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3 愛無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3 愛無能字體大小: A+
     

    自從出了那次意外以後,張譯便再也不同意讓她充當記者去外景地採訪,這件事在臺裡被渲染成了愛崗敬業的典型,讓陳默尷尬不已,別人都不知情,只有江修哲興災樂禍的說她活該。

    “你是因爲秦慕天吧,你怕我出意外死了沒法跟他交待嗎?你這是以權謀私!”

    至於她下基層採訪的事,張譯和陳主任都被臺長狠批了一頓,禁止陳默去做記者,讓她幹好自己份內事。

    按張譯的意思,讓陳默從記者幹起,吃些苦頭也是一種歷練,他是有意想讓她挑大樑的。上次出事他也被嚇出一身汗,可是象這樣的意外一輩子碰上一次就已經是撞大運了,那能天天有?

    “這是臺裡的工作安排,你服從就是了,那這麼多廢話!”

    張譯突然意識到自己對陳默不自禁的放下了上司的架子,放下防備和矜持,親近感由然而生,他總是下意識的會去人羣裡找尋她,甚至路過她的辦公室都會有意無意的瞥上一眼,以前是好奇,現在卻好象成了習慣。

    臺裡都在傳她和江修哲關係非淺,這次臺長出面想來也是他的緣故,江修哲和臺長的關係臺裡知道的人也少,陳默大概也是不知道的,她是個公私分明的人,在她看來工作是工作,討厭被特殊關照。

    可江修哲喜歡陳默,任臺里長了眼睛的人都看了出來,否則一個富二代有事沒事還跑他們電視臺食堂吃飯。

    可陳默似乎不這麼想,除了工作時間,對他私下表現出的關心總是視而不見。

    張譯有時候半開玩笑似的問,“那個江少好象很喜歡你?”

    她總是撇撇嘴不以爲然,“是個女人他都喜歡。”

    更多時候,陳默工作上還是我行我素,她的工作能力不可否認,但當媒體宣傳在客觀事實和屈從政府態度上,出於臺裡利益考慮,必定是要選擇後者的。

    “我是做新聞的,不是作秀的!”

    張譯對倔強的像頭老牛一樣的陳默很惱火,這大概緣自她在風尚多年養成的壞習慣,聽說那個雜誌社就連老闆也是對她言聽計從。

    自從知道他和秦慕天有那一層關係以後,陳默開始對他戒備和反感,若不是她那次暈倒在了走廊外,他本不準備讓陳默知道的。

    她五歲以前的事一點一滴秦慕天不知道跟他講過多少遍,後來回了江寧,才知道陳默原來就是老師口裡的秦小默,連名字都改了,難怪這些年秦慕天找不到她。

    這對父女的心結由來已深,不是他輕易能解開,可是看着秦慕天爲女兒擔心的睡不着覺,他還是告訴她,“陳默,你爸因爲你的事都急的病了,去看看他吧。”

    “對不起,這個好象跟工作沒關係吧,而且我的工作是不是由陳主任來安排比較合適,我這樣算越級了吧。”

    她冷淡的樣子激怒了好脾氣的張譯,“陳默!”

    她若無其事展眉淺淺一笑,“如果沒什麼要緊事我先出去了。”

    話說完她就真的轉身出去了,表明了她對父親的態度。

    領導來慰問她,讓陳默好好休息幾天,她也就順勢笑納了。

    趁着放假陳默去了一趟羅布村,重建後那裡小木樓都沒有了,村民都蓋上磚瓦房,房子結實了,還修了一條直接到鎮上的馬路。聽說都是泰山集團出資建的,這裡的村民都感激這個他們連聽都沒聽過的企業。

    這裡變化很大,可是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只有那條清澈的江面還能找尋他們曾經的記憶。

    大家自然問起季含,她如實說了,大家聽了又是一陣傷感。

    她說,“以後季含爲孩子們做的事,她會繼續下去。”

    她帶來了很多書籍,忙了一天,爲孩子們建圖書室,拒絕了阿布叔的熱情相邀住在他家的好意。

    晚上她和蘭花擠在一張小牀上,蘭花捂在被子裡泣不成聲,蘭花的痛她懂。

    “姐,爲什麼會是他?老天爺爲什麼會帶走他?”這句話她也曾經問過很多遍,現在知道,這就是命。

    “姐姐,我喜歡季含哥。”

