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4 勾三搭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4 勾三搭四字體大小: A+
     

    所有人似乎在這一刻定住,還是季含先反應過來,牽陳默的手走過來,“怎麼會,我們會收下所有的祝福,你能來,我很高興。”

    江修哲視線落在他身側的陳默,遞過了一個長條形的禮盒,“送給你,訂婚愉快。”

    說是路過,那禮物是什麼時候準備的?陳默心裡有些忐忑,鬧不準江修哲要幹什麼。

    陳默伸過手去接,面上不動聲色的笑了下,“真的謝謝你。”

    顧凱警告似的一眼看過來,“阿哲,你怎麼有空過來,你忘了嗎,今天是suny的發佈會,剛剛還打電話問起你。”

    suny是江修哲的表妹,也是小有名氣的服裝設計師,顧凱一早和他說好要去現場捧場的,只因爲陳默的事就推了,卻沒想到江修哲會來,以陳默的性子是決計不會請他的。

    季含吩咐服務員去加一個椅子,就放在顧凱旁邊,“來者都是客,請坐。”

    江修哲淡淡的笑了下,脫去風衣遞給一邊的服務員,不是一向得體的西裝,裡面只穿着簡單兩色的休閒裝,還是一如既往的瀟灑俊逸。

    大家就這樣愣愣的看他走過來坐下,還是雜誌社的同事先開口跟他打了個招呼,畢竟是衣食父母,不好得罪。

    “江總好。”

    “江總。”

    朱姝和季含的哥們都是一副極冷淡的表情。

    羅玉含笑的對着江修哲點了點頭,打破這沉悶的僵局,“你來晚了,錯過了求婚的好戲。”

    聽起來象是玩笑話,卻有一絲警告的意味。

    雜誌社的女同事都是花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帥哥,又忍不住想去看對方,被發覺後又不禁有些臉紅。

    陳默在的時候,江修哲常來雜誌社,那怕只是路過對她們也是風度有佳的,只可惜,陳默離開雜誌社後他就很少來了。

    江修哲挑了挑眉:“那就等着下回參加二位的婚禮,你們會請我的吧。”

    季含一直淡淡的看不出什麼異樣,一邊吩咐服務員給江修哲倒酒,不動聲色笑道:“江少真是有心了。”

    桌子底的手去握了握陳默的,溫暖的從掌心傳來,陳默轉過頭來會心一笑,季含都不計較她的過去,還有什麼擔心的。

    “那這杯酒我就敬二位了,祝你們幸福。”他率先喝完了杯中酒。

    “謝謝。”服務員過來倒酒,他自己拿過瓶子,微微有一笑,“我自己來。”

    服務員是年輕的女孩,臉紅了下還是把酒瓶遞了過去。

    江修哲接着給自己倒了第二杯,端凝淡冷的掃了過來,“這第二杯酒敬陳默,恭喜你終於覓得如意郎君。”

    陳默也不客氣,還是那句,“謝謝你。”

    大家誰也沒動,就看着江修哲頻頻舉杯,他看過去沒有什麼不妥,可那樣坐着那兒總讓人看過去怪怪的。

    接着又是第三杯,顧凱按住他的手,眼裡有懇求的意味,又一手端起自己的杯子,“咱倆喝一個。”

    他推開顧凱,眉目驟然變冷,“又不是你要訂婚,湊什麼熱鬧。”

    大家又是一愣,季含的臉上冷了幾份。

    江修哲這邊又舉起杯,狹長的目光挑出幾分意味不明的笑,季含這邊已經舉起杯子開口,“人生其實是一段旅程,你永遠不會知道接下的旅程會遇見誰碰見誰,但至少有一點我知道,錯過便是錯過,人生沒有回頭路,只有繼續往前看。”

    他扭頭看了一眼陳默,目光柔和,“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風景,而我找到最好風景,江少的風景或許就在下刻,這杯酒我敬你,祝願江少也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江修哲有些自嘲的勾了勾脣角,半天沒說話,端起杯子一下喝的乾淨。

    顧凱有些佩服季含的坦蕩和胸懷,和季含交往也甚多,他豁達的氣度和見識即便和他們這些出身豪門的公子相比也絲毫不會輸上半分。

    轉臉去看陳默,她象個小女人用一種近乎崇拜和迷戀的眼神望着季含,她是愛慘這個男人,顧凱又由衷的替陳默高興,只有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羅玉和朱姝忙着打圓場,極力讓氣氛不致於冷場,岔開話題說笑調侃,可誰都知道這表面的熱鬧明顯有一種刻意僞裝的成份。

    陳默自己也說不好對江修哲是什麼心裡,是恨他多些還是感激他多一些。

    她沒法當他不存在,他好象是她如梗在喉的一根刺,每當她稍稍順意些,這根刺就會冒出來紮上一紮。

    蘇諾倒是時不時地低聲跟着江修哲說些什麼,兩人手上的酒杯沒有停歇,一杯接着一杯,顧凱有些尷尬,這邊扭頭去勸江修哲,對方好象也懶得理他,顧凱只好轉過臉去找蘇諾,同樣的也不搭理他。

