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5 爲什麼活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5 爲什麼活着字體大小: A+
     

    失眠越來越厲害,安眠藥也無濟於事,她開始會抽菸,睡不着的時候整夜整夜的抽菸,抽到想吐,手卻停不下來。

    心裡頭總是空蕩蕩的,她參加了很多俱樂部,晚上跟同事一塊聚餐泡吧,每天都安排很充實,可是人越是熱鬧心裡越覺得孤獨,江修哲走了,她想要的內心安寧和平和並沒有如約而至。

    偶爾下了班也會去羽毛球館,總是能碰上項楠,看得出來對方是有意接近她的,她知道項楠的目的,心下並不反感,一來二去兩個還成了朋友。

    陳默無意給自己樹敵,一開始就表明她和張譯的關係,“張譯是秦慕天在美國時候的學生,情同父子。”

    項楠微微有些驚詫,又有些放了心,陳默是秦慕天的女兒,這個在江寧是誰都知道的事,“難怪你一進臺裡他就對你很好,原來是有這層關係。”

    她知道項楠想知道張譯的一點一滴,只要是她知道的都事無鉅細的告訴項楠。

    有一次項楠喝的大醉,哭着問她,“我都知道我錯了,他爲什麼就不肯原諒我,難道犯了一次錯就給我判死刑了,他的心可真是狠啊。”

    她不知道她曾經犯過什麼錯,陳默看着她的樣子心裡悲涼頓生。

    想着相交一場,總得幫點她才行,“項楠挺可憐的,你心裡明明也有她的,爲什麼不肯定原諒她。”

    張譯似笑非笑的挑眉看她,眉宇之間有說不出的冷意,“我不能原諒項楠,就象你不能原諒江修哲是一樣的道理。”

    她頓時變了臉色沒說話。

    說起來,她很久沒見過江修哲了,她不關注八卦也不特意去打聽他的消息,可偶爾還是會聽到有同事會在她背後竊竊私語。

    “江少有大半年沒來過了吧!”

    “可不是。”

    “我看他原來追陳默的勁頭,還以爲他們會在一起呢。”

    “有錢人貪新鮮玩玩唄,真要結婚人家要找也是找門當戶對的,家族聯煙,聽說最近在跟華聯主席的女兒叢慧在交往?”

    “華聯的太子女麼?”

    “嗯,是,前幾天還看他們一起出席過活動呢。”

    …….

    聽了這樣的事,好象了了一樁心事,又有些悵然若失。

    社會新聞部的一檔欄目出了點事故,張譯一向不喜歡陳主任,正好藉着這個緣由把陳主任調到別的部門,主任的位置自然就空了出來。

    新聞部加她在內有三個副主任,張譯多次暗示希望她很有希望,他會盡全力幫助她,奈何她完全不爲所動。

    她很坦白的告訴張譯,她無意於這個位置,光那個基金會的事就夠她忙的。

    張譯有些失望,問她,“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不爲事業不爲愛情?你爲什麼活着?”

    她搖了搖頭,有些茫然,真的不知道了,每天都在努力生活,沒想過爲什麼。

    窗外滴滴答答的下着雨,天色陰沉沉的,壓的很低,心情也跟着莫名的煩燥,關上門,摸出煙給自己點了一支,好象只有煙薰迷霧中才能讓自己的心靜下來。

    張譯就這個時候推門進來,迎面撲來是都是嗆鼻的煙味,陳默的臉埋在煙霧裡看不真切。

    他明顯愣了下,有些痛惜的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她也沒擡,“趕你要的報告。”

    陳主任一走,很多工作都壓到她的頭上,同事們自然而然把她看成下任繼位者。

    “我問的不是這個?”

    她看了看手中煙,醒悟過來,趕緊掐了,又打開窗戶,“不好意思,嗆着你了吧。”

    張譯搖了搖頭,“下班吧,沒人給你加班工資。”

    她撫了撫抽痛的額角,抱怨道,“是誰說報告要我明兒一早交的?”

    張譯立馬開口大赦,“行了,允許你明天上午下班前交,今天跟我去趟秦家吧,你爸爸生日。”

    她愣了下,繼續敲擊着鍵盤,“我沒空,你去吧。”

    “你爸今年六十五歲的老人了,沒剩多時間可以陪伴,不要等失去了才後悔。”

    他這些話是老生常談,也知道不會對陳默起什麼作用。

    陳默面無表情的盯着屏幕,內心卻翻江倒海,張譯說的話讓她想起何月兒,活的時候覺得恨,死了卻悔恨不已。

    人生充斥着着的死亡,她已失去的太多,禁不起再失去,可想和做是兩回事,想起陳玉蘭,終歸跨不出那一步。

    張譯還是一個人去了秦家,她的拒絕已經成了習慣,已經說不上失望了。

    秦家在一高檔小區,是一家帶小院子的二層別墅,秦家來了不少客人,都是一些秦慕天的好友和同事,生日宴很熱鬧,缺了最重要的人,秦慕看過去高興眼底總是掩不住落寞。

    吃了飯客人早早就散去,張譯坐在那兒和秦慕天聊天,話題自然就聊天陳默那兒。

    “小默還好麼?”

