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6 多一個人可以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6 多一個人可以恨字體大小: A+
     

    “小姐,不好意思,你不能進去。”

    “讓開。”

    “江總有事,你讓我去通報一聲。”

    “哎,等等!”

    對方已經衝向辦公室。

    江修哲正跟唐照討論項目方案,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他不悅的皺了皺眉,看清對方之後又一臉驚喜,“你怎麼來了?”

    秘書小姐跟在後面,訕然道:“對不起,這位小姐執意要進來找您,我攔都攔不住。”

    江修哲揮了揮手,“沒事了,你先出去。”

    “江修哲!”

    唐照很有眼色,笑道:“這事我回頭再找你商量,你先忙。”轉身離開時還不忘帶上房門。

    陳默站在那兒,臉色看過去很不好,江修哲嘆了一口氣,“怎麼了,誰又招你了。”

    他過去拉下她,她一下甩開他的手,冷冷的看着他,“我問你,季含去藏川拍遺址的工作是不是你推薦的?”

    江修哲心咯噔了下,她還是知道了。

    季含的確是有才華,可是才華的人也需要機會展示自己,偶爾聽一個朋友說起過需要找一個能力很強的攝影師,要跟國際很有名的jam合作。他順帶推薦了季含,他甚至不知道工作地點是在那個藏區,本意不過是想讓陳默未來的老公有一天能成攝影界的泰斗。

    正是自己推薦的這次,季含纔出了意外,這事他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不敢讓陳默知道,如果她知道,那他們如今的那點僅限於朋友的情誼也會消散而去。

    見他沒說話,她又殺氣咄咄的質問他,“你說啊,到底是不是你!”

    他眸子黯了下來,良久才點點頭,“是,可我是出於好心,可我不是半仙,能算到會出意外。”

    她緩緩的朝他走過來,離他一步遠的距離才站定,微仰着頭去盯着他的眉眼,眸光漾起一片水色,那不是楚楚可憐,而是堵在心裡恨意找不出口,“你也想他死對不對?”

    他有些急切的解釋道:“我沒有,我發誓那是個意外,你相信我,我只想讓他提高知名度,讓他有機會成爲可以和國際知名攝影師也能比肩的人。”

    “意外是嗎?我們兩好好,到底關你什麼事了,你爲什麼非要插手我的人生,如果不是你,怎麼會有那個意外?爲什麼非要在我心尖上捅刀子,江修哲,我到底欠你什麼了,你要把我的人生攪的亂七八糟?”

    “因爲我想讓你幸福,就算讓你幸福的那個人不是我,我也想讓你過得比誰都好!就只是這樣而已。“

    她連聲冷笑,“讓我幸福,我們那個緋聞是你一手搞出來的吧,你跟何月兒早就預謀好了要陷害我,江少,這樣就是讓我幸福嗎?”

    他苦笑的想要解釋,何月兒大概已經告訴她了,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你那麼冷漠,那時候我氣瘋了,可我現在知道我那時候錯了,錯的離譜,我愛你,卻用錯方法。”

    “知道啊,怎麼會不知道呢,江大少向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所以對我這樣的姿色平庸還敢屢屢拒絕您的人起了征服欲,所以才這麼不擇手段,你不是一向就是這樣嗎?你想要到手的女人你那個不是費盡心思也要得到手,用錢用計耍手段,從來不用心,你有什麼資格說愛,別再說愛我了,這讓我噁心。

    “陳默……這件事是我做錯了,我承認了被嫉恨衝昏了頭腦,可是那是從前,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她臉上浮現一抹譏諷的笑,“以後?我們沒有以後了,你們一個個都是騙子,我不會再相信你”

    她轉過身,“江修哲,從此你我老死不相往來!”

    拉開門就出去了,江修哲看着那半開的門,她的身影漸漸遠去,突然意識到再不抓住她,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

    他撥腳就追過去,從身後猛的抱住她,他腦子一片混亂,除了哀求想不到用什麼語言才能留住她,“陳默,我錯了,可不管我犯了什麼錯,都是因爲我愛你。”

    突如其來的動作把秘書室的同事們都嚇來一大跳,又好奇的轉過臉去看,自家風流灑脫的老闆毫無尊嚴的在求他懷裡的那個女人。

    “陳默,你原諒我,我一直在爲你改變,你不喜歡的我都會改,別這樣的對我!”

    她不掙扎,轉過臉來定定看着他,“我恨你,江修哲,你和何月兒一樣,都是殺人兇手,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們!”

    大家只看見那個女人低低湊在老闆的耳邊說了什麼,看他整個人頓時僵住,那個女人已經轉身走了,江修哲還失魂落魄的站在門口,大家看得心裡一陣難過,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女人!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轉過身視線冷冷的掃過來,大家極有默契各自低頭裝着忙碌的樣子。

    個個都是人精,盛怒之下誰敢去當炮灰。

    羅玉女兒現在會走路了,兩歲的多的孩子可好玩了,只是說話比別的孩子都晚了些。

    陳默一邊逗弄着她教她說話,“快叫,乾媽!”

