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9 我有了別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9 我有了別的女人字體大小: A+
     

    他衣衫整齊,但身上還是能聞到着一股子女人的香水味,還是限量版的高級香水,裡面的女人大概又是他包養的小明星。

    她冷着臉,繞開她就走。他抓住她的手臂,“你來幹什麼?跟那個野男人來約會?”

    陳默契微仰着頭看他,一臉的挑釁,“那又關你什麼事!”

    他笑了下,扣着她的後腦勺轉向房間,裡面的女人似乎在打電話,聽到這邊有聲音,轉過頭看了下,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似乎沒想到江修哲還在。

    他反手帶上房房,又扭頭低笑,聲音沙啞乾澀,“看到了嗎?我跟別的女人上牀了,你應該很高興吧,再沒人煩你了。”

    陳默想惡毒的還擊他,發現喉嚨管裡乾澀的難受,張了張嘴竟吐不出半個字。

    他一個反手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撐在牆兩邊,完全把他圈在自己的勢力範圍。

    他似笑非笑看了她一會,突然低頭向她湊了過來。

    他身上殘留着別的女人的味道,她有些厭惡的撇過頭,他定了幾秒又湊在耳邊低笑,“怎麼,你以爲你會吻你嗎?世上比你好的女人多的是,街上隨便拉出一個都比你好。”

    陳默覺得臉上一白,胸口隱隱抽痛,“那你就找她們去,現在是拉着我做什麼!”

    他突然低下頭,在她脣邊蜻蜓點水似的吻了下,脣上都帶了她的溫度。

    她一下暴怒,“變態!”見他臉色鐵青。驀的又笑了,“你一向是媒體追逐的對象,前腳被拍到跟小明星開房,後腳又被拍到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這不大好看吧!那就不能花心來形容,這樣的叫禽獸。”

    他臉上浮現一絲譏笑,“那你呢,應該不介意被跟拍了吧,還是發現江修哲的緋聞女友這個招牌很好用,可以給你提高知名度擴大影響力呢。”

    她怔了下,臉色微微發白,抿着嘴半天沒說話。

    “我沒說錯吧,你要謝我纔對。”

    江修哲又接着笑道:“我就奇怪了象你這麼冷血涼薄的人還做什麼慈善,你對那些受幫助的人怎麼可能會有愛心的,不過,我現在想明白了,你這是在替他做的,甚至不惜自己的名譽,交際花似的在男人堆裡穿梭。”

    她靜靜看着他,不冷不淡的樣子,說出話卻不亞於一把刀子,“那你是什麼,有錢的種馬而已,我冷血,你又好到那裡去呢,事到如今,你都沒有半分愧疚之心嗎?你總說我欠你的,我不欠了,是你欠我的,欠我兩條命了。”

    他笑的寂涼,頹然的垂下了手,“你走吧!”

    房門這個時間開了,露一張清麗的面龐,電視劇女王孫琦,“江少?你還在呢?”

    目光落在陳默身上,皺了皺眉,“她怎麼在這裡?”

    陳默斂了神色,推開江修哲,面不改色的道:“恰好路過,不打擾兩位。”

    她轉身離去,脊背挺的筆直,不想讓他看出半分灰敗的樣子。

    她聽見他在身後攬住那個女人低聲調笑,“我今天不回去了,就陪你。”

    進了電梯,身上的力氣一下鬆懈了下來,腿一軟,顯些要倒下去,邊上有個大姐摻了她一把,用有些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你沒事吧。”

    她喉頭一梗,好半天才道:“沒事,謝謝。”

    聲音都有些異樣,她伸手摸了摸臉,不知何時眼淚已經溼了一臉。

    她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流淚,她只是恨他而已,怎麼可以認輸。

    第二天,和羅玉一起去看望朱姝,她餘怒未消當着婆婆的面堂而皇之把事情的經過又給她們講了一遍,她婆婆在邊上不停的岔開話題,想勸她家醜不可外揚,又礙於自家理虧,不敢直接說她。

    後來實在聽不下去,索性皺着眉就回了自己房間,羅玉勸她,“好歹給你婆婆留點面子。”

    “我就是要說給她聽的,現在還護着自己兒子,說什麼就是貪玩,沒壞心,你說有這樣的婆婆嗎?”

    羅玉一向善解人意,說了一堆大道理開解朱姝。

    陳默坐在一旁沒說話,想起滿頭白髮的季母,不禁有些心酸。

    驀的又聽朱姝開口道:“你們知道我在賓館還碰見誰了嗎?”

    陳默心裡一沉,也不作聲,羅玉問,“誰啊,還有小四小五?”

    “我呸,這個時候,你還來刺激我?”

