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5 你看不見我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5 你看不見我嗎字體大小: A+
     

    陳默洗了澡出來,已不見季含了,她喊了兩聲沒人應,以爲去客廳了,也沒在意。

    頭髮還是溼的,拿毛巾胡亂擦了兩下,倒頭就去睡了。

    迷迷糊糊是被電話吵醒的,她困的睜不開眼,伸出手去摸身邊的人,“季含,接電話。”

    這一摸枕邊竟是空的,瞬間清醒了不少。

    趕快爬起來接了電話,是蘇諾的,“陳默,你趕緊來一趟湘江路後海酒吧,季含跟江修哲打起來,勸都勸不住。”

    她心頭一跳,掛了電話,也不管酒醒沒醒換了衣服開車就直奔了那邊過去了。

    人還沒到酒吧,蘇諾這邊又來電話,叫她來拘留所,兩個人都進去了。

    趕緊掉個頭往派出所,天空上仍舊飄着雨,雨水沖刷着擋風玻璃,城市的燈火模糊了一片。

    岔路口突然竄出一輛黑色大奔,顯然是想搶在她前頭,她趕緊踩剎車,路有些滑,車開的又快,眼看快要撞上去了,她連忙打了下方向盤,車子撞向了旁邊的綠化帶,腦袋狠狠的撞在了方向盤上,一下就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聽到身邊有人在敲車窗玻璃,有些焦急的喊,“小姐,你沒事吧。”

    她揉了揉額頭,摸到好大一個包,真實的痛感讓自己清醒過來,她火冒三丈,放下車窗衝那邊吼道:“你沒長眼睛嘛,到底會不會開車啊!”

    那個年輕男人不慍不火的道:“我打了轉向燈,還按了喇叭,是你自己開車不專心直接衝了過來。”

    “什麼叫我衝過來,分明是你自己開快車竄出來的,我摁了喇叭你聽不見嗎?現在受傷的是我,不是你,還這麼理直氣壯。”

    “當然了,我也有責任,還是先別說了,我送你去醫院。”

    末了又補了一句,“我打電話報警讓交警來處理。”

    陳默看了看時間,這一來二去已經擔擱了不少時間,等交警來處不是要等到半夜,“等等,別報警,我沒這個時間,等我忙完了再找你算帳。”

    看着一臉狼狽的陳默,對方本來還有些歉然,聽她這麼理直氣壯又不敢報警不禁又覺得好笑。

    陳默心裡還記掛着季含的事,啓動了車子,好在車子還能打響。

    “我現在沒空,留個聯繫方式給我,回頭再找你算帳。”

    那個人脣角微微揚起,“你確定?”還是把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陳默抓起來看也沒看就扔包裡,氣勢洶洶的道:“如果沒事最好,如果有事你負全責。”

    “所以我說讓交警來處理,省得日後牽扯不清。”

    她吼了一句,“不是說了沒時間嗎?”那人手還扶着車窗上,她已經踩下油門,拐個彎飛快朝前開去。

    雨淅淅瀝瀝的下着,越來越密,凌晨兩三點的派出所看過去更是冷冷寂寂的。

    在車上就聽到輕輕說話聲,門口出來幾個身影,其中一個被人簇擁着,一個手抱着手臂,已有人爲打起了傘,鼻青臉腫的樣子看過去有些狼狽,那是江修哲一行人正向大門邊那輛黑色保姆車走去。

    可並沒有看見季含,蘇諾站在門邊上,跟她招了招手。

    陳默連傘都沒打急忙跳下車就跑了過去,路過江修哲連眼皮都沒擡下就直接過去,冷不防手臂讓人一下抓住。

    江修哲的力氣大的彷彿要把她骨頭給捏碎了,“陳默,你看不見我是嗎,你男人乾的好事,你是不是應該過問下傷者。“

    這個女人向來是任意賤踏自己的,江修哲明明知道那樣問是自取其辱,還是忍不住問了。

    陳默轉過臉來,看他抱着手臂的樣子好象是受了傷,她現在擔心的是季含會怎麼樣了,江修哲從小就練貽拳道的,季含從他身上絕對討不到半點便宜。

    她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鎮定下來,“放開我!”

    ”你別逼我!”

    他扣着她的手沒動,眼睛細細密密的掃過她的眉眼,她的臉色在比夜的燈火還要白些,蒙着一層水氣,額上青腫還有有血跡在。

    他在她耳邊輕笑,“我要讓他圈子裡身敗名裂,讓他此生跟攝影都無緣。”

    “卑鄙無恥。”

    她恨極了,下意識的擡手就給了他一巴掌。

    身後有抽氣的聲音,就連趕過來的蘇諾也頓時怔住。

    江修哲居然站着沒動,勾脣笑了笑,忽的手下一扯,把陳默狠狠的拉向自己,險些撞上她的下巴,“打的很好,第三次了,你記住,你給我的,我會還給季含的,一分不少還給他。”

    她眼眶裡隱隱有淚水,硬嚥道:“爲什麼要這樣,到底是爲什麼?”

