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8 風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8 風雨欲來字體大小: A+
     

    晚上了做了一個夢,有人在腦海裡走來走去,一會是江修哲的臉,他說陳默你回來好嗎?一會又是季含,拉着她的手說,我們結婚吧,陳默。

    一會又跳出了趙妍和何月兒的臉,別信她,她都是騙你的。

    夢境太過真實,早上醒來想起這些,心頭還突突直跳。

    簡單洗漱過後,陳玉蘭已經在桌上擺好了早餐招呼她吃飯。

    她知道陳玉蘭還在想着秦慕天,猶豫着要不要把看見秦慕天兩口子的事告訴她,她想要讓陳玉死心,那個男人事業有成,光鮮的出現在江寧的上流社會,卻跟你沒半點關係。

    她實在無法理解母親,爲什麼會對一個背棄自己的男人念念不忘,讓自己過的更好纔是對背棄的最大報復不是嗎?母親的執着讓她對秦慕天的憎恨又多了一分。

    “你這孩子想什麼呢,趕緊吃吧,一會還上班。”

    陳默從恍惚中醒過神來,看着母親鬢邊的白髮又不忍心開口刺傷她。

    “以後早點回來,昨天季含等了你好晚纔回去的,我看他有些失落,女人事業再重要,還是要以家庭爲主的,你也老大不小了,把心定下來。”

    陳默嘴裡應好,陳玉蘭又要給她念叨三重四德的老傳統,趕緊扒了幾口麪條,起身就去上班去了。

    到了辦公室,習慣性的去包裡摸手機,每天這個時候,都會有季含的問候短信。掏了半天沒掏着,這纔想起手機擱水裡泡壞了,只好作罷。

    打開電腦,看了下今天的工作安程,又是忙碌的一天,雷蕾進來提醒晚上有個活動她必須親自要出席下。

    陳默搖頭嘆了一口氣,這個工作越發讓她覺得疲累,似乎好久都沒有時間好好陪過家人。

    她看了下活動邀請函,想起昨晚在夜色下等待的季含,“叫杜可去吧,我今天有事要忙。”

    雷蕾取笑她,“忙啥,要陪男朋友吧。”

    “少貧嘴,去把杜可叫來,我跟她說。”擡眼隔着玻璃門望了望,看同事都圍在電腦桌前,不時的朝她這邊看看說着什麼。

    陳默皺了皺眉,大早上的又在聊什麼八卦。

    “你們說這是真的嗎?我們主編是有男朋友的。”

    “你們沒發現,江少三不五時的往我們這邊跑,他那次來了是有正經事的,還不是往主編那裡跑。”

    “你還別說,那次去雲南拍攝的,我看他看主編的眼神就怪怪的。”

    “我們主編那麼討厭江少,怎麼可能會跟他一起,這照片不會是合成的吧。”

    有人回頭發現陳默,一邊拉了拉身邊的人,吶吶喊道,“主編。。。。。。”

    關於自己的八卦,陳默也聽過不少,但往往都是在洗手間或是休息的時候,象這樣一上班就明目張膽的辦公室說開的還沒有過。

    她皺了皺眉,“在說什麼呢,什麼照片?”

    同事忙散開走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陳默徑直走向杜可的位置,當看清那張照片時,陳默覺得自己渾身的血都要冷了。

    電腦屏幕上是她昨晚跟江修哲和她在車裡相擁的照片,實際上那個擁抱不會超過半分鐘,可這個照片看過去並不止是擁抱而已,更象是在擁吻,大概是用了拍吻戲時常用的借位手法。

    杜可有些訕訕的,想要關掉窗口,陳默手快搶過鼠標,黑底紅字的巨大的標題分錢醒目,“江家大少棄名模,美女主編成功上位。”

    陳默手顫了顫,說不上是憤怒還是惶恐多一些。

    她還是一頁一頁翻開來看,這個新聞大概有七八張照片,不是在車裡的就是在游泳池,還有在水裡江修哲抱着她頭緊貼在她頸後的照片,每一張都暖昧不已。

    陳默腦海裡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季含,他要怎麼辦?她昨天算計了趙妍和江修哲,卻有一張更大的網在等着自己,她怎麼忘了,江修哲一向是媒體追逐的對象。

    杜可有些瑟縮的看着陳默陰沉到漸漸鐵青的臉,弱弱的喊了一聲,“主編。”

    陳默從電腦擡起頭,掃了一眼周遭的同事好奇又有些興奮的目光,一觸到她的目光,又紛紛低頭避開各自找事幹。

    她壓下心頭掀起的驚濤駭浪,看了看周圍的同事,淡聲道:“八卦什麼時候都可以看,都工作吧。”

