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4 是我不要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4 是我不要你字體大小: A+
     

    “是陳默嗎?”

    對方的語調客氣冷漠,陳默隱約猜到對方的身份,“是的,我是陳默。”

    “我是江修哲的母親,如果你方便的話,我們見個面吧!”

    略有些驚訝,算來有一個多月沒有跟江修哲聯繫過了,他們之間早就撇的乾乾淨淨了,江母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找上門?

    聽得出來,江母話雖然是客套,但卻完全是不容拒絕的口吻,陳默只好應承,“好吧,時間您來定,我隨時恭候。”

    “就現在吧,我一個小時後到你們電視臺的樓下的那家咖啡廳,到了我再打你電話。”

    正好是上午上班時間,咖啡廳裡沒什麼人,一眼就挑到坐在落地玻璃窗下的江母,皮膚白晰,打扮的優雅得體,五十歲的年紀看過去卻象四十出頭。

    陳默知道她是不喜歡自己的,不是不喜歡,而是近乎厭惡,或許是出於上流社會的教養,面上對她還算是客氣。

    等陳默落坐,服務生上來問喝什麼,“老樣子。”她是這裡的常客,服務生很快端上一杯咖啡。

    她微微一笑:“江夫人,有話請直說吧。”

    不是討好似的叫一聲伯母,而是江夫人,稱呼上就已經表明淡漠疏離的態度,江母心裡微微有些不悅,她跟江修哲糾纏不清是事實,至少以爲陳默面對家長態度會是謙卑或是內疚的,她還沒開口之前她已經急於撇清關係了。

    江夫出身名門,別說小輩對她也是奉承討好的,她有一些朋友說起陳默都說她周到會做人,可她看到卻是恰恰相反,她對江修哲好象從骨子裡就是倔強冷漠的,越是這樣他越是放不開,這個丫頭很厲害,手段心機都太深了。

    “我們家阿哲從小到大也就住過兩次院,第一次是爲你,這第二次也是爲了你,再放任下去,我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來往了。”

    陳默好象並不驚訝,淺聲道:“江夫人真是想多了,我跟江修哲從來都沒什麼關係,夫人要攤牌應該去江少的正牌女友。”

    看江母皺着眉頭,“也不能完全這樣說,我們算是有過些工作上的來往,不過以後都不會再有了。”

    對方輕輕描淡寫的態度江母也不驚訝,她當然不是空手而來的。

    輕笑了一聲,低頭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遞到她跟前,高高在上的瞧着對方,“這是給你補償。”

    陳默拿起手上的支票笑了,“江夫人真是大手筆!“

    江母滿意的笑了下,“你一輩子大概也賺不到這麼錢,我們阿哲心性不定,一向貪新鮮,你就算跟他幾年,他給你的大概也不會超過這個數。“

    見她冷笑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你兒子從來都把女人當玩物的。“

    江母的臉色變了下,下一瞬,已經見對方把支票給撕了,撕的一片片扔在菸缸裡,猶不盡興,劃了跟火柴扔了進去,瞬間燒成了灰。

    對方只看着那團小火苗冷笑,“你們江家人的習慣都是一樣的,因爲有錢所以喜歡用支票辱侮人嗎?“

    這丫頭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比她想象的難打發多了。

    這個女人似乎是阿哲的剋星,兩次的意外,讓江母心生後怕,再放任下去,別那天真把命送了。

    江母壓下心頭的怒火,“說吧,你還想要什麼,只要你離開我兒子,不要再糾纏他,要錢要名要利,我都會答應你。”

    “什麼都不需要,我跟江修哲連普通朋友都算不是,以後再也不會來往,您請放心。”

    “我如何信你?”

    她好笑的把臉別到一邊,以轉過頭對她冷冷的道,“你知道江修哲爲什麼會掉下臺階嗎?是我推下去的。”

    江母頓時僵住,又聽她有些咬牙切齒的道,“我厭煩了江修哲無修無止的糾纏,所以把他推下臺階,這樣說你該信了吧,如果不信,你也可以回去問你兒子的。”

    江母霍的一下站起身來,擡手就給她一個巴掌,再好的修養也抵不住怒罵道,“你怎麼會這麼惡毒!都沒有父母教養過你嗎?”

    咖啡廳的服務生都好奇的轉過頭來看。

    她緩緩的轉過頭,“你可以罵我,但請不要侮辱我媽媽,江夫人若是沒事請回吧,當然你也可以追究我的責任,我會奉陪。”

    江母第一次碰見這樣無恥的人,臉都氣白了,周圍有好奇的目光,她的修養阻止當衆漫罵的衝動,最後只是冷冷的撇了陳默一眼,“我話到此爲止,你若是傷害阿哲,後果你知道的!”

