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9 左右爲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9 左右爲難字體大小: A+
     

    中午吃飯的時候,季含的電話纔打了過來,陳默想都沒想就直接給掐了。

    電話又不依不饒的繼續響,她索性把手機給關了。

    沒一會,季含的電話又打到了羅玉的手機上了。

    羅玉接了電話,就聽電話那端季含急道:“陳默在你那兒嗎?”

    陳默對羅玉搖遙頭,羅玉忙道:“不在呢,有事嗎?”

    那邊說沒事就把電話給掛了。

    陳默在羅玉家呆到晚上纔回去,進了小區,遠遠就看見季含站在她家樓下等着。

    她心裡憤怒難平,不想跟他碰面,轉身去了花園的小區,在那兒漫無目的轉了幾圈,掉個頭迎面就碰上季含,她索性也不躲了。

    季含看了她一眼,“你就不能聽我解釋?”

    她冷笑,“解釋什麼?解釋何月兒在你心裡其實只是個普通朋友,你不是特別關心她,解釋你不是故意給她鑰匙的?”

    季含怔了下,卻沒有再反駁,陳默心一下跌到底,心頭火起,決斷有如她處事般的瀟灑決絕,“你滾吧!以後再也不想見到你。”

    “我不走。”

    “不走是吧,好,我走!”

    季含一下拽住她的胳膊,“我是什麼人你不清楚?你就不能相信我的一次嗎?”

    陳默還在掙扎,季含一下打橫抱起她,“好,我帶你去見何月兒,見了她你就明白了。”

    季含帶她去的地方竟然是醫院,電梯在四樓的icu重症監護那層停了下來,陳默心裡一驚,何月兒出事了?“她怎麼了?”

    季含拉着她出來,“跟我來。”

    走到一個病房前停了下來,一個滿臉疲憊的中年男人站在病房前抽着煙,

    季含走向那個中年男人,“老師,月兒好些了嗎?”

    陳默一肚子的疑問,那這個應該是何月兒的父親了,透過門的玻璃看去,牀上躺着臉色發白的女人不正是何月兒。坐在病牀前握着她手女人應該是她的母親。

    那個男人長嘆了一口氣,“還沒醒過來。”挑頭看見陳默,“這位是?”

    “陳默,我跟您說起過的。”

    “這是何教授。”

    那男人有些失落的應了一聲,又有些歉意的看着她,“這孩子任性慣了,月兒肯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陳默聽這口氣似乎另有隱情,“伯父說那裡話,不過何月兒這是怎麼了?”

    何教授有些驚訝的看向季含,“你都沒跟她說過嗎?”

    季含面上有些不自在的,“沒。。。。沒說過。”

    這一次,他的確自私了,這件事上他做的不夠光明磊落。

    何教授長嘆一口氣,“遲早應該告訴你的吧,月兒從小就有很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也做過幾次手術,但都失敗了。醫生說如果不換心的話她活不過三十歲。”

    陳默心裡一驚,如果沒記錯的話,何月兒今年二十五了吧,如果不能做心臟移植,意味着最多隻有五年可以活了?

    “那月兒自己知道嗎?”

    “知道,所以我和她媽媽纔會同意她來找季含的。。。。。”

    何教授說到這裡就沒再說下去了,他看得出來眼前這個的女孩是聰明人,後面的話不用再說也能猜到個大概。

    何月兒從高二那年認識季含開始喜歡他,爲了能經常見到季含,考進了自己任教的大學,還選擇了跟季含所學專業,女兒從小就病着,全家上下對這孩子也是慣着了。

    可是男女的感情卻是沒辦法勉強的,季含對這個恩師家的小妹妹雖然也很好,但只是當成妹妹,大學的時候找了一個女友,當時何月兒知道後哭的死去活來,後來何月兒進了大學不久,季含也大三了,正好跟女友分了手。

    何月兒就成天見的跟在季含屁股後面,何家上下都希望他們能在一起,何教授也委婉的跟季含說過何月兒的情況,但畢竟是個人的終生幸福,季含沒表示,他也沒好意思拉下臉來勉強季含,只是讓他多照顧着也,說來也奇怪從那以後季含也一直沒再找過女友。

    季含畢業後來到這個城市打拼,是瞞着何月兒的,她想要的自己真的沒辦法給。他跟何教授還是常聯絡也會問問月兒的情況,總希望她病能治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何月兒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知道季含在江寧,哭着央求父母,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去,不想死之前還有遺憾。

    這就是陳默知道的全部的故事,看着躺在病牀上的何月兒心情很亂。何月兒愛季含遠勝於自己,她跟自己說先來後到,自己纔是那個後倒的不是嗎?

