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2 難道看着她去死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92 難道看着她去死嗎字體大小: A+
     

    晚上吃過晚飯,陳默陪着季家父母在沙發看電視聊天。

    季含從房間裡出來,笑嬉嬉的向母親伸出手。

    季母佯裝不知,“幹什麼。”

    季含笑道,“戶口本給我呀,我們明天還要登記呢。”

    季母一邊磕着瓜子,眼睛仍舊盯着電視,“沒有。”

    季含急了,硬是在陳默和季母之間擠了位置坐進去,“開什麼玩笑呢,你兒子打二十幾年光棍,真等不急了。”

    陳默在一旁偷笑,季家父母同時被他給逗樂了,季父笑道:“傻小子,瞧你這點出息,你媽早就把戶口本給陳默了。”

    陳默這才笑出聲來,季含過去作勢掐着她的脖子,“好啊,你現在都會跟着一起耍我了啊,看我不咬你。”

    陳默笑道,“阿姨,救命。”

    季母在兒子背上拍了下,“夠了啊,你別欺負我兒媳婦。”

    “嘖嘖,這麼快就把我拋棄了啊,爸,得以後咱纔是一國的。”

    “誰跟你是一國的,我是無條件支持你媽的英明領導和決策的。”

    “嘖嘖,瞧這馬屁拍的。”季含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是很欣慰,母親本來就是心軟的人,一定會真心待陳默的。

    再看看陳默滿臉神采,很是幸福享受的樣子,看着她高興,他心裡也會跟着開懷起來。

    她自小孤苦,大概是沒體念過這樣的家庭生活。現在好了,他要讓她的人生變得完整。他有一手攬着季母,一手攬着陳默,這世上他最愛的兩個女人,她們就是他爲之努奮鬥的意義所在。

    一家人笑笑鬧鬧的時間過的也快,季家二老撐到十點就去睡覺了,陳默不無豔羨的道:“真好,在這麼溫暖的家裡長大,以後我也是這家的一份子了,我會把你的爸媽當成自己的親爸親媽,會對他們好的。”

    他抱着她笑,“嗯,以後你有一個完整的家,有我,有爸媽。”

    電話這裡響了起來,季含拿起手機看了看,是個陌生的號碼,皺着眉接了,“誰呢,這麼晚。”

    接了電話只喂了一聲,陳默就見他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忙啊,“怎麼了。”

    他扯了扯嘴角,怎麼也有勉強,“沒什麼大事,工作上出了點小問題。”一邊推她進房間,“你先去睡,我一會就來。”

    陳默猜想他有事,也不去打攪他,等了一個多小時他才進來,渾身冰涼的鑽進了被子裡,不待她問什麼,身子就糾纏上來。

    第二天很早就醒了,一個晚上處於興奮狀態,她湊到季含耳畔吹着氣,“起牀了,今天我們要去登記了。”

    季含仍舊閉着眼睛睡着,忽的一個手臂把拉下,又塞回了被子捂的嚴實,“再睡會,民政局的大媽都還在睡覺。”

    “早點起來,我們第一個去,你媽說今天是登記的好日子,一定人多。”

    季含睜開眼,戲弄道:“原來你這麼急不可待的想要嫁給我呢,還裝的這麼淡定跟真的似的,急的我跳腳了,那時候偷着樂了吧。”

    “去你的,我還不結了。”

    “哎,別呀,這麼大年紀了不嫁我也沒別人要,看你可憐,我今天就把你收了啊。”

    兩人又鬧了一陣才起牀,換上最喜歡的衣服,細細畫了妝,季含看得眼前一亮,“季夫人,你好漂亮啊。”

    季含一身西裝,難得穿得這麼正式,她也不吝言語,“季先生,你也好帥啊。”

    家裡已經來了不少親戚,準備明天婚宴上的要用東西,見了二位準新人,都誇道:“男的長的帥,女孩也長的標緻,再般配不過了。”誇的季母合不攏嘴。

    吃過早飯,季母就催足他們登記去。

    陳默檢查了遍證件,確定沒落什麼,兩個人才手牽手出了房門。

    打個的到了民政局也不過二十來分鐘,剛下車,就見服務大廳門口的小廣場上站滿了人,

    陳默笑道:“我說吧,今天是結婚的好日子,你看這麼多人。”

    季含發現有些不對勁,想起昨晚那個電話,心裡一沉,下了車,拉着陳默往人堆裡走,還沒過去,就聽到有人在議論,“年紀輕輕的,有什麼想不開的。”

    陳默擡頭往上一看,渾身的血似乎都凝結不會動了,這是一幛十層樓高的綜合服務大樓,頂樓的女人穿着一身婚紗,整個人坐在低矮的圍牆上,兩個腳已經懸在外面,好象時要掉下的樣子。她好象聽不見下面有人喊她,只是滿目的哀傷望着遠處,

    等看清上面的人時,陳默腳都有些發軟,侈索的聲音都不象是自己的,“何月兒,那是何月兒。”

    她惶恐了幾日,這兩天回了老家,總覺得是安全的,那曾想是這個樣子。

    陳默有引起茫然不知所措,握着她手心的那隻手同樣也是冰冷的,好象陡然間被什麼給凍住。

    “月兒,你先下來,有話好好說。”季含的衝着樓上大聲喊道。

    樓上的何月兒低下頭似乎也發現了他們,激動的說着什麼,樓下很吵,幾乎聽不到她在說什麼,“月兒,你先下來,求你了,我這就上樓來接你好嗎?”

