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6 指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6 指望字體大小: A+
     

    江修哲閉着眼睛靠在座位上,毫無誠意的保證,“我累了,不想自己開車,你送我回家,今天救你的事咱就算了兩清了。”

    陳默抿了抿脣,臉上閃過一抹瘋狂的神色。

    她很快啓動了車子,狠狠的一腳油門又一腳急剎車,練雜技似的故伎重演了好幾回。車輪在地面上急速摩擦發出一聲聲尖銳的聲音,

    江修哲坐在副駕駛上東倒西歪,只差點沒撞在檔風玻璃上。“陳默,你瘋了吧”

    又是一腳急剎車,車子猛又停了下來,江修哲緊緊抓住車窗的扶手才勉強坐穩,怎和看過去都有些狼狽。

    陳默冷着臉,“下車。”

    江修哲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她,好一會,慢慢勾了勾嘴角,“走吧。”

    陳默冷哼了一聲,倒車一個急拐彎,急速朝着江修哲家的方向駛去。

    車子一路狂奔,讓江修哲都有些心驚。

    秦慕天一家三口和融融的樣子,讓她嫉恨。對趙妍的使的手段,卻沒一泄心頭之恨的快感,還有身邊坐着江修哲,陰魂不散還在影響着她的人生。

    心裡悲憤和長久以來的怨恨所有這些加在一起象壓在她的胸口上,這些負面的情緒積鬱在心底越久,象是養在心底裡的兇猛野獸,隨時會奔涌而出,連自己都無法自控。想要不顧一切的瘋狂宣泄,又找不到宣泄口。

    陳默還是新手,向來開車小心翼翼,可這一次一腳油門踩到了底,在車流中瘋狂穿梭。只有這樣才能讓心底裡的那個瘋狂的念頭稍稍的安靜片刻。

    連着好幾次都險些撞上別人的車子,不時聽到車外有咒罵聲。

    陳默緊緊抿着脣,臉上有那種不顧一切的瘋狂和暴虐之氣,那是江修哲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他想不通是什麼事情把她逼到如此境地,是那個老男人?

    更讓自己驚奇的是,她的車開的如此驚險,他自己居然可以安靜的坐在一旁不置一詞,看着她瘋,如果阻止她會怎麼樣,或許會更瘋狂。

    因爲他不是季含,可曾經,她不也把他放在心尖上的不是麼?現在卻再也回不去了麼?

    車子穩穩的停在江家大宅外,陳默手還握在方向盤上,冷冷盯着前方,“下車!”

    江修哲坐着沒動,低聲道:“現在心裡好受些了嗎?”

    陳默面無表情的重複了一遍,“下車!”

    江修哲搖了搖頭,“你要象剛剛那樣開車回去,連個陪葬的人都沒有,那不是太寂寞了?”

    她突然暴怒,“你想要怎麼樣,江修哲,爲什麼陰魂不散的纏着我,你想毀了我嗎,你們都想毀了我是嗎?”

    江修哲沉默了會,才幽幽嘆道:“沒人能毀了你,除非你自己毀你自己。”

    陳默側過臉看他,臉上的笑看上去有些涼薄,“你忘了,你已經毀了我一次,我不會再給你們有機會毀我第二次,決不。”

    說到最後兩個字,臉上竟有些淒厲的神色。

    江修哲一怔,神情漸漸僵硬,巨大的失落感和無力感漫天襲來,原來在她的心底深處,還是在記恨和防備着。

    他苦笑,“你的心早就不在我這兒了,不是嗎?我如何能再毀你。”

    在地震那一刻,他忘了自己生死的衝進去救她的那一刻就已經明白自己的心了,甚至埋在廢墟里疼了快要暈過的時候仍佯裝無事人一樣在安慰她,可笑的是她以爲他是見義勇爲。

    陳默死抿着脣不說話,江修哲乾笑了兩聲,“而我,你是知道的,一直以來,我從沒想過要去付出心去愛任何人,因爲這對我來說太麻煩了。”

    她曾經把他放在心尖上的時候,他視爲負擔和拖累,那個時候他是不愛的。

    可如今她把另外一個男人放在心尖上,視自己爲無物的時候,自己卻不知在什麼時候把這個人裝進了心裡,這就是報應麼?

    陳默笑的譏諷,厲聲道:“是啊,你只愛你自己,從來不會替別人想,從不替別人考慮!到現在也一樣,我討厭你,江修哲,我希望你離我遠遠的,永遠不要陰魂不散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江修哲自嘲似的扯了扯了嘴角,這句話她分明已經說過很多遍,可每聽一次就難受一次。他靜了好半天才低低道:“我知道。”

    如果心可以由如自己理智一般清醒,自己選擇愛亦不愛,他一定會乾脆的放手,可是心卻由不得自己,恨極了這種愛恨不得的感覺。

    這一次,他把心輸給了陳默,可卻連讓她知道的勇氣也沒有。

    陳默看着有些落寞的江修哲,怒意一下就凝滯在臉上,他應該比她的言語更傷人惡毒,毫不留情的回擊她甚至侮辱她,這纔是人渣江修哲。這樣落寞無奈任打任罵的樣子做給誰看?

