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5 窮人家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5 窮人家的孩子字體大小: A+
     

    趙妍手指指着陳默,她什麼都不想顧了,要豁出去了,她此刻恨不得扒了這個女人的皮,把她所有的醜事都抖出來,讓她身敗名裂,從此擡不起頭纔會覺得解恨。

    顫聲道:“你這個虛僞透頂的女人。。。。。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擡眼碰上了一道冷厲的目光,警告似的看着她,那是江修哲,有些冷厲陰狠的目光掃了過來,趙妍有些害怕瑟縮了一下,喉頭艱難的滾動兩下,半個音節都發不出來。

    有人圍上來關切問陳默有沒事,她一身溼透,抱着手臂抖索了幾下。

    周圍已經有不少人圍在竊竊私語,“這個女人怎麼這樣,陳默還是她最好的閨蜜,太狠毒了。”

    “就是,陳默剛剛還反朋友都介給她認識,到處拜託別人關照她,這樣的朋友交來幹嘛。”

    “要不要報警啊。“

    “這是a姐的生日派對,讓她來處理吧。”

    。。。。。。

    趙父拉着趙妍,急道,“快跟陳小姐道歉。”

    趙妍死死的瞪了一眼陳默,“算你狠!”又看了一眼江修哲,轉身朝門口跑去。

    趙父見狀對陳默連連道歉,“對不起啊,陳小姐,都是我平常把她慣壞了。”

    陳默搖了搖頭,大度的笑了笑,“沒事了,伯父,你去看看她吧。”

    趙父正要走,陳默忽的又叫住她,一臉爲難的道:“我知道這樣說你很難過,可是伯父,趙妍一向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我以爲她出國了幾會好些,現在看還是那樣,我建議你帶她看看心理醫生。”

    趙父面上也有些掛不住,這是在說自己女兒有神經病嘛!自己女兒怎麼樣自己個ipwf不清楚,當下拉下臉,想痛罵對方一頓,看看這個場合又把狠話咽回了嘴裡,朝趙妍的方向追過去。

    陳默和江修哲一身溼淋淋的,a姐匆匆走過來,“這個女人是瘋了嗎?你們沒事吧!”泰山的公子肯賞臉參加她的生日聚會,算是給足了面子,a姐生怕歹慢了江修哲,當下皺着眉問助理,“這個女人是誰,以後有什麼活動,別再給我請這樣的人過來掃大家的興致。”

    陳默有些歉然的對a姐笑笑,“希望您別怪她,她是我大學時很要好的一個同學,平常人挺好的,就是偶爾會情緒失控,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生日派對攪成這樣。”

    “都弄成這樣了,還替別人說好話,唉,真不知道怎麼說你纔好。”

    當下,親自帶了他們去換衣服。

    陳默身上穿的是一件薄紗面料的上衣,溼透了衣服緊緊的貼在身上透出清晰的曲線,她怕走光,裝作怕冷似的,雙手交叉抱在胸前。

    江修哲走在她身側,看出了陳默的心思,眼睛故意朝她身上去看。

    只用陳默聽得見的聲音,“好象誰看你似的,就算給人看,也沒什麼料可看的。”

    陳默腦海裡閃過相似的情景,竟有些恍惚。她冷冷的勾了勾脣角,諷道:“剛剛那個大胸的瘋女人有料可看,你現在去勾搭還追的上。”

    江修哲還以爲她會象往常一樣不高興的罵他無恥色狼什麼的,不想她是真的生氣了,聽起來有些怪怪的。

    “不過是開個玩笑,你好好的生什麼氣?”

    陳默一怔,從恍惚的回憶裡清醒過來,這早已不是當年了。

    她對江修哲低道:“笑話,我跟你生氣,犯得上嘛!”

    江修哲聽她語氣不對,沒招她都能對自己發脾氣,可見心裡壓着不小的火。

    江修哲搖了搖頭也不跟她計較,“難怪別人都都說女人莫名其妙的生物,果然一點也沒錯。”

    陳默當作沒聽到,面無表情的快走了兩步,跟在a姐後面。

    a姐問:“江少,你穿什麼尺碼,我去給你找找……?

