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4 思之如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4 思之如狂字體大小: A+
     

    入夜了,同事漸漸睡去,她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她努力想要揮去心頭的影子,所有思想凝聚在數綿羊上了,越是集中精力越是精神。

    手機滴滴的響了兩下,她從包裡拿出手機,陡然的亮光微微有些刺眼。

    屏幕上是熟悉的名字,心跳也跟着亂了。

    “下雪了,記得加衣服,不要光顧臭美了。”

    隔了一會,手機又響起來,怕吵醒同事,她連忙調成了靜音,“把家裡的被子換成羽絨被吧,不穿蓋着總沒事。”

    她坐在夜色裡,心裡既痛又軟,走的時候,他抱着她流淚,他說,“你真狠,連對自己都能這麼狠。”

    他覺得她一向是那麼決絕的,只要是決定的事,就是心被捅成窟窿也不會輕易改變。

    其實他不知道,因爲怕自己狠不下心來,所以不敢跟他聯絡,她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找他。

    她枯坐了許久,腦海裡在想着他的樣子,手機屏幕又亮了下。

    “估計你也睡了吧,好好生活,好好愛自己,讓我放心。”

    眼淚毫無預兆的滾落下來,跌在手機屏幕上,淚象漲起的洪水漸漸洶涌起來,她趕緊拉開門下了車。

    開門聲吵醒了同事,小姑娘睡眼惺忪的擡起頭,“主任,你去那裡。”

    她緊緊抿着脣,怕一出聲硬嚥不成聲,只是揮了揮手,把車門關上了。

    小姑娘翻了個身,又轉頭去睡了。

    下了車她一直往車後走,風特別大,呼咧咧響在了耳邊,沒覺得冷,只是這樣聲音讓她覺得安全,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哭,沒人會聽見。

    天這麼冷,走到沒人地方纔停下來,拿出手機,再沒短信過來。

    她不想再強迫自己忘卻,她思他如狂,想念他黑暗裡堅實溫暖的懷抱,想念他堅毅的臉龐。

    離開他老家的時候她說,“我要知道你安然無恙的生活在某一個地方,我就安心了。”

    他和她生活在一片天空下,看着同一片藍天,聽着一樣悶雷,甚至看着一樣的白雪。

    她這裡下雨的時候,知道他那兒也下雨,她這時天晴,他那裡也是陽光明媚。

    隔着如此之近,卻不敢相見。

    她可憐何月兒,也恨何月兒,可是看到她那張蒼白的臉就會到到想到母親,她曾看着母親的生命在一點點的耗盡的,卻無能爲力,象是手中的沙怎麼也握不住,生命是珍貴,所以她選擇了成全。

    “你若安好,我就是晴天。”這句話她一直覺得矯情,可是現在卻希望能做到這樣。

    四處都是皚皚白雪,起伏的山巒之間,車隊蜿蜒象是一條長龍,伸入山脊腹地,望不到邊,

    黑夜無邊無際,看不到前路在那裡,可是山迴路轉之間,永遠不知道下個路口有什麼,她隱隱期待着,下一個路口,我們或許能再遇上。

    淚流盡了,才覺得風颳得臉上刺痛,她要好好保重自己,我過好了,你纔不放心不是嗎?

    她打開發件箱,寫了幾個字,“嗯,我知道,好睏,我要睡了,你也保重。”

    發完短信,回到了車上,同事們已經醒了,看着她開門進來,有些無措又有好奇的目光,她挾着一身的寒氣,有些歉然道,“不好意思,把你們吵醒了吧?”

    她慶幸天色還是灰敗的顏色,至少他們看不到她臉上狼狽。

    同事們突然沒說話,她其實不知道,即便沒開燈,她臉上的兩道淚痕在蒼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的突兀,同事們覺得這是女人象誰也打不倒的機器人,而現在也不過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女孩。

    攝像已經把羽絨服丟了過來,“穿上吧,挺冷的。”

    她這回沒有再拒絕,她說,“謝謝你。”

    大家已經習慣了她的客氣謙和,這樣的態度很周到,卻總是缺少些什麼。

    羽絨服蓋在身上,她很快就睡去,睡前腦袋還迷迷糊糊在想,的確挺暖和,明天回去就把羽絨被換上。

    等到第二天的十點才重新出發,她頭沉得很,迷迷糊糊之中偶爾還能聽到同事們壓低聲音交談。

    手機嘀嘀的響了起來,從包裡掏出手機,有些含混喂了一聲。

    “是我,聽說你們昨天堵在半道上了?”

    她沉默了幾秒,聲音一下清明起來,“是,下大雪高速封路了,現在已經在回的路上了。”

    “還要多久?”

