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4 我也會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4 我也會冷字體大小: A+
     

    轉眼之間就到了中秋節,張新送來新出爐的值班表,照例有她的名字。

    張新跟她混熟了,說話也就隨意多了,“主任,你不累嗎?”

    “我還好。”

    “你知道大傢俬下叫你什麼麼?”

    “什麼?機器人?”

    “奧特曼。”

    她噗的一聲笑出來,“那裡有小怪獸?”

    說話間電話響了,屏幕上名字簡直讓她不敢置信,居然是季含的母親,她接起來,激動的聲音都有些抖:“阿姨。”

    “中秋節有假嗎?如果方便的話回家來過節吧。”

    喉頭一梗,心裡有股暖意緩緩的漫了上來,“回家?”

    “如果有空,回家來過節吧。”

    多麼溫暖的字眼,他們原諒她了嗎?

    她說,“有假的。”

    值班是陳主任安排的,臨時換人怕是有些困難,她拿了值班表去找張譯,算是走了一回後門,“我要回家過中秋節,另安排人值班吧。”

    他愣了下,“回家?”又很欣慰的笑了,“去吧,我替你值班。”

    陳默知道他會錯了意,索性也不挑明。

    早早訂好機票,離放假前一天,拖着羅玉一塊去給二老買東西,逛了一圈下來,吃的穿的用的,車子的後備箱都快塞滿了。

    “你這是要搬家呢?”

    她只是笑笑,羅玉其實懂,她是在替季含盡那份心。

    逛完街兩人一塊去福伯那兒吃飯。

    剛一坐下福伯就過來招呼道:“你都幾個月沒來了,不過現在氣色看上去好多了,怎麼不帶男朋友一起過來。”

    陳默一邊翻着菜單,淺淺的道:“他不是我男朋友,就一普通朋友而已。”

    福伯長長哦了一句,似乎很惋惜,“他倒是常來這裡,總是一個人,不時的問起你。”

    陳默指着菜單岔開話題,“這幾個是新菜式麼?就嚐嚐這個吧,最好是您老親自下廚。”

    福伯年紀大了,現在掌勺的是他兒子,盡得真傳,或許是吃習慣了,陳默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味道。

    福伯笑着說:“那是自然。”

    等福伯走了,羅玉賊笑的看着陳默,“誰啊?有追求者了?”

    她懶懶得道:“還能有誰,江修哲。”

    “我猜就是他,憑良心講,他對你真心不錯。”

    陳默倒好了兩杯茶,給羅玉遞過去了一杯,“好香啊,好象是茉莉花的味道。”

    羅玉並沒打算就此放過她,“陳默,你想過沒有,在你需要的時候,江修哲總是會在你身邊,他雖然曾經對不起你,但爲你做的也足夠彌補了,何況現在這樣放下身段別無所求的守在你的身邊,作爲旁觀者,我都有些感動,你可別說你心裡對他沒半點動容。”

    “感激是有的,他對的忍耐怕已經是超出他的極限,其實江修哲沒有變,骨子裡就是個掠奪性極強的人,可我現在不知道他到底要的是什麼,不過這不重要,他喜歡挑戰是他的事,我怎麼想是我的事。”

    還有一句話她沒說出口,對現在的江修哲來說或許心比身體來的更有挑戰性。

    羅玉搖了搖頭,“你現在還這麼看他嗎?或許他不一樣了?”

    “那又如何呢,即便他現在真的愛我,那也跟我沒關係了。”

    羅玉沒再說話,這兩人是什麼樣的孽緣,陳默愛江修哲愛的死去活來的時候,江修哲是漫不經心的,而現在換了個,中間隔着季含,怕是這輩子也無法逾越的障礙,可是她打心眼裡希望陳默能重新找到幸福。

    中秋節那天,陳默搭最早一班機去了冀北,從出口出來,老遠就看家季家二老在那兒等着。

    她沒想到他們會來接機,“叔叔阿姨。”

    “來了就好,我們還怕你工作忙抽不開空呢。”

    季母的頭髮原來還是黑的,現在已是滿頭的白髮了,他們爭相幫她拿着行李,佝僂的背過身去的那一瞬,她的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涌了上來。

    “這一路累嗎?”

