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2 我們誰比誰更悲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2 我們誰比誰更悲哀字體大小: A+
     

    同事但看兩人鬧成這樣,上來勸道,“江少,醫生說她要多休息。”

    他低低吼道:“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們誰也別管!

    陳默站着不動,右臉腫的老高,冷笑道:“我那裡也不去!江修哲,你沒有權利干涉我!”

    他恨恨看着她,“是嘛,我是沒權利,那我就給你找個有權利干涉你的人。”

    他鬆開她,粗暴的把她摁坐牀上,給她穿上鞋,又扯起她走。

    “放開我,江修哲,你要帶我去那裡!”

    見她掙扎,攔腰抱起她,他的臂力驚人,胳的生疼。

    同行的同事看江修哲臉色鐵青,恨不得要吃人的樣子又不太敢上來勸,這邊擔心陳默,“江少,還是先放下她再說吧。”

    “放開我,江修哲!”

    任憑她怎麼掙扎,他都不理會,一直把她抱到車上,開了車門,狠狠的把她扔了進去,強行給她扣上安全帶。

    她的同事跟上來,急的跺腳,“這要怎麼辦纔好?”

    江修哲這邊剛坐上駕駛座,陳默已經解開安全帶要跳下來。

    她一個腳剛邁下車,他已經跑過來狠狠的把她塞回車裡,又扯下自己領帶,把她雙手捆了個結實,扣好安全帶,陳默又驚又怒,“你這個瘋子,你要幹什麼呀!”

    江修哲啓動了車了,冷笑,“你不是想死嗎?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風雨一直沒停過,前半段一直是山間小路,路小且滑,江修哲狠狠一腳油門,把車開的雲宵飛車似的,幾次眼看要撞上山頭,又轉了一個彎,陳默跟着心驚膽顫,“停下來,江修哲!”

    他不理會她,脣抿的死緊,臉上有種不顧一切的瘋狂,陳默嚇的高聲尖叫道:“江修哲,停下來,你別這樣。”

    “你不是想死嘛,好啊,我們一起去死!”

    “我不要,你放開我!”

    她的雙手捆的死緊,掙了半天也沒掙開,她喊的聲音都快要了啞了,他也不爲所動,似乎是鐵了心,最後只剩下她低低的哀求,“阿哲,我求你了,別這樣,我還不想死!“

    她這一聲,彷彿猛的一下擊中他的心臟,他眼裡微微有了溼意,連五臟門腑都跟着攪的難受。

    很多年前,她就這樣叫他的,她說,阿哲,如果有下輩子,我們還在一起吧。

    可是現在,連這輩子她都在嫌棄他。

    他低沉的聲音在密閉的空間響起,和她同樣的無奈和悲涼,“你不是怕死,你怕我跟我死在一起吧。”

    她被說中了心思,臉色陡然間變很難看,低吼道:“是的,我怕跟你死在一起,我不想到死都還跟你有糾葛。”

    她屬於季含的,死的都是。

    他沉默了,車速卻降下許多,她也安靜了下來。

    車子卻一路開到墓園,到了門口,他解下領帶,她的兩個手腕勒出了深深的一道口子,領帶都跟着染了血。

    他看着心疼,又恨聲低道,“活該你!”

    轉身下了車,不再理她,直接走向她熟悉的地方,她微微有些驚詫,他居然也知道這個地方。

    她跟着他身後,一直沒出聲,走到墓前,他指着墓碑面無表情的說道:“來,告訴你媽媽,說你想要去死,想要陪季含去死。”

    她死咬着脣,沒說話,一身的病號服在清冷的墓園裡顯得更加孱弱。

    “告訴你媽媽,她含辛茹苦養育大的女兒要爲了另一個男人去死,我要聽你親口告訴她,只要你說了,以後你是死是活,我都就不再管你了。“

    她眼淚大滴大滴的滾落而下,他仍舊不肯放過她,“她若是九泉有知,地下都會不安的,還有那個男人,他那麼愛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辜負他。”

    江修哲嘴裡一直不肯承認,可是心裡知道,如果有誰比他更愛陳默,那人一定是季含。

    這樣想着又有些絕望,這一輩子,他會不會都爭不過一個死去的人。

    陳默站在墓碑前無聲的哭泣,他很想擁抱她給她安慰,告訴她,有我在。可是他知道除了季含,她拒絕任何依靠。

    他是個無神論者,可是看着墓碑上照片,心裡祈求神靈真的存在,心底念道:“阿姨,我想照顧您的女兒,讓她不再孤單不再害怕,您會答應的吧。”

    他聽到她在低泣,大概有很多話要跟母親說。

    江修哲轉身悄悄的下了山,站在墓園的門口等她。

    一個小時後,她出現在了門口,眼睛紅腫,半邊臉也是腫的,要說有多狼狽就有狼狽。

    臉上仍是淡淡的神色,她說,“我餓了。”

