一直是無人接聽狀態。

    還是覺得不放心,撥起腳就走,秦夫人叫住他,“做什麼去?”

    他頭也沒回就往電梯跑,“陳默可能要出事了!我去看看。”

    醫院離陳默家挺遠,隔着南北,好在是午夜街上很空,他把油門踩到了底,心裡的不安在擴大。

    車上給羅玉打了個電話,她有陳默家裡的備用鑰匙。

    羅玉睡的半夜正迷糊,手機響了好才摸索着去接,“喂,那位….”

    電話那頭聲音很急切,“羅玉,你在家嗎?拿着陳默家裡的備用鑰匙趕緊上他家去,我也馬上就到她家了。”

    羅玉一下清醒過來,“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就是感覺陳默要出事了,你趕緊過來。”

    羅玉手一個抖索,已經隱隱能猜到她會做出些什麼事來,自從知道那個何月兒死後,陳默的情緒就越來越不對勁,就連她和朱姝都很難讓她敞開心扉說真心話。

    推醒了身邊的秦然,“趕緊起來,開車送我去陳默家,怕是要不好了。”

    秦然也嚇了一大跳,夫妻兩半夜爬起來,急急忙忙的趕到了陳默家。

    張譯看樣子也是剛到,看到他們過來,急道,“趕緊開門。”

    推開門進去,屋裡黑沉沉的,“陳默”

    羅玉摸索開了燈,客廳裡纖塵不染,跟張譯先前看到的亂糟糟完全是兩個樣子。

    他心一沉,趕緊跑到她的房間,打開了燈,陳默安靜的躺在牀上,整個人側臥蜷縮在被子下面,只露出一張蒼白的臉,好象睡着了。

    他輕輕喊了一聲她的名字也沒動靜。

    他匆忙走近去,站在她牀頭喊了一句,“醒醒,陳默。”

    羅玉和秦然跟在他身後進來也嚇了一大跳,細聽之下有滴滴答答的水珠敲落地板的聲音,那聲音好象是有水從牀板滲到地板上,略一注意,陰影可見就看牀底下一灘溼漬,羅玉驚呼一聲,“血!”

    張譯心裡跟着一寒,一把扯開她的被子,觸目驚心的血跡染紅了牀單,陳默雙手交握的,懷裡還抱着照片,被身體壓着那個手還在流血。

    張譯再次嚐到恐懼的滋味,原來她還是撐不下去。

    送陳默去的路上,他和羅玉都緊張的根本就沒辦法開車,好在有秦然在。

    一路上都在她耳邊低吼道:“你是你的父親,我是不會替你盡這個責任的,你憑什麼逃避!”

    他在醫院的走廊上守到半夜,急診室和icu隔着兩層樓,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倘若陳默出了事,他要如何跟秦慕天交待,自己以後又要怎麼辦。

    等到很晚,醫生從急診室出來說人已經救過來,倘若再晚一點送過來人就沒命了。

    緊繃神經放鬆下來,他這才驚覺已經筋皮力盡,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嚴重透支。

    辦了入院手續,又送回了病房,陳默還一直昏睡着。

    羅玉和他丈夫也一直在陪着,見張譯有些撐不住,都勸他回去。

    他看着自己的一身的血跡,點了點頭,又不放心秦慕天,轉身去三樓的icu,秦夫人還守在走廊上,見他滿身的血嚇了一跳,“陳默怎麼樣了。”

    張譯也不想瞞她,“她割腕自殺了,人已經搶救過來了,現就在樓下的病房。”

    秦夫人臉上慘白,一下跌坐在了椅子上,“怎麼會這樣。”又怔怔的掉下眼淚,“我們真是造孽了。”

    她執意要去看看陳默,張譯還是陪着她下去,羅玉守在病牀前,陳默一直在昏睡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秦夫人只在病房門口看了一會,又不敢進去,只是喃喃的道:“慕天要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張譯能理解她愧疚的心情,畢竟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也不經不起折騰,icu有護士二十四小時守着,張譯好說歹說把她勸回去休息了。

    這邊張譯抽不開身,跟電視臺請假。社會新聞部這邊卻急的要跳腳,陳默前前後後加起來都半個月沒上班了,現在連張譯也跟着請假了。

    陳默手裡的工作沒有交接下去,她手裡負責的幾個廣告合作項目遲遲都有進展,其中一個就是泰山集團的。

    對方市場部打了幾個電話來催,已經很不高興了。

    新上任的顧主任也很惱火,陳默這次請假都沒通他,直接打給張譯的,雖然知道她是張譯的人,但至少表面上也要客套一下尊重他這個主任吧。

    他給陳默打了幾個電話也沒人接,只好打給張譯,張譯那邊聲音聽起來很疲憊,“陳默請了病假,大概要好一陣子不能上班了,至於合作項目的事等我到了臺裡再說。”