    表面看過挺好的,張譯點了點頭,“她還挺好的。”又有些抱歉,“很抱歉,一直沒能說服她。”

    秦慕天苦笑了下,“你別騙我了,酒吧買醉能叫好麼,那個孩子死了都快兩年了吧,她要繼續這樣到什麼時候,唉,她真是象她媽媽,倔強的讓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自從外界知道江修哲有了新女友以後,追陳默的男人也不少,偶爾她也會應承這些約會,羅玉和她的朋友逼她去相親,但都只是淺淺相交,最後都能變成朋友,不知道這算是一種能力還是說無能更恰當。

    “時間會沖淡一切的,說起來,正想跟你說個事,陳默工作能力出色,連臺長都賞識她,現在社會新聞部主任的位置空出來了,我想讓她接這個位置,但她本人好像沒什麼興趣,您看要不要把她推到位置去?”

    秦慕天擺了擺手,“她要嫌累,你就讓她吧,我倒希望有一天她能到公司來上班,公司遲早也是給她的,我都六十五歲了,趁着還有幾年可以好好培養她,都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這個機會聽她喊我一聲爸爸。”

    “會的。”

    “張譯啊!”

    “嗯,您說。”

    “不要因爲我讓你照顧陳默讓你有負擔,去找個喜歡的女孩結婚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了。”

    他笑笑的說好,他也是一個獨來獨往,其實陪伴久了也成了一種習慣。

    或許過去太疼耗的力氣太多,他和陳默一樣都沒勇氣再放肆的去愛一場。

    陳默曾經開玩笑似的問他,“張譯你不會是gay吧。”

    他哭笑不得看着她,她笑了笑,“如果你是gay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一個男友,羅玉和朱姝找個了gay跟我相親,我差點沒當場暈死過去,不過那傢伙現在開始纏着我給介紹男友了。”

    “要我真是gay,找你就好了。”

    項楠和陳默,他不知道自己是忘不了過去還是放不下現在。

    從秦家出來,外面還下着雨,出了大門,遠遠看着一個熟悉的人影撐把傘,出神的望着屋裡的燈火。

    那是陳默,她對父愛還是渴望,卻始終象一隻刺蝟不讓人靠近。

    春日裡雨都是細細綿綿的,即使撐着傘,還是有溼氣瀰瀰漫漫的滲進了身體裡。

    他撐着傘走到她跟前,也不知道她在雨裡站了多久,連褲腳都已經打溼了,看過去她象很冷,。

    他問,“不進去嗎?”

    她搖了搖頭,“突然間多了一個父親,我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已不必在說什麼,她是最倒黴的那個,沒人能理解那種痛,所以都逼着她去原諒。

    陳默母親活着的時候,她和秦慕天之間隔着一堵高高的牆,或許有一天,終於能推倒它。可是陳默母親死了,他們隔着是一條河,只能兩兩相望,誰也邁不過去。

    張譯走進了她的傘下慢慢的伸出手抱住她,她亦伸出一隻手抱住他,那無關情愛,只想在那一刻找到一份溫暖。

    週五的晚上不,陳默照例準點撥通了季家的電話,響了許久都沒人接,捱到第二天一早季父回電話過來才知道季母病了。

    她放心不下,請了假當天就飛去了冀北,去照顧生病住院的季母。

    急性闌尾炎,白天都是季父陪着,她回家買菜做飯,晚上都是她守夜。

    有時候累了趴在牀前睡着過去,迷迷糊糊感覺有一隻溫柔的手在摩挲着自己的頭頂,她下意識的喊了一聲,“季含。”

    那隻手在頭驀然僵住,她腦海裡一個激靈,這不是夢,她一下清醒過來。

    那是季母的手,她有些擔心,“怎麼了,媽,那裡不舒服?”

    季母幽幽的看着她,“陳默,找個男朋友吧。”

    她一怔,季母又嘆道:“你過的不好吧,看你這樣我們很心疼,季含肯定也不願意看你這樣過,找個愛你疼惜你的男人結婚好嗎?”

    季母手很溫暖,好象陳玉蘭的溫度,陳默心頭一酸,季爸季媽這兩年是打心眼裡疼她,把對季含的那份心都放到自己的身上來。

    陳默忍着不讓眼淚落下來,她儘量裝作輕鬆的口吻,“好的,就怕沒人要我。”

    離開江寧的時候,兩個老人家沒人照顧,她提出季母季父跟着她去江寧生活,季父不願意,“不去了,習慣了這裡。”其實她知道他們捨不得季含,就象她不捨得把陳玉蘭孤零零的留在江寧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