    季含急急的跑向大廈,陳默拿出電話,打110,119,120通通都打了一遍,打完電話去看何月兒,她的視線看向陳默的,似有刻骨的怨恨。

    何月兒本爲就瘦小,不時有風吹過她腳邊層層疊疊的白紗,好象隨時會飛下來似的,陳默光看着就嚇的魂飛魄散。

    她跟着跑進了大樓,半天沒等來電梯,又去找樓梯,一口氣爬上了十樓。

    到了頂樓,天台的門是半掩着的,隱約能看見門後季含和何月兒,她不敢走過去,何月兒恨她入骨,一見着她情緒激動,真跳下去了,以後她和季含下半輩子要怎麼過。

    “月兒,求你了,你快下來。”

    “你是個騙子,把我送回到淮寧,說讓我安心治病,你說她傷透了你的心,你是不會跟那個女人結婚的,可是現在呢,你們竟然就要登記了。”

    “月兒,你聽我說,我把你當成我最親的人,當成了自己的妹子,以後也一樣,我一樣會照顧你關心你,這沒有分別。”

    她聽見何月兒在嘶着嗓子在哭泣,“我不要當妹妹,你不知道,因爲你才活到現在,多少次我都想要放棄,活的太累了,可是我總想,我死了就再也看不見你,我想聽你的聲音,想看見你的臉,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一次一次的撐下來,我想着有一天把病治好,健健康康的跟你在一起。”

    “我本來是想告訴你,我找到了最好大夫,他能治好我,我可以象個正常人一樣跟你在一起,我愛了你麼多年,可你竟然要結婚了,我治好了病有什麼用,所以我不治了,沒有你還不如死了算了。”

    “不是的,何月兒,你聽我說。”

    緊接着聽到季含一聲驚呼,陳默心幾乎要跳出來了,來不及多想就衝了出去。

    這個女人已經站起來了,圍牆也就半尺的寬度,搖搖晃晃的,陳默連呼吸都跟着逼停了,對方在看着她笑,近乎變態的殘忍,“一直躲在門背後吧,等着看我了了自己,你好解決大麻煩。”

    何月兒舉起半手掌,白色紗麪包裹的掌心裡隱隱透着血跡。“對了,你喜歡我送你的大禮嗎?那個婚紗是我絞的,你不配穿。”又撩起了自己的裙襬,“你看,我穿着才漂亮,我才配做他的新娘,師兄,這個世上只有我纔是最愛你的那個人。”

    季含悄悄的走近了兩步,何月兒厲聲道,“你別過,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聽話,月兒,快下來,你想想你爸媽,他們知道你這樣得多傷心啊。”

    “不要跟我提我爸媽,你不是答應過他們要好好照顧我的嘛,你又是怎麼做的?”

    “陳默,你把師兄讓給我好不好,我或許也沒幾年好活的,你只要再等上幾年,就可以了,好不好,陳默,我求你了。”

    陳默心下又是着急又覺得這個女人近乎有些瘋顛,心灰到極點,“你真的是瘋了。”

    “是啊,我就是瘋了,你這個女人,又奸滑又虛僞透頂,還不知檢點,你有什麼好的,自從有了你,他就不再關心我了,什麼事都想着你,甚至你跟別的男人攪在一起我替他抱打不平他還要趕我走。你爲什麼要來跟我搶,你有風光的事業,還有那個幾乎瘋了似愛你的江修哲,你可以到他身邊去,爲什麼要來跟搶季含哥,你那麼能幹那麼厲害,就算沒有這些人,你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很好,可是我不一樣,我就是爲了他活下來的,他是我全部意義所在,你爲什麼要跟我搶,爲什麼!”

    “我沒想過要跟你搶,愛不是買賣不是要挾,是兩情相悅。”

    季含安撫道:“有什麼事我們好說,你先下來,什麼事都好商量,我們今天不結了。”

    陳默也搖頭,“你下了,我們不登記了。”

    “那好,我要你發誓,就以這個女人來起誓,只要我活着的一天,決不跟這個女人結婚,若是有違此誓,讓這個女人不得好死。”

    陳默倒吸了一口冷氣,季含身子顫了顫,“何月兒,你別逼我。”

    何月兒輕笑,已經擡起一隻腳,巍巍顫顫的站着,陳默感覺心都快蹦出來了,舉着手道:“我答應你,在你活着的時候,決不跟他結婚,如果違背了諾言,讓我不得好死。”

    說完這句,身上所有的力氣好象被誰盡數抽去,她抓了的一把季含才勉強站住,季含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低聲怒吼,“你瘋了嗎啊?我們好不容易有今天,我是不會答應的,陳默,我不會答應的。“

    她推開他,臉上浮上悲涼的笑,“難道我們要看着她去死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