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3 難以啓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3 難以啓齒字體大小: A+
     

    回去的路上,季含一直沒說話,陳默有些忐忑,“剛剛你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

    季含臉色看過去倒沒什麼不妥,只說沒事。

    與其讓別人添油加醋,還不如攤開來說,陳默有些惱火,“她們是不是說我什麼了,你才這麼生氣?你心裡要有疑問就說出來,別藏在心裡,讓人硌的慌。”

    季含怔了下,“也沒什麼,就說不合羣內向什麼的,你管她說什麼呢,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就好了,我相信你就好了。”

    陳默心裡鬆了一口氣,看季含確實沒什麼異樣也就不好再追問什麼了,到家沒多久,就接到了朱姝的電話。

    “你在那兒了?”

    “家裡。”

    “季含在身邊嗎?”

    陳默心裡一沉,已隱約猜到朱姝要說什麼,“不在。”

    “季含有沒問你什麼。”

    陳默急道:“到底說什麼了!”

    朱姝忿忿道,“黃玲她們說你挑男人的眼光不錯,一個比一個強,還說你在學校的時候就傍大款,做有錢人的情婦,有豪車接送,但她沒說那人是江修哲,就連何生都問我你在學校是不是傍上有錢的老頭了。”

    陳默只覺得身上的血一直往上涌,手都抖索的不成樣子,她好不容易跟季含有今天,這女人想要毀了她麼!

    “趙妍跟季含說什麼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沒問問季含?”

    “我猜也是趙妍授意她們說的,你要是想現在上門給她兩個巴掌我一定陪你去,打死那丫的。”

    “陳默…….你說話呀…….”

    沒有心思再聽朱姝說什麼,她直接掐了電話,心裡有種對未來不安的倉惶感,季含爲什麼都不問?

    拿不準是繼續瞞下去,還是要跟季含坦白江修哲的事。

    接下的幾天季含也什麼異樣,似乎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在洗手間無意聽到有兩個同事在聊八卦,居然還是在講她的,“知道嗎,我們主編聽說在大學的時候就在傍上了一個有錢的男人,難怪這麼會來事?”

    “不會吧,主編看起來不象這種人啊。”

    “這個誰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表姐是她大學同學,親口跟我說的還有假。”

    見她從洗手間出來,那兩個編輯互相對望了一眼,同時訕訕的喊了一句,“主編……”

    陳默一臉淡然,一邊打開了水龍頭,一邊道,“你表姐是趙妍吧,她父母最近帶着她在江城四處找金龜,怎麼還有空來中傷別人。”

    其實那個編輯臉色有些難看,陳默不以爲意的笑笑,“開個玩笑,好了,都去做事吧。”

    在娛樂圈素有音樂教母之稱的a姐舉辦生日聚會,陳默向來和她關係不錯,自然應邀在列。

    聚會在a姐家游泳池邊上,江寧說小也不小了,可社交圈裡來來回回碰見的都是熟面孔,幾乎每個派對焦點都是那些紅藝人和商界的有頭有臉的人,當然越多這樣的人捧場纔算越有面子,也有些想要藉此攀上關係也會想辦法拿到邀請貼。

    眼下她就看到趙妍,她是跟父親一起出席的。趙家是有錢,在當地開了一家大型的連鎖超市,可要是江寧跟顧家和江家的這樣的比起來不過就是小門面了。

    趙父看來熟人也不少,帶着女兒一邊給她介紹,能出現在這裡的年輕男人不是富二代也是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趙家父女打什麼主意,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陳默寒喧了一陣,一扭頭,就a姐領着幾個人款款而來,待看清來人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頓時僵在那兒,擡腳就走。

    a姐很快叫住她,“陳默!”

    她扭過頭,巧笑嫣然。

    “陳默,來給你介紹下,這位是盛天科技的秦總和夫人。秦總在出國前可是s大的教授,也是我多年的老友。”

    又拉過陳默,“這是風尚雜誌的主編陳默,也是我的時尚顧問哦。”

    陳默飛快的伸出手去,微微一笑,“你好,秦總。”

    秦慕天似乎沒料到她會有這個舉動,怔了好半天,纔有些猶豫的伸過手去。

    “好……”

    陳默飛快的握了握,“秦總儀表不凡,年輕時不知是怎麼樣的風流瀟灑。”

    又把手轉向秦夫人,二十多年沒見,她算算這個女人也快五十了,可保養的很好,看過去也就四十出頭。

    她輕笑,“而秦夫人真年輕,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幾歲。”

    秦夫人面上有些訕訕的,看來是秦慕天跟她說過了,“那裡。”

    陳默有些感嘆的對着a姐笑,“兩位的孩子一定很幸福吧,有這麼恩愛的父母。”

    a姐輕輕拉了一下她的手,相熟的朋友誰都知道秦慕天夫婦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孩子,眼下被陳默一說,顯然又是戳到兩位的痛處。

    忙岔開話題,“瞧你說的,好象是天上掉下來似的?你的父母肯定也如珠如寶似的疼你吧。”

    陳默聞言輕輕一嘆,“你是不知道,五歲的時候我父親就死了,我媽一個人把我拉扯大的。

    a姐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啊。”

    “沒事,都過去這麼久了,早就不知道傷心了。”

    秦慕天夫婦的臉色都不好看,訕訕的站在一旁。

    有人在喊了陳默一句,這是江修哲的聲音,夢裡都嫌棄的聲音。

    陳默對着他們舉了舉杯,“我先失陪下。”

    轉過頭徑直朝着角落裡的江修哲走去,聽顧凱說過過他上個禮拜出了院,不在家好好養着,又跑來尋花問柳的麼?

