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9 我累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9 我累了字體大小: A+
     

    “小姐,一個喝酒多無聊,我來陪你唄。”

    她幾乎都坐不起來,支着腦袋撐着吧檯上,努力睜開眼睛看着來人,她端起杯子似乎想跟對方碰一杯,“不醉…..不歸。”

    撐着腦袋的手肘一歪,身子又趴在吧檯上,好半天又舉起杯子,對方的杯子已經碰了過來,笑道:“乾杯。”

    那人的手已經覆在她的手上,“美女喝多了,要不要送你回家。”

    她呵呵直笑,竟然也不拒絕,拉着他的手直接貼在自己的臉上,低低道,“呵呵…..你的手真暖和,這下不冷吧,季含。”

    樓上的身影飛快的衝了下來,“阿哲!”

    唐照跟着王平忙跟了下來,剛到樓下,就已經見江修哲拎起那人的衣領,狠狠揮了一拳過去。

    那人從地上爬起來,擦了下嘴角的血跡,“你誰啊。”又撲過來,江修哲手更快,一記勾拳又過去,依舊覺得不解恨,一腳踩在他的腦袋上,一臉的狠厲,“你給我看記住了,這個女人不是你能碰的!”酒吧的人圍作一團,引起一陣騷勸,有女人花癡狀的低呼道,“哇,這個男人好帥啊。”

    那人在低低求饒,唐照和王平趕緊過來拉開他,“算了算了,人也沒事,給他點教訓就好了。”

    灑保和酒吧經理也上來勸架,江修哲曾經是夜店的常客,他們自然認得,知道他是狠角,忙息事寧人的勸道:“算了,江少,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一次就算了。”

    江修哲這才放開他,扭過頭去找陳默,這個女人已經伏在吧檯上睡着了,他很想痛罵她一頓,怎麼可以讓別人隨便佔便宜。

    他把她拉起來,雙手扶着她的肩,讓她固定住,“陳默,你醒醒。”

    她醉眼迷離的看了他一眼,頭又耷拉下去,嘟噥道:“別吵……好累……真的…真的…好累。”

    江修哲心裡又酸又軟,那個男人就這樣走了麼,她那麼愛他,一顆心都要碎了吧。

    那個男人永遠的消失,這不就是他盼望的嗎?這個念頭一直藏在心底最深處,是見不得光的,可看陳默現在這個樣子,倒情願她真的嫁給那個男人幸福的樣子。

    他摟住她讓她靠在自己身上,擡手細細去整理她散落的頭髮,低聲暱喃道:“很累嗎?睡吧,有我在呢,我陪着你。”

    唐照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江修哲,其實他對女人一向是溫柔多情眼底卻總是清明的,彷彿生來就是個紳士。可是看這個女人的眼神卻不一樣,眼裡彷彿的有濃濃的化不開的哀傷,又有些癡纏的目光。

    唐照想或許他和這個女人的故事遠不比報紙上那個八卦新聞那麼簡單。

    “唐照,麻煩你把我風衣拿下來。”

    唐照這纔回過神來,愣愣的點了點頭,很快取了風衣給他遞過去。

    “謝謝。”

    又見他拿起自己的短風衣裹住那個女人,攔腰把她摟在自己的懷裡,頭微微勾下來,似乎低身那女人耳邊說了句什麼。

    那個女人輕輕唔了一聲,又把臉往他懷裡蹭了蹭,然後就見江修哲脣邊微微有了笑意。

    他說,“我先走了,你們玩的盡興,我們改日再敘。”

    看江修哲抱着個女人轉身離開,唐照還在發愣,“改日再敘,什麼意思?”

    “說你沒人要的光棍還真是,你看他這個樣子還去的成美國嗎?這樣也好,我正愁差個伴郎,讓他給我當伴郎。”

    唐照不服氣,“你別啊,你整個伴郎團我沒意見,可你把江修哲把我身邊一放,我那還有出頭之日,我還準備在你媳婦伴娘團下手的呢。”

    王平無奈的看了這個糙漢子一眼,“你放心,他不會跟你搶的,你要有本事,那都是你的。”

    初春的天氣還是有些冷,陳默手抓着他的衣服,往他懷裡貼去。

    他心裡的某個地方柔軟的沒有邊,停下腳步,低頭輕輕在額上印一吻,懷裡女人身子溫熱,酒氣挾帶着她獨有的氣息,他把整個臉埋在她的頸邊,有些貪焚的吸吮着她的氣息。

    “陳默,我的陳默。”

    感覺有上溼溼的東西滑過,她夢裡都在流淚。

    江修哲良久才擡起頭,嘆了口氣,“那麼傷心嗎?我以後要拿你怎麼辦纔好?”

