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7 我要等多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7 我要等多久字體大小: A+
     

    緋聞帶給她傷害的同時也帶給她名氣,本來也曾是時尚界的焦點人物,如今幾年下來,陳默在微博上粉絲也好幾百萬了,她在微博上發起援助貧困山區孩子的活動,得到很多的人響應,再加上原來在積贊下的那些人脈,他們不起眼的民間慈善組織也漸漸小有名氣,善款多了,事自然就多了,陳默也順理成章的成爲這個基金會的負責人。

    現在也租用了專門的辦公場所,有幾個常駐的工作人員,還有不少的志願者加入到這個團體中來。

    出納拿了張銀行的電子回單給她,“剛收到秦山集團的一筆善款。”

    “這種事不用告訴我了,就留着好好用。”

    出納每次都要好心的來彙報一次,大概以爲她和江修哲真是那種關係。

    只要陳默在微博上發起一次倡議,秦山和南方科技的款子就會準時打過來,而且數額不小。

    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個陳默的爹一個她的緋聞男友,這個款子就是爲她來的。

    趙政仁頗有些感慨,從沒想到基金會會做到如此的規模,陳默的功勞自然功不可沒,但其中多少有江修哲在背後做推手,雖然她不願承認。

    江修哲來找她過幾次,她都躲着不見他,或許是死心了,這幾個月他再沒出現過。

    江修哲偶爾也有緋聞見報,還是上次她見過的電視劇女王孫琦,報紙上偶爾會出現他們手拖着手照片,羅玉不無遺憾的說,那個孫琦的眉眼象她。

    羅玉這麼一說,陳默偶爾看到電視上有八卦消息會特意留意下孫琦,怎麼看都覺得不像。

    樓下響起汽車喇叭聲,收回了飄忽的思緒,她從窗戶探出頭去,就看見張譯的車子在下面,她跟工作人員笑道,“完了,領導親自來捉我了。”

    等她屁顛屁顛跑到樓下,就見張譯倚在車上懶洋洋的笑,“你又翹班了啊,真是越來越不象話了。”

    “我錯了,領導,下不爲例。”

    “不錯,及時認錯,從不改正。”

    她誕着臉笑,“這不是這邊有事要忙嗎?”

    “行了,你做的事大家都知道,很不了起,但是也不能耽誤了工作。”

    “可現在不是下班了嗎?貌似我手上的工作提前完成了。”

    “我又不是來抓你上班的,趕緊上車,帶你去個地方。”

    她還在那兒兀自眨巴着眼睛,張譯又從車裡探出個頭,“上車啊,磨嘰啥!我還能拐了你。”

    她上了車,一邊扣安全帶,“有點受寵若驚,還真怕你拐了我。”

    她跟張譯混熟了,知道他是個人前正經,人後腹黑的貨,雖然她討厭秦慕天,但也知道有這一層關係在,張譯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看。

    羅玉說陳默還是那麼實在,討厭歸討厭,要利用照歸利用。

    “得了吧,我倒是想拐賣了你,那得有人要。”

    “是是是,要拐也是我拐你,你行情好,好好養着,來年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張譯搖頭笑,“你拐着彎罵誰呢?越來越貧了。”

    “別人不要,項楠肯定要。”這兩個人之間很奇怪,兩個表面上冷淡,但總是好象有扯不開的牽伴,她問了張譯幾次,他都不願說,她也只好做罷。

    張譯當作沒聽懂,又岔開話題。

    因爲陳默知道他心裡裝了別的女人,所以跟他在一起自然就放心了,大家都把她看成江修哲的女人,就算有人喜歡也沒人敢追她,當然除了張譯之外,至少他是知情者。

    車子到了目地點,是一家頗有情調的西餐廳,一進門,歐式的吊燈和壁燈散出幽幽的光,餐廳裡暖氣薰人,低迴舒緩的英文老歌在耳邊緩緩流淌。

    “你要請客?”

    “去了就知道了。”

    在二樓的一個包間,一推開門,就看坐滿了一屋子的人,都是社會新聞部的同事,她有些被嚇倒,“什麼日子,這是?”

    她脫了大衣,張譯順手接過來掛了,同事們互相對看了一眼,暖昧不言而喻,張總監對陳默一向是照顧有加的。

    張譯笑道:“你生日怎麼給忘了?”

    她臉上笑容一頓,又笑容楚楚,“對哦,你不說,我還真給忘了。”

    其實她沒忘,養育她的那個人,還有那個說會陪她一起到老的人都不在了,這個日子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哪,這是我的禮物。”

    “這是我的。”

    剛坐下來,禮物收了一大堆,她連聲說,“太謝謝了。”

    西餐廳這麼優雅有情調的地方真不適合一堆人鬧騰,她猜也猜到是張譯訂的地。

    張譯對下屬一向嚴肅,有他在,同事們也不敢放肆胡亂說話喝酒,倒是陳默一會勸掇這個一會勸掇那個。

    張譯大概也知道陳默心思,說話明顯隨意親和了許多,還故意跟着陳默一塊鬧騰,“今天這裡沒有領導,大家想說什麼盡情說。”

    吃了飯,服務推來了生日蛋糕,插上蠟燭滅了燈,大家起鬨道:“趕緊許願吧!”