    江修哲指了指陳默,“我不急,先找件衣服讓她換上,別回頭着感冒了就不好了。”

    “江少,可很會照顧女生啊。”

    a姐看着陳默,似乎想要得到她的附和,陳默扯着嘴皮笑了一下。

    她已經習慣了江修哲在外人面前裝紳士裝溫柔,其實私下裡的江修哲其實有多麼好色和變態。

    a姐帶她去了衣帽間,讓她自己挑了一件合適的穿上。

    等換了一身乾衣服出來,跟a姐告別後,也沒等江修哲,直接下了樓。

    走出別大門,秦慕天已經等候在那裡了,她走過去,挑了挑眉,“秦先生是在等我嗎?”

    秦慕天看着,“你沒事吧。

    “我怎麼會有事,夾竹巷出來的孩子比誰的生命力都更強啊。哦,對了,夾竹巷你知道嗎?本市窮到要撿破爛的孩子都在那兒集中了呢。還有今天這個女人,你知道她爲什麼欺負我,看不起我嗎?因爲我生活在夾竹巷,我有一個當環衛工的母親,我們雖然窮,可不偷不搶不給社會添麻煩,我並不覺得羞恥,唯一讓我在面前擡不起頭來的是,她有一個好父親,有人疼有人愛,被人欺負的時候有人出頭,不象我,從小被人罵野孩子。”

    秦慕天一臉愧疚,“我不知道你們過的這麼辛苦,我曾經也找過你們,給你們寄過錢,可是每次都退了回來。是我對不起你們,所以給我一個補償你們的機會,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去做。”

    陳默冷笑了幾聲,“補償,秦先生,你要拿什麼補償,錢嗎?不需要了,雖然只有我,我也能讓我們的家人過上很好的生活,讓你的錢見鬼去吧。”

    “小默……”

    她走了幾步,又扭頭笑了笑,“對了,秦先生,倒是有個忙你可以幫的上的。”

    秦慕天臉上露出幾分欣喜,“是什麼?”

    陳默淺笑了下,“以後離我遠點,即便不小心遇見,也當作不認識。”

    看到那個男人的臉難看的扭曲了一下,陳默心裡有些報復的快意卻更多是壓在心裡憤恨,她不再理會他突然神傷的面孔,越過他就走。

    這個男人,她多看上一眼便會多恨上一份,恨到了骨血裡。如果說恨江修哲,要恨只能恨自己瞎眼錯愛了人,可這個男人不一樣,那是生來就是骨血的相連的,他犯的罪是不可饒恕的,這二十多年來,她曾無數次過想象再見到他和那個女人,她想自己一定會歇斯底里失控的不能自已,可她該死的性格讓她除了冷冷的譏諷幾句,什麼也不能做。

    心裡剋制和隱忍的忿恨象火一樣在心裡熊熊熊燃燒,不能傷到別人半分,卻好象讓自己五內俱焚般的難受。

    恨恨吐了兩句國罵,並不能讓自己過多少。

    到停車場去拿車,江修哲已經就站在她車邊上,什麼時候下來的,竟然一點都沒察覺,一想到他可能聽到剛纔的對話了,陳默更是心裡冒火。

    她走過去,也沒上車,衝着江修哲挑了挑眉,沒好氣道:“怎麼,江少還有事?”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就這麼的連句謝謝也沒有,甩手就走了?您可真是活的灑脫啊!”

    她無視他話裡的譏諷,站直了身子,對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您的大恩大德我銘感五內,畢身難忘,再見。”

    又打開車門鑽了進去,動作連貫一氣呵成,下一瞬,江修哲也跟着坐進副駕駛,好笑的似的問好,“就這樣?而已?”

    她心裡煩燥的很,實在沒這個心情來應付江修哲,冷冷道:“我累了,要回家,就算天塌下來也明天再說好嗎?”

    “你還真是實用主義者,有用的時候死死扒住不放,沒用的時候丟的比什麼都快,過河拆橋的本事比誰都強,你不去部隊當工程兵真是可惜了。”

    她恨恨道:“夠了,江修哲,你想我怎麼對你感激涕零,那裡有這麼多人,你不肯跳下來也有別人下來救我,有什麼區別?”

    江修哲一怔,沒料到她會發火,陳默再如何生氣,表面上卻很少看到她失控。

    “陳默,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激怒她推你下水,讓她當衆出醜,你想反正有這麼多人也不會看你淹死,我說對吧。”

    她臉上神色漸漸僵硬,“哼,江少已經忘了她是誰了麼?”

    “誰!”

    陳默臉上神色極難看,卻沒正面回答他,“我要回家了,下車!”

    江修哲一邊拉下安全帶,“那好,也順帶送我一程。”

    陳默朝窗外瞥了一眼邊上停放的豪華跑車,似有似無的冷哼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