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4 帶不走眷戀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4 帶不走眷戀的心字體大小: A+
     

    陳玉蘭心裡一疼,把女兒攬進了懷裡。

    陳默整夜翻着手機裡季含和她的照片,還有拍下的視頻,不知不覺竟然睡過去了。

    早上醒來,母親坐在了牀頭,心疼的摩挲着她的臉。“怎麼瘦成這個樣子。”

    陳默有些不自在的拉下母親的手,佯裝輕鬆的道。“我巴不得呢,正想減肥。”

    “媽媽,對不起你。”

    陳默爬起來有些心疼的抱着陳玉蘭,“媽,這怎麼能怪你呢,我沒事,等大家興頭過了,也就沒人關心這件事了,娛樂圈就是這樣,今天你消費我,明天我消費你,這種事看多了。”

    的確,這種事她看多了,甚至她也曾是消費者,可是從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會被大衆消費。

    “小默,聽媽媽的,出去散散心吧。”

    她想了會,或許這樣才能讓母親寬心些,也能讓自己寬心些,她點了點頭,陳玉蘭的臉色這才顯得稍輕鬆些。

    “媽,我帶你一起去吧。”

    陳玉蘭拍了拍她,“我就不去了,媽媽守在家裡等你。”

    陳玉蘭一輩子本本分分做人,現在女兒被人這樣潑髒水,每每看到那些新聞,簡直心如刀絞。

    她甚至將這樣的錯歸咎於自己,因爲自己的軟弱無能和自私,她沒能給女兒一個好的生活環境,甚至沒一個完整的家庭。在別人家的孩子抱着娃娃在媽媽懷裡撒嬌的時候,她就開始幫着她掃大街。

    當年秦慕天遠走國外,而她則帶着女兒離開那座令她傷心的城市,她不忍不目睹傷心之地也帶有負氣報復秦慕天的想法,她讓他永遠失去女兒。如果當時聽秦慕天的,讓他帶走陳默,她的人生絕不會象今天這樣。

    現在回頭想想,她是多麼的自私和愚蠢,陳玉蘭轉身回了房間,找出那張她以爲一輩子也不會用到的名片,上面赫然寫着“秦慕天”三個字。

    陳默離開的那天,天空着飄着小雨。

    朱姝和羅玉開車送她到機場,下了車。

    來的路上碰上車禍耽誤了,陳默一路看了看時間,已經有些晚了。“到路邊先把我放下,你們再找地方停車,我怕晚了趕不上。”

    車剛停穩,她就從車上跳了下來,“朱姝,把後備箱打開。”

    從後備箱拖出自己的行李箱,行李箱有些重,拿起來頗有些吃力。

    行李箱都是陳玉蘭一手收拾的,從吃的穿的用的到常用的藥都備下了,雨不算大,卻下的細細密密的,她也沒打傘,一下打溼了頭髮,

    在雨中拖着行李箱走向了候機大廳,她有些自嘲似的笑笑,自己這個樣子怎麼看過去也象逃難的,又有絲懊惱,怎麼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

    有傘移向了自己的頭頂,她扭頭,是羅玉,一手攬住她的肩膀,“我們認識的白骨精陳默,你不是這麼容易跨的,好好照顧自己的,有事給我們打電話,記住,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是你的昭喚獸。”

    陳默心中有些酸楚,每次落難的時候都有她和朱姝相伴鼓勵,她何其有幸擁有她們。

    她故作瀟灑的笑笑,“我是白骨精啊,等我出去吸收下日月之精華,再回來又是一個好妖精。”其實她沒告訴她們,北方的一家時尚雜誌有意挖她過去,她這次打算順便去那邊看看,如果合適,或許就真的留在北方了。

    羅玉欣慰的笑笑,拉過她的行李箱一起走向了候機大廳。

    陳默抗壓能力算是很好的了,倘若換作是她不知道要怎麼熬過去,比起外界的輿論壓力,真正最讓陳黑傷透心的大概是季含吧。可是讓那個男人攤上這種事,也會受不了了的。

    這樣想着,又往大門口瞥了瞥,季含,你可不能讓我失望。

    所幸候機大廳人很少,很快辦妥了登機手續託運了行李,朱姝也趕了過來。

    廣播裡響起了幾次登機的廣播,陳默笑着朝她們揮了揮手,很快消失在了安檢口。

    羅玉這才收回了目光,不無遺憾的轉向候機大廳門口,朱姝似乎有點明白過來,“陳默要走的消息,你不會是告訴季含了吧?”

    看了羅玉表情,“你瘋了,他正摟着新歡快活,還會管陳默死活。”

    羅玉搖了搖頭,“你啊,虧你還認識季含這麼多年,他是這種人嘛?你以爲他這段時間他真的對陳默就不聞不問嗎?那你就錯了,你設身處地的爲季含想想,那個男人碰到這種事都會生氣,不管陳默有什麼理由,被人拍到的那件事都是她錯了,如果換做是何生跟別的女人拍到這種照片,你會信他嗎?”