    她抓起包轉身離去,身後的聲音冰冷的不帶一絲感情讓她頓住了腳,“只要你兒子不來找我就好了,請你回去轉告江修哲,不要再纏着我了,我煩透了,我這輩子都不想跟他有半點牽扯。”

    江母憤憤而去,長期養尊處優自然而知的優越感和良好修養幾乎要消失貽盡。

    人走遠了,陳默一下跌坐在椅子上,臉色青白,經理假裝上來收拾,一邊關切的問,“沒事吧,你?”

    她搖了搖頭,站起身來向外走,心裡天空都是灰色的,一直低低的壓在胸口,窒息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恨我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多你一個了。

    她想,這樣也好,你就能徹底死心了吧!

    大街上人來人往,她走在茫茫人海中,有些恍惚,越來越覺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彷彿自己隔絕於塵世之外,渺看藍天一張張生動的面孔。

    有多少人在相遇,又有多少人在離別,人生其實不過是一場聚散。

    江家的大宅,客廳裡還燈火明亮。

    江母作息習慣一向很好,這個點不睡倒是少見。

    李嫂在一邊陪着,“最近這一陣少爺每天都要一兩點纔回來,要不你先去睡?晚些回來我叫你。”

    “不用了,我等他。”

    聽到大門外有汽車的聲音,總是算鬆了一口氣,看了看時間,又是接近午夜,總算比平常回來的早些。

    不一會,就見江修哲搖搖晃晃的進了門,醉眼迷離的樣子,“媽,還沒睡呢?”

    “阿哲,你要這樣下去到什麼時候?”

    他哼笑了一下,“我挺好的,今天有應酬所以多喝了點。”

    說完搖搖晃晃的上樓去了,江母追在他身後氣道,“挺好,每天喝的醉薰薰的回來,你以爲我不知道嗎?”

    吩吩李嫂給他準備醒酒湯,自己也轉身上了樓。

    江修哲坐在書桌上,怔怔的對着電腦發呆。

    見江母進來,“我有話跟你說!”

    他有些不耐,“媽,你別煩行嘛,我累了。”

    “誰跟你說你不煩,陳默?”江修哲愣了下,又有些迷離的扯着胸膛笑道:“不要跟我提她,她已經死了,就死在了這裡了。”

    江母心裡一酸,看着江修哲的樣子心裡實在是不好受,“你要繼續這樣到什麼時候?你這是成心在折騰你媽媽嗎?”

    江修哲搖搖晃晃站起身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轉身看往窗外的低垂的夜幕,心裡的苦悶無法宣瀉,“我不折騰,我就是難受,媽,你說這個女人的心怎麼就那麼狠呢!我那麼掏心掏肺的對她,她看看都不看我一眼。”

    江母看着心疼,又有些恨其不爭,“世上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你偏要她!”

    他一口喝盡了杯子裡的水,卻又不放下,手死死的握着杯子,幾乎要把它捏碎了。

    打了一個酒嗝,“媽,我累了,我要睡覺。”

    www ☢TTKдN ☢¢ ○

    “我今天找過她過了。”

    江修哲愣了會,迷離的眼睛好象一下就清明許多,繼而又自嘲的冷笑,“找她做什麼!”

    “讓那個女人離開你,不要纏着你。”

    “纏着我,我就是跪在她腳下,她也不會要我的了!怎麼會纏着我呢?”

    江母忍不住怒罵道:“你能不能有點出息,我問你,是不是她把你推下臺階的?”

    江修哲心頭一凜,酒醒了好幾分,“不是她,是我不小心掉下去的。”

    “你別護着她,她自己都承認了,是她做的。”

    他突然暴怒的甩了甩頭,“我說了不是她!”

    “我會查出是不是她做的,如果是她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你要怎麼查,如果我告訴你是你的兒子強姦未遂被她失手推下去的,你還要查下去嗎?”

    江母驚疑不定,“你瘋了嘛,阿哲。”

    “媽,你別動她,你讓她難受,只會讓我更難過。”

    “真是瘋了,你知道她今天跟媽媽說什麼嗎?她說他厭煩了你無何止的糾纏,討厭你,討厭我們江家的人,叫你不要再纏着她!”

    沉痛看了一眼埋頭不語的江修哲,“她都說了這樣話了,難道連自尊心都不要了嗎?”

    他一怔,繼而低笑,“很好,這樣真的很好了,不是她不要我,反正很早以前我就已經不要她了。”

    陳默,非要讓我血涼透了你才甘心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