    “要不碰見誰能讓你跟打了雞血似的。”

    “我碰見江修哲了,手上挽着那個電視劇女王孫琦。”

    羅玉驚訝的半天沒合上嘴,又緩緩的轉過頭去看陳默。

    陳默只裝作不懂,眼睛盯着電視屏幕。

    朱姝看了一眼陳默對着羅玉道,“羅玉,就你說江修哲好,還勸陳默跟他呢,我就說吧,這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陳默,你吃過一次虧了,可離他遠點。”

    羅玉不信似的搖了搖頭,“不能吧!你是不是看錯了。”

    “這我還能看錯啊,勾肩搭背的抱着那個女人回房間,好象還喝了不少,諾,我還拍了照片下來。”

    陳默心頭一跳,她太瞭解朱姝了,下意識的問她,“你不會想發頭條吧。”

    對方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你說呢,放着新聞讓它浪費麼。“

    “給我看看!”她搶過手機,果然是江修哲抱着孫琦的照片,兩個人都喝的醉熏熏的樣子,大概有六七張的樣子,她一下把那些圖片刪了個乾淨。

    朱姝看她拿着手機一直摁個不停,湊過來看,才發現端倪,一把搶過手機,“你瘋了,刪了幹嘛!我的頭條就這樣被你給毀了!”

    她很沒誠意的道歉,“我不心的。”

    朱姝陰陽怪氣,“你真是太不小心了,一小心到連續刪了七八張,你不對勁啊,是不是喜歡江修哲啊,這麼護着他?”

    “喜歡你個大頭鬼,無聊。”

    “你老實交待。”

    她冷了臉,眼裡有幾分涼薄,“說了真沒有,我們的援助貧困孩子活動還需要他提高知名度呢,肯定要保持他的正面形象。”

    朱姝語重心腸繼續勸道:“你可不能再跳火坑了,你看看你姐姐我,碰上這麼一個男人,唉,我也不知道我能容忍多久,估計也離婚不遠了。”

    又無奈的看了陳默一眼,嘆了一口氣,“你說咱們兩個倒黴蛋,這人生悲摧的!“

    回去的時候,羅玉問她,“真的象你說那樣?”

    她眼睛裡有一種看透世事的倦意,“還能有什麼。”

    如果她說不想讓江修哲聲名掃地,想讓他找個好女人成家立業,別人會信麼?

    羅玉定定看了她一會,不無傷感的道:“你變了,陳默,你太冷漠了,你讓我都快不認識你了,你父親還有江修哲他們一直在關心你想要靠近你,可是你呢,折磨他們也折磨你自己,你到底是怎麼了?”

    她握住陳默的手,“求你了,陳默,打開心扉,別再封閉自己了,你身邊有親人有朋友,就算你厭惡江少,那還有張譯啊,你爲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

    陳默靜了幾秒,“羅玉,你別管行嗎?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你要我說多少遍。”

    爲什麼每個人要不厭其煩的來和她說教,她到底那裡做錯了。

    晚上接到一個很久不曾有過聯絡朋友的電話,那是一個在時尚界和娛樂界地位都響噹噹的投資人,一向熱心公益活動,在圈內口碑頗好。

    這些年,他發起一個明星慈晚宴頗具有影響力,陳默以往是作爲風尚雜誌代表出席,而今年是作民間慈善基金會負責人的身份應邀出席,這對她們的基金會來說也是一個好機會,她想也沒想當即就答應了。

    收到請貼沒兩天,晚會的籌辦人小米就就打來電話,問她能不能拿出一些私人的東西來拍賣。

    她微愣,往年組織者倒是從來沒有提過這種要求,大明星捐出私人藏品很正常,參會的大企業家個個都是大手筆,也樂意往明星身上砸錢,又落得慈善的好名聲。

    可她又不是大明星,她的東西有又誰會買?她想了想,“我的私人的東西估計也沒有人會要吧!到時候拍不出去豈不是太尷尬了?”

    對方笑了下,“你真是太謙虛了,好歹你曾經是時尚界的名人,再說了東西不再貴重,只要盡了一份心就好。”

    她把自己稍值錢些的東西都翻出來,不過都是些首飾,她實在不知道那些合適,只好打電話給小米,說送過去讓她挑挑。

    “你在那兒,我自己過去好了。”

    “在家呢。”因爲自己負責的基金會,她跟小米也常諸多往來,也就不客套了。

    她報了地址,小米三十分就到了。

    “我就在這附近,我猜你應該在家呢。”

    陳默笑了下,指着牀上攤的一堆東西,“諾,你看看,那個合適些?”

    小米看了看,眼睛又在房間裡滴溜了一圈,“還有別的麼?比如說比較有紀念意義的?”

    她想了想,搖頭笑道,“我覺得我上學時破書包比較有紀念意義,人家未必覺得。”

    “比如說書畫什麼的。”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定格在她窗前放的一幅油畫上。

    油畫裡是一個長頭髮的女人在晨曦初升的陽光裡緩緩走進春滿枝丫的長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