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2 你給我滾過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12 你給我滾過來字體大小: A+
     

    寂靜的走廊上一陣騷動,“人呢,人在那裡?”

    江家的人過來了,江母先發現了陳默,急急的走了過來,“阿哲人呢,到底怎麼回事?”

    陳默站起身來正想要開口,張譯已經不着痕跡的擋在陳默跟前,解釋道:“江少不不小心臺階上摔下來,現在急診室,沒有生命危險。”

    江母高深莫測的往他身後看了一眼,陳默已經擡起頭,將脊背挺的直直的,一臉倔強,那表情象是一頭受了傷的小獸又神情戒備好象隨時準備好了要還擊的模樣。

    江母嘆了一口氣,又看看張譯,心中已經猜到幾分,江修哲是不是看到她身邊有了新男友才醋性大發,終歸什麼也沒說轉向急診室。

    他們身後的那個女孩子沒動,她皺着眉頭冷冷的看着陳默,“怎麼又是你!真是掃把星,我哥碰見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陳默脣臉色青白,脣抿的死死的,半天沒說話。

    有一個略有低沉的聲音呵斥了她一句,“宣宣。”

    那個嬌豔的女孩子嘟着嘴,“本來就是嘛,姨父,她就是那個陳默。”

    那個男人也頓了腳,這是秦山集團的創始人江天,在國內首屈一指的商業巨頭、商界的傳奇人物,那也是陳默第一次見到江修哲的父親,顯然江修哲深遂的五官遺傳自他的。

    他轉頭朝陳默這邊望了兩眼,倒是什麼也沒說。

    張譯悄悄的握了握她的手,“沒事的,我看他傷的也不是很重,你寬心吧。”

    沒過幾分鐘,就見一個六十多歲高瘦的人往這邊走,一見江天就問,“怎麼回事,大半夜的怎麼會摔了。”

    江天有些急道,“我們也剛到,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趕緊進去看看。”

    那個人很快進了急診室,幾十分鐘的急診室開了門,有個護士探出頭來,“江總江夫人,可以進來了。”

    陳默想跟起去看看,被宣宣攔住,“就會添亂,沒你事了你走吧!“

    陳默臉色一冷,眼裡隱約有怒火,跟宣宣對峙了幾秒,驀的冷笑,“的確是沒我什麼事,一切都是你哥自找的。”

    說完這段話,真的轉身就離開了,宣宣在她身後直跳腳,“怎麼會有這麼可惡女人!”

    她站在醫院門口等了好一會,張譯纔出來,他知道她的擔心,特意去問了下江修哲的情況。

    “江修哲沒什麼事,就是失血過多縫了幾針,說是左邊肩膀舊傷犯了,可能有些麻煩。”

    “左肩膀?”她想起來,那是在羅布村的時候她留給他的,她恨道:“他活該,死性不改。”

    張譯也聽不懂她說什麼,她已快走了幾步,“走吧。”

    回去的路上,她有些茫然的問他:“張譯,你知道嗎?其實我什麼都不想,我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過完我的下半生,我只要想要這樣而已,這要求過份嗎?爲什麼大家都說我錯了?”

    “因爲大家都在關心你,他們都愛你,想讓你比現在過得更好。”

    她一路都沒再說話,滿腹心思,這一晚上她受的驚嚇也不小。

    到了她家,她淡淡的道;“謝謝你。”

    張譯知道她謝的是什麼,笑了笑,陳默雖然嘴硬,心裡還是擔心江修哲。

    第二天,陳默和江修哲合影的照片自然的上了娛樂版的頭條,大肆宣染說江少難忘舊情人,不惜以五百萬拍下前女友畫作討她歡心,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再次對前女友公開示愛遭拒。

    這個新聞讓孫琦大跌面子,雖然江修哲沒有公開承認過兩人的關係,但媒體早已拍到兩人親密同行的照片,受訪也多次暗示她和江修哲關係非淺。

    孫琦雖年輕,但也是精明的很,很快落落大方的跟媒體表示,她和江少只是普通朋友,比起當年的程楚楚頭腦聰明可不是一星半點。

    朱姝很沒節操的打電話質問她,這樣的勁爆的新聞怎麼不通知她一聲,陳默毫不留情的把她電話給掐了。

    臺裡同樣是流言蜚語,走到那兒都有人悄悄對着她指指點點,經歷這樣的事多了,她也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心道你們愛說說去,嘴長在你們的身上。

    陳默沒打算去看江修哲,放了心之後心底又有些報復的快意。

    江修哲傷後的第二天,她還是接到他的電話。

    即使隔着電話也能感到電話那頭熊熊的怒火,“你給我滾過來,就現在,馬上!”

    她在這邊輕描淡寫,“你找錯人了,我又不是醫生。”

    “我警告你,三十分鐘內我要看到你,否則我一定出現在你們電視臺,到時候你不要後悔!”

