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3 不想幹就滾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3 不想幹就滾蛋字體大小: A+
     

    “你能不能好好給我解釋下,我給了三天假,你就給我消失了一個禮拜,你當是這是你家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陳默微垂着頭,滿眼的血絲跟充了血似的打不起半分精神,“對不起,我…….”

    “你什麼啊,別跟我說對不起,我告訴你,陳默,這裡不是你原來吃喝享樂的時尚圈,這裡是天天要跑基層下現場,要辛苦跑腿的社會新聞部,你要不想幹,可以趁早滾蛋!”

    她原本還是一臉頹然,聽了這話猛的擡起頭,血紅的眼睛象是吐着信子的蛇一般銳利,“我沒請假曠工是我不對,你可以罵我也可開了我,但請你不要瞧不起別人的努力,你懂什麼時尚圈嘛,又是誰告訴你時尚圈就是吃唱享樂?你只看見我們光鮮的時候,我們熬夜的出刊趕策劃方案的時候你知道嗎,我甚至連續一個月每天工作超十四個小時,連軸轉的時候你又知道嗎?我不認爲我們的工作沒有意義,我們在推介時尚推介新鮮的生活主張,引導人們享受健康生活樂趣,這些比你們這些領導成天滿口空話套話強,那纔是沒有半點營養的東西,說什麼社會新聞狗屁民生,不過是爲政府歌功頌德宣揚政績。”

    她一把扯下掛在脖子上的崗位牌,啪的一聲扔在了桌上,仰着頭怒道:“不用你開我,我還不想幹了。”

    轉身就出了辦公室,門口有抱着資料找張總簽字的同事,看着陳默憤憤的衝出辦公室,驚訝的嘴巴都合不上,他們可是第一次見張總罵人,他雖然嚴粛,但對下屬還算客氣。

    罵人也就算了,頭一次教訓下屬還這麼下不來臺,似乎還被對方一頓連珠炮似的猛批了頓,明顯就站下風了,陳默不愧是時尚圈的女魔頭,果然不是蓋的。

    記者小心敲了敲門,“張總?”

    對方背對着她站着,聽了聲音扭過頭,脣邊還有來不及散去的笑意,記者怔了下,這個時候還能笑,不過他笑起來可真好看。

    “什麼事?”

    記者纔回過神來,把文件夾了遞了過去,“這份文件需要你籤個字。”

    走的時候,記者又回頭看了看,他還是那個沉穩不露半點情緒的領導。

    陳默在辦公室靜坐了半個小時,發一通火,壓在心頭多天的抑鬱之氣並沒有消散多少,跟上司頂嘴情緒無法自控這是頭一遭,張總的言語刺激是一回事,更多的是自己不堪重負想要發泄情緒。

    陳默和張總吵架的事不到半小就傳遍了這個辦公大樓,不愧是電視臺,羅玉聽到風聲從樓上下來,象這種單位人際關係最重要,如果把領導都給得罪了,你的前途算是給堵死了。

    羅玉一見陳默她就劈頭蓋臉的問她:“你搞什麼,還跟上司吵架,這都不象你平日的作派啊!”

    她有些煩燥的甩了甩頭,有些自暴自棄的道,“別理我,我煩着。”

    羅玉怔了下,“你到底怎麼了,都摔了崗位牌了,你還真打算辭職啊?”

    看到陳默一臉浮腫眼睛充血的樣子又嚇了一跳,“幾天不見,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新婚宴爾,縱慾過度?”

    她抿了嘴不說話,這邊都已經在電腦上打辭職報告了,好一會才低道:“話都說出來了,能不辭職嗎?”

    “你知道吧,當初電視臺是準備把你放在文藝頻道做節目總策劃的,是張總堅持才把你弄到社會新聞部,我聽社會新聞部這邊的八卦說,你現在是越過主任直接歸他管,而且都是他在親自帶你上手,這說明他很器重你。”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器重我?是夠器重我的,上班第一天就把我罵了一頓,一點面子也不給。”

    “你也不能全怪他,他這個人嚴格是出了名的,以前在美國留過學,完全是那邊的做派。”

    陳默這邊已經打好辭職信,“象我這種上一個月就被開的人在電視臺估計是頭一樁吧!”

    她往外走,羅玉追了出去,“你可想清楚啊,你不是一直想從事這樣的職業嗎?以後想再回來可就難了啊。”

    “我知道,其實辭職也好,我覺得累了,什麼也不想幹,只想找個不見天日的地方躲起來一睡不起。”

    羅玉心裡一跳,覺得她話裡有些瘋,想要說什麼,她已經往走廊那邊走去了,辦公區不少同事探出腦袋,視線追着陳默而去,“可惜了,時尚魔頭就這樣鎩羽而歸。”

    “有什麼可惜的,我看這工作就沒什麼好,她還不如回去做她的時尚主編,聽說很多雜誌都想挖她。”

    “其實她人挺好的。”

    “怎麼了,你看上她了。”

    “拉倒,這女人表面看過去平和,骨子卻藏着刀子呢,我可鎮不住。”

    又有一個人湊過來,“我們來打賭吧,張總一定不會讓她走。”說話的正是那位找過張總簽字的女記者,另外兩個男同事來興趣,“這可難說,這麼讓張總這麼下來臺,領導最討厭不給面子的下屬,說吧,賭什麼。”

    “誰要輸了,就給對方準備一個月的早點,你們輪流就是兩個月,要是我輸了,我就給你兩準備。”

    “成交。”

    陳默走到張總辦公室門口站了會才敲門進去。

    對方見她只是淡淡的擡頭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坐椅,又低頭去翻閱手上的文件,“坐吧?”

