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3 不速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83 不速之客字體大小: A+
     

    工作室新接了一單活,對方要求攝影師要季含親自擔任,兩個人在老家呆了沒幾天,就返回江寧了。

    回去的路上,季含問:

    “你八字多少?”

    陳默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八字?你還信這個?”

    “不是我,我媽,她要合你的八字。

    陳默想了幾秒,忽的明白過來,高興的摟着季含的脖子,“你媽答應了?”

    季含點頭,“基本上,你在我家表現太好了,陳默同志,你這風格是不是得繼續在咱們小家發揚發揚。”

    陳默一下勒着他的脖子,“想得美。”

    轉念一想,又有些擔心,“萬一,這算命的要說咱兩八字不合怎麼辦。”

    “你放心,咱倆一定是天作之合。”

    陳默把八字給了季含,還擔心了一陣,好久沒下文她也就給忘了。

    她和季含的朋友知道兩人把事定下來,都嚷着要他們請客,說算是訂婚宴了。

    按照季含老家的習慣,男女雙方家長先要見個面,辦個訂婚儀式,再來商量結婚的事,陳默母親也不在了,這個環節就直接跳過了。

    除了羅玉和朱姝,陳默把原來雜誌社關係好的同事也一併請過來,連顧凱和蘇諾都沒落下,幸福的恨不得告訴全世界。

    吃飯定在盛天的頂層包廂,加上季含的朋友,一共就二十幾個人。

    雜誌社的同事好久都沒聚過,一見面大家都覺得極親熱,尤其是雷蕾,還是那副不諸世事沒心沒肺的樣子,聽說現在已經做了文字編輯。

    自從離開雜誌社雷蕾倒也常給她來電話,約她逛街吃飯,她這陣子發生的事太多,也沒這個心情,倒是冷落原來的老同事不少。

    “姐,我真爲你高興。”又看了看季含,“我是不是該叫你姐夫了,你以後可得好好對我姐啊,否則你小心哦。”

    雷蕾嘟起嘴作勢揚了揚拳頭,季含忙不迭的點頭,“您老真的是想多了,小的我不被她欺負就不錯了。”

    陳默的笑容鋪了一臉,不禁有些期待,可愛又單純的雷蕾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男人來疼愛她。

    “兩位這是毫無節操的秀恩愛啊,這是可眼熱死我們這些些單身漢麼。”

    陳默一扭頭,是顧凱站在門邊,身後跟着蘇諾,陳默一臉暖昧的打量着他的身後,緩緩笑道:“你確定是你是單身漢。”

    顧凱一扭頭,果然就看男人婆站在他身後,搖頭嘆道,“這人長的帥,也是各種造孽,你看看,都追到這裡來了。”

    蘇諾抿着脣,眼裡掠過一閃而過的落寞,陳默鄙薄的看了他一眼,“你拉倒吧,人是我請來的,有你什麼事。”

    又衝着蘇諾笑道:“假小子變成大美人,我顯些沒認出來。“

    蘇諾原來是短髮,現在留起了披肩的長髮,看過去溫柔婉約,陳默咋一看,顯些沒認出來。

    比起以前的大大咧咧,似乎連性格也沉靜了許多,蘇諾對顧凱的調侃完全無視,視線毫無障礙的越到她這邊,顧凱看過去倒有些無趣的摸了摸鼻子。,

    陳默眼耳力都是極佳的人,又極敏銳的在兩人臉上巡視了一圈,這兩人有問題。

    蘇諾遞給過來一個精緻的禮盒,又給了陳默一個擁抱,“恭喜你啊。”

    顧凱跟着蘇諾身後,張開了手迎向陳默,“好了,輪到我了。”

    陳默笑笑毫不吝嗇的抱住他,這些年的扶持,她對顧凱是感激是喜歡甚至是愛,只是那無關男女之情,他亦明白。

    她說,“謝謝你,顧凱。”

    顧凱身子一震,有些用力的抱住她,“你一定要過的幸福,傻丫頭。”

    身邊有人清咳了兩聲,“哎,我說你小子夠了啊,抱着的可是我媳婦。”

    顧凱這才鬆開她,作勢給了季含一拳,“看你小子這小氣勁,你以後可以對陳默好點啊,否則絕不饒你。”

    “我那敢啊,後頭站着你們這烏泱泱的一幫人,一人一口唾沫也得把我淹死啊,你是說是吧,媳婦。”

