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0 我覺得自己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00 我覺得自己髒了字體大小: A+
     

    “如果累的話,你就休個假吧。”

    陳默站在張譯面前,她對上司一如既往的客氣周全,在醫院看見他和秦慕天出現的時候,陳默應該就已經知道他和她的淵源非淺,她居然什麼都不問。

    當然,以陳默的能力和資歷是有這個自信的,即便她不是秦慕天的女兒,這樣的人做社會新聞部副主任的位置也是綽綽有餘的。

    她說她喜歡記者的工作,白日裡更多的時候都充當着外景記者的角色,早晚則在辦公室充做着管理人員的工作,他和陳主任要的報告和材料一個都沒有少。

    自從到了臺裡,陳默一改往日的作派,經常是素面朝天,而這一陣子卻是少見的妝容精緻,只是那眼底的血絲卻騙不了人。

    “我不累,不用休假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出去了。”

    她走到門口,忽然頓了腳,淡聲道:“我不知道你承了秦慕天什麼情,但如果你要還的話,請還到秦慕天的身上,我跟他沒關係。”

    張譯怔了下,陳默人已經走了出去。

    出了門,就聽見走廊那頭一陣騷動,大辦公區有不少同事好奇的探出頭來,就連偶爾路過的同事也停下腳,視線在她辦公室和陳默之間來回看了看。

    她的辦公室門口,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站着門口。

    江修哲個子高,身材挺撥風度翩翩,他一向是衣服架了,又長了一張禍害的臉,走到那兒都是焦點人物。

    泰山一向跟電視臺有合作,這次也是一個電視臺和泰山的聯合舉辦的一個公益活動,張譯事先就說過泰山這兩天會有人過來跟她接洽,不成想是江修哲,而且來得這樣的快。

    想起昨晚,想起季含,心跟着一陣刺痛。

    那人正對她微笑,少有的溫柔,她怔了會,還是迎上去。

    “有事嗎?江少。”

    他臉上的笑容滯了下,跟着她進了辦公室,順手把門帶上,“當然有事,你應該聽說了吧。”

    她也不意外,指了指沙發,手又放在內線電話上,“坐吧,要喝茶還是咖啡?”

    客氣疏離的神色好象他真的是她的客戶,他苦笑,再一次承認了這個事實,在她的心裡,自己什麼都不是,就是那晚,她也把自己當成了季含。

    “咖啡吧。”

    她摁下一摁鍵,“小張,麻煩你,送兩杯咖啡進來。”

    她看過去真的沒什麼不妥,溫溫淡淡的樣子,真的把自己隱藏的很好,他希望她哭,她鬧甚至大聲指責他,也不要看見她現在這樣無所謂的樣子,這樣的她更讓他覺得絕望。

    他走近她,隔着桌子她伸出手,手還沒及她的眉眼,她條件反射的退了兩步,“別碰我!”

    江修哲繞過桌子走了過來,她眼裡有些瑟縮,“你別再碰我了……”

    江修哲心裡一緊,知道她想起那天晚上,對她來說那算是什麼,不堪回憶的恥辱麼?“你那麼討厭我嗎?”

    “我不討厭,我現在誰也不討厭……”她躲着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恨自己,季含屍骨未寒,她卻跟別的男人上了牀,無論那是什麼情況下,都無法原諒。

    他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眼不錯珠的盯着她,苦笑道:“陳默,因爲我碰你了,你覺得自己髒了是不是?”

    陳默眼裡掠過痛苦的神色,很快又歸於死寂。

    他心裡一滯,他心疼她,可又覺得她可恨。

    有人敲門,助理端着咖啡進來,兩人懼是一愣,陳默已經恢復了淡漠的神色,“請坐吧。”

    張新心裡好奇的要命,這是江少啊,常常在新聞上出現的人物,現在是真人版,遠比電視上看上去更帥。

    她小心翼翼去瞧那個帥哥,看他倚在辦公桌沿,失魂落魄的瞧着陳默,象是受了極大的打擊。

    張新好奇揣測,從來沒聽說過陳默有新男朋友,資料顯示也是未婚,可是她的右手的無名指上卻帶着一枚結婚戒指,不會是這個江少的吧,難道是隱婚?

    現在整個社會新聞都在好奇這個江少和陳默到底是什麼關係,不會是舊情復燃了吧。

    張新端了咖啡放在了辦公桌上,“這是您的咖啡。”

    “謝謝你。”那個帥哥轉過臉來,臉色已經平和許多。

    張新心跟着漏跳了一拍,好吧,誰叫她是個花癡。“不客氣。”

    陳默淡淡的點了下頭,“你先去忙,把最新的項目建議書整理好後發給我。”

    張新愣了下,“今天不是要下現場嗎?”