    她輕輕撫着她的肩頭安慰她,“我都知道。”

    季含說的對,被人需要的感覺真的很好,她不是來幫助他們的,她只是來找尋她存在的價值。

    蘭花哭累了,睡着過去,她睡不着,起身去了江邊。

    月光斜斜的照在了山坡上,水面一片流光溢彩,她仰着看着天,滿天星辰,她一直覺得他沒走遠,就在自己身邊。“你看得見我的對嗎?季含。”

    她枕着月色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感冒如約而至,昏昏沉沉的回了江寧。

    剛剛到自家樓下,遠遠就看江修哲等在那兒,精神萎靡幾天沒睡好覺的樣子,她有些驚訝,“你怎麼了?”

    看見她,他長吁了一口氣,好象放下心來,“你去那兒了?爲什麼聯繫不上?”

    她纔想起來她這些天都把手機給關了,“散心去了。”

    他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她微愣,摸不着頭腦,“你幹嘛去?”

    他頭都沒回上了車,“回去睡覺。”

    她心裡一暖,又有些感激他。

    心裡那個大洞依然在,無法填補,日子很難熬,可還是這樣過下去了。

    她儘量把時間安排很滿,每週逢單日去練瑜伽,偶爾下了班也在臺裡羽毛球館,又加入了驢友俱樂部,援助貧困兒童的活動一直在繼續,冬天要給藏區的孩子籌備過冬的物資,還有一批定點援助的孩子需要給錢的。

    季含原來一半的收入都投在那兒了,而現在少了這一部分有些捉襟見肘,陳默自己的工資也不算太高,好在電視臺社會新聞部副主任的位置還有管點用,接觸的人脈也不少,倒也拉來不少贊助,付出的代價是應酬倒比原來多多了,她無所謂,她有的是時間有的是酒量,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在酒桌上她能說會道,有她在,氣氛總是很好。

    張譯對她的酒量表示震驚,但每次總愛替她擋酒,說喝多了傷胃,她反問,“你的胃不是胃嗎?”

    他怔了下,下次還這麼幹。

    對陳默來說作作戲表表演還能拉來錢,挺划算的,現在誰看過去都覺得她活得開心,其實她覺得這就挺好的,至少身邊的朋友都放心。

    只有江修哲有時候會直白的揭穿她,“你的表演用力過度了。”

    雖然她排斥秦慕天,可是不知不覺中張譯卻因爲這層關係扮演着師兄的角色,就象是何月兒和季含。

    有的時候她會發現角落裡偷偷看着張譯的項楠,目光癡纏,一撞上她的視線又惶惶的避開,她曾聽張譯醉酒喊過一聲項楠,他們的事她大概也能猜到八九分,陳默不禁有些唏噓,她對張譯說,“沒什麼比至愛的人還活在眼跟前更幸運了,好好珍惜吧。”

    “愛或不愛只有自己才知道。”

    陳默沒再說話,自己無權干涉別人的人生。

    張譯瞥了瞥她無名指上的戒指,她的事他早已經從秦慕天那兒聽說了,感嘆命運的無常更多的是心疼她,“那你呢,要這樣抱着回憶過一輩子嗎?”

    她無法給出答案,一輩子太長,她無法預測將來。

    “時間是可怕的東西,我都怕自己淡忘了。”

    “忘了也沒什麼不好。”

    張譯尊敬的導師是個溫和儒雅的人,陳默卻有些讓人看不穿,五歲之前他是導師嘴裡聰明善良的小公主,導師常常唸叨我家小默該長成大美妞了。

    他那時候還常常想象,導師嘴裡的小女生應該已經長成溫柔甜美氣質優雅的女孩了。

    事實與想象果然是有差距的,長相沒有問題,骨子裡卻完全與導師的性子不一樣,溫和優雅的背後其實是刻骨的冷漠,看過去對誰都好卻對誰沒真心,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不讓人靠近半分,有時候覺得真的很討厭,可又禁不住讓人好奇。