    她猶豫了會,誠懇的道:“剛纔真是對不起,我不該因爲個人的情緒對您發火。”

    他淡淡的應了一聲,也不併不驚訝,這纔是那個八面玲瓏的時尚主編,圓滑周全還一向識時務。

    她把手中辭職報告遞了過去,“這是我的辭職報告,剛來一個月,說白了還在學習階段,這樣也好,連移交都不用打了,謝謝你這一個月的關照。”

    張譯接過來低着頭看,一邊點頭道:“寫的不錯。”

    她站起身準備要走,“那行,您先看,我去收拾下。”

    “把這個也帶走吧。”他把辭職信遞了過去,“不愧是雜誌出來的,連辭職報告都寫的這麼生動,讓你走了不是可惜了嗎?我也太急了,不該發脾氣。”

    倘若是新聞部的記者聽到,一定會驚訝的伸長了下巴,可那是陳默,似乎一點也不驚訝,淡淡的收回了辭職信,“我會好好工作,不會再讓您失望了。”

    這場衝突就算到此爲止,互相給了對方一個臺階下。

    張譯又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她的崗位牌遞過去,還是有些不滿的道:“下次再這樣扯下來,當真開了你!什麼狗脾氣。”

    她似乎也不生氣,拿過崗位牌看了好一會才重新掛在脖子上,“謝謝你。“

    她拉開門的瞬間,他又有些突兀的問,“其實你沒真打算辭職吧。”

    問完又覺得極不合時宜,這麼直白的揭穿她,不是一個上司該對下屬的態度,

    她回了身,眉宇之間透着灰敗之色,象是身心俱灰,人生再無愉悅之事,“你讓我留下,我就會努力工作,如果讓我走,我也沒什麼意見。”

    張譯先是怔了下,只聽她淡淡的道:“如果沒事,我先走了。”

    接下的日子,陳默果然象她自己說的,工作的確很努力,比誰都來得早比誰又回得晚。

    她原本就是新聞專業出身,工作也漸漸上手了,她似乎總是很有幹勁,做社會新聞的其實是個苦差事,經常出差下鄉,一去就十天半月,象她大可以做在辦公室裡動動嘴皮子寫寫策劃,總是會帶頭跑在第一線,讓社會新聞部的同事都對她刮目相看。

    誰也想不到一個慣於在浮光掠影下游走的名人,她曾經的優雅精緻讓明星大腕都對她刮目相看,一個轉身,卻能完全放下曾經的光環,奔波於塵土喧囂的俗事裡。這樣的落差,不是誰都能承受的,所以這個女人是不同的,咋一見她,或許並不耀眼,但身上卻有自有一種傲骨,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卻令人無法忽視。

    這是社會新聞部的一個工作近二十年的記者私底下對他的評論,話傳到張譯的耳朵裡,他也是淡淡一笑,從第一次聽到這個女人的故事開始,就已經知道她不簡單了。

    他見過她的春風得意的時刻,也見過低覺落寞,更見過她小女人幸福甜蜜的樣子,可是從來有見過她如今這樣密無情緒的樣子,彷彿一下子沒有了喜怒哀樂,只剩下冷靜理智千年不再動容的面孔。

    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想了很久,只記得那次她的頂撞,眼神彷彿跳動着火苗,盡乎歇斯底憤怒,她的憤怒緣於其他,他只是做了一個泄洪口。

    臨近春節的時候,陳默帶着人去下鄉採訪一起醫療事故,回來途中,突然下起大雪,雪整整下了一天,車子在高速的半道上就開始堵上了,後來聽廣播才知道,路面結了冰,暫時封閉了道路。

    正好是春運時間,高速路上的車子排成了長龍,雖然是夜晚,四處茫茫白雪在泛着清光,將象是大好天氣下月光正盛時,灰白交替。

    同行的車上有攝像、司機和一個外景記者,司機擔心第二天油不夠用,也沒敢開空調,同事們能苦中作樂,開着玩笑。

    記者是個年輕的小姑娘,“現在誰要給我一杯熱水,我立馬嫁給他。”

    攝像說,“這個時候誰要能給我一包方便麪我也能給她當牛作馬。”

    話音剛落,小姑娘就從後坐伸出一隻手遞了過去,“諾。”

    攝像哭笑不得,“你還真有啊,你這什麼姑娘,還隨身攜帶方便麪的。”

    司機也跟着逗笑了,“傻眼了吧。”

    她一向話不多,聽了也只是無聲的笑了下。

    車裡唯一的上司許久沒說話,小姑娘扭頭看了看,只見一雙清水淌過的眸子沉靜的望着車頂,這纔好覺陳默只穿着風衣,而他們幾個早就裹了厚厚的羽絨服,“陳副主任,你冷嗎?這麼冷的天,怎麼也不穿件羽絨服。”

    “好象沒穿羽絨服的習慣,我還行。”攝像打算脫下自己的衣服,“穿我的吧。”

    雖然是上司,畢竟也是一個體弱的女孩子,男人總得照應着點。

    她笑笑的拒絕了,“我習慣了,你還是你穿着吧。”

    小姑娘笑道:“你還是自己穿上吧,主任那個圈子時出來的人從來不會把自己穿的跟熊似的。”

    攝像在黑暗中猶豫了一會,她看過去的確挺冷的,不過聽說時尚圈的女人都這樣。

    陳默還是有些感激說,“謝謝你。”

    她不是不冷,而是有潔僻,只習慣了一個人體溫。

    尤其是現在覺得冷點挺好的,身體的疼痛感多少能減輕心裡的疼痛,這樣寂廖的夜裡季含的臉總是想要闖進腦海裡,防都防不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