    說完這句,那邊已經把掛線了。

    陳默知道他做的出來,也好,事情總得有個了斷,人是她推下去,她肯定要給個交待。

    她比江修哲想象中來的更快,開着自己小鋼炮,一路完全是超速行駛,二十分鐘就到了醫院。

    不用說自然是高幹病房,頂着一張禍害的臉,隨便逮個護士也能知道江修哲住那個病房。

    雪白的牀單,刺鼻的消毒藥水的味道,陳默看的心裡一陣刺激,對醫院打心底感到恐懼和反感。

    江修哲坐在牀關,頭包着厚厚紗布,左肩膀半裸着,纏上了繃帶。

    見她進來,江修哲很快就打發走了看護。

    她皺了皺眉,“我不是醫生,對你也沒什麼幫助,你別有事沒事打電話行嗎?我很忙的。”

    江修哲擡起死死的瞪住她,眼裡隱隱透着怒火,“陳默,你覺得我們這樣就算了嗎?”

    她站在牀頭這邊沒過去,輕飄飄的笑了笑,“你是要告我謀殺未遂還是失手傷人?我都認罪,絕不抵賴,這樣能你消心頭之恨嗎?”

    江修哲聞言一下跳下牀,怒氣衝衝的走到他面前,用那隻沒受傷的手去摸她的臉,怪笑道:“你吃準了我不敢拿你怎麼樣吧!”

    她雖然嘴硬,終歸是理虧,也不敢轉身跑。

    只是下意識撇過臉去躲,她越躲,他就越似無忌憚的在她臉上橫行,又一把嵌住她的下顎,力氣大的捏的她生疼,他暴怒要吃人的樣子,她不敢反抗,她知道江修哲不會這麼輕易算了,她來就是讓他解氣的。

    “怎麼不推開我了!你不是有的是力氣嗎?現在我就一個手了,現在裝出這副委屈的樣子給誰看。”

    她擡起頭,有些憤怒,只有他有脾氣?

    “那你去告我吧,因爲你活該,就跟上次一樣,只要你對我動了齷齪骯髒的念頭,我就是想要你死。”

    “骯髒是嗎?那晚是誰在我身下呻吟喘息,欲仙欲死的,現在說骯髒,你太可笑了吧。”

    他們就象兩條瘋狗,總是恨不得立刻就能咬死對方,等咬到對方的痛處,發現自己痛的更厲害一些。

    他是瘋狗,她再咬一口也是一嘴毛。

    她有些煩了,任他罵,等他不做聲了,才緩緩的開了口,“爲什麼要這樣沒完沒了的糾纏,你也覺得累吧。”

    他頓時怔住,冷硬的心裡彷彿被人敲開了殼,心尖又酸又痛,他把她放在心尖上的位置,她則把他踩在了腳底下。

    她又問,“抱着這樣的執念,你很累吧。”

    累嗎?當然是累的,她一直那抗拒和排斥他,他只能默默的站在身後,可是放手了,心會更累,所以他不能放手。

    “如果你不解恨,那怕你讓去坐牢我也去的。”

    “讓你去坐牢,你明明知道我不捨得拿你怎麼樣,故意氣我是不是。”

    “不捨得拿我怎麼樣嗎?那你放過我,我也累了,不想再折騰了。”

    江修哲神情僵了一會,驀的直冷笑,又擡起她的下巴,定定看進了她的眼裡,“你休想,我不會放開你的,到死也不會放開!”

    她的眼睛冷漠的沒有半點溫度,他低下頭狠狠的吻了下去,柔軟卻有些清冷的氣息,她象個只是安靜的看着他的臉,彷彿她只是一個旁觀者,看他吻着別人。

    江修哲有些絕望的伸手遮住她的眼睛,“陳默,你爲什麼不能愛我呢,你曾經不也象愛着季含那樣愛着我嗎,或許我們可以忘了過去,重新開始。”

    她臉上浮現一絲悲涼的笑,“忘了,刻在心上的怎麼可能忘了呢?”

    他急切道,“你不用忘了他,我知道在你心裡我永遠也比不上他,但是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成不了那個第一,讓我努力做你心裡的那個第二?好不好,陳默?”

    “不好,你怎麼不明白,我們兩早在那個孩子沒了時候就結束了,再也不可能回去了,我的心裡是另外一個人,滿心裡都是他,有一種感情是滲進了骨頭裡,除非死了纔會散去。”

    他用那隻沒受傷的手抱住她,下巴擱在她的肩窩裡,懇求道:“可以的,陳默,我現在才知道我以前犯下了多大的錯,你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你看見了,我在變,我在改,就是犯了罪的人也總有個刑滿釋放的機會吧,那個孫琦,我不是喜歡她,可是她長的象你,你總是不理我,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覺得我要瘋了,所以我才找的她,我把她當成了你,可她終歸不是你,回到我身邊來吧,我不介意你心裡有他。”

    “你不愛我,你從來都象一個要糖吃的孩子,你習慣了別人順着你寵着你,越是越要不到,越覺得那是美味的,就越想要,等你到手了,你會發現這未必是你想要的,這不是愛,這是偏執,不要讓你偏執毀了你,回到你原來的生活的軌跡去吧。”

    “不是的,我心裡有你,你相信我,那一定不是偏執,死去的人毫無知覺,什麼都不會知道,活着的人才痛苦,你不覺得我可憐嗎?”

    他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吻下她的臉,

    “如果你真的愛我,放開我吧,我的心很小,只裝的下一個人,那個人永遠都不會是你。”

    他身子一震,頹然的鬆了手,

    “是啊,我真的是妄想了,你走吧,以後我不會再找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