    “怎麼又瘦了。”

    “食堂伙食不好,沒油水。”

    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儘量不去提及那個名字,彷彿只要不說出口心裡的傷口就不會痛。

    家裡還是沒變,牆上掛着全家福,有她在,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樣子,那是她還沒來得及享受的家庭溫暖。

    拿出酒,“諾,這是給叔叔的,紅酒,白酒以後就少喝了,喝多了傷身。”

    季父接過來看了看,“還是丫頭懂我,不象你阿姨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她和季母極有默契的相視一笑,季母笑,“我沒人情味,天天誰侍候你呢。”

    “行,你好。”

    陳默又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這個呢,阿姨買的衣服和化妝品?”

    “哦,對了,還有按摩器,你不是腰稚不好嗎?用這個試試。”

    她獻寶似的一樣一樣拿出來,好象真的是歸家的女兒。

    一個下午,陳默都陪着季父聊天下象棋,她的棋藝很臭,又總愛耍賴。

    “我下錯了,我悔個棋。”

    “不行,你都悔幾次了。”

    “哎呀,最後一次了….”

    “不行。”

    “我保證,最後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

    兩個人老小孩似的吵個不停,家裡好久沒有這樣熱鬧過了,季母有些欣慰的在旁邊看着,兒子,她是好孩子,你沒看錯她。

    晚飯的時候桌上多了一碗長壽麪,陳默有些驚訝,她記得季家二老的生日,都不是今天。

    “今天誰的生日?”

    季母裝了一小碗到她跟前,“當然是你的,你這孩子,怎麼把自己的生日都給忘了?”

    “真不是我的,我生日還有好幾個月呢。”

    二老互相看了一眼,陳默從包裡拿出身份證,季母看了一眼,果然不是今天。

    季母嘆了一口氣,頓時想明白了,怔怔看着牆上的照片又流下淚來,“我的傻兒子,我那時候問他要你的生辰八字,大概他自己先拿去算過一遍,大概是不好,才謅個你的生日騙我們。”

    季父拉了拉她,“好了,難得陳默來一趟,別讓她傷心。”

    季母泣不成聲,“真是傻孩子,縱使八字不合,我們怎麼會因爲這個讓他傷心。”

    說好不掉淚,她還是流着眼淚吃完那碗長壽麪,“你這個傻瓜,我要拿什麼報答你。”

    陳默在季家呆了三天,誰也沒有提及去拜祭季含的事,她找了個藉口偷偷去了,到了那裡才發現他的墓前擺滿了他愛吃的東西。

    季家二老來過來,他們都怕彼此傷心,都假裝遺忘了這件事。

    她把臉貼在墓碑上,她說“我真想你啊,季含。”

    離開的時候,她依依不捨的抱着季母,誠懇的道:“我已經沒有親人了,這個世上你們就是我最親的人,我以後可不可以叫你們爸爸媽媽,把我當成你們孩子,讓我照顧你們。”

    季家父母老淚縱橫,連聲說好。

    趕在上班前一天,她搭乘最晚的一班機回了江寧,到點的時候都凌晨了,機場零零落落的都沒幾個人。

    在出口處就看到江修哲,一臉的睏意,看着她出現,一下面露喜色。

    “你怎麼在這兒?”

    “正好來這邊有事。”

    陳默心道怎麼那兒都有你,記得沒通知過他什麼時候回來,斂了眸正色道,“大半夜的你能有什麼事?以後別這樣了。”

    他突然有些惱火,他不是不知道她招呼沒打就去了冀北,“這個世上就你一個女人嗎?我幹嘛非得圍着你轉。”

    他一向遷就她,很久不曾見他發過火,陳默微怔了下,下一瞬,就見有個人影飛奔過來撲進他懷裡。

    他挑眉看向陳默,深遂的眼眸裡挑出一抹冷笑,好象在說,看!你自作多情了吧。

    陳默有些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江修哲看在眼裡,眼裡慢慢挑出一抹笑意。

    那個女生嬌俏的擡起頭,“哥,想死我了。”

    江修哲摸了摸被撞痛的下巴,推開懷裡的女人,“走開,死丫頭。”

    “哥~~”聲音都帶了嬌嗔的味道。

    等她轉過臉來,陳默才發現這就是地震時來看江修哲的那個女孩。

    她顯然也認出陳默來了,自己姨母很討厭的女人,她毫不客氣的指着陳默道:“她怎麼在這兒!誰要她來接!”

