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1 沒有你真是太好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1 沒有你真是太好了字體大小: A+
     

    江修哲的情史豐富到有如滔滔的長江,就算有她這段小插曲也不至於掀起太的波瀾。陳默原本想着安靜一陣等這事悄然過去。

    事實上這個緋聞遠沒有結束,先是程楚楚在微博上跳出來譴責她是小三,說什麼人心莫測,在她跟江修哲還在一起的時候,陳默就打着是她朋友的旗號勾引自己的男友,微博發出不久,她的粉絲大批的涌向她的微博攻擊漫罵。

    “靠,她都是前前任女友了,關她屁事,她跳出來罵你,真是腦殘的很。”朱姝一邊拿ipad刷着微博,憤憤的向窩在沙發上的陳默傳達最新的信息。

    話音落了半天,也沒聽見對方有動靜,擡眸一一看,陳默抱着靠枕一臉專注投入的看着最新最狗血的苦情戲—新娘的眼淚,偶爾看到高潮的地方也滾下一兩滴眼淚一邊嘆道:“這姑娘真是太慘了。”

    陳默失蹤的那天,原本還擔心她出什麼事,結果第二天找到她的時候還窩在牀上睡覺,聽阿姨說她已經睡了一整天了,陳默很平靜的告訴她們,“我和季含分手了。”

    羅玉朱姝知道陳默和江修哲的過去,那個緋聞她們自然是不信,可季含不知道,信任這種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照片在那裡,什麼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

    陳默看過去平靜,可是兩隻比國寶還要重的黑眼圈卻騙不了人,她說,再痛生活也得繼續下去不是嗎?

    她對自己越來越苛刻,即使是軟弱也不會允許太久。

    屏幕上一臉悲愴的女主大雨夜裡被婆家趕出來,嘶啞着嗓子哭喊道,老天爺,我是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對我?朱姝指了指屏幕,“你的確是要灑一灑狗血才能去去黴氣。”

    她有些懷疑那陳默這丫是不是真傷心,這個時候怎麼還能有心情看得下電視劇呢,居然還這麼投入,“我說程楚楚那丫在微博罵的熱火朝天呢,你不表示表示。”

    “這麼好的機會既可以炒作一把又能踩上我一腳不是太可惜嗎?”就算程楚楚少了些腦子,她背後的團隊也不傻,再說施然那件事上程楚楚一直記恨她。

    羅玉朱姝她們建議她先關閉微博評論,陳默有些心灰意冷,“愛罵就罵吧。”

    沒過幾天,這事更熱鬧了,施然作爲前女友出來了,微博上力挺陳默,最重要的人都已經失去了,有人踩也好有人扶也她,她都不在乎了。

    她努力找些事來做,纔不讓自己的心空蕩蕩的那麼難受,陳玉蘭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她一直認定季含是她的良人,如今這個樣子也對着她流着淚嘆息:“默,跟他說清楚,季含那孩子會信你的。”

    信麼,她都那樣求他了,他還是把她一個人扔下走了。

    所以她躲進羅玉家裡當駝鳥,幫她看孩子,徹夜的看苦情戲,還有瘋狂的購物。

    平素不捨得買的衣服全都買了下來,那個瘋狂的程度看得朱姝都有些咋舌。

    她這邊指着幾件衣服讓服務員包起來,朱姝看着她手裡的大把的戰利品,拉過她小聲道,“你買這麼多穿的了麼?”

