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7 你是下一個幸福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7 你是下一個幸福的人字體大小: A+
     

    “您的快遞。”

    “我的?”她有此疑惑的在上面簽了字,最近好象也沒網購過什麼東西。

    拆開來,裡面是一個精緻的盒子,裡面整整齊齊的放着一件淺藍色中袖小西裝。

    衣服沒有吊牌,看過去也不象是新的,略有些眼熟,這纔想起來,那好象是她曾在酒吧丟的那件衣服。

    怎麼出現在這裡,她看了看快件上寫的地址,只有一個江字,瞬間明白過來,

    那次在酒吧江修哲也在,還讓朱姝抓了一個頭條,難怪這衣服滿酒吧都沒找到,原來被他拿去了。

    她伸手撫摸着那件衣服,不知怎麼地腦海裡都是江修哲抱着她說,我也會冷時的樣子。

    恍惚一過竟然是三年了,當初他是以什麼心態收起這件衣服,竟然一放就是三年,而現在又爲什麼寄回給了自己。

    心裡跟着一陣刺痛,她給他的傷也未必比他帶給自己的少。

    沒過幾天,報紙鋪天蓋地都是江修哲要訂婚的消息,不僅是娛樂雜誌連財經版塊也在大幅報道這件事,華聯和泰山兩個商業巨頭要結成姻親,無異一個重磅消息,聽說消息傳出的那一天,泰山和華聯的股票也跟着大漲。

    羅玉有些遺憾的問她有什麼感想,她一笑置之,“真的是一對金童玉女,貴族王子豪門千金這大概是世上最完美的童話。”

    她和江修哲從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本不該交集,這樣一個男人,愛不得又恨不起來,只祝願他以後也能幸福。

    他訂婚的那天,她下了班還是去了夜店,還帶上了項楠,習慣了迷離燈光,今晚註定要失眠,所以把自己灌醉,喝醉了纔好睡覺。

    兩人喝到半酣有人上來搭訕,她也不拒絕,項楠已經醉趴在了吧檯上,那人在她身上摸了一把,她覺得噁心,推了一把,“滾開!”

    那人還是糾纏,她跳起來,擡手就扇了對方一個巴掌,“滾!”

    那人一愣,又捂着臉笑,“好啊,夠味我喜歡,說着又要撲上來。”

    冷不防被酒吧經理扯住了手,在他耳邊悄聲說了幾句,那人臉色變了變,什麼也沒再說轉身就走了。

    陳默哼哼直笑,一下跌在坐椅上,又把酒杯擲在吧檯上,“給我倒酒。”

    酒吧搖了搖頭,給她加滿,看她喝到說話都不利索,經理對酒吧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倒了。她撐着腦袋問,“幾點了。”

    酒保老實點了點頭,“三點了,我們要打烊了。”

    她伸手推了推項楠,“走了,回去了。”對方已經睡死過去了。

    “你等着,等着,我找人你最喜歡的人來接。”

    拿出手機開始撥電話,心裡下意識到撥一串熟悉的數字,聽到電話那頭餵了一句,她就開始喊,“張譯,來接我們,快來!”

    “你在那裡?”那邊的聲音低沉暗啞,聽起來好象很不爽,陳默腦袋裡暈暈呼呼的,“你不是張譯,那我打錯了,不打攪了。”

    掛了線去翻張譯的號碼,半天沒翻着,索性遞過酒保,“給我找張譯。”

    酒保習慣性的接過手機,找到那熟悉的號碼撥過去,“張先生吧,您朋友又喝醉了,讓你來接。”

    酒吧剛掛了電話,一個陌生號碼又打了過來,聽聲音不是方纔那位,對方問了他們位置,酒保好心的提醒對方,“已經叫了她朋友來接了,可以不用過來。”

    對方有些失落的說知道了,電話那頭收了線。

    半個小時後,張譯就出現在了酒吧裡,看着趴着兩女人,這下更頭大,一下醉倆。

    他都不記得替陳默收拾過幾次爛攤子,第二天酒醒了把她罵一通,她嬉皮笑臉的認錯,過一陣又照樣死性不改。

    眼下看見他過來,她扯着衣服站起身來,“張譯,你來了,快把項楠弄回去。”

    打了一個酒嗝,酒氣撲鼻而來,張譯皺了皺眉,“你這是喝了多少?”

    “沒多少,你看你家項楠真沒用,沒幾杯就喝趴下了。”

    張譯翻了翻白眼,簡直對她沒轍了,推了推項楠,這位更是爛醉如泥。

    好在陳默還能自己走,只是走的東倒西歪,張譯身上還揹着項楠,一邊還要看住陳默,看她偏離路線,又得伸手拉她一把,好不容易把兩個醉酒的女人弄上車,不由得感嘆自己真是太命苦,造了什麼孽才惹上這麼兩個麻煩精。

    送她回的去的路上,陳默還不消停,吵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江修哲今天訂婚了!”

    他苦笑了下,“這算不上什麼秘密,全世界都知道了。”

    她歪着腦袋,醉眼迷離的看着手掌心,“是哦,大家都知道了,都開心都高興。”

    “你難過嗎?”

    她坐在位置上也不安份,左右擺個不停,“不難過,我高興。”

    他看着她搖頭,她指着他很生氣道:“我是真的高興,你別不信!”

