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2 雪上加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2 雪上加霜字體大小: A+
     

    “江少,有個週刊的記者說要見你?你看?”

    江修哲翻動着手中的文件,頭也沒擡,“不見。”

    秘書站着沒動,好象很是爲難的樣子,江修哲皺着眉朝她方向擡了擡。

    秘書小姐走過來遞過一個信封,“那個記者說,江少可以看過這個之後再考慮見不見他?”

    他接過來拆開信封,照片剛抽出一半,臉上表情遲滯了會,又很快塞了回去,靜靜的吩咐道,“十分鐘後把他叫進來吧。”

    秘書應了一聲就關門出去了,他這才抽出照片,齊整的攤開桌上,照片裡熱吻的男女不是很清晰,但他還是一眼認出那是陳默和季含。

    手握成拳砰的一聲捶在了桌上,指節因用力微微發白,嫉恨又象蛇一樣纏繞了上來,更多的是濃濃的失望。

    這些天他很想見她,可明明知道她躲在那裡,想起她那天陰冷的樣子,甚至都不敢走近她。

    她那天那麼絕望的樣子,他以爲她徹底分手了。

    他安慰自己要給她時間,可她又是給自己做了一場戲麼?

    江修哲勾着脣冷笑,指尖下的女人一副意亂情迷的樣子,那個無恥的女人,眼下處在這種時候都不會收斂剋制的麼。

    你別怪我心狠,那怕你肯給我一個溫柔眼神,我或許都會心軟,可是你沒有。你們那麼堅信對方是吧,陳默,那麼現在,是我恨你。

    敲門聲標準的叩了兩下,秘書已經領着一箇中年男人進來了。

    江修哲收起照片,看着秘書合上門,才緩緩道:“你如何確定這照片對我會價值。”

    那個男人瞧見江修哲涼涼的笑心裡冷不盯的瑟縮了下,又想既然都來了,隨便在江氏刮下點來也夠自己吃喝半輩子,他這點錢對江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他的眼裡露出幾分貪焚的神色,“我這不是怕江少上當被這個女人騙了,好心提醒下江少,再說,萬一這照片傳出去你的名聲也不好聽。”

    江修哲不動聲色笑了,“這個照片對我好象也沒有什麼價值,我身邊這樣的女人也不少,我就是想看看,誰這麼大膽子敢威脅到我的頭上來了。”

    那個男人被他笑的心裡有些發毛,是誰他媽的說這個江少謙和儒雅,分明深沉陰狠的嚇人。既然來了怎麼也得敲一筆再走,當下心一橫,“這個只是前戲,還有更露骨的,江少想要看我可以一併給你,不管怎麼少,你的新歡鬧出這麼事你臉上也無光,我要的也不多,對你來說不過是零花錢而已。”

    果然就江修哲漸漸繃直了臉,靜默了幾秒,才聽他冷聲問:“你要多少?”

    他還是壯了壯膽生出一個手指頭,“不多,一百萬。”

    江修哲有些嫌惡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了,你先去接待區等着,一會兒會有人來找你。”

    “那就不打擾江少了。”那男人大喜,起身就走,身後一個冷冷的聲音道:“這個照片若是泄露出去,後果你知道的吧!”

    “知道知道……”

    等那男人走了,江修哲這才撥了內線電話叫來了助理,“剛剛那個男人要多少錢你給他,再給他顏色瞧瞧,都敢威脅到我的頭上來了!”

    又不甘心翻出照來看,想起剛纔那個男人的話,越看越恨,伸手把照片撕成碎片,還覺得不解恨,又把桌上東西打翻在地。

    桌上電話嘟嘟的響了兩聲,秘書小姐來電問:“江少,晚上有錢樂樂小姐的新片發佈會,還去不去捧場?”

    “行程都安排了,還有什麼好問的!”

    秘書端着電話,只聽到話筒那端狠狠的摞了電話,對邊上年紀稍大些辦公室主任委屈道,“江總這是吃槍仔了嗎?這陣子,好幾個他答應要去捧場的明星他都推了,我自然要問問。”

    辦公室主任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江修哲的辦公室,分明聽到裡面乒乒乓乓砸東西的聲音,前幾天看他還很高興的樣子,今天這是怎麼了?

    陳默這些天一直在想着怎麼平息這件事,說到底罪魁禍首還是江修哲,用羅玉她們的話說,若不是跟他扯上關係,就算她一年換一個丈夫公衆也不會對她有興趣,說到底她也不過是公衆消費江修哲的附屬品。

    聽朱姝說,江修哲頻繁的參加各種活動和聚會,她讓朱姝找兩個得力的娛記跟着江修哲,他是個風流慣了人,一定能抓到有料的爆點,江修哲有新歡了,焦點自然不會在她的身上。

    那曾想事情沒朝她料想的方向發展,江修哲似乎收斂了不少,最近都是朝九晚五,過的規規矩矩,她把柄沒抓住,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頭。

    陳默不想讓顧凱爲難,也不想再江修哲扯上關係,跟顧凱提出辭職,顧凱安慰她這種無聊的新聞,過一陣就沒事,給她好好放個假,等休息好了再來上班,他的支持和信任讓被現實涼透的心注入了一絲暖流。

    即便這樣,她也打定主意離開有江修哲在雜誌社,現在她的手頭的工作全部由副主編接了手,因爲事前沒交接,三不五時的打電話來問工作的事。

    陳默抽空去了下雜誌社,也算對工作做一個交接。

    同事們起先看見她有些驚訝,很快有過來表示關心,畢竟陳默在的時候對她們都不薄。

    副主編自然是高興的,這麼多年,媳婦終於熬成了婆,交接工作弄了大半個上午。

    等交接完她才找來紙箱子收拾自己的東西,雷蕾哭喪着臉過來幫忙,“幹嘛非得走不可,顧總不是說了嗎?讓你休息一陣就回來了嗎?”

