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9 你用完我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9 你用完我了嗎?字體大小: A+
     

    陳玉蘭的手術是成功的,那是陳默半個多月來最輕鬆的一次,好象天空突然就放晴了,大地回春,萬物復甦也不及形容她現在的心情。

    陳玉蘭出來後就被推進了隔離病房,陳默只能隔着玻璃去看母親,季含在電話簡短交待助理最近的工作安排,也不去上班,一直陪她守着。

    關於何月兒的去向,她一直沒再問過,或許還在工作室或許回老家了,原來對於何月兒,即便陳默表面客氣,心裡卻是防備她的。

    可自從母親這次病了,跟何月兒一樣的心臟的疾病,她才深切的感受到那種絕望和無奈,不知道明天在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死亡就會降臨,那會是怎樣的一種煎熬。

    她突然有些理解季含對何月兒的好,理解何家父母的那種無奈和痛苦,而現在,有過這樣感同身受的經歷,對何月兒仇視漸漸變成深深的憐憫。

    “我餓了,季含。”如負重釋後身體的各項感官好象都跟着恢復了,第一個就是的飢餓感,從昨晚到現在她沒吃過一點東西。

    “那你坐着,我去買,想吃什麼。”

    “小米粥還有糯米糰子。”她心情大好,臉上難得出現笑容,季含心裡也覺得欣慰。

    季含去買吃的了,她也不敢走太遠,就坐在走廊上長椅上閉着眼睛休息。

    實在是累極,閉上眼睛眯了一會兒,就聽到一陣極輕的腳步,在醫院的日子,她的耳朵變得極敏銳,聽着腳步聲慢慢朝她走來。

    她眼睛仍舊是閉着的,笑了下,“這麼快就回來了。”

    等了半晌也沒聽到預想中的聲音。

    她睜開眼,眼前的男人有一張好看的臉,輪廊分明的五官,深遂的眼眸,讓任何女人看了都會心動的臉,除卻她以外。

    江修哲正居高臨下的俯視她,陰森森目光令她冷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心虛,隱隱覺得承了他的情又做了他不喜歡的事,因爲他從來都不喜歡季含的,她趕緊站起身來,“你….你……”

    他眼神銳利的掃過她的眉眼,“你什麼?你想要說什麼?”

    她越來越怕他,每次他寒着臉的時候,她就忍不住檢討自己是不是得罪他了,這種情況自從他救過她一次後情況更甚。

    從昨天到現在一直沒見他再出現,江修哲大概能幫自己做的都幫了,剩下的要聽老天的,自己也沒什麼要麻煩他的了,又或許是他對自己的慷慨也就到此爲止。

    他的眼睛跟裝激光探照燈似的在她臉上來回巡視,陳默被她看得有些手足無措,硬着頭皮應付,“手術很成功,謝謝你。”

    “我看見季含了。”

    “唔。”

    他冷笑了一聲,“那你用完我了嗎?”

    陳默先怔了下,下一瞬就反應過來了,臉色都白了。

    見她沒說話,江修哲過來抓住她的手,拖着她往前走,她能感覺到他的憤怒,必定是跟她有關的。

    她不是傻子,象江修哲這樣一個男人肯那麼殷勤的爲一個女人做事,她就已經敏銳的意識到江修哲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因爲這種殷勤她並不陌生,在七年前她就從他身上見到過。

    走廓的盡頭有個露臺,他一直把她拖到那裡才停了下來。

    走過來通道有些幽暗陰涼,外面陽光卻是明晃晃的刺眼,她有些不適應,眯起眼睛,眼痠的幾乎要流淚。

    露臺下是醫院的草坪,來來往往有忙碌的醫生護士,還有在三三兩兩在草坪上散步閒聊的病人,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

    “看着我。”他居高臨下的命令她。

    她睜着眼對着他陰冷的眼眸,好象連說話都有些困難,她艱難吞了吞口水,這纔開口,“我知道我欠了你的情。”

    他雙手捧着她的臉,象是研究外星生物一樣的眼神在看着她,面無表情的道,“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這個。”

    她還沒開口,他忽然低下頭來吻她。

    她身子一震,擡起手下意識想要推開他,手剛觸到他堅硬的象鐵似的兩個手臂,又無力的耷拉了下來。

    他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勺,讓她的頭穩穩固定在自己的掌心裡,陌生冰涼的脣粗暴在她脣上啃咬,他脣用舌尖頂開她的牙齒,竄進口腔瘋狂的跟她糾纏。

    她睜大的眼睛閃過一絲驚懼,漸漸又無力的閉上了眼睛,耳邊還能聽到樓下尖叫聲,這是個露天的場所,現場的表演樓下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時候她的腦海居然在想着,季含去給買粥了,母親還躺在病牀上。她只是麻木並不覺得傷心,感覺眼角有溼意慢慢的一點點的延伸下去,一路滾進了嘴巴里,鹹鹹的和江修哲清冷的氣息絞在了一起。

    忽的被人猛的用力一推,她踉蹌的退了幾步也沒站穩,跌坐在滾燙的地板上。

    “爲什麼不反抗,推開我打我,罵我噁心甚至打我一巴掌這纔是你該做的不是嘛!這樣予取予求到底算什麼。”

    她不想流淚,不想裝軟弱博同情,可是淚水卻象決了堤的壩似的堵也堵不住,她不傷心,只是覺得有種羞恥感,現實裡她需要江修哲,精神上卻依賴季含。

    “你在用這種方式還我的情,你把我當成什麼了,又把你自己當成什麼了,你不覺得這樣很下賤嗎!”他冷的象塊鐵,近乎殘酷的在一聲聲指責她,好象是她在佔他的便宜。

    陳默雙手捂着臉,暴露在明晃晃的世界讓她覺得有些驚懼,“我不想找他的,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我快要崩潰了…….”

