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1 生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61 生氣字體大小: A+
     

    “過兩天我就可以出院了。”

    說這話的時候陳默正一手攙着他,走在醫院花園的小道上,花園裡花扶掩映,倒是很陰涼。

    江修哲堅持不肯坐輪椅和駐柺棍,認爲太難看了。於是就把陳默當成了柺棍,其實自己慢慢也能走,只是略有有些吃力。

    走了會,江修哲興許是有些累了,兩人找了一個樹蔭下的長椅坐下。

    花園裡有不少來散步透氣的病人,草坪上不時的有追逐打鬧的孩子。

    有個球滾到自己的腳下,她撿起那起那個球,擡起頭來,一個五六的小男孩子正顛顛的跑了過來。

    陳默一手拿着球,低頭摸了摸孩子的頭,“這是你的球嗎?”

    那孩子穿着病號服,雖然瘦,看過去很聰明靈動。奶聲奶氣的道:“是我的球。”

    孩子接過球又轉身朝後看了看,站在六七步開外是一個老人,看樣子應該是孩子的爺爺。又轉身對陳默笑了,“姐姐,爺爺說他玩不動,你能陪我玩會球嗎?”

    陳默很爽快的應好,當真陪孩子玩了會,江修哲也不說話,只在一旁笑笑的看着。

    等孩子走了,陳默還一臉溫柔的看着那小孩的背影,江修哲問她:“你很喜歡這孩子啊。”

    陳默心裡一痛,倘若自己那個孩子生下來了,也該這麼大了,倘若真是這樣,不知作爲父親的江修哲又會是如何,亦覺得是拖累和負擔吧,所以當年才避她如蛇蠍。

    突然又覺得人生有很多事真的很奇妙,旁上坐着的這個男人曾經和自己有過一個孩子,她曾是那麼不顧一切愛過他,又曾經恨他入骨,而如今,竟然可心靜如水的跟他坐在一起聊天。

    好在過去的一切都過去了,她微笑了一笑,看着那個在陽光下緩緩移動的小人。

    目光還沒來得及收回,兩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她臉上的笑容一滯,那是季含和何月兒,這個點季含不是應該在上班的麼?

    他們似乎並沒有發現她,何月兒很高興的挽着季含,邊走邊手舞足蹈的說些什麼,季含看着她,不時的搖頭輕笑。

    陳默眼不錯珠的盯着那邊,好一會,見何月兒微擡頭看向這邊,似乎也發現她的存在,怔了一會,又若無其事的別開視線,繼續跟季含說自己的。

    陳默正打算移開視線,眼不見爲淨,見何月兒忽然彎下腰,季含伸手攬住她,一臉焦急,下一瞬,何月兒就撲進了他的懷裡。

    陳默皺了皺眉,不自禁的冷哼了一聲,何月兒這是故意做給她看的吧。

    季含臉上露出尷尬的表情,似乎想要推開她,過一會,又見他擡起手,僵了好久才慢慢的把手輕輕落在何月兒的頭頂,臉上的神情看過去有些不忍又有些愧疚。

    陳默覺得有人在心頭點了一把火,燒的她難受,恨不得衝過去給何月兒一巴掌。

    她是心軟了,所以才願意季含去照顧何月兒,可何月兒卻把她的好心當成要挾的籌碼,自己分明是把一頭羊送到狼的口裡,陳默有些後悔自己的一時心軟。

    江修哲悠悠的聲音傳來,“那不是你男朋友了?真是巧了?”

    陳默強壓下心頭的怒火,聲音平淡的聽不出什麼起伏,“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比誰都都瞭解季含是什麼樣的人,我相信他。”

    陳默的眼睛仍舊死死的瞪着前面的男女,她篤信季含對她的心,可此刻卻是卻恨極了他的心軟和善良,何月兒就是利用這個弱點。

    季含似乎也發現了他們,有些尷尬推開了何月兒,江修哲搖頭輕嘆,笑的有些涼涼的。“你信任好他是嗎?那他也信任你嗎?”

    陳默怔了怔,不明所以。

    “試試就知道了。”

    江修哲忽然伸手攬住她的腰,她一驚,推她,低聲道:“瘋了你!”

    他手上的力氣大的驚人,幾乎要捏碎了她骨頭,讓她半分都動彈不得,臉上明明在笑,分明看到深遂的眸子裡有恨意,“你也可以考驗考驗他的。”

    江修哲的臉忽然湊近了幾分,在她耳輕嘆,“當然,如果他也信任你最好。”

    不待陳默反應,江修哲已經鬆開了手,站起身來,“我們回去吧。”

    她怒道:“你有病啊。”

    他冷笑,“我就是有病,要不然怎麼會住院。”

    陳默擡頭去看,視線裡已經沒有了季含他們,她恨恨的轉過頭來看江修哲,若看着別的男人攬着自己女友看過親熱的耳鬢廝磨會信任那才真的是見鬼了。

    後者風輕雲淡的笑了,“我就是開個玩笑,何必那麼認真。”

    眼前這種可惡的臉,陳默很想甩給他一個巴掌,這種玩笑也是能開的麼!