    雖然導師什麼也沒說,但他知道老師對他懷着什麼樣的期待,想讓他照顧陳默,甚至成爲他的女婿。

    對陳默,還遠遠談不上愛,有時候是喜歡的,只要提到秦慕天,她輕飄飄又無賴的樣子常常讓他恨不得一腳踹出去眼不見心不煩,但心底裡對成爲導師女婿這一事並不反感。

    可陳默不會這麼想,她的心大概已經死了。

    陳默週末有時間還常常去工作室耗着,季含的辦公室仍舊保留着,她一週會過去收拾一次,偶爾工作室忙的時候,也會去打打雜。

    趙政仁樂得見她來,總是說免費的義工不用白不用。

    季含常常能到孩子們的來信,稚嫩的字體,充滿童趣的語言總能逗得她哈哈大笑,她會用季含的口吻一一給他們回信,描繪着季含在的話可能會做的事,這種時候心裡快樂和痛苦交織。

    臺裡的大姐看她孤身一個,總是張羅着要給她介紹男朋友,她揚了揚手中的戒指,大家恍然,“原來你已經結婚了,那你老公?”

    她笑笑,“去了很遠的地方。”

    難怪大家好奇,從來沒有見過她老公,大家揣測着那個男人是不是江少,江少偶爾會來看她,只是略坐坐就走,手上也從沒見過戒指。

    江修哲時常打電話約她,她總是說很忙,他以爲她是推脫,後來發現她真的很忙,忙的事都讓他覺得心灰意冷。

    總是他給她打電話,總是他來看她,而她從未主動給他打過一通電話。

    僅僅是再普通不過的朋友的距離,淡淡的,從未走近過一步,漸漸的,他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什麼等到她回頭,那怕只是回頭看一眼。

    他去國外出差,差不多一個月,隔着遙遠的距離,隔着時差,他忍着沒去跟她聯繫。

    下了飛機,還沒來得及倒時差,迫不及待的開車到電視臺,他沒給她打電話,一直在門口等着她下班。

    她看見他,也只是淡淡的笑,和以往沒什麼不同,“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一個月兩個月那怕是一年他出不出現對她說根本就無所謂,他再一次意識到自己的幼稚和愚蠢。

    “我天天有空,就是你比較忙,怎麼樣,今天賞個臉一起吃個飯吧。”

    她看了他幾秒,他解釋道:“一個人吃飯太無聊,想找個人說說話。”

    她這才點了點頭,車上他問,“吃什麼?”

    “去那江北那家料理店吧。”她在遷就他的口味,驀的又加了一句,“你請客哦,我是窮人。”

    他笑,“你不能回請我一次?”她現在做的事他都知道,可是卻拒絕他的幫助。

    “不能。”

    桌上照例有她喜歡吃的三文魚,他很自然的夾了放到她碗裡,她愣了下,還是搛起來吃了,“年紀大的口味都會跟着變,現在已經不習慣這裡的口味了,還是福伯那邊的口味好。”

    江修哲心裡冷了下來,知道她意有所指,只裝作沒聽懂,“那我們換一家吧。”

    “你吃吧,我也不餓?”

    “你還真把自己當機器了,就是機器也得上上潤滑油。”

    “現在晚上練瑜伽,一般不吃東西。”

    他皺眉,“不吃那怎麼行。”

    “我這是科學的養生方法。”

    他也就不再說什麼。

    江修哲吃飯很斯文,甚至比她斯文多了,也不奇怪,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大概從小就學些用餐禮儀。

    他發覺她在看他,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心裡卻高興。半開玩笑似的說,“你都二十八了,再不嫁人要成剩女了,要不我給你介紹個男朋友吧。”

    她總是不客氣的回敬他,“你呢,總是一個人晃盪來晃盪去,我看着也不順眼,回到你的花花世界去吧。”

    他放下筷子,挑眉看過來,裡頭幽深難測,“我大概是愛無能了,怎麼辦?”

    “你都從未愛過,何來的愛無能。”

    他怔了會,又問,“那我對你算什麼。”

    陳默斂了眸,好久纔開口,“你欠我的還清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那你欠我呢?”

    她很認真想了下,“我好象是欠你的,那下輩子還你吧!”

    他的手覆在她的手上,居然有些緊張,“下輩子我不知道要到那裡去找你,就這輩子還吧,活着的時候陪我,老死以後讓你去陪他,可好?”

    她慢慢的抽出了手,“我的心已經死了,不會再愛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