    她拿出信用卡遞給過去,一臉爽利,“穿不了可以給你和羅玉。”

    朱姝無奈的幫她分擔了些戰利品,“你就可勁刷吧,等那天你清醒過來,你就會抱着信用卡同歸於盡的。”

    她眉頭都沒皺一下,擡腳撲往下一個品牌店,剛到門口,腳卻頓住了。

    朱姝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季含和何月兒正陪着一個上了些年紀的女人挑衣服。

    季含坐在一邊有些意興闌珊的翻着雜誌,何月兒拿着一身淺灰色的裙子往那個四五十歲的女人身上比了比。

    “阿姨,你看看這件,穿的保準好看。”

    “哎喲,這都是你們小年輕的衣服,阿姨是帶你來買的,你倒好,給阿姨挑上了。”

    季含的視線也朝這邊望來,似乎發現了她們,眉目間似痛苦又糾結的神色。何月兒也怔了下,看過來的視線有些不屑又有些輕蔑,繼而又拉着季母。

    朱姝分明看見陳默的身子擅了擅,臉上的表情彷彿被凍住。

    前幾日他還說他母親要來,這麼快就有代替她兒媳的角色,那個他說出院了就回老家的何月兒不是還在麼。

    她突然覺得很可笑,我信你,你卻不信我。

    朱姝冷笑的要走上前去,陳默忽的拉住她的胳膊,淡然如平靜的水面,“走吧。”

    朱姝忿忿道:“走什麼走,這纔多少天,平常說的沒你活不了似的,這麼快就傍上新歡了。”

    她的聲音很大,店裡的都詫異的望了過來,何月兒臉刷的白了一下,很快雙反應過來,恰到時機的撒着嬌把季母推到試衣間。

    季含的喉頭滾動兩下,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陳默側過頭對朱姝低道:“我能自己解決。”

    季含已經站起身來,朝她們走過來,在離她兩步的地方站定,“我跟我媽說你出差了,不要讓她知道你在。”

    季母並沒有見過她,大概知道有陳默這個人,那麼他是以爲她會跟他鬧麼,她陳默有着自己的驕傲和自尊,未免也太過輕視自己了。

    她臉上劃開一絲笑,象春風拂細雨般溫柔,走到他跟前,清晰的看見他眼底的烏青色才站住。

    季含身了一震,糾纏的五官似乎在強忍什麼,又終於用力閉上眼睛,許久才緩緩睜開。

    他比她高出半個半個頭,她輕輕掂起腳尖才勉強湊到他耳邊,這個動作讓她有些狼狽,一手搭在他肩上才站定。

    她在他耳邊輕聲道,“說什麼是我騙你,明明是你想要要擺脫我,去找你那楚楚可憐的小師妹,明明是你騙了我纔是。”

    她又輕聲嘆了一句,“我還真是善解人意,演了這麼一齣戲,纔給你這麼一個好機會,你真該謝我纔是。至於你媽,她又不是我什麼人,我在與不在跟她有什麼關係。”

    季含神色一冷,眸中有火光點點,手擡了擡,似要動手抓住她。

    她優雅的退了一步,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我再也不用去學做你喜歡吃的菜,我也不用怕你不高興推掉我的工作,也不必因爲要陪你冷落我的朋友,不用擔心你是不是沒好好吃飯會犯胃病,擔心你是不是心裡對何月兒有別的想法,也不用擔心別的女人對你虎視眈眈,我現在才發現,沒有你,真的是太好了,謝謝你,讓我解脫了。”

    她輕輕飄飄的看着他笑,季含臉色極難看,擡起手去拉她,“你”

    “季含,那是你朋友嗎。”身後是季母略有些疑惑的聲音,他一怔,手又頓在半空中。”

    陳默冷冷一笑,已抽身離去。

    朱姝有些驚疑的看着她,居然能做到這麼冷靜,若換作今天那人是何生,她早一個巴掌揮過去了。

    卻也不知道陳默跟季含說了什麼,季含的表情看過去比捱了幾個巴掌還要難看。

    “還逛嗎?”

    陳默很稀鬆平常的一手摟過朱姝的肩膀,“當然,爲什麼不呢?”