    她心情差到了極點,她正爲要不要跟季含坦白過去傷腦筋着,眼下看見江修哲更是覺得煩心。

    “真巧啊!”

    江修哲脣角有若有若無的笑意,“是啊,真巧啊。”

    陳默下意識的往他身後看了看,竟然沒有如花嬌顏在側,江修哲似乎看出她的心思,懶懶的道,“不用懷疑,我一個人來的,怎麼,又想要走了?”

    看她臉色有些不好,忙問,“這一晚上跟個跑堂的似的,累了?”

    “沒事,挺好的。”

    江修哲儘量裝作隨意的樣子,雖然事先就知道聚會上會碰見陳默,可看到她的身影自己居然會心跳加速,這種認知讓他既惶然又無可奈何。

    讓江修哲習慣了輕易掌控自己想要的人和事。可現在他卻嚐到這種明明想要又得不到的挫敗感,他甚至把這種現象看成是生命中遇到的一個問題,急需解決的問題。

    兩人都沒再說話,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不遠處,趙家一對父女還在四處寒喧,陳默的臉上浮現一絲冷笑,你趙妍不是一向目空一切嘛,怎麼看過去就這麼迫不及待。

    她轉臉看了看江修哲,指了指泳池邊上跟一個年輕男人笑面如花的趙妍。

    “你看看那個女人?漂亮吧。”趙妍一身雪白的低胸晚禮服,看那胸部的尺寸,倒是很符合江修哲的口味。

    江修哲循着她的視線看了一眼,笑的有些意味深長,“怎麼,你要給我介紹女朋友?”

    陳默心裡不自禁的哼了一聲,他竟然已經忘了趙妍這個人了。

    陳默抿了口酒,輕輕咬着脣笑,她端起杯子晃了晃,看着酒紅色的液體在指尖滾動,涼涼的笑顏倒映在高腳杯上。

    趙妍,想要毀了我幸福麼,那麼我也不會讓你如意的,在你毀了我之前,。

    江修哲凝神看着她,陳默不知想什麼出神,忽明忽暗的眸光裡,有時覺得冷意偶爾又透磁着些許魅惑,江修哲覺得心一下被人攫住,她分明不是這裡最性感妖嬈的,可自己卻中邪似的被她給魅惑了。

    見她又忽的站起身來,似乎想要走,江修哲下意識扣住她的手腕,“那裡都不許去,在這裡陪我!”

    陳默不耐瞥了他一眼,好象在問憑什麼,江修哲怔了怔,吐了一句,“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陳默看了他好一會,似乎覺得他很可笑,視線越過他身後瞥了瞥,“好象也是。”

    江修哲有些納悶,怎麼忽然之間就變得這麼溫順。

    陳默側臉擡了擡頭,準確的捕捉到趙妍的目光後,忽的低下頭詭異的對他笑了笑,柔聲道:“有好事等着你呢,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叫個美人過來陪你好不好?”

    江修哲本來想說你是拉皮條的麼,忽的覺得她的態度突然轉了個180度,看那一臉溫柔,笑顏如花,雖然知道她沒安好心,卻也有有些好奇她打什麼主意。

    他玩味似笑看她,“那好,我試目以待。”

    陳默直起身,長髮無意間劃過他的臉,江修哲心裡微微一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輕輕撩撥了下心底的那根繃緊的弦。

    他笑着看着款款而去的背影,剋制想要狠狠抱住她的衝動。

    越過侍者時候,她換了一杯酒,看了看似乎又嫌酒了少些,又從別的杯子倒了些。

    陳默滿意的看了看杯裡的酒,明亮的燈光下,酒紅色的液體依稀可見清亮驚人的眸子。

    她走過去,卻不上前去,只在一邊跟旁跟人聊天。

    趙妍看來也很適應這種聚會,不時的跟對方漫聲淺語,什麼時候該端莊什麼時候該露風情萬種的微笑,都撐握的恰到好處,

    等趙妍這邊寒喧過,才迎上去,“趙妍,你也來了。”

    趙妍臉上表情凝滯了下,陳默已經上來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擁抱,她勉強笑了下,“真巧啊。”

    “同學聚會以後一直想約你來着,就是找不到你號碼,都是這麼多年同學,以後要常聚聚,不能生分了。”

    “那是自然的。”趙妍不相信陳默不知道她說了什麼,那天她就作好心裡準備等着陳默跟她大鬧一場的,可偏偏她就這麼走了,今天碰見自己還這麼客氣,還真是沉得住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