    她真的閉着眼睛許願,看過去很虔誠的樣子,整個晚上,陳默看過去很高興,一直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

    可張譯分明能看到她眼底的寂涼,她越來越會演戲,表面有多快樂,內心就有多孤涼。

    一頓飯下來,陳默喝了不少酒,出來的時候已經半醉了,天空裡飄起了雪花,紛紛揚揚的灑落了下來。

    張譯開車送她,她嘟噥道:“酒駕不好吧。”

    “還好,喝的還不算太醉,知道我是酒駕。”

    “你懂什麼,喝酒好,喝多了好睡覺。”

    她扯下安全帶,大概是喝多了酒,眼神迷離,她手顫了顫,安全帶半天沒扣上去。

    張譯搖頭笑,探過頭替她扣好,下巴正好扣在她的頭頂上,胸膛裡夾雜着溫熱柔軟觸感,她身上又帶有點酒的香甜濃郁,象是釀好的一壺酒,剛聞着就有些醉了。

    他不自禁低頭去看,撞上迷離的眼睛,輕輕漾着湖水一般,白晰的臉上如初春盛開的桃花,張譯心頭微動,一絲異樣的情愫從心底裡緩緩的滲了出來。

    她皺着眉推了他一把,“看什麼呀,開車!”

    他清咳了一聲,回過神來,又不禁覺得好笑,“你根本就沒醉嘛。”

    到了她家樓下,他扶着她下車,她推開他,搖搖晃晃的擺了擺手,“回去吧。”

    “你行嗎?真的不用送你上去。”

    “真……不用。”

    “那好吧,我看着你上去。”

    她仰頭望着天空,等着雪花撒着臉上,“不…..上去,我要…..我要賞雪!賞雪!”

    “那好吧,我陪你一起賞雪。”

    她不理會他,伸手接,一邊大叫道:“好漂亮啊。”

    他笑,“瘋丫頭,你擾民了。”

    她手指着他,嘴裡哈出的氣升騰起一股子白霧,“不許叫我…丫…丫頭,我二十八了,老人了。”

    他看了她幾秒,心裡微微一動,伸手就握住她的手指,有幾份認真又象是幾份玩笑,“既然你這麼大年紀了,估計也很難嫁了,跟我在一起試試,時間長了,或許你也能愛我。”

    她象不認識似的看着他,又抽出手指傻笑,“好吧,你求婚吧,明天我們就去登記結婚,九塊錢搞定,只要九塊錢。”

    他知道她在借酒裝瘋,拒絕的夠聰明,卻不會讓彼此尷尬,“上去吧,外邊冷。”

    “你先走吧,我想一個人再呆會。”

    他有些失落的嘆了一口氣,上了車又探了個頭喊她,“陳默,生日快樂。”

    她擺擺手,不滿的道:“只是空口白話,又沒禮物的,走吧!”

    等車尾燈都看不見了,她才搖搖晃晃的走向一樓的大廳,她剛邁上臺階,有道長長的背影擋住了光,她擡起眼去看。

    又眨了眨,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穿着短款的風衣,依舊挺撥的身姿,她有些傻呼呼的想,是有多久沒見過他了,怎麼感覺他的個子又長高了。

    她指着他笑,“都說好了老死不相往來的,你怎麼忘了。”

    他緩緩走下臺階,揹着光看不清表情,只有那眸子清亮的驚人。

    他走過來,擡起她的下巴,“喝了多少?我在這裡等了你一個晚上,你是跟那個男人了去慶祝了麼?”

    他的指尖冰冷,不知是在風雪裡站了多久。

    陳默頭一歪,有些厭惡的揮開他的手,似乎這個舉動激怒了他,他伸手鉗住她的下巴,力氣大的她半點都動彈不得。

    “疼,混蛋,放開我!”

    “我給你時間,我願意等你,可不是讓你投在別的男人懷抱裡的!我能容忍一個季含,絕對不會再容忍一個張譯!”

    “你…..”

    他一聲冷笑,脣就壓了上去,把她剩餘的話語悉數吞入口中。

    冰涼的脣貼了上來,在她脣上粗暴輾壓啃咬,打定主意要讓她覺得疼,她雙手拼命拍打他也無濟於事,緊咬着牙關不讓他得逞。

    他手下一用力,生生逼她張開嘴,舌頭靈巧的鑽了進來,肆意糾纏,瘋狂而滾燙的氣息,似乎打定主意要她臣服求饒,她找準機會狠狠的咬了下去,嚐到口中腥甜他仍不放過她。

    她幾乎要窒息,腳下一軟,很快又被他穩穩托住了腰,感覺自己快要暈過去了,他這才鬆開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