    朱姝知道她雖裝作無事人一樣,心裡必定是不好過,也不拆穿她,“今天你是女王,都聽你的。”

    商場是旋轉型的大樓,陳默故意走了和剛剛相反的方向,那一頭內衣和禮服專區,這總不致於再和季含他們碰上吧。

    朱姝在試衣間頭試內衣,店員幫着試了好些時候也沒出來,陳默遠遠看到禮服區那頭有一身大紅色的結婚晚宴禮服,心裡一陣刺痛。

    前些日子逛商場還特意季含到這邊看過,當時她一眼就喜歡上了了這件大紅色的吉服,要不是她攔着,季含當時就買下來了。

    她還是不由自主的走過去,剛走了一半,手冷不防被人一把拽住,她一驚,回頭看是季含,她惱道:“放開我!”

    他沒說話,臉卻繃的死緊,一隻手攔腰抱住她,半拖半拽的把她拖側進了側邊的安全通道出口,到樓梯口他狠狠一推她,背部毫無預兆的撞在了牆上,一陣悶痛。

    他的兩個手仍抵在她的身體兩側,陳默被他一路扯的有些狼狽,完全無視他痛恨的目光,低頭整理自己的衣服。

    擡起頭來輕笑道:“如果我猜的沒錯,從那時候出來就開始跟着我,就等這個機會吧,哎,我說你是變態麼。”

    他眸色一暗,一手箝住她的下巴,低道“都這麼種時候了,嘴還是這麼毒!”下一瞬,脣已經壓了上來,有些粗暴的在她脣上輾轉碾壓,又用頂開她牙關,捲進了口腔,似要吸光她肺的空氣。

    鼻端都是他的氣息,早與她水乳交融在了一起,她起先是抗拒漸漸又變成迴應。他的吻粗暴又熱烈,讓她喘不過氣來,漸漸溫柔,陳默心裡一陣痛苦又覺得甜蜜,他總歸是舍不下她的。

    他終於鬆開她,指腹留戀的徘徊在她的脣畔,樓道常年鮮少人走動,還沒來得及維修白熾燈閃個不停,他眼底的顏色也象這暗沉的樓道明滅不定。

    低低喃道:“我要拿你怎麼辦纔好?”

    她心頭一跳,黑暗中歸於死寂的念想似乎看到一絲曙光,她主動伸手抱住他,眼睛痠疼的幾乎想要流淚,“季含......你是相信我的......對不對。。。。。”

    他似乎想起什麼,有些惱火的推開她。

    看似要破殼而出的希望一下又跌回了黑暗的深淵裡,身上的溫度被迅速的抽離。陳默微垂着頭掩住了眸中的神色。

    夠了,第二次推開她了,她不會再給自己第三次自輕自賤的機會。

    樓道里的白熾光吱的一聲後徹底滅了,樓道里又暗沉了下來。

    誰也沒再開口說話,兩個人在黑暗中靜默了幾秒,樓道的門被推開,一束刺眼的光透了進來。

    “師兄?”

    她擡起頭看到那略有些病態的女孩,喉間不自禁的逸出一絲輕笑。“瞧,你的良人來了。”

    她一邊把散亂的碎髮抿進了耳後,水剪般的眸色靜靜的掃過他的眉眼,不見絲毫的狼狽。“我該走了,朱姝在等我呢。”

    她越過何月兒,只聽對方忿忿低道,“太不要臉了,朝三暮四,都害的我師兄都擡不起頭了,還纏着他不放麼。”

    季含忽的暴怒,“你住嘴!”

    何月兒一臉委屈,“本來就是嘛”

    陳默頓下腳,淺淺的笑道:“據我所知,象你這樣的心臟病人大概都沒辦法過正常的夫妻生活,你難道要跟他做一對精神夫妻麼?如果可以,那我祝你們幸福。”

    何月兒的臉色一紅,想罵她不要臉,陳默已經施施然然的離去。

    “師兄,你看看這女人多惡。。。。。。。”

    他的目光象探照燈似的掃了過來,讓她無處遁形,“月兒,你給我記住,我們之間的事輪不到你來插嘴,你別以爲我不知道陳默的事是你故意讓我媽知道的,明天我就打電話叫你父母把接回老家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