    她甚至故意要激怒他,心裡象一頭暴怒的獅子,等着還擊的時候撲上去咬一口,可他竟然說我知道了,這到底算什麼?

    “你知道了?一句你知道就可以了嗎?”

    “那你說,要我怎麼做纔可以,只要你說,我都會幫你做,就象今天晚上,我不知道你爲什麼那麼恨那個女人?可是如果你想要對付她,我會幫你解決,你想要做什麼,我都會幫你,因爲我欠你的。”

    陳默怒極反笑,“哈,是你啊,你也說欠我的,他也說欠的我的。”

    “幫我解決,江修哲,你難道真的忘了嗎?這個麻煩就是你惹來的,那個趙妍,曾經千方百計想要爬上你牀的女人,亦或者是已經爬上了你的牀而我不知道?如果我和趙妍原來是兩看相厭,那麼她的恨就從你這裡開始的。”

    看着江修哲有些疑惑的表情,又諷道:“對了,這樣的女人太多了,難怪江少想不起來,需要我提醒下你嗎?我的大學室友趙妍,我不知道你們曾經發生過什麼,讓她如此恨我。”

    “原來是她。”說起來,江修哲對那個女人還是有些印象的,仗着有點姿色就以爲自己全天下男人都會拜倒在她的腳下,在自己面前時而賣弄風情時而裝癡情可憐,使心機耍手段想要勾引他,江修哲素來風流,要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一眼就知道這女人在打什麼主意。

    其實他並不反感主動送上門的女人,對趙妍也是一直的,每次讓陳默看見醋意大發。在一次無意撞破她和室友刻薄陳默,被他狠狠的羞辱過一頓,那個女人才斷了心思。

    江修哲又恢復了冷靜自持的神色,“難道這麼多年了,你還在吃陳年老醋?”

    陳默一直緊繃着臉終於有那麼一絲鬆動,心頭還餘怒未消,“你有病吧!”

    江修哲看着她漸漸柔和的眉目,心下一鬆:“好,我有病行了吧,別生氣了,大主編。”

    陳默窩了一肚子的火再也發不出來,褪去了暴虐之氣看過去一臉的灰敗,安靜了片刻,才幽幽的道:“過去就象是一顆埋在身邊的不定時炸彈一樣,我怕讓別人知道我們曾經的關係,現在趙妍回來,我更是惶惶不安,這個女人會毀了我的幸福。”

    江修哲心裡一冷,似笑非笑審視她,怕別人知道,那個別人只是季含而已吧。

    “所以你今天才故意用苦肉計,你想要用你的影響力讓她在這個江寧的社交圈子混不下去,要讓大家把她看成一個誰也不相信的神經質女人?”

    “是,我要讓她知道,我不再是那個過去讓她可以隨意欺侮的陳默,我想讓她閉上嘴,別再妄想毀了我的生活。”

    可是她比誰都清楚,這只是權宜之計,趙妍一旦歇斯底里發起瘋了將無所顧忌,如果她還有忌憚,那這個人就是江修哲。

    他冷哼一聲,似覺得她很可笑,“陳默,是,我承認,我曾經對不起過你,可這個五光十色的圈子,男歡女愛分分合合再正常不過,讓別人知道我們有過一段讓你丟人了嗎?你又何必說假話,說來說去不就怕季含知道嗎?”

    她直視着他,眼裡慢慢升騰起來寒芒,讓人看一眼彷彿都能讓人涼到心底去。“江修哲,你會不介意你未來的妻子懷過別人孩子,甚至。。。。。”

    “甚至什麼?”

    她又有些奇怪的別開了臉,“甚至還成了她的老闆,她的客戶。”

    彷彿有什麼梗在喉間,江修哲半天也說不出話來,他這才意識倒,無論他付出多多大的努力,或許過去是他永遠也無法逾越的障礙。

    江修哲沉默了,陳默也沒再說話,一直扭頭靜靜看着窗外看竟然沒趕他下車。

    過了良久,才聽她幽幽道,“我也憧憬未來,我想跟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和自己愛的人一起幸福的生活,這要求過分嗎?爲什麼我就要惶惶不安象個小偷一樣,這都是因爲你,江修哲,都是你!要不你。我今天決計不會象現在這樣難堪。”

    江修哲聽她的聲音有些不對勁,轉臉看過去,她仍側臉,臉別向一邊,有淚緩緩沿着腮邊滾落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