    她掃了一眼江修哲,言歸正傳,“嗯,麻煩你叫陳主任過來,就說江總到了,還有,如果你不忙的話,一會跟他們一塊去。”

    張新眼睛一亮,“不忙。”

    等助理出了門,她才緩緩的開口,“張總跟我交待過,說你要去看會場,這邊已經安排好了,如果你現在方便的話,現在就可以出發。”

    他端起咖啡,輕輕掇了一口,看着她桌上那盆仙人球,答非所問,“都帶到這裡來了。”

    “不走嗎?”,

    “不走”

    “江修哲!”

    他挑眉看過來,“怎麼了?”

    “我不想見你,不想你時刻出現在我的面前,提醒我背叛過他,江修哲,我能給你都給你了,你爲什麼還要來煩我。”

    他跨大步過來,驟然的扣住她的手腕,一臉的狠厲霸道,“那不夠,那個晚上是你找上我的,所以你要對我負責,我都打算回美國了,是你又招惹我,把我心攪的七零八落,所以,這都是你的錯。”

    他擡起手指,輕輕划着她的臉頰,她別過臉去想避開他的觸碰,他手扳正她的臉,狠狠握住她的下巴,她不躲閃,低低的笑,滿目的淒涼,“江修哲,我已經沒有這個能力愛任何人了,我連自己都不愛了,你還能指望我什麼。”

    他的手指劃過妝容精緻的臉,“要是卸了妝,這張臉大概會跟鬼一樣,知道嗎?你的眼睛很可怕,那是死人才會有的眼神,陳默,我可以放開你,只要你不再封閉自己,你願意愛誰或不愛誰我都不會再管你,我會成全你,我對你已經別無所求,我只想在你需要安慰,需要肩膀的時候,我會在你身邊,我陪你一起走出黑暗。”

    她喉頭一梗,眼裡隱約有淚水,江修哲表情有那一瞬的遲滯,忽的放了手,他的眸光悠遠綿柔,“我只是想告訴你,這個世上你不是一個人,你需要的時候我會在。”

    “江修哲,我其實很好,我不需要任何人。”

    門被人無聲推開,是陳主任。

    “江少,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再說這種事還要勞動你親自來嗎?人來了吧,連個招呼都不打,我們也好做個準備。”陳主任滿臉堆笑,熱情洋溢的上來握手。

    陳主任熱情的簡直有些過頭,江修哲視線瞥到陳默,眉頭皺起,知道她是故意的。

    這才把視線又轉向陳主任,握手,同樣客套的寒暄。

    陳默已經利落收拾她的手提包,“陳主任,江少這邊就得麻煩你帶他到活動現場看看,我帶記者去下現場。”

    “去吧去吧,江少這邊我會親自領着去。”陳主任自然是樂得高興,江修哲是泰山的太子不說,還是臺長的表外甥,有這樣親近的機會別人求之不得。

    江修哲急道:“陳默你等會!”

    對方已經轉身飛快離去,陳主任不明所以,一邊熱情的做了個請的手勢,“走走,去我辦公室坐坐。”

    江修哲有些惱火,“不好意思,你先等會。”

    出了門口,已經不見了陳默,他悵然若失的站在門口,陳主任追了出來,“怎麼了,江少。”

    “陳默要去那裡?”

    陳主任再傻也明白自己攪和了什麼,這江少分明不是爲工作而來的,“下鄉採訪。”

    江修哲皺了皺眉,“她不是副主任嗎?還要自己下基層採訪?”

    “比較少,這是小陳自己主動要求的,她說喜歡記者這個工作。”

    走廊那頭隱約有說話的聲音,陳默和記者攝影一道從轉角處出來又走向電梯口,只聽到電梯叮咚一聲。

    江修哲下意識撥腳就追過去,在電梯門合上的瞬間,他手伸了過去。

    同事們面面相覷,這個鬨動整個社會新聞部的男人就站在面前。

    他的眼裡只有一個人的存在,靜靜的看着陳默,腳卻沒再動,只說,“你早點回來,我等你。”

    她微微一笑,少見的溫柔,“謝謝你,我希望你快樂,也希望你幸福。”

    說話間,手已經摁上關門的鍵,電梯門徐徐關上,把他們隔絕在兩個世界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