    陳默覺得心裡堵得慌又找不到渲泄口,又象有塊大石沉沉的了胸口,窒悶的快要喘不過氣來。

    何家人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抱歉和哀求的眼神她不是看不懂,只是在裝傻,她還沒善良大度的到說我要退出,呆了一會,她找了一個藉口告辭。

    季含送陳默出來,兩個人都沒說話,到了住院大樓門口陳默忽然停下腳步。

    從胃裡漫延到喉嚨的都是苦味,動了動脣半天才吐出話來,“回去吧,他們還需要你幫忙。”

    季含拉住她,“我送你吧。”

    陳默看了看季含,她的目光很冷,讓季含心裡不由得一沉,他無奈的搖頭,“陳默。。。。”

    她忽的大怒,“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嘛,你是想讓何教授告訴我,她是悲情戲的女主角,不論出於道義還是做的人良心我都該退出是不是!那你早幹嘛去了,你就不該來江寧,不該認識我,不應該讓我做惡人!”

    她一通連珠炮是的責罵,說到最後幾句都接近歇斯底里了,說着說着,眼淚無聲的滾了下來,她本來就是那麼自私的人,做不到成全,縱使她會良心不安。

    季含愣了會,又一把抱住她。陳默手抱住他,硬嚥道:“對不起,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

    “不是你不肯放手,而是我放不下,即使會良心不安,我也要自私一回,所以什麼都不會有改變。”

    她在他懷裡冷笑,“如果何月兒明天就死了,你良心會不安的吧?”

    她陳默是不會,她憑什麼爲了成全別人的幸福放棄自己的,老天也並沒有特別厚待她,可季含不同,他是那麼善良,心是那麼柔軟。

    陳默悄悄的擦乾眼淚,又推開他,心情倒是平復了許多,“我心裡很亂,你讓我靜靜的想一想。”

    季含也沒再說什麼,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出醫院,走進繁燈似火的大街,一點一點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裡。

    陳默想了一個晚上,她同情何月兒也爲她難過,可她做不到這麼大方,可以把自己的男朋友拱手讓出去。

    她心裡也還是討厭何月兒,難道因爲你生病,全世界都要讓着你嗎?知道別人不忍心傷害你就可以予取予求,這跟要挾有什麼區別。

    天還沒亮,陳默給季含發了一個短信,“這段時間我給你放假,你可以去照顧何月兒,但是等她病好了,你立馬給我滾回來!”

    那邊很快就回了一個短信,“遵命,老婆大人!”

    從那天起,她就真的沒有再去找過季含,她討厭拖拖拉拉牽扯不清,乾脆等着他把事情處理乾淨了來找自己。

    陳玉蘭好些天沒見着季含也總在問,陳默隨便找了個藉口搪塞了,沒有季含在身邊,倒有更多心思放在工作上,季含偶爾也會打電話來說說何月兒的情況,陳默雖然嘴上說的大方,心裡總是有些不舒服。

    有一天和雜誌社同事去逛街,在一家店裡碰上了施然,問她,“江修哲怎麼樣了?”

    輪到陳默驚訝了,“好象還在住院?你不知道?”

    施然白晰如玉的手指靈巧翻動着衣架上的衣服,表情淡然隨意的象是聊家常,“我跟他分手了。”

    陳默怔了怔,這速度太快點吧,這回好象不到兩月,江修哲換女友又提速了?

    看陳默一副戳到人痛處的尷尬表情,施然也沒解釋,笑了笑,“他住那個醫院,到時候我去看看他。”

    倒顯得陳默少見到多怪了,前一個是程楚楚,分手後要死要活的,後一個施然,風輕雲淡的好象沒有過這回事。

    畢竟是別人的私事,陳默也不好多問,給施然留了一個醫院的地址,兩人互相又留了電話,相約有空的時候出來逛逛街聊聊天。

    陳默雖然答應過江修哲要去看他的,不過是口頭上敷衍了事,壓根沒想再去看他的棺材臉,對於江修哲,反正他是個賤人,如果賤踏他臉皮都不會鬆動下。

    倒是沒過幾天,顧凱過來找她,說:“江修哲說看了這兩期雜誌,說有些建議要跟我們聊聊,一會跟我一起去趟他那兒吧。”

    陳默正在看攝影師發過來的片子,所有心思都在電腦上,“他不是說不干涉雜誌經營嘛?讓我說了算的,怎麼反悔了。”

    “也沒說干涉,就是提個建議,畢竟他也是合夥人,要不,您給個面子?”顧凱知道陳默討厭他,說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她會拒絕。

    顧凱其實也很無奈,誰知道江修哲那傢伙是不是在醫院憋的發瘋,才找他們打發時間的。而且那個傢伙不威脅他,如果他和陳默不來,就把蘇諾丟到雜誌社來上班,全權行使他合夥人的職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