    張譯無奈,“我真該把你這個耍酒瘋的樣子拍下來,明天給你自己看看,你就找個地洞鑽下去吧!”

    到了她家樓下,半推半抱的把她拉下車,警告她“不許吵,擾民!”

    她果真閉上了嘴,他一手摻着她,一邊去摁電子鎖,她家電子鎖的密碼如今他都能倒背如流了。

    陳默突然一個轉身就鑽進了他懷裡,張譯身子一僵,莫名的情愫從心底緩緩漫延開來,手就再也摁不下去。

    他有些欣喜又有些期待,抱住她,心也跟着柔軟起來,“陳默,回家吧。”

    身後有汽車疾駛而來的聲音,接着聽到車子停了的聲音,開關再關門,他並沒在意,總會有晚歸的人。

    那個女人在他懷裡輕輕細細的低咽,“是你害死了季含,我應該恨你,可是爲什麼恨不起來了呢……”

    她的聲音很輕象睡着似低喃,“阿哲,你要過的幸福。”

    他心裡跟着一痛,用力抱緊她,說了壓在心底裡想說又不敢說的話,“你真是個傻瓜,這個世界不是隻有這兩個男人,跟我在一起吧,我能照顧你。”

    臺階上投下一道長長的背影,張譯有所觸動,回頭去看,那道身影已經越走越遠,很快就上了車,揚長而去。

    第二酒醒了,陳默又是被張譯叫到辦公室一頓臭罵,她低頭認錯,表示以後再也不會打電話煩他了,張譯惱火道:“我是因爲怕麻煩嘛?我說你能不能愛惜自己一點啊,多大年紀了還讓別人抄心。”

    她知道張譯也是爲她好,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怎麼辦呢,不喝酒我睡不着覺。”

    “那就去看醫生。”

    她火了,“我又沒病!”

    “你心裡有病!”

    她瞪了張譯一眼,氣呼呼的轉身就走,“你纔有病!”

    顧凱打電話來說下週要結婚了,看着他和蘇諾這對歡喜冤家也終於修成了正果,陳默打心眼裡爲她們高興。

    婚禮上必然會遇見江修哲,她打定主意不讓自己落單,特意和風尚雜誌社的同事約着一起去的。

    她們去的最早,大家早就商量好了要去鬧鬧一新人。

    剛一進大門,一眼就就看到到他們身後那個熟悉的身影,心裡又是一陣緊縮,只裝作沒看見。

    她笑逐顏開的迎了上去,“恭喜了啊,兩位。”

    蘇諾今天特別漂亮,“你能來我真高興。”

    她上前擁抱下蘇諾,當初他們在一起,陳默可是出了不少力。

    “你們結婚,我肯定得來啊,好歹我也是半個紅娘。

    她摟着新娘子的腰對顧凱笑道:“新娘子可真漂亮啊。”

    “那是啊,你不看看是誰老婆!”

    大家都跟着撲哧一聲樂了,祝福打趣不遺力。

    陳默安靜的退到他們身後,視線範圍就這麼窄,稍微一留神就撞上了,她真的怕碰到那雙眼睛,只好固執的盯着新郎新娘。

    寒暄幾句想走,雜誌社的同事都不肯放過,顧凱作爲史上最會撒嬌的老闆,一夥人毫不客氣笑笑鬧鬧的打趣新郎,不知是誰說了一句,“怎麼瞧着後邊的伴郎都比新郎帥。”

    這羣姑娘明顯是在花癡江修哲,四五個伴郎中,江修哲無疑是最顯眼的,陳默沒敢正眼去看,用眼角餘光掃了掃,江修哲也沒插進他們的話題,跟身邊的人聊着什麼事,看過去心情大好。

    顧凱回頭看了一眼江修哲,抱怨道:“真不該請這傢伙當伴郎,把我新郎的風頭都快搶光了,就怪你,老婆,誰讓你請他的。”

    蘇諾哭笑不得,又笑道,“太冤枉了,是你說要請他的,能怪我麼。”

    聽着大家這樣熱鬧的打着趣,兩人難得有默契的裝作沒聽到,偶爾隔着人羣視線不經意相交,很快各自又漠然移開了視線。

    身後有個伴郎打趣道:“新郎倌,要不再把你塞回到你媽肚子裡再長一回?”

    顧凱不服氣說道,“沒事,以後咱生個兒子,一定養的比他兒子帥,有句話怎麼說來着,叫帥不過三代。”

    這句話一出,大家都快要笑噴了,“意思是有兒子了,這速度夠快啊?”

    顧凱摸了摸蘇諾的肚子,“那是啊。”

    蘇諾一手拍開,笑道,“你有個正形沒,都結婚了還這樣。”

    邊上有人打趣江修哲,“江少你可得抓緊啊,顧凱拼你不起,可能要跟你拼兒子了。”

    大家一起笑鬧趣,江修哲對他們的玩笑只是禮貌性的笑笑,寥寥人瞥了一眼人羣中的陳默,冷冷的勾了勾脣又移開了視線。

    陳默站在他們身後有怔然的望着一對新人,蘇諾穿着一身潔白的婚紗,那是女人最美的禮服,站在顧凱的旁邊,一臉的幸福美滿的模樣,有些恍惚的想倘若季含沒有死,他們是不是也有機會手牽手到老。

    她擡頭去看江修哲,是了,下一個幸福的該輪到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