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7 心願未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7 心願未了字體大小: A+
     

    “羅小姐嗎,我是江修哲,你現在有空嗎?”電話裡對方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低沉。

    羅玉還是怔了下,本意是想拒絕,又猜到或許跟陳默有關,“有空的,有什麼事嗎?”

    “你知道的,陳默的母親病了,她守在醫院兩天天夜都不肯休息,如果你方便的話能不能來趟醫院,這個時候,或許只有你的話她才能聽起去。”

    羅玉心裡沉了沉,她本來以爲陳玉蘭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正預備這兩天抽個時間去醫院看看,現在聽江修哲的口氣,應該很嚴重了,那陳默要怎麼辦。

    “行,我馬上來。”

    羅玉到了醫院並沒看見江修哲,找到那間高級病房,推開門就看見陳默守在牀前,一動不動的坐着,臉上寫滿了惶恐不安。 WWW ¸ttκΛ n ¸C〇

    看見羅玉進來,她手指放在脣上做個禁聲的動作,無聲的張着嘴,“剛睡着。”

    雖然有心裡準備,但看到陳玉蘭羅玉還是嚇一跳,身上插着管子,毫無生氣的躺在牀上,她本來就很瘦,這一病幾乎瘦的只剩皮包骨,不過是一個月的功夫,怎麼就病成這樣。

    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羅玉擡手摟住了陳默的肩頭,嘆了口氣道:“這種時候,怎麼也不給我們打電話。”

    陳默沒什麼親人了,除了一個她不肯相認的父親,最親近的就是她和朱姝了。

    陳默強撐了這麼些天,一下被人提起現在處境,喉嚨一下被梗住,眼淚在眼眶打轉,硬嚥道:“每次都麻煩你們,我過意不去。”

    “說什麼傻話,聽說你兩天沒休息過了,回去休息吧,這裡有看護守着,要是你自己跨了,以後阿姨怎麼辦。”

    “我媽她一直在睡,清醒的時候不多,我真的很怕,怕沒有多少時間了,所以一分一秒都不想錯過,我媽這人你知道的,如果我睡着,她就算醒了,也不會吵醒我。”

    “那你去睡,我給守着好不好,只要阿姨一醒我就叫醒你好不好。”

    羅玉好勸歹勸,陳默這才同意,病房裡有一張長沙發椅,她就睡在那兒。

    陳默現在敏銳的象一隻受驚的貓,那怕稍微有一丁點動靜都會驚醒過來。羅玉算了算,大概不到五個小時的時間裡,每隔半個小時她就會醒一次,

    羅玉家裡還有個孩子,陳默過意不去,催着她回去,並再三保證,她會跟看護輪流守着。

    婆婆打了幾個電話說孩子哭着找媽媽,羅玉也只好先回去,說等第二天再過來,陳默一直送她到了電梯口。

    羅玉問她,“告訴季含吧。”

    陳默搖了搖頭,“不要讓他知道,江修哲在。”

    陳默這一句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羅玉也沒再說什麼。

    她現在需要江修哲,現實總是殘酷,江家強大的背景可以幫她找到最好的醫療資源和心臟來源,所以江修哲在身邊來來往往,她從不推拒。可笑的是,不久前她還打了他一巴掌,叫他離自己遠點。

    回去的時候就看江修哲已經等在病房門口,他的手上拎着一個塑料袋,看過去有些沉。

    他問,“吃飯了嗎?”

    她微垂着臉,“吃了。”

    他走近來摸着她削尖的下巴,“騙人。”

    江修哲每天下班都會來看她,卻從不進病房,大概是怕陳玉蘭見到他受刺激。

    江修哲偶爾會有些親暱的舉動,陳默總是靜靜的任他所爲,不抗拒亦不迴應,不避開也不表示。

    江修哲苦笑的搖了搖頭,不由分說拉過她轉向走廊的會客室,那裡有供小憩的圓桌。

    解開袋子,上面是四個小巧的保溫盒,他很有耐心的一個個打開,裡面的菜式很豐富,有湯還有水果,飯菜都帶着餘溫。

    這顯然不是他準備的,他大概看出陳默的疑惑,“我叫家裡阿姨準備的,趕緊吃吧。”

    陳默滄海桑田般涼透過的心有那麼一絲絲的裂縫,她說,“謝謝你。”

    江修哲苦笑的搖了搖頭,“如果你不再每天跟我說謝謝,那我會更感動的。”

    陳默沒有半點胃口,她想說她不是身體虛弱,而是心裡虛弱,她害怕甚至是惶恐之極,每天守着陳玉蘭,象是等待宣判的死刑犯。

    她還是接過江修哲遞過來的筷子,味同爵蠟的吞嚥着飯菜。

    這些天她基本沒怎麼吃過飯,並不覺得餓,可是能找些事來做也挺好的。

    她吃的很快,也很仔細,表情卻是木然空洞的,仿若吃的不是飯菜,不過是機器在咀嚼而已。陳默很快把飯菜一掃而空,連水果都一一下肚。

    江修哲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只看着她吃,其實心裡很難受,第一次看人吃飯看得這麼辛苦。