    陳默看得出來,這姑娘是真心待她好,也算自己沒白培養她一回,陳默擡手摸了摸她的脖子,“我有意培養你做風尚的編輯的,可惜還沒來得及提我就要離開了,回頭我會打電話給顧凱說的。”

    拉開抽屜裡,一個精緻的禮盒靜靜的躺在那裡,這是她生日時候收到的山茶花形狀的項鍊,至於誰送的,至今還是一件無頭公案。

    罷了,這麼久的事也無所謂了,她拿出盒子,遞給雷蕾,她也是極喜歡這根項鍊的,“送你了。”

    雷蕾吐了吐舌頭,“別人送你的,那怎好,再說那麼貴重。”

    “連名字也沒有,大概是別人送錯了,就當是撿的吧。你也知道,我沒有兄遞姐妹,在我心裡,你就跟我妹妹一樣,給你戴理所當然。”

    “姐,等你找到新工作,把我一起招過去好不好。”

    她點了點頭,抱着箱子出的時候,看了又看才離開,心裡也是萬般不捨,這裡是成就她希望和事業的地方,她對這裡熱愛和付出的心血一點不比顧凱少。

    出來的時候,同事堅持要送她,她實在不喜歡這種傷感的離別氣氛就婉拒了。

    她故作玩笑的笑道“別送了,我會哭的,我可不想在你們面前掉眼淚。”

    摁下電梯,電梯門上的數字定格在一樓,幾秒後上面的數字開始輪翻跳動,數字定格在了十九層。

    叮的一聲響,她又回頭看一眼雜誌社,心裡難過的想哭,眼裡卻晦澀的象濾幹了似的擠不出半點水分,長吸了一口氣,是時候該走了。

    剛一轉身,顯些跟出來人撞上。

    她怔了下,擡眼看去,是顧凱。。。還有江修哲。

    應該是有同事通風報信才匆匆趕來,顧凱有些急道,“你這是打算一聲不響要走麼?我並不不是攔你,只是……”

    陳默知道顧凱的意思,就她真的想離職,他也讓她想讓風風光光的走,而不是象現在這麼狼狽。

    早些時候就跟顧凱請辭過,她不想弄的這麼傷感,所以打算悄悄的,被他這麼一說,眼睛裡還是沒忍不住涌上溼意,截住了他的話頭,“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真的好想好好休息一陣,等將來你辦了新刊物,說不定還有機會回來的。”

    他的話說的很明白,新的雜誌,一個跟江修哲完全沒有關係的地方,他是她的剋星,有他的地方她真的會倒黴。

    “你真的不再考慮嘛?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這些。”

    “我很感激你的信任,可是我有我的難處。”她眼睛朝江修哲的方向擡了擡,他一直站在顧凱的身後不置一詞,面無表情的臉看不出喜怒。

    陳默再次摁下電梯的方向鍵,顧凱知道她這次鐵了心,只要有江修哲在,她決計不會再留下。

    接到她來雜誌社辦工作交接的電話,江修哲正和他在一起,撇都撇不開的跟了過來,

    她擡起安靜的眸子,江修哲視線毫不避諱的朝她掃過來,有些不忍又有些意味深長。

    陳默的視線毫無障礙的從他臉上越過,好象他根本不存在一樣。

    她看出了顧凱不捨,還是不想最後還把氣氛搞得跟奔喪一樣,她扯開嘴強笑道,“不用了,有時間打電話給你,我們再聚。”

    電梯正好來了,她抱着東西轉身進了電梯,迅速按下了關門健,似乎看見顧凱想要進來,被江修哲攔臂擋住。

    電梯門緩緩合上,完關上眼前的畫面,陳默有些失落又有種逃出生天的輕鬆感,我終於擺脫他了,可卻忘了這一次是自己去招惹他的。

    箱子抱在手上有些沉,這麼些年,積讚的東西也不少,有些吃力的出了電梯,門口有兩人保安守着,“陳姐。”。

    她點了點頭,什麼日子這麼大的陣仗,正有些納悶。

    舉步出了電梯,便見有人不少人朝她擁過來,一下把她圍了起來,手上拿着長槍短炮對着她一陣猛拍,記者對她伸過話筒,“請問你跟江少是什麼關係。”

    “他剛剛是來看你的嗎?”

    陳默有些懵,鎂光燈晃她頭暈,不知有誰喊了一句,“江少出來了!”

    不知道跟保安交待什麼,一瞬,高大的身影朝她大步走來,很快就到她跟前,拿過的她的箱子遞給身後的保安,又一手拉着她退了幾步就往安全出口跑。

    記者想要追過來,已經有保安上來攔住,看那記者的架勢,估計也攔不住多久。

    陳默被他大力扯着,想停都停不下來,“江修哲,放手!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爲什麼要跑!”

    江修哲充耳不聞,到了地下停車場才鬆了開手,譏笑道:“那你站在那裡能幹什麼,象個傻瓜一樣發愣?你的牙尖利齒只能對我發揮,你不要把我也拖死了。”

    陳默心頭大火,從腳底板一直燒到頭頂,剛一得自由,擡手就給了江修哲一巴掌,夠了,她再也無法忍受。

    她衝着她怒吼道:“江修哲,你就是個混蛋,你這樣做只會讓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你害得我還不夠嘛!你不能放過我!不能嗎?”

    此時也不是下班的點,地下停車場空無一人,只有陳默的歇斯底里的聲音在空中迴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