    江修哲看了她一會,嘴角微微揚起,什麼也沒說,給她打開車門,等她坐好了,俯身幫她扣好安帶,自己這才上了車。

    又把自己西裝脫下來丟給她,“穿上吧。”

    她安靜的接下穿上,一會就在車上睡着了。

    陳默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隱約聽到車外有海浪聲,遠處可見柔和的路燈,這是在海邊的棧道。

    扭頭看了看,駕駛座上沒有江修哲了。

    她下了車,遠遠看他倚欄背對她站着,他一向都是衆星捧月的,咋一看他孤零零的站在夜色裡,陡然間生出許多寂涼,

    她想告訴他,她沒想過要自殺,只是順其自然的放棄了掙扎。

    如同這薄涼的世界,人生是周而復始的悲涼和無奈,她厭倦極了,所以在水裡的時候,她想既然活的這麼累,何必苦苦掙扎,她乾脆的放手了。

    江修哲似乎有所觸動,扭過頭來,昏暗的路燈下,他微笑的邁着步子朝自己走來。

    她看到江修哲眼裡跟自己同樣的落寞和孤單,她很漠然的無視了,她的同情是多餘的,這世上還能有誰比自己更倒黴?

    她問,“我睡多久了。”

    他擡手看了看錶,“五個多小時了吧。”

    “你一直站在這裡嗎?”

    “嗯。”

    “不冷嗎?”

    “不冷,這裡風景更好。”其實他怕自己的吵到她,她大概好久都沒有睡過好覺了吧。

    她的笑容有些牽強,“我餓了。”

    他脣邊逸出一絲笑,“我也餓了。”

    吃飯是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餐館,街邊的小巷子,那個老闆四五十歲的上年紀,陳默喊他福伯。一見陳默一臉的驚喜,很熱情,“陳默啊,你都好久沒來了。”看她的一身的病號服又問了幾句,陳默輕描淡寫的略過。

    菜是陳默點的,菜上的很快,滿滿一桌。“你大概吃不慣這種街邊的排檔,可是我饞了,只能委屈你一下。”

    江修哲也不否認,他鮮少吃這種街邊排檔,總覺得不衛生。

    看陳默吃的香,也跟着吃了幾筷子,確實口味極好,也就吃了起來,兩人交流極少,真的只是來吃飯的。

    江修哲一向吃的少,一會就放下筷子只在一旁看着她吃,看她半邊臉紅腫,心裡開始後悔自己下手重了。

    她埋頭吃飯,頭髮散落在下來都快靠進碗裡,他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把頭髮抿進耳後,手還沒觸及臉龐,又縮了回來。

    一頓飯吃下來,滿滿一桌六人的份菜竟吃的差不多了,這麼些菜大半都陳默吞下肚了。

    付錢的時候老闆說要打折,她笑着指着他道:“不是我付錢,你可以不用打折,等下次我自己來的時候你再多給我打上一折就好了。”

    福伯笑,“分明是個土財主,卻是一毛不撥的鐵公雞。”

    看到她臉上的笑容,江修哲覺得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在車上,他淡淡的拂了她一眼,臉沒什麼表情,心底裡卻很開心,“想不到你一個女的這麼能吃,以前看你參加聚會不都是很斯文的嗎?”

    “能吃是福,把自己吃成大胖子纔好過冬不是。”

    “你怕冷嗎?”

    她怔了下,下意識的拿手掌着貼在臉上,“不怕。”

    身體是有記憶的,她曾抱着季含的手心貼着臉頰,冷冷冰冰的沁人心骨,這種冰冷的觸感一直在身體裡,不曾散去。

    車子停在她家樓下,他要下車。

    她鬆開安全帶,“別下來了,麻煩你一天,怪不好意思的,回去吧。”

    他及時扣住她的手腕,視線落在無名指上,戒指上的鑽石閃閃生輝,他下意識的挑開視線。

    定定朝她看去,“你或許需要朋友吧,把我當成象顧凱一樣的朋友吧,我不會給壓力,不會給你負擔,也不會再強求,你繼續過你想要的生活吧,而我也會繼續去找我的如花美眷,只是希望你我能象一個普通朋友那樣,偶爾聊聊天,可以一起吃吃飯,如果我說只是做這樣的朋友,你願意嗎?”

    他的眸光深遂悠長,看過去真誠可信度極高,她點了點頭,他對她的好她銘記於心,卻無以爲報,她說,“謝謝你。”

    她走進了樓道里,身後卻沒有響起發動機的聲音。

    她的牀頭放着一張照片,眼前她輕輕吻了下照片裡男人的臉,“今天被人打了一巴掌,現在臉還火辣辣的疼,換你不捨得這麼打我吧。不過我謝謝他,以後不會犯傻了。”

    “我要睡覺了,晚安。”

    樓下的車停了許,他一直仰頭望着屋子裡的燈火,直到那個房子的燈滅了,他纔開車離去。

    你在無盡黑暗裡等着他,而我卻只能在你身後默默的仰望你,我們誰比誰更悲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