    新來的主任聽那邊口氣隱約感覺是真出事了,從沒請過假的張譯也接連請了幾天假,只好打電話如實跟對方解釋。

    秦山這邊市場推广部的專員同樣傷腦筋,放下電話被市場部經理痛罵了一頓。

    這位美女很委屈,逮着秘書室的姐妹訴苦,

    “那個電視臺的陳默啊,氣死我了。”

    “她怎麼招你了?”

    “半個月沒上班了,現在還在繼續請假,她又沒打移交,我跟進的項目一點進展都沒有。”

    “要不是仗着她和江少那點關係,換作別的電視臺,早就取消了跟他們合作了。”

    “工作這麼散慢,找的男朋友沒有一個是差的。”

    姐妹淘一眼瞥見她身後的人,跟她打了眼色雙搖了搖頭示意她別說了,對方正滿腹委屈沒法發泄呢,“我說錯了嗎?你看先是找我們江少,這個夠可以吧,後來又換了大有名氣的攝影師,現在聽說那個電視臺的總監是正牌男友,要不她能這麼囂張,半個月都沒上班還沒人敢管。”

    秘書小姐立馬換了一副謙恭的表情,衝着她背後的人喊了一句,“江總。”

    那專員轉過身來漲紅着臉,囁需道:“江總?

    江修哲淡淡的點了點頭,好象完全沒聽她們的對話,到走到辦公室門前又頓了下腳,“打電話確認下陳小姐什麼時候能上班,如果他們一拖再拖取消和他們的合作項目,社會新聞部的欄目能起到推介作用也很小。”

    “聽說住院了,好象近期都不能上班了。”專員小姐還是決定如實彙報,陳默畢竟跟他關係非淺。

    他若有所思的唔了一聲,“對方連這點效率都沒有,那就取消合作吧。”

    等老闆進了辦公室,大家纔跟着鬆一口氣,專員又對着秘書抱怨道,“不是說江總和女友去渡假了嘛,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真是害死我了,又八卦又是上班時間偷懶,怎麼辦,他對我印象肯定很差了。”

    “噗,醒醒吧,別幻想了,人家有女朋友了,看不上你這屌絲女,你也是,八誰不好,八卦那個陳默,趕緊走吧,一會江少出來,看你還在這兒,你更慘!”

    當初他們江少抱着陳默哀求她的那件事在公司傳了個遍,讓公司的女同事大跌眼鏡,萬人迷的江少居然也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沒想到半年之後又找了新的女友,也不奇怪,江少最不缺少女人。

    江修哲正埋頭處理桌上的文件,翻開看了一會,心裡亂糟糟的,實在是靜不心來。

    剛纔的對話一直盤桓在了心頭,每每想起好,心頭跟着隱隱作痛。

    這個女人居然病了,難怪上次婚禮上看見她的時候臉色那麼差。

    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忘了她,可是看她漠然無視自己的時候心裡還是不舒服,所以忍不住言語刺激她,看到她難受,心頭卻沒有報復的快意,自己反而比她更難受。

    他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屈從心底裡的那個意志,給羅玉撥了個電話過去,剛響了一下那邊就接起來,悄聲說着話,“喂,你等會。”

    那邊似怕吵醒什麼人,他等了幾秒,羅玉的聲音才正常起來,“嗯,江少?有事嗎?”

    “嗯,陳默還好嗎?”

    羅玉怔了下,從陳默出事到現在,她沒想過要告訴江修哲,他畢竟是有未婚妻的人,他訂婚這件事讓羅玉很失望,她本以爲江修哲無論如會守在陳默身邊的,沒想到還是沒能堅持下去。

    她如實說了,“不太好?”

    陳默從昨晚送到醫院到現在,她一直都沒醒過來,身上的血幾乎快要流乾了,醫生說她太虛弱了。

    江修哲跟着心裡一緊,“到底怎麼了?”

    “她昨天晚上割腕自殺了,到現在還沒醒過來!”

    那邊急切道:“什麼!張譯是幹什麼吃的,在那個醫院?”

    她剛一報了地址,那邊電話就已經收線了。

    秘書小姐整理好文件正想送過去,就見自家老闆面無人色的從辦公室衝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