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0 再沒什麼能威脅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70 再沒什麼能威脅的字體大小: A+
     

    江修哲也沒否認,端起酒杯興趣極濃的笑道:“那個照片的確是真的,你應該看得出來吧。狗仔隊要拍那是他們的事,你也知道,我一向懶得跟他們計較。那個女人該氣瘋了吧,我等了她一天,居然連個電話也沒打過來,還真是沉得住氣。”

    顧凱霍的起身,居高鄰下看過來,“你果然是故意的,江修哲,你要找什麼女人沒有,放過她吧,她比不得你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陳默有今天不容易,你不要毀了她!”

    江修哲有些好笑的看着顧凱,失望的搖了搖頭,“你爲了她要跟我翻臉?都說我會毀了她,爲什麼跟我在一起就會毀了她?”

    “一個那麼愛玩的花花公子問出這種話不覺得可笑嗎?你愛找什麼樣的女人那是你的事,我也管不着,但是陳默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一定會阻止你的。”

    “你大概不知道吧,是她主動撲到我懷裡的,說不定她真的喜歡我也不一定,就算不是,大概也有別的什麼目的,不過是各取所需,我們誰也不吃虧。”

    顧凱指着那張照片怒道:“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情況拍下的那張照片,但你們之間絕對不可能發生什麼事,因爲陳默,她那麼討厭你。”

    江修哲怔了下的笑容僵在了臉上,繼而又勾脣冷笑,低低道:“討厭我,是麼?那我卻喜歡她,這可怎麼辦呢。”

    顧凱以爲自己聽錯了,“說什麼笑話!”

    江修哲指腹輕輕摩挲着照片裡陳默的臉,“如果我說我是真心的呢,你會幫我嗎?”

    顧凱心裡一驚,扭頭去看過去,江修哲神色複雜的看着照片裡的女人,擡頭淡聲笑問:“如果我說我是真心的,你會幫我吧。”

    顧凱再次怔住,摸不準他這句話的意思,正要開口,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接起來,是陳默的好友朱姝的,那邊急道:“顧凱,看見陳默了嗎?我們到處找不到她。”

    顧凱心頭一跳,“上午就出去了,這兩天我讓她在家休息,避避風頭,怎麼了?”

    “她根本就沒回家,手機也打不通,我去找過季含也說不知道她在那兒,那個混小子大概是氣昏頭了,也不知跟陳默說些什麼。哎呀,算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先找人再說。”

    顧凱還來不及說什麼,朱姝已經把電話給掛了,他瞅了瞅時間,都十點鐘了。

    江修哲追過來問,“她說陳默不見了?她能去那兒?”

    顧凱沒理他,趕緊撥了陳默的手機,語音一直提示關機。

    又狠狠的掃了一眼江修哲,“都是你小子造的孽。”

    江修哲不死心又追問,“她到底怎麼了?”

    “誰都找不到她,連家都沒回,也不知道季含那小子到底說什麼了,纔會讓她這麼傷心。”

    江修哲心裡本來還在擔心她,聽到她爲季含傷心,又冷下心腸道:“這個女人是打不死的怪獸,滿血復活的能力很快的,傷心幾天也就過去了。”

    “你懂什麼,就是因爲硬撐了太久太累,表面上看過去那麼堅強無畏,一旦鬆懈下來,你不知道她有多麼的依賴季含。。。。。”

    餘下的話顧凱沒再說下去,他轉身要走,“我去找找她,這都這麼晚了,能上那兒去。。。。。”

    江修哲心頭一跳,上前抓住顧凱的胳膊,又裝作不在意的問:“難道她會去死嘛?”

    顧凱有些惱怒的推了他一把,“你想她死麼,可惜不會,。”

    顧凱走後,江修哲一直有些心神不寧,一直告訴自己陳默這樣的堅韌的人一定不會想不開,這個女人早就練就了一身銅牆鐵壁,壓不跨打不倒,從不知軟弱爲何物。

    可是腦海裡不受控制的浮現她失魂落魄在不知名的大街上游走,一會又是在那個夜店買醉的樣子,讓他心臟跟着一陣陣痙攣。

    心裡很清楚的知道陳默纔不會在乎別人說些什麼,只是在乎季含而已,心下又冷了幾分,若不是如此,自己怕是再沒有機會讓這個女人回頭正眼看自己。他告訴自己這次一定要狠下心來,等她被那個男人傷透心了,自己纔有機會不是嗎?