    他的表情象是被寒霜給凍住,許久都沒說一個字,對面那個女人狼狽的坐在地上,無聲的在哭泣。

    江修哲緊握的拳頭漸漸鬆了開來,一向俊逸的臉上看起來很痛苦盡乎有些猙獰。

    他蹲下抱住她,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心快要破碎成一地的玻璃渣子,他問:“爲什麼我就不可以?”

    江修哲問了很多遍,好象終於死心了,他站起身來,緩緩走向陰暗的走廓,他決定要放棄了,如果可以,他恨不把手伸進那個該死的女人腦袋,把那個影子拉出來,可是他不能。

    她的痛不亞於自己,對她,自己終究不夠狠。

    陳玉蘭的情況並沒有讓陳默樂觀太久,她開始出現了很嚴重的排斥反應,很快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她的情況越來越兇險,一連幾天醫院都下了病危通知書,昨天還好象看見光明燦爛的明天,瞬間又如入地獄的深淵。

    陳默在重症監護室外度過一個個難熬的夜晚,一次次的搶救,心靈被折磨漸漸有些麻木。

    醫生甚至說這樣病人很辛苦,她已經沒有什麼求生意志,陳默想要最大限度的留住母親,留住她在這世上最後一點親情,每一次病危,她都坐在牀前,一遍一遍的哭着喊陳玉蘭,說,媽媽,你留下吧,沒有你我不知道要怎麼辦。

    病牀四周滿是醫療儀器,陳默看着牀上縮小成一團的母親,她一度懷疑那只是被吸乾靈魂的軀殼,心裡一陣針扎似的疼。

    她問季含,“我這樣是不是很自私,或許離開才能讓她真正解脫。”

    季含摟住她,“我們最盡大的努力”

    秦慕天不知道從那裡得到的消息,曾來看過陳玉蘭幾次,她盡乎歇斯底里把所有怨氣都發泄到了他的身上,當着他的面把支票撕了扔到他的臉上,“你滾吧,我的爸爸早就死了。”

    季含總是揹着陳默客氣的送他出去,有些歉意的告訴他,“叔叔你還是不要再來了,有什麼情況我打電給你。”

    秦慕天這些天也不好受,在這對母女面前,他是個罪人。

    術後的正好半個月,陳玉蘭還是沒能熬過去,醫生垂着頭說,盡力了,你節哀。

    病房裡護士在面無表情的收拾儀器。

    陳玉蘭閉着眼睛躺在病牀上,睡的很安詳,從術後那天,她再沒睜開過眼睛。

    這一個月的折磨讓她瘦的只剩皮包骨,彷彿輕輕一碰骨頭就跟着碎掉,

    陳默輕輕捧着她的手,心如刀割,“媽,如果真的覺得那麼辛苦,那就走吧,我能照顧好自己。”

    一雙有力的大手從背後抱住了她,他的胸膛堅實而溫暖,“你還有我呢,陳默,我可以做你的愛人,你的朋友,你親人。”

    母親去世後,陳默把家裡所有現金等介物都折成了現金,除了房子沒賣。

    喪事是季含幫着她一塊辦的,她本來也沒什麼親人在,能依賴的就只季含了。

    拿一部分錢給陳玉蘭選了一個很好的墓地,四周青山環繞,有水自山腳下緩緩流過,環境清幽,她想母親應該會喜歡這個地方。

    她問過醫院,陳玉蘭的住院費差不多是四十萬,都是江修哲墊付的,從那天之後,江修哲沒再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把剩下的錢湊了湊,差不多就四十萬,正好可以還給江修哲。匯款的賬戶還是找雷蕾要來的,他是雜誌社的合夥人,有他詳細的賬戶資料的。

    匯完款的那天,心裡少了對江修哲負擔感,她在心裡上安慰自己,這樣就算跟他撇到乾乾淨淨,不欠他什麼了。

    錢是還了,情卻還不了。

    陳玉蘭這一病,幾乎用光了她所有積蓄,季含要幫着她,被她一口回絕了。這真是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就回到解放前,她現在除了還有一套房子,真的是一窮二白了,連工作都沒有了,孑然一身。

    以前她把錢看得很重,沒有了目標的人生,現在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一個月下來,關於她的緋聞也消停了,據說是程楚楚率先出來公開道歉,說她誤會了陳默,接着是前同學也表示自己在校就跟陳默不和,故意陷害她,也表示公開道歉。

    而江修哲聽說已經有了新的緋聞女友,緋聞女友一個新晉的電視劇女王,甜美性感,如今正打的火熱,媒體有了新的目標,自然就沒空理睬她。

    這段日子好象在演一部灑滿了狗血的電視劇,朱姝看着新聞笑話她,“真是比於媽的狗血劇還要動盪。”

    到現在她仍然沒有辦法面對陳玉蘭曾經在屋子裡生活地點點滴滴。

    季含提議她到自己家去住,她連換洗的衣服都沒回家收拾,逃難似的住到季含的公寓。

    她現在很貪睡,好在也不用上班。好象除了起來吃東西剩下的時間就是睡覺,更多少時候是讓意識放空狀態。

    她睡着的時候季含就去上班,回來給她做飯,不過他的手藝真的很不好,每次陳默都寧願就着豆腐乳吃飯。

    有時候季含也不上班,總是拉着出去玩,看電影吃飯逛街,其實她知道他很忙,推掉了很多工作陪她。

    他現在多了個愛好,喜歡給她買東西,買包買衣服只要她說一句喜歡他都買下來給她,她知道他擔心,也樂得裝作開心的樣子配合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