    朱姝不服氣的搖了搖頭,“那能一樣嗎?何生本來就是個不安份的主。季含或許現在還舍不下陳默,但是倘若知道她和江修哲原來就有過那一段,怕是再也不會相信她了。”

    走出候機大廳,雨勢越下越大,羅玉和朱姝撐着伴走向候機大廳廣場的停車場,站在車位旁邊,誰也沒上車。

    她們在陳默身邊這些年,看似人前風光,可是她這些年的艱辛和不爲人知辛酸又會有誰會知道。

    頭頂上方有飛機起飛的轟鳴聲,她們同時擡起頭望向天空,飛機越飛越高,轉瞬消逝在雲層裡。

    她們不確定那是不是陳默離開的那個航班,只是但願她再回來的時候,這個城市雨停了下來。

    兩個人鑽進了汽車,皆是滿身水氣,相視一笑,同時開口道。“這傢伙是岩石上長的雜草,不會有事的。”

    朱姝啓動了車子,剛拐了一個彎,迎面一輛車急速駛來,路過一個水坑,水花四起,撲向白色的車子。

    “我x!”朱姝咒罵了一句,其實實在怪不得對方,這個城市的排水系統一向不好,每天下雨到處積水。

    羅玉覺得那車有些眼熟,她扭頭看了看,雨水沖刷着玻璃,視線並不是太好,隱約看那車停在了候機大廳門口。

    驀的又想到什麼,有些欣慰又有些遺憾,他們終歸是錯過了,但願錯過的不是一輩子。

    那是季含的車,候機大廳門口不允許停車,他也顧不得許多。

    停下來就往大廳跑,這個點航班已經起飛,他心裡還存了一絲希望,但願這樣的大雨天航班延誤起飛。

    每次出行航班延誤幾乎成了家常便飯,可這一次卻比任何時候都準點,陳默就這樣連招呼都不打離開了這座城市,他知道她會回來,可是等她再回到這座城市,留戀的他的心或許再也找不回來。

    他有些茫然的站在安檢口,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隻手,將他們越拉越遠。

    他有很多話想對她說,他想說,陳默,我從不在乎外界說什麼,報紙上說的那些,你說是真的,可我知道那是氣話。你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永遠也不爲了錢出賣自己的人。

    可我介意的是你的心是否在我這兒,我原以爲你的心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可是我看到你在他懷裡哭泣的照片,還有曾經他對你毫不掩飾的情愫,你連解釋都變得欲言欲止,我真的不確定了。

    你說我是你永遠堅實不移的靠山,永遠能包容你,可是你錯了,我比誰都小氣,我喜歡的你,不容別人一絲一毫的覬覦,更忍受不了你有一絲絲的動搖。

    如果有一天,你跟我說你要離開,我要怎麼辦。

    三個小時候後飛機落在淮北的機場,出了機場,擡頭看着這裡晴空萬里,陳默長長的了一口氣,有種逃出牢籠的輕鬆感,她甚至連手機都沒有開,決計要斷去跟江寧的一切聯絡。

    她此行的目的是江南一帶的各個小鎮,出了機場打了車直奔車站,買好到古鎮的車票。

    慢慢悠悠的穿梭在江南古鎮她的願望,這些年忙忙碌碌一直沒能成行,既能散心倒也能了了她的心願。

    車站有些嘈雜,這個班線大都是來旅遊的人,人們的面孔或是悠閒或是興奮的期待。

    身邊一個女孩對同伴道,“哎,你快看,那個泰山集團的太子又有新聞出來了。”

    江修哲?

    陳默有些疑惑的順着她指的方向看過去,車站入口處擺放兩臺液晶電視,正在播放娛樂報道,屏幕上的兩個八卦主播象打了雞血似的播報着最新的消息,“你想不到吧,江修哲與風尚的主編曾經就是戀人,據說那個主編還在上大學的時候就跟江修哲在一起了……”

    陳默覺得自己有些可笑,她千方百計想要遮掩的事實,甚至不惜設計趙妍和江修哲,現在就這麼輕易的曝光在衆人的面前,說來說去她不過是想瞞住一個人,可現在那個已經不要她亦不相信她,那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她亦可當個看客看自己的笑話。

    兩個主播輪翻分析江修哲與美女主播舊情復燃的真實性,畫面先切換到江修哲暖昧的迴應,下一個畫面是曾經大學時他們的合影。

    身邊的女孩眼睛還在看着電視機,“之前還說那個女的是小三,怎以轉眼之間又成了舊情人了,我看那女的也不怎麼漂亮嘛,江修哲怎麼會看上她,被豪門貴公子喜歡上多幸福啊。”

    另一個女孩子撇撇嘴,“有什麼幸福的,那種花花公子今天說喜歡你,明天看上一個更漂亮的又屁顛顛追過去了,感情對他們來說就是遊戲。”

    大廳響起了檢票的廣播,陳默拖起行李走向了檢票口,那兩個女孩子就跟在身後,還在討論江大少的緋聞,她拿出手機開了機,又調到飛行模式,往耳朵裡上耳塞,一路睡的踏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