    她放下筷子,忽的道:“明天專家會診,會出最後的手術方案。”

    國內首屈的一指的心臟病專家大夫都在這裡,陳默知道這是江修哲動用的人脈關係,她承了他的情,因爲沒有什麼比母親的生命更重要,不管江修哲要她用什麼來還,她都會心甘懷願的。

    “嗯,我聽說了。”她很少跟她說母親的病情,跟他說的最多的是謝謝,江修哲愣了一會,又反應過來,她在害怕。

    他去摸她的手,果然十指冰涼,他蜷起來握在手心裡,似乎想讓她暖起些,“阿姨會撐下去,她放心不下你。”

    陳默沒說話,安靜的坐了一會。

    江修哲收拾她吃過的飯盒,陳默攔着他說,“我來吧。”

    他無聲的推開她,“請了看護,你可以不用這麼累的。”

    所有的事情總是自己來,似乎也不覺得累,醒着的時候一直跟病說個不停,除非去找大夫,基本上用不上看護。

    走的時候她回頭問,“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他好象很認真想了下,“因爲我欠你的。”陳默以爲她指的是曾經拋棄過她的那件事,他又續了句,“我大概上輩子就欠你的。”

    她沒再說什麼,依舊回了病房,至於江修哲,她從來不知他什麼時候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走,只是好象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陳玉蘭一直用藥物吊着,一直是昏睡着的,差不多半個月後才找到合適的配型。

    在手術的前一天,陳玉蘭醒來,這一次比任何時候神智都要清醒,她叫陳默從牀頭櫃的抽屜拿出一封信。

    信是事先就用信封裝好,並用膠水封起來了,陳默猜想大概是母親剛入院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

    “這個信是給你秦慕天的,如果我有什麼事,你把這封信交給他。”

    陳默梗着脖子半天說不出話來,她不忍拒絕又不甘心母親到現在還想着那個混蛋。

    陳玉蘭有些虛弱的抓住她的手,企求道,“媽求你了,好不好,你一定把這封信交給她。”

    她幾乎忍不住要落淚,趁着給母親整理牀鋪,低頭掩飾過去,“等你病好了,你自己親手交給他。”

    陳玉臉上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陳默這算是答應了。

    陳玉半閉着眼休息一會,又問,“要是我走了,我的女兒要怎麼辦。”

    陳默淚水一下奔涌而出,轉身看向窗外,她咬着牙,極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陳默,原諒你的爸爸吧,我跟他分開是我們兩之間的事,可你不一樣,你是他的女兒,血緣永遠都無法磨滅的,媽媽從來沒有告訴你,他並不是不要你,當時是我堅持不讓他把你帶走的,是媽媽太自私了。”

    “別說了媽,等你好起了,我就原諒他。”

    陳默悄悄的抹去臉上的淚,這才轉向陳玉蘭,握着她的手強笑:“媽,你要快點好起來,你看醫院的飯菜這麼難吃,等你好起來給我做飯吃。”

    陳玉蘭吃力的擡起手去摸陳默的臉,“你能把季含叫來,媽想見見他。”

    陳默有些猶豫,陳玉蘭虛弱的嘆了一口氣,“小默,這個世上除了我和秦慕天,最愛你的人就是季含了,那個孩子在你走了沒幾天,他就來家裡,問我去你那兒了,我告訴了他第二天你會在那兒,他說他要去找你,可我想他還是沒碰上你對不對。”

    陳默想起來,那天在電話裡陳玉蘭一直問她這幾天的行程,連到那個地方住在什麼賓館都問了個仔細,但那幾天,因爲去那個古鎮的班次沒有了,所以臨時改變了行程,再後來她去北方的那個城市,這事她並沒有告訴陳玉蘭,一直騙她說自己在什麼地方散心。

    陳默見說了這麼一大段話有些累,故作輕鬆的安撫她,“沒呢,等你病好了再去找他。”

    既然你都不相信我,那我也不要你來施捨感情,這是她的自尊。

    “你太過倔強,這一點你象我,自尊心固然重要,可是傷了愛人的心那就不是自尊心,而是一把傷人傷已的劍。”

    陳默心裡一滯,已隱約猜到母親見他是爲了什麼,她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手術檯上,要把陳默安排妥貼了纔會放心。

    陳默不想讓她不安心的上手術檯,她當着陳玉蘭的面給季含打了個電話,電話響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

    她安撫陳玉蘭,“或許在忙。”

    陳玉蘭看過去有些失望,閉上眼睛,睡了一下又說,“陳默,去找他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