    陳默視線挑向自己的行李,淡聲道:“你大概想多了,我也是剛下飛機,機場又不是你家開的。”

    女孩嗔怒道:“哥,你就讓她這麼欺負我啊?”

    江修哲眼裡盡是笑意,臉上卻淡淡的,攤着雙手錶示很無奈,“你哥我都被人家吃的死死的,還怎麼幫你。”

    陳默無奈翻了個白眼,懶得理這兩兄妹。

    “我就不打擾兩位敘舊了。”她轉身就要走,一下被江修哲扣住手腕,“我送你。”

    “不用!”

    他仍不放手,“我順路。”

    那個女生有高高在上的看了她一眼,不屑道:“欲拒還迎,裝什麼清高。”

    陳默也不惱火,扭過頭對江修哲笑道:“好啊,我就不裝清高了。”

    江修哲靜靜的看了會,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個女生跺着腳,不高興的道:“哥,你是來接我的還是接她的?”

    他勾着那個女生的脖子,“當然是來接你的,走吧,小公主。”

    聽過江修哲叫她宣宣,一看就知道被嬌縱慣了的嬌嬌女,她在後座一路上說個沒停,好象是國外遊學剛歸來,說話間不時夾槍帶棒冷諷陳默幾句,陳默也不接話,實在沒什麼興趣跟她計較,上車只是起了那麼一點惡極趣味,而且這個點確實難打車。

    “累了嗎?”江修哲一手握着方向盤,另一個手卻搭在她的椅背上。

    “不累!”

    “那我先把宣宣送回去。”

    宣宣急道:“你先送她,我們一起回家啊。”

    陳默也改口道:“我累了,還是先送我吧。”

    他勾了勾脣,“你說晚了。”

    大約半個多小時,車子拐向了半山的別墅,門開了,他把車直接開進了江家的大宅,陳默皺了皺眉,“江修哲!”

    “你緊張什麼,又不是帶你見家長。”

    車子在大宅的花園裡拐了幾個來回,穩穩停在別墅的門口,他指着二樓那個帶露臺的位置。

    “諾,你看,那個就是我的房間。”

    她淡淡晤了一句,他鬆開安全帶,玩笑似的道:“什麼時候你也願意到這裡來陪我的爸媽過節就好。”

    宣宣剛下了車,聽到這話猛回頭看,“哥,你瘋了吧!”

    江修哲沒理她,又問陳默:“你不下車嗎?”

    陳默皺着眉,果然就不能跟他上車,無賴就是無賴,“不下,趕緊送我回去!”

    江修哲笑了笑,下了車拿下宣宣的行李,早有工人迎了上來幫忙,他很快上了車,發動車子駛向門外。

    隱約聽見車後的女生跺着腳氣惱道,“哥,我要告訴姨母去。”

    他握着方向盤,飛快的瞥了她一眼,“宣宣從小被嬌縱慣了,她說話你別見怪。她父母都在國外,回國的時候都是跟着我媽的。”

    兩邊是山,中間一條修的寬闊的大馬路,這裡是富人區,建滿了別墅,路上鮮少有車來往。看着窗外茫茫的夜色,“你妹妹這是戀兄僻,不過也好,挺幸福的。”

    他答非所問,“一早走的,捱到最後一天的凌晨纔回來,這個假你真是一點時間都沒浪費啊。”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扭頭轉向一邊,“很晚了吧,老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

    她不動聲色的撇清了彼此的關係,江修哲臉一下冷了下來,什麼也沒說。

    下了車,她說,“謝謝你,回去吧。”

    都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月色明明晃晃的撒落了一地,照在她的身上,背影清冷而孤涼,他看着胸口一陣悶痛。

    陳默的手指摁着牆上的電子鎖,寂靜裡摁鍵的聲音格外清亮,她知道背後一雙灼熱的視線,他沒走。

    她聽到聲音後有腳步聲,越來越近,她心裡一驚,還沒來得及回頭看,身子已落入一個清冷堅實的懷抱。

    同樣熟悉的氣息,她身子一震,“放開我,江修哲!”

    他把頭埋在她的肩窩處,貪焚的吸吮着溫暖,有些霸道的說,“不放!”

    他在她耳邊低低喃道:“陳默,我也會覺得冷,給我一分鐘,只要一分鐘就好,求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