    這一聲媳婦叫着陳默美滋滋的,看着一屋子親切的臉龐,溫暖從底心裡漫延開來,又有一絲遺憾,倘若母親要在的話,她的幸福就完整了。

    好久沒有這麼多人一起熱鬧過了,陳默的性格是多面的,職場上是八面玲瓏的美女主編,家人面前孝順懂事的好孩子,可在朋友面前是犯二的人來瘋,典型的女漢子。

    如果這種時候要用什麼來形容此刻的陳默,那隻能是梁山好漢中的孫二孃,私下了季含被她逼急了也常孫二孃孫二孃的喊她。

    陳默這邊跟朱姝斗酒斗的開心,邊上分成兩派在起鬨,季含在邊上拉了拉她,“好了,差不多行啊。”

    “不行,這丫的我就從沒贏過她,今天怎麼也得扳回一局。”

    羅玉笑着對季含搖了搖頭,“這兩二貨,虧得有你和何生要,要不然還真得給社會添負擔。”

    陳默和朱姝都聽見了,放下酒杯撲過去勒她的脖子,“你胳膊肘往那拐呢。”

    陳默心裡明白大家爲了讓她高興,故意要陪着她瘋,越是漫情耳語,越是怕勾起她的傷心事。

    季含看她今天高興壞了,他也樂得她盡興,好在陳默酒量比他還好些。

    錢樂說了一句,“來,季含,我敬你一杯,從此過上水深火熱被老婆奴役的新生活,以後我估計叫不動你了。”

    趙政仁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錢樂,你小子就不懂了吧,人那是愛老婆愛骨子裡,被奴役那也是樂意的。”說話間不經意的瞟了瞟雷蕾。

    酒到三巡,不知誰要問了一句季含是怎麼求婚的,陳默這纔想直這檔事了來,“對啊,你好象還沒跟我求婚吧。”

    有人打趣道:“陳默,不會是你求的婚吧。”

    季含很識趣趕緊接口,“這麼艱鉅的任務那能讓我媳婦來完成呢。”

    然後一桌子人就跟着喊,“求婚……求婚……求婚…….”

    這一屋子真真太鬧騰,服務員悄悄的關上房門,這實在太擾民了。

    幸好季含早有準備,作了個噤聲的手勢,從口袋裡掏出戒指,大家不依不饒,“哎,得單膝跪地才行啊。”

    陳默笑着制止大家,“土不土呀,再說地上涼死了。”

    “哎喲,我說陳默,就這樣你就開始心疼了,以後季含還不把你吃的死死的,季含,你今天得跪啊,必須得跪,一輩子就這麼一次。”

    她眼裡含着笑,心裡的幸福滿的快要溢了出來,全身心都漾着溫柔的暖意。

    真的以爲一輩子就這麼一次,等很多年以後,當另外一個男人單膝跪地向她求婚,她早已沒有了感動,滿心只有無法言喻的悲拗,那一刻,腦海裡的畫面都是季含拿着戒指含笑的臉龐,直到對面的男人臉色鐵青,她才驚覺眼淚已經淌了一臉。

    眼前,季含滿眼含笑的單膝跪在地上,手裡拿着戒指,“嫁給我吧,媳婦。”

    她眨了眨眼,季含威脅她,“快點說好,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他揚起臉,俊朗的臉龐象陽光一樣溫暖,只有這個時候,她纔有機會居高臨下看他,俯下身去,在他脣上輕輕啄了一口,輕笑道,“蓋個章,成交。”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們笑,季含給她戴上戒指,緊緊抱住她,“說好了,一輩子不離不棄。”

    她那時候想一輩子一起,那大概是世上最浪漫最酷的事。

    很久以後那個陰沉的男人也跟她說,“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

    她說,一輩子太長,我們只爭朝夕。

    因爲她的一輩子只對一個人許過,也只會對一個人許。

    趙政仁一幫人在那裡竄掇着交杯酒要看舌吻,陳默哭笑不得,羅玉出來幫了她,“行了啊,你們當鬧洞房呢,這是訂婚宴啊。”

    江修哲就是這樣笑笑鬧鬧中出現在大家的眼前,一屋的笑聲嘎然而止,象一場熱鬧的連續劇突兀了變成一部無聲的啞劇,大家面面相覷,好半天沒人開口說話。

    他就這樣從從容容的走了進來,象是走進了自家客廳。

    他說,“我正好在和朋友在隔壁一起吃飯,來湊個熱鬧,季先生,陳小姐不介意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