    陳默談笑風聲之間偶爾會用眼角餘光去看江修哲,她心裡在還擔心他一個不順心當場發作起來,偶爾撞見他陰鬱寂寥的目光,又忙不迭移開的自己視線,打定主意不去管這個人的死活。

    季含酒量不好,被每個人輪翻灌了下來,已經喝的半醉了,長期的三餐不規律,季含胃就不大好,陳默出了門去走廊找服務員,吩咐她去上些小米粥來。

    正要轉身進門,遠遠瞥見雷蕾的身影立在走廊的那頭,陳默笑了笑,她正想找她好好說說話,

    沒走幾步,就看見靠牆和雷蕾面對面站着的江修哲,陳默心裡一沉,雷蕾什麼時候和他這麼熟了。不一會,就見江修哲握着雷蕾的手,又走近了幾步,兩人靠着極近。江修哲勾着頭,臉幾乎要捱到雷蕾的肩頭了。

    шшш★тTk án★¢〇

    雷蕾也沒推開他,臉微微有些紅,含羞帶怯的樣子。一會就見她從脖子上取下什麼東西遞給了江修哲。

    陳默心裡一沉,快走了兩步,“你們在幹什麼呢。”

    雷蕾反應過來,有些不自在的退了幾步,有些訕訕道:“沒什麼。”

    陳默不動聲色的拉過雷蕾,“趕緊進去,杜可找你呢。”

    等雷蕾走遠了,陳默把臉轉向江修哲,後者也在瞧她,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過來。

    “你這是在幹什麼?”

    他的目光鋒利冷凝的掃過她臉上每一個表情,冷笑道:“還能幹什麼呢,不就是你看到這樣。”

    陳默長吸了一口氣,告誡自己要冷靜,“雷蕾她很單純,不要打她的主意,行嗎?美女那麼多,你只要隨便招招手就有人趨之若鶩,就放過她吧。”

    他笑,看過去有些無賴,“放過她,那誰來放過我?”

    “她比不得你那些明星小秘,傷不起,不要讓她成爲第二個我,求你了,江修哲。”

    他的笑容一頓,看了她一會又勾脣冷笑,“第二個你有什麼不好,你現在多幸福啊,幸福到連我是死是活都不屑看上一眼。”

    陳默怔了下,不想去追究他話的深意,“很多人都把你放在了心尖上,你何必在意微不足道的我的看法。”

    他有些渴望又有些瘋狂的看着她,剛要擡起手,陳默象受了什麼驚嚇的退了幾步。

    他低笑,象是秋風低低掠過水麪,渾身都透着寂涼的味道,“你那麼怕我?”

    她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咬着脣轉身就走,身後一個聲音低道,“我覺得雷蕾挺好的,象極了當年的你,你知道的,我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手的。”

    聲音裡是帶了笑的,可她卻背後起了一身的寒意,她轉過頭,一字一頓道:“她是無辜的,別讓她成爲犧牲品,不要讓我們連朋友都做不了。”

    “你把我當朋友嗎?”

    “我一直在努力,你幫我過,這些我都銘記於心。”

    “我要的不是這些。”

    “我走了。”

    他說的話有些瘋,她不敢再久留,快步的回了包廂,許久也沒見江修哲進來,倒是雷蕾臉上微紅,看見她探究的視線有些不自在的別過臉去。

    不一會,服務員上了小米粥,陳默給季含添了些,“趕緊吃了,空腹喝酒,一會又該喊胃不舒服了。”

    “賢妻啊賢妻。”

    直到飯局快結束,江修哲才推門進來,身上似乎都帶了些秋風的冷意,象是在風裡站了許久。

    大家鬧着要去唱歌,江修哲和蘇諾打過招呼就離開了,陳默和季含陪着大家繼續鬧騰,在ktv,她悄悄拉過雷蕾上了一堂生動的思想教育課才作罷,雷蕾紅着臉說,“我跟他真沒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一夥人鬧騰到到晚上十二點多才回到家,陳默已經喝的半醉了,有些迷離的抱着他,“季含,江修哲又來了,他打上了雷蕾的主意,你說要怎麼辦啊。”

    季含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這真是個遲鈍的笨蛋,江修哲打的不是雷蕾的主意,他打的是你的主意。

    她伸手撫着他微蹙的眉心,“你怎麼了,不高興嗎?”

    他笑了下,低頭在她脣上糾纏了會,這才推她坐起來,“是啊,一身酒氣薰天,也不悠着點,趕緊洗澡去。”

    她搖遙晃晃的走到洗手間,又探出半個頭來,“我沒醉,腦袋清醒的很。我還記得晚上在ktv,你接了一個電話,而且接了大半個鐘頭。”

    他怔了下,眼裡掠過一閃而過擔憂,“一個朋友。”

    她還半抱在門上,滿目的桃花迷離的惹人憐愛,他意有所指勾了勾脣,“再不去,我幫你了。”

    “滾蛋!”她砰的一聲關上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