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3 你解脫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3 你解脫了字體大小: A+
     

    半個月後,陳默收到那幅她捐出去的油畫,快遞直接送到她的辦公室。

    上面有一封信,拆開來是陌生的字體,她鮮少見過江修哲的字體,就是他們曾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是發郵件的,從不曾給自己手寫過信。

    只有寥寥幾個字,“它對你而言是珍寶,對我卻沒有任何意義,我還給你,以後,請好好珍重。”

    她有種解脫感又有些悵然若失,把信收起來小心放進辦公室的夾層裡,她向來決絕,感情也是一樣,該斷的她即便痛徹心扉也不會有半分猶豫。

    收到這幅畫的日子,她知道那天也是江修哲出院的日子。

    她知道他以後的路會很好,會順利接班,再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這纔是他要走的路,他們未來不再會有交集

    她愛過他也恨過他,從此一切又歸於平靜,晚上做了個夢,都是他們曾經經歷的片斷,醒來的時候心跟着一陣陣抽痛。

    擰亮了檯燈,看着窗前的那幅油畫,心又慢慢的靜了下來。

    第二天是週末,她起了個大早,手指彈了下牀邊的像框,“早上好。”

    打掃衛生,又去了菜市場,做了好多吃的一起打了個包帶到工作室。

    錢樂猛誇她,“手藝越來越好了啊!”

    這多少有拍馬屁的成份,不過至少比他們快餐好點。

    工作室的效益遠沒季含在的時候好,那時候是依託了季含的名氣,現在少了他,就大不如前了,工作室原來請了幾個助理都走了,看着季含的心血如些凋零,陳默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少了勤雜的小妹,他們的辦公區裡也很亂,所以有時間的時候儘量會過來幫忙。

    他們在外頭吃飯,她在辦公區幫他們整理,又探出頭個問,“我反正閒着,你們還有沒訂單沒錄系統的,我幫你們錄好了?”

    “你自己找找,那些封面沒打勾的都是沒錄的。”

    大家都已經習慣了陳默的存在,在他們的心裡,陳默一直是老大的媳婦,也不是外人。

    她整理的差不多,他們才吃完飯,趙政仁給她倒了一杯茶,“累了吧,歇一歇。”

    她正乾的專注,冷不丁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手一揮就把那杯熱茶給打翻了。

    弄得桌上到處是水漬,水又沿着桌角往抽屜裡淌,“真是不好意思。”

    趕緊抽了桌上的紙巾去抹,又蹲下來去抹抽屜。抽屜裡放了好多資料,水透到裡邊,她索性一一抱出來,看到信封的收件人寫着陳默兩字。

    字體很陌生,她有些驚疑的抽出來,纔好現那信已經拆過,她去看趙政仁,“我的信?”

    趙政仁也發現她手上的信,有些訕訕的,想要拿過來,“就是一些廣告,沒什麼好看的。”

    看他的臉色就知道有事瞞她,她不高興的轉過身去,再看看那個發件日期還是半年前的,更是可疑,“我看看。”

    抽出信紙看了看,呼吸都跟着一滯。

    “陳默,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和師兄在一起了,你說的對,害死他的人是我,我有什麼資格留在這個世上。我病好了,可已經沒有意義了,你讓我去死,我就真的去死了,你看到這封信該笑了吧。

    我以前覺得死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爲那樣再也見不到師兄了,我一直夢想着那天病好了做個健康正常的人,能跟師兄在一起,做他的新娘,這是我從十七歲以來一直的願望。

    你不知道師兄以前我有多好,一直照顧我縱容我,那怕我設計讓他初戀女友誤會離開了他他都原諒我了,我總以爲師兄是心裡有我的,可是你的出現徹底打碎了我的夢,我不甘心,甚至不顧父母的反對來到了江寧,我知道師兄不會不管我的。

    我見到了你,師兄看你的眼神瞬間刺疼了我,任誰都出他喜歡你,我發了瘋的嫉妒你,我也在時尚圈工作,我聽過甚至打聽過很多你的事,劣跡班班,你對他不好,你活的意氣風發,志得意滿,總是對他若即若離,你只考慮自己的情緒自己的感受,要名要利還想要更多的愛,無視他的存在,我真的不知道他喜歡你什麼,我想他總有一天會看透你會厭煩你。