    她一下就反應過來張譯要說什麼,“大概一個多小時才能到,下午的會應該還趕得上。”

    下午的會是討論節目改版的事,這個節目的策劃方案她也全程參與並也負責了幾個環節。

    那邊頓了幾秒,才緩緩道:“我不這個意思,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陳默怔幾秒才反應過來,有種周扒皮從良了感覺,“我還行,能趕儘量趕過來。”

    那邊晤了一聲就斷線了。

    小姑娘笑道:“主任,你睡的可真沉,從早上到現在你的電話響了幾次了,你都沒聽到,張總電話都打到我們這裡來了。”

    她頭痛的厲害,強笑道:“太困了。”

    下午的會她還是沒能趕上,在大雪夜裡吹了半天的冷風,感冒就找上門了。

    在醫院掛了兩天的點滴纔好些,羅玉和朱姝來看她,朱姝搖頭道:“我知道你心裡難受,可也不至於這麼折騰自己吧,你讓季含看到你這個樣子怎麼辦。”

    羅玉悄悄拉了一把朱姝,示意他閉嘴,陳默若無其事的笑道:“不就是個感冒,誰沒個頭疼腦熱,你當我有病呢虐待自己。”

    朱姝白了她一眼,不知道說這個女人是心太好還是太蠢,“你可不是有病嘛。”

    陳默出了院就直接去上班了,越臨近年關,工作越是忙碌,忙起來也充實,感冒似乎也好的快。

    到了臨近春節放假,社會新聞部安排人員值班,她很主動的要求值班,連大年三十夜也沒放過。

    並主動頂替了那些個要回老家,要不家裡有老人孩子要共聚天倫的記者的工作。

    她推掉了朋友們邀請她一塊過年的好意,只說自己要加班,早早躲到辦公室去了。

    濃墨般渲染過的天空不時的開過絢爛的煙花,夜空下的城市燈火璀璨,分明一座歡樂的城。

    可她從頭到腳都覺得清冷的發涼。

    耳邊傳來敲門的聲音,回頭一看是張譯,對方似乎看出的她的驚訝,“我今天值班。”

    她輕輕唔了一聲,他走進來問,“你吃飯了嗎?”

    “吃過了。”

    他眼角的餘光掃過辦公桌上餅乾的包裝盒,“陪着臺長去慰問一線員工到現在,還沒吃呢,陪我吃個年夜飯吧。”

    她挑了挑眉,再一次表示驚訝,張譯三十出頭,這個年紀事業又好男人該有家有小纔對。

    他脣邊漫上一絲笑,表情生動了許多,在陳默的眼裡,更多的時候她的上司是從來不露半分情緒的人,就連痛罵她滾蛋那次也是四平八穩的。

    他看出她的心思,“允許你當剩女,就不允許我做剩男?”

    她忍不住樂了,他笑道:“一個人太無聊,結個伴。”

    拿起桌的包裝袋揚了揚,“那我要吃好的。”倒不是她虐待自己,不想看着別人一家和和美美的,自己一人形單影隻太淒涼。

    坐到車上,她又後悔了,現在都興在外吃年夜飯,家家館子基本都是爆滿,沒預訂也找不到位置。

    “這個點估計也找不到吃飯地點,那家不是爆滿啊。“

    張譯發動了車子,很自信的看了她一眼,“你放心吧,保證給你一頓豐盛的年夜飯。”

    車子轉了了幾個街區後漸漸拐進了一個小巷子,車子在一個兩層的小樓停了下來。

    下了車,院子裡亮着明晃晃燈,這是幢兩層的獨立小樓,看過去有些年頭了。

    春晚主持人激揚的聲音從窗戶口裡不時的飄出來,張譯上前敲了敲門,她還愣在那兒,回頭看見她,“快過來,傻站着幹嘛。”

    來開門的是一個老人,頭髮花白,看過去卻很精神。

    “你可算回來了,就等你吃飯了。”

    發現她在後邊站着,居然也不意外,親切的道:“姑娘趕緊進來吧,外邊冷。”

    “這是我爺爺。”

    陳默有些過意不去,本來是以爲去館子的,沒想到人家裡來了,大過年還是空着手。“你好,大過年的來打擾你,真是不好意思。”

    “別說這種話,多個人陪我這老頭子過年,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張譯身子讓了讓,讓陳默先進了屋,自己才脫鞋跟進來。

    外面看過去房子不起眼,屋裡卻裝修的挺好,古香古色的格調,牆上還掛着龍飛鳳舞的字畫,有着濃厚的中國文化氛圍。

    張譯洗了手進了廚房,老人從廚房裡一邊端出飯菜,“再等等,等張譯做好他的拿手菜咱就可開飯了。”

    陳默也不好意思閒着,也過去幫忙,“想不到你還會做飯。”

    “嗯,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了好幾年,什麼本事都會了。”

    又問,“你會嗎?估計你不會,現在女人都不愛下廚。”

    陳默心中一痛,季含經常埋汰她做的難吃,可每次都會吃的乾淨,“會,我特意學過。”

    張譯看她臉上有一絲痛色,又插開了話題。

    菜很快就炒好了,一桌子碗碟在柔和燈光下冒着絲絲的熱氣,很有家的味道,陳默不知道怎麼的又有些愴然。

    張譯還要開車,沒喝酒,陳默陪着老人喝了幾杯,老人很健談,話題涉及到的範圍也廣,邊吃邊聊,年紀雖然相差很大,倒也聊天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