    開了車門,把她放在副駕駛,又給她扣好安全帶,這才上了車。

    她家的路他已經很熟悉了,想極了她的時候,他經常會一個人緋徊在她家樓下,孤獨的望着她家裡的燈火,總想着這樣總隔着她近些。

    可從來沒有機會進過她的家門,這是第一次,一眼就知道那個是她的房間,房間亂的不成樣子,牀頭櫃上的菸灰缸上堆滿了菸頭,邊上放着那一塑料小瓶裝的是什麼,他想也想得大,肯定是安眠藥。

    他把她放在牀上,一路上她都在喃喃低語,說什麼不是很清楚,只是偶爾間雜着那個男人的名字,讓他心裡跟着一陣刺痛。

    一眼就看到牀頭櫃上擺着的照片,陽光下一對年輕男女浪漫相擁的,他覺得微微有些刺眼。

    他把她放在牀上,她一隻仍掉抓着他的手不放,陡然間失去了溫度,陳默有些不適應的睜開眼,模糊的畫面中,有個人影坐在牀頭,溫柔愛憐的望着她。他說,“睡吧。”

    那個人突然拉開她手,她有些難過,“你這是要走了嗎?那裡不要去,你不說好了要陪我的嗎?”

    他說,“好,我陪你。”

    她不信的搖了搖頭,迷迷糊糊的抓着他的手摸索着鑽進他的懷裡,她仰頭傻笑說,“你身上冷,我我要溫暖你。”

    她抓的這麼緊,溫熱綿軟的身體好象要緊緊吸附在他的身上吸取溫暖,江修哲覺得渾身的血一下往上涌,喉嚨都有些乾澀,他渴望了她這麼久。

    理智佔了上風,如果這麼做就是趁之危,她會更恨他的吧。

    他去掰她的手,她死死的抱住,象是溺水的浮萍,眼中仍舊有淚流個不停,“不要放開我,我很冷,好不好。”

    江修哲覺得自己的理智在一點點的消逝,象是一根尖尖的羽毛不時劃過心尖,心癢難耐,卻又無方可解。

    他禁不住擡手去摸她的臉,白晰的肌膚透着一抹嫣紅,觸手滑膩生溫,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的額,又落在鼻尖上,緩緩的向下,落在豐盈潤澤的紅脣,該死的魅惑人心。

    他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吻了上去,溫暖溼熱帶着獨有的芬芳,他象是偷糖吃的孩子,垂涎太久,不過是淺淺的嚐嚐味道,卻又不禁不住想的更多。

    她嚶嚀一聲,雙手越發抱住他,瞬間將他的理智燃燒貽盡。

    江修哲深深的吻了下去,舌尖靈巧的頂開她的牙關,一路長驅直入,她也在熱烈迴應,辰舌追逐,緊緊的纏了上來。

    “季含……”

    他胸口一窒,低頭在她肩頭狠狠的咬了一口,她吃痛的睜開眼睛,“你看清楚,我不是季含,我是江修哲,你記住我。”

    早上是在細碎的陽光中醒來,擡眼就看見陳默背對着他坐在牀邊穿衣服。

    優美后背,柔軟的長髮,意識一點點的恢復,細碎的片斷閃過腦海,瘋狂的夜喚醒了心底深處最原始的渴望。

    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心裡微微有些發緊,他說,“陳默。”

    她輕輕唔了一聲,木然的扣着衣服的扣子。

    他心裡隱隱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他上前伸手攬住她,頭埋她的肩窩處。

    他說,“我會對你負責的。”

    她身子一震,微惻着臉勾脣一笑,眼底冷的沒有半分溫度,“負什麼責,一夜情而已,對江少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吧,對我而言,也是我得的安慰多些,是我佔了你的的便宜。”

    江修哲一怔,她推開他起身要離開了,他急道:“不是這樣的,陳默。”

    她的聲音漠然的好象有說不出的倦意,“你想要的都得到了,我不欠你什麼了,放過我吧。”

    緊接着就聽到砰的一聲大門關上的聲音。

    他勾脣淺笑,身邊是她睡過的枕頭,指尖劃過略有餘溫。

    不愛我嗎?沒有關係,我有一輩子的時間陪着你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