    江修哲說:“我是病人。”

    陳默咬牙切齒,“你是魔鬼。”

    她再也不想管他,扭頭就走,終於認定這樣的人渣永遠都不能對他心軟。

    晚上季含來找她,這是她們相識後的第一次吵架,以往吵架,都是陳默一人在唱獨角戲,季含壓根不接招,往往氣得她內傷,最後以季含捱了罵還要低三下四求饒才做罷。

    這一次,季含的似乎比她更生氣,無論她怎麼解釋他都不相信,她要他遠離何月兒,他竟然說做不到,吵完的結果就是冷戰,連着幾天不見季含一個電話一個短信。

    吵完架後沒過幾天,便接到大學同學聚會的邀請函,在本地的同學每年都會聚一次,今年也不例外,這樣的聚會聯絡感情只是個幌子,拓展社交圈和建立人脈纔是重點。

    聚會要求帶上男伴或女伴,陳默有些頭疼,自己正和季含冷戰中,找那兒去男伴?

    聚會前一天,朱姝拉着她和羅玉去買衣服,做美容,老同學相聚,誰不想在自己熟人面前光鮮亮麗的,她們也亦不能免俗。

    她很犯愁的跟羅玉她們說起了男伴這事,順帶又揪出跟季含冷戰的事,但絕口不扯上江修哲,省得她們又會沒完沒了的念她。

    “這個何月兒就是埋在你們中間的一顆地雷,吃準了你們了。”

    陳默何嘗不是不安,卻又無可奈何。

    朱姝提議,“那找顧凱吧,反正是男伴又不是男朋友。”

    陳默搖頭,“拉倒吧,季含要知道了,更生氣,現在我才知道他是多麼小心眼的男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他是在乎你。”羅玉笑的一臉神秘,“這事我給你解決,保管你滿意。”

    到參加聚會的那天,羅玉也沒什麼動靜,陳默想想還是算了,沒男伴就沒男伴吧,反正不至沒男伴把自己趕出來吧。

    換好衣服下了樓,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已經停在了自家樓下,看車牌號不就是季含的車麼。

    車上的摁了一聲喇叭,跳下一個人,正是穿着一身西裝的季含。

    陳默拉下臉來,“你來幹嘛。”

    季含臉色也不見得有多好,走上前去一把拽過她把她塞進了副駕駛,絲毫不見原來體貼入微,“我不來,難道讓你帶着江修哲去出席同學聚會?”

    陳默猜到是羅玉跟他說什麼了,看他陰陽怪氣的忍不住反諷道:“你每天抱着別的女人逍遙快活我也沒說過什麼啊!若是覺得捨不得她,以後就別來了啊,我不稀罕。”

    季含上了車,一邊繫着安全帶一邊道:“我是可憐她。”

    “你自己都搞不清楚,對她是可憐還是憐惜吧。”

    季含面色一冷,忽的湊過身子,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粗暴的吻了下來,脣舌糾纏了好一會才鬆開她。

    陳默聽到自己心跳如擂,又不解氣,嫌惡的推他,“你身上還有那女人的味道,聞着都讓我噁心。”

    季含沉默了,發動了車子,引擎聲哄隆隆響的時候,就聽他恨聲低道:“什麼都好,就嘴毒。”

    到了停車場,季含跳下車,陳默還坐在車上沒下來,正拿出鏡子整理頭髮。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脣,鼻尖還有股淡淡的香氣,脣上還殘留着脣膏的味道,不由得笑了,心裡那點惱恨之氣早就煙消雲散了。

    等她下了車,他伸過自己的胳膊示意她挽着,“嗯?”

    陳默面無表情的別開臉,季含抓過她的手塞進了臂彎裡,指了指她的臉,“還生氣,你看都氣出褶子來了。”

    陳默忍不住撲哧一笑,“這次放過你,下次現再讓我看見。”她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陰惻惻的看過來,“格殺勿論!”

    季含頓下腳步,伸手摸着她的臉,眼前的臉嬌俏動人,忍不住湊過去親了親,“我跟何月兒沒什麼,我就是覺得她很可憐,等她出院了,她會回老家去。”

    陳默不信,何月兒會這麼輕易放棄。

    季含又笑道:“你以後也要聽話知道嗎?”

    陳默知道他意思有所指,卻又覺得好笑,“他就是閒着無聊故意戲弄我,別理他就是。還有,我什麼時候都聽話啊。”

    雖然吵架不是什麼好事,不過也好,但至少知道他們對彼此的心是一樣的。

    兩人有說有笑的出了停車聲,迎面一輛紅色寶馬跑車疾駛而來,快到跟前的時候,突然方向一轉,疾馳的擦着她的身子而過,季含一把拉過她,衝着遠去的車子罵吼:“怎麼開車的!”

    季含拉過她看了看,緊張道:“你沒事吧。”

    那個車算準了車距,並不會傷到她,只是想嚇嚇他。

    開車是個打扮入時的女人,雖然是一個閃而過,陳默微覺得微微有些眼熟,想了想,心裡一沉,這個女人怎麼那象趙妍?

    但願不是那個女人。

    季含擔心有人故意害她,說要找物業管理看攝像頭,陳默說,“沒事,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