    可是沒有,甚至你和江修哲暖昧不清他都能原諒你,他竟然還要跟你結婚了,我幾乎要瘋了,師兄是我的全部世界,是我的天,沒有了他我的天就塌了。我如願的讓你們分開了,可是他並沒有跟我再一起,他說他會照顧我直到病好爲止,等我病好了,不管你會不會回到他的身邊,他都不會跟我在一起。陳默,我還是恨你的!因爲你的存在,我從來沒有得過師兄的愛,甚至到了最後,他都厭惡我了,你永遠不會懂,被最心愛之人厭惡是什麼滋味,所以我恨你,如果沒有你,我們三個人的人生都會不一樣。不過。可最後還是我贏了,我會在天堂陪着他,那裡世界不會有你。

    江修哲對你再好,他也是害死季含的人,你不會跟他一起吧,你會沒有父母沒有親人沒有了愛人,你就一個孤獨的活在世上吧,這是老天爺的對你的懲罰。”

    陳默看完全,有些茫然的看過來,“何月兒是不是死了?”

    趙政仁有些唏噓道:“嗯,割腕自殺”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趙政仁有些歉然的垂了眼眉,“半年前,大概死之前寫發出的這封信,我們怕你看了多想,所以沒敢給你。”

    “我雖然討厭她,但沒真想要她去死,我那是氣話。”

    她想起半年前她去看季家爸媽,季父說起何月兒,“說那孩子挺可憐的,你原諒她吧,那是個意外,我們認命吧。”

    她當時恨恨的告訴季爸,“原諒她,除非她死了。“

    現在這句話清晰的印在腦海裡,從脊背生出一股寒意,渾身發冷,是我詛咒了她嗎?

    活生生的就沒了,她覺得有些驚恐,是自己害了一條人命嗎?

    恍惚的不近真實,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腦海裡是何月兒厲聲咒罵她說,我詛咒你這輩子不會得到幸福!死亡才能結束她對何月兒的恨

    她坐在牀頭看着季含的照片,心底裡涌上巨大的悲哀和恐懼,“我們放棄了幸福不過是想讓她活下來,可是現在她竟然也死了,到頭來,三個人竟兩個都去了,而我生不如死,命運在捉弄我們嗎?”

    她擡手輕輕撫着照片,心痛如刀割,“你會怪我吧,你維護了她這麼多年,到死都還在照顧她,我本來應該和她一起走出互相安慰依靠,可是我沒有,我讓去死了,她就真的去死了!可我不是真心的,我就是恨她。”

    照片裡的人永遠不會回答了,大家都解脫了,她要怎麼辦。

    接腫而至夜夜噩夢不斷,夢裡都是何月兒躺在地上血被放乾的樣子,她猙獰的向她撲過來,“我去死了,你滿意了吧!”夢裡的她驚恐的無處躲藏。

    要不就是她和季含手拉手在一起的樣子,她只能遠遠看着,好象隔着無形的結界,一觸及便被彈開來,何月兒說,“這本該是我們的世界,如果你不出現,就很美好了。”

    半夜醒來,驚得一聲冷汗,她把季含的照片抱在懷裡,才能找到那點安慰,她想,無論她做了什麼,季含一定不會怪她,會保護她的吧。

    她想起季父說的那番話,何月兒半年前肯定是見這季父季母的,她打電話過去求證,“那幾天何月兒總在季含的墓前緋徊,我們碰過幾回,她似乎想要找你,又怕你不會見她。”

    所以何月兒纔給她寫了那樣一封信麼,她握着電話半天說不話來,到死何月兒都想讓她不得安寧。

    季爸在電話那頭嘆了一口氣,對何月兒,他們也是又恨又可憐,“原諒她吧,陳默,原諒才能放下,你才能活的快樂。”

    季家顯然不知道何月兒已經死了,她不想在他們的傷口上再撒一把鹽,她說,“好的,我原諒她。”

    原諒嗎?可惜已經太晚了,或許活着彼此也無法原諒,死了的人消停了,可是所有把罪都壓活着人身上,憑什麼是她來受?

    陳默突然覺得很可笑,她把她的人生真真實實的活成了一出悲劇。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