    小孩子咿咿呀呀的發出單音節,小肉團嘟着臉那叫一個萌,“幹…..幹….”媽字半天沒吐出來,陳默自個抱着孩子大笑不已。

    朱姝窩在沙發上在和羅玉數落着何生的不是,最近婆婆搬來住,生活習慣和觀念不同,家裡矛盾就多了,更何況何生是個愛玩的主,麻將夜店一個不落下,若不是朱姝看得緊,早就滾的別的女人懷裡去了。

    “這男人真沒有一個好東西!”

    陳默不客氣嘲笑她,“那你還找男人幹嘛,一個人過得了。”

    “你懂啥!滾犢子。”

    每次三個人聚一塊,朱姝和羅玉都湊一塊家長裡短,從婆婆到老公又到各類親戚,陳默一個單身大齡女青年完全插不上話,只有捏着乾女兒的小臉怨念道:“你乾媽被拋棄了。”

    朱姝撲哧一樂,“對,乾媽,老乾媽了!”

    “笑我老,你能好那兒去啊,姐姐,你好歹還比我大上一歲,二十九了啊。”

    羅玉突然問,“最近好久沒見到江修哲了,他都忙什麼去了。”

    陳默手頓了下,“我怎麼知道。”又拿起桌上切的細碎的蘋果去喂妞妞吃。

    朱姝有些不滿的說,“你們倆有事瞞我是吧,陳默,你跟江修哲一笑抿恩仇了?”

    羅玉擰了朱姝一下,“你說話總是這麼口無遮攔的麼,都是這麼資深的美女了。”

    朱姝忙舉手討饒,又正色道:“還別說,我倒是在聚會上碰見過他幾回,每回看到我都特別客氣紳士,我都不好意思不理他了,而且只要是我們報刊的記者採訪他都會特別配合,我說他怎麼會這麼好,原來是因爲你們關係好轉的緣故。”

    她嗤笑了一聲,“你們說花心大少怎麼突然就轉了性呢,沒有花邊新聞也沒有了緋聞女友,害得我們連新聞都少了好多,你們說會不會是遭報應了,那方面不行了吧?”

    羅玉白了朱姝一眼,“說你是狗仔隊長還真是沒說錯。”

    陳默只在一邊逗小孩子玩,好象事不關已,羅玉把目光轉向陳默,“多一個人可以恨會讓你好過點嗎?”

    陳默手一抖,抿着嘴半天沒說話,好象有人在傷口上撓了一把,又痛又癢。

    頒獎晚會上的事她想也想得到錢樂他們會告訴羅玉,大概是怕她真做出什麼事來。

    “不是我要爲他說好話,你這樣對他太不公平,這是意外,誰也不想的,死者已矣,生者如斯,何必讓活着的人難受。”

    陳默胸口覺得壓了塊大石有些喘不過氣來,孩子咿咿呀呀的喊了一句,“幹……媽……”

    她抱過妞妞,親了親孩子的小臉,明顯不想再繼續剛纔的話題,“來,妞妞,再喊一句乾媽聽聽,一會給你好吃的。”

    朱姝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這兩閨蜜,“怎麼回事?她跟江修哲還牽扯不清呢。”

    羅玉沒理會她,“你別插嘴。”

    又轉向陳默,這回她不打算這麼放過她,如果她們什麼都不做,陳默只會永遠把自己封閉起來,經歷了傷痛,努力過了能不能走出是一回事,可是想不想走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看着陳默消極的態度都有些恨鐵不成鋼,更何況江修哲,大概要快被她逼瘋了吧。

    可這個世上大概也只有江修哲纔有耐心和愛去感化她這樣一個活死人,誰讓他愛她。

    “你知道他爲什麼去美國嗎?他說他要成全你,只要離開他纔不會去打擾你,他對你做到這個份上,連我都感動了,你爲什麼不能敞開心扉試着去接納他,給他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羅玉,什麼是公平的,你說的這些對死了的人就公平嗎?算了,我不想說這個,我現在這樣挺好的。”

    “你好個屁,一天這樣半死不活的,看着都讓人想抽你。”

    羅玉溫婉,可是對友說話卻從不客氣。

    “你不是我,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無法理解這種痛,何況你並不瞭解江修哲,他骨子裡就是冷血涼薄的人,你犯不上可憐他。”

    “陳默,你....”

    陳默把孩子抱到羅玉懷裡,拎了包站起身來,“那什麼,我臺裡還有點事,我先走了,回頭再你們敘。“

    “陳默,你確定你真的是恨他,不是在逃避他,讓他對你徹底死心?”

    她身子一震,又緩緩的邁開步子,“當然是恨,你不是說了嗎?多一個人可恨才能讓我心裡好過些。”

    “你太殘忍了,陳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