    在牀上翻來覆去一直捱到午夜也沒睡着,終於忍不住給顧凱撥了一個電話,雖然那小子對他沒好氣,但還是告訴他,“熟悉的地方都找過也沒找到人,大概是想靜兩天,不想讓人打擾吧。”

    江修哲再也坐不住了,掛了電話換了衣服,開車就出去找了。

    午夜的街頭有些寂冷,平日裡熙攘的長街一下空蕩蕩的,偶爾掠過汽車飛快的碾過路燈長長的影子,捲起地上的落葉,忽的多了一些入秋的寂涼。

    江修哲心焦的開着車在跑遍了大半個城市也沒看到熟悉的影子,他一手惱恨的拍着方向盤,“這該死的女人,你不是很了不起嘛,三更半夜讓別人擔心算什麼。”

    車轉了個彎,開進霓虹閃爍的一條街,這是江寧最熱鬧的酒吧街,雖然顧凱說找過了,但他疑心顧凱他們是不是找的不夠仔細,停了車,在裡面仔仔細細找了個遍,也沒看到想要找的人。

    倒是碰到不少熟悉的朋友,拉他一起喝酒,偶爾有性感的女郎貼上來,江修哲不耐的回絕孤朋狗友的好意,此刻他那還有這個心情,滿腦子都在想陳默那個女人會不會出什麼事。

    茫然的開着車在大街寂四處尋找,腦海裡突然跳出一個地方,他們曾在一起的時候,陳默曾帶他去過一個地方,從小到大,只要傷心的時候就會到那個地方去,跟樹洞說話。

    那時候她很愛他,她說那是隻有他一個人知道的秘密。

    這麼些年,關於那條路的記憶早已經模糊,這些年的改造也把城市變得面目全非,江修哲費了好些功夫才找那個地方。

    江修哲隔着遠遠的把車停好,一個循着記憶中的路走去,原來這是一個荒廢的園子,現在綠化的很好,儼然變成了一個公園,這個點很靜,只有沿街的路燈把他的影子拖的細長。

    他遠遠看到那象大傘一樣張着的老樹,還有坐在樹下縮成一團的影子,一直懸着的心終於平穩的的落了地。

    他怕嚇着她,在隔着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陳默。”

    陳默從膝蓋裡擡起頭,安靜的看了他許久都沒動。

    她的臉藏在了巨大的陰影裡,連眼睛都灰暗成了影子的顏色。

    若不是因爲擔心她,江修哲原本打定主意這些天不在她眼跟前出現的,現在媒體炒的正熱,她心裡肯定怨他,若在這事上再火上澆油,陳默必定恨他入骨,火候過頭反而弄巧成拙,聰明的做法是安靜不置一詞甚至離她遠遠的纔會讓陳默以爲自己也是個受害者。

    他做好了她會激烈反應的準備,她會罵他噁心,叫他滾再也不要出現,結果她只是那樣安靜的看過來,一句話也沒有。

    江修哲感覺自己的心好象被誰捏在手心裡,由不得自己控制。

    他又走近了幾步,沉聲道:“陳默,跟我回家吧。”

    陳默還是沒開口,忽站起身來,朝他走來,聽話到江修哲有些意外。

    她一步步走出陰影裡,一同往日的腳步,好象不曾有過軟弱。

    燈光斜斜的照在她的身上,映的臉上忽明忽暗,走到離他幾步遠的地方站住,又擡起頭看着他,表情有些木然。

    她的眉目是冰冷的,脣角卻勾着笑,聲音涼的象是冬日裡的寒霜,“江修哲,你真是掃把星,有你在的地方我就會倒黴!”

    他呼吸也跟着一滯,胃裡漫上的苦澀一直到了嘴邊,江修哲眼睛定焦在了她的身上,半天沒有動,什麼辯解都是多餘的,他又重複了一遍,“跟我回家吧。”

    她安靜的坐上了他的車,在露水裡坐了大半夜,身上一定是冰涼的,江修哲脫下自己的西裝給她披了上去,她也沒反應,彷彿凝成一個雕像。

    兩人一路無話,江修哲不時的掃了掃後視鏡,從頭到尾她的臉始終扭頭看着窗外,不曾看他一眼。

    到了小區門口,車還沒停穩,她就跳下車,一句不說舉步就朝家的方向走去。

    他叫住她,“你難道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江修哲寧願她打他罵他責怪他,也不要這樣陰陰冷冷的樣子,現在的她讓他覺得可怕。

    那怕現在她求他平息這件事的風波,他都會答應,只在能消除她眼裡死寂寂的神色。

    她腳步只是略頓了頓,也沒回頭,“江修哲,你現在再也沒什麼能夠威脅我的了!”

    她的語氣很淡,淡的讓他覺得人生都是淡而無味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