    他有那麼一份心軟可實九分卻覺得她更可憎,他狠狠的推了她一把,身後有個人扶住陳默才勉強站穩,蘇諾抽氣道,“江修哲,你瘋了。”

    他冷笑,象是鬼魅一樣陰涼的聲音,“我放開你了,陳默以後不要來求我,我不會對你有半分心軟了。”

    陳默心一沉,隱隱有不祥的預感,“你把季含怎麼樣了?”

    江修哲不再看她一眼,轉過身,快步向自己的車走去。

    蘇諾嘆了一口氣,“他真的是瘋了!”

    又拉着陳默看了看,“你的臉怎麼了。”

    “來的路上出了點事故,季含在裡面嗎?”

    “車禍?你要不要先去醫院看看,萬一是腦震盪怎麼辦?”

    雨中離去的江修哲腳步頓了下,回頭去看,陳默已經走進了派出所。

    車上很安靜,助理聽着車裡似乎有水滴的聲音,循聲找了找,這纔好現,那聲音來自江修哲的手掌心,有血珠子一沿着指尖一滴落到地上,手指都染成了紅色。

    助理有些擔心,“你的手?”

    他的臉冷凝的沒有一絲表情,“沒事,這事別讓我媽知道。”

    到了醫院,助理才發現,他的手掌心握着是一枚山茶花形狀的項鍊,不知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才能把不算尖銳的東西嵌進掌心裡。

    醫生也不禁感嘆,現在土豪真是奢侈,連自虐都用鑽石項鍊。

    陳默在派出所見到了季含,他的情形比江修哲好的多,陳默這才放下心來。

    事實上是季含先動的手,至於爲什麼回了家又折回酒吧跟江修哲大打出手,季含並不願告訴她。

    接下的事讓她更是棘手,季含因爲故意傷害罪被拘留了,季含安慰她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頂多算是個打架鬥毆。

    按照正常的流程,交點罰款雙方好好溝通下也就能解決了。

    可對方是江修哲,以江家的勢力有的是名目不放人。陳默託了許多關係,這個在公安局來說一般都夠不上立案的案子,她甚至找到公安局的局長,所有人都告訴她,只要江修哲不鬆口,誰也沒辦法。

    惹誰不好惹江家大少,江修哲已經打定主意要以故意傷害罪起訴季含。

    她唯一能找的是江修哲,那一晚他說,陳默你別再來求我了,我不會再對你心軟。他說這話的時候就已經想到這一步。可季含警告過她,他還夠不上坐牢,就算是要去坐牢,也不准她去求江修哲。

    季含是夠不上坐牢,可是他不知道,還有一張更大的網在等着他。

    他的事業剛剛起步,他是前途光明的攝影師,正直善良,有一個幸福的家,她不願他的人生因爲她而抹上那怕一丁點的污點。

    從打架那一刻起,江修哲早就打開了一張網,等着他們入網,否則以他的身手絕不可能被動挨打,可是什麼值得他親自犯險。

    她去泰山找江修哲,秘書總是說他不在,打他的電話,沒響兩聲那邊很快的掐掉,她發信息說,“我們談談吧,江修哲。”一樣杳無音信,他似乎打定主意要避開她。

    顧凱有些抱歉的看看她,“對不起啊,阿哲這回好象瘋了一樣,怎麼勸也不用。”

    她要來江修哲公寓的地址,唯一能見上江修哲的辦法只能守株待免的方法。

    等到第三天的深夜,纔看見他出現在公寓的門口,喝的醉熏熏的從車裡出來,他眼神迷離的看她,偶爾有那麼剎那象火柴點亮劃過夜的光亮,瞬間又歸於沉寂。

    他有些迷濛的笑,抱着紗布的手掌還抓着車門,修長的手指微微發白,不知是用力還是疼的,好象只有那樣才能支撐着身體的重量。

    駕駛室裡下了一個性感時尚的女人,最近正火的電視劇女王孫琦,她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會陳默。

    孫琦是認得陳默的,以往在聚會派對時常能看到這個女人周璇在名流大腕之中談笑風聲,她總是妝容精緻,穿着也很講究,卻總是不經易間透着低調的時尚,並不驚豔也不會搶去明星們的風頭,但看多了總能在她身上看到一種令人難以比肩的氣質。

    那時候陳默舉手投足總是那麼優雅得體,溫聲淺語好象從來沒有過喜過怒的情緒,永遠能控制的那麼好。有些時候,陳默甚至比一些明星更受歡迎。那時候她只是三線小明星,沒人理會,同樣的,陳默也沒注意過她。自己甚至有一些不平和嫉妒這個女人,不過是一個雜誌的主編而已,有什麼了不起。

    真正讓孫琦印象深刻的是她和江修哲的緋聞,看着鋪天蓋地的新聞還在想,這個女人還真是有手段,爲上位真是用心手段。

    本以爲陳默會藉機大肆炒作讓自己火上一把,象他們一樣藉着爆光率做廣告發新書出席各種商業活動,那曾想這個女人就此消聲匿跡了。

    不曾想在這裡又碰上她,下着雨,撐着一把紫色雨傘,靜靜的站在大門邊,象是被雨水溼氳過,整個都透着水氣。

    一身簡單的黑色短風衣,下身穿着長統黑絲襪短靴,簡單的象上都市再普通不過的白領,細看之下,竟是連妝都沒畫,早沒了原來的優雅自持,看過去有些憂心沖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