    那語氣淡的好象看的是別人消息一樣,跟她沒半分關係。

    舉步朝辦公室走去,好象又想起什麼,回過頭來吩咐道:“杜可,晚上ta有個活動,你去出席下。回頭叫雷蕾把邀請函給你。”

    杜可怔了怔,有些被陳默驚住,她分明看到陳默看到照片那一刻扭曲的臉龐,轉眼之間卻能這麼平靜。

    訥訥的乾笑了下,“好的。”

    “八卦只是八卦,當笑話看過去就好了。”她拋下一句話,轉身進了辦公室。

    面上再鎮靜,心卻是慌亂的,還有種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的惱恨,是她瘋了纔會去招惹江修哲。

    她可以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可卻不能不在乎季含,那個照片拍攝的角度太詭異了,任誰看到那組照片都不會認爲他們是清白的,應該不止是網絡,估計今天的八卦週刊雜誌頭版頭條都是這個消息。

    陳默拳頭握了又握,告訴自己要冷靜,攤開掌心,掌心裡已經被指甲摳出血跡來。

    掌心傳來刺痛讓她漸漸清明過來,現在要做的是要如何跟季含解釋這件事,心裡又存一絲絲僥倖,季含或許會相信她的。

    事情遠比她預想的更糟糕,娛記的電話很快就打到雜誌社來。

    陳默顧不上這些,給季含打了一個電話,手機也沒人接聽,又給他工作室打了電話,錢樂說他有事出去了。

    偏偏這個時候手機又壞了,千嚀萬囑要錢樂轉告季含,說自己在老地方等他。

    提起手包正打算要走,雷蕾推門進來,“主編,有電話來了。”

    陳默正煩着,不耐道:“不是說了來電一律說我不在?”

    雷蕾小心指了指桌上一部紅色的電話,“內線,是顧總的。”

    剛一拿起電話,就聽那頭急道,“陳默,這一早上,我的電話都快娛記打爆了,你手機怎麼不接啊,到底怎回事。”

    陳默胃裡跟吞了黃連似的一直苦到喉嚨裡,張了張嘴卻吐不出一個字來。

    顧凱那邊有些惱火,“說呀,你跟江修哲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會被拍到那種照片。”

    陳默擡頭看了一眼雷蕾,後者很知趣的聳了聳肩,轉身帶上房門。

    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道:“我說什麼事都沒有,你信嗎?”

    電話那頭頓了會,口氣明顯就緩和了許多,“我信。”

    “真的完全是誤會,游泳池的照片你可去問問晚上參加聚會的人是怎麼回事,至於在江家大門口的,那是誤會,至於原因我以後再跟你解釋行嗎?我現在急着要出去。”

    顧凱嘆了一口氣,“我倒是沒什麼,你想好了怎麼跟季含解釋吧,這兩天放你假,想想怎麼處理這事吧。”

    陳默心裡涌上一絲感動,掛了電話就離開雜誌社。

    路過報刊亭的時候不由得頓了腳步,擡眼隨便掃一眼掛在窗口的娛樂報紙,好幾份報紙都把她和江修哲的相擁的照片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看得她眼前一陣陣發黑。

    還是買下其中的兩份報紙,報刊亭的大嬸疑惑的看看報紙又看看她,“你。。。你不就是這上面的人嗎?”

    她面不改色的道:“你認錯人了。”

    攔下出租直奔他和季含常去的那個公園,看着那榕樹下空空的長椅,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又全愈發沉重起來。

    攤開報紙,裡面的內容更是讓她心火澎湃,內容是說江的正牌女友還是施然的時候,江修哲就跟她暖昧不清等等,氣的她把報紙都給撕了。

    坐在長椅上等了一上午,依舊沒有看到季含,她不敢給工作室打電話,他的同事和朋友們應該都已經看到新聞了吧,他們會如何笑話季含,他是個自尊心那麼強的人。

    她更不敢給季含打電話,盼着他快些來又盼着晚些出現,心裡忐忑不安的象是等待判決的罪犯,可自己也覺得憋屈,明明什麼都沒做。

    季含你會相信的我的吧,因爲我一直那麼信任你。

    等到近中午,太陽正烈,纔看到季含的身影,手提着的正是給她買的手機。

    陳默心頭一跳,跳起來朝他走過去,“季含......”

    他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眼裡積起的寒霜卻陳默心涼到谷底,陳默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子季含。

    輪廓僵硬的象是一塊鐵,他好象從不認識她的似看着,冷漠疏離的不讓她靠近半分。

    她心裡本來還有一絲僥倖,現在卻如墜到谷底。

    季含一向都是明朗的,無論是喜是怒,而如今這樣隱忍剋制的樣子,怕是心裡暴怒的極點又恨到極點。

    他果然已知道了,她說:“季含,你聽我解釋。”

    季含沒接話,拿着手機遞到她跟前,陳默愣了愣,繼而扯着嘴強笑了下,“剛買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