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8 心有芥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8 心有芥蒂字體大小: A+
     

    季含打開車門,把她塞進了副駕駛,

    “哎,你幹嘛,好晚了?我要睡覺了,明天還上班呢。”陳默探出頭想要下車,一下又被季含摁了回去,語帶威脅的瞪了她一眼,“你給我坐好。”

    “喲,還生氣啦!”陳默俏皮吐了吐舌頭,這樣的霸道的季含倒是她從來沒見過的,氣鼓鼓的樣子看過去還蠻可愛的。

    看他坐上駕駛座,她戳了戳他的手臂,“怎麼了?”

    季含板着臉愣是不理她,她泄氣了,好吧,

    進了他家門,也不開燈,黑暗裡,只看得清季含異常清亮的眸子,忽的被大手一拽,又狠狠的被摁在牆上,她的背狠狠的撞在了牆上,“疼!你瘋了。。。。”

    下一刻,還來不及說的話已悉數被一個滾燙的脣舌吞沒。

    他的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你是我的!”

    她還沒開口,下一瞬,忽的又被人抱起,狠狠的扔在沙發裡。

    窗外夜色正濃,天空勾着一弦彎月,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淺淺的瀉在了玻璃茶几上。

    他忽的貼在她耳邊,輕輕咬着她的耳垂,他說,“我吃醋了!”

    陳默怔了一下,伸手拉下他的脖子,準確的吻上他的脣,笑容如花般燦爛,“你也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

    他笑了一下,原來他們是一樣的。

    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陳默要他送自己回去。

    季含笑:“反正阿姨早就知道我們我們的事,你就算回去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陳默手上的抱枕朝他丟過去,“無銀你個大頭鬼!渾球。”

    話雖如此,卻沒再嚷着要走,家裡從她的牙刷到拖鞋居然都準備了。

    季含又找了一件自己的襯衣給她當睡衣穿上,兩人相擁而眠,迷迷糊糊的時候似乎仍聽到季含再說,“我愛你,陳默。”

    這一夜睡的安穩香甜。

    早上第一縷陽光照進了臥室,陳默就醒了,身邊的季含還在熟睡,嘴角還掛着笑,她輕笑,這傢伙不知做了什麼好夢。

    小心拉開他的手,自己起了牀。

    房子是三居室,乾淨整潔,也沒過多的裝飾,雖然是他一個人住,但是也打掃的纖塵不染的,即使跟季含在一起後,她都很少來這裡。

    這個房子兩年前買下的,還是她陪季含去挑的,那時候季含說想要在這個城市紮根結婚生子。

    季含家在北方的一個城市,父母是公務員,家境算是不錯的,家裡也給他找好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一直希望他能回老家去。

    那時候他說這個地方有兩個東西讓他舍不下,一個是攝影,一個是她,可惜那個時候的她,現在想想季含在她身後默默待的背影都讓她覺得心疼。

    想到這兒,她笑了笑,好在現在一切還來得及。

    想着要給季含做頓早飯,打開冰箱,裡面除了麥片、牛奶和泡麪也沒別的什麼,禁不住搖頭,“這傢伙,平常就吃這些嗎?”

    選了牛奶和麥面去廚房煮了,其實她的手藝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驀的聽到身後有動靜,扭頭看去,季含站在門口一臉溫柔的看着她。

    “你先去洗臉刷牙,一會就好,嚐嚐本大廚的牛奶煮麥片。”

    他眉目之間都是笑意,看着眼前這個,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腦後,寬大襯衣穿在她身上,顯得嬌小了許多,襯衫露出兩條白晰修長的大腿,慷懶中透着說不出的清爽氣質。

    他走過去,從背後輕輕抱住她,臉在她肩窩處蹭了蹭,“好香啊。”

    “好癢。”她笑着要躲,脣舌一下又糾纏上來,他說,“陳默,真想以後每天都能這樣。”

    陳默怔了下,又聽他在耳邊低聲道:“以後不要見江修哲了,不要跟他打電話,也不要理會他,就算他救了你的命,江修哲什麼都不缺,我們也沒法報答他不是嘛。”

    陳默身子一僵,其實她已經猜到他昨天生氣就是爲了這個,江修哲現在是他的老闆也是雜誌最大的客戶,她能不見就不見的嘛。

    江修哲的那個訪談他也看過,還有昨天那個電話,陳默對結婚的態度,越來越讓他覺得不安,“你說我自私也好霸道也好,我也不管了,我不希望你跟他有什麼牽扯。”

    “好,我保證除了工作私下裡絕對不再見他。”她這保證毫無誠意可言,可見不見江修哲她說了也不算,江家在江寧有呼天喚地的本事,想動她或是季含是輕而易舉的事。

    無端的苦澀漫了上來,如果說以前她認識的江修哲是裝作人樣的種馬,那如今就是個喜怒無常的變態,她之所以能忍他到如今,因爲不想辛苦打拼到如今的一切全部毀於一旦。

    陳默是個現實世故的人,只要在她還能容忍的底線範圍內,都不會去跟江修哲翻臉,更何況他還救了她一次。

    她知道季含擔心什麼,可是她能告訴季含說你放心,自己對江修哲來說不過是一件舊衣服,他扔過的絕不會再撿過來穿上?這些她都不能。

    季含說,“辭職吧,我養你。”

    陳默搖頭,正想要解釋,驀的聽到一聲有些顫抖的聲音在問,“你們。。。。。。”

    陳默轉臉看這過去,是一臉慘白的何月兒,不知何時進來了,正手指顫抖着指着他們。

    她身只穿了一件季含的襯衣,季含緊緊摟着她的腰身,一看就知道兩人昨晚做過些什麼。

    何月兒死死咬着脣,眼眶裡隱隱蓄滿淚水,看過去傷心欲絕的樣子。

    陳默心裡一冷,何月兒居然能隨意出入季含家,心裡就光火。

    現在還一副捉姦的口吻,陳默心頭的火一下燒了起來,狠狠瞪了季含一眼,“何小姐,你大概忘了季含是我男朋友了吧。”

    季含看了看何月兒又看了看陳默,有些爲難,“陳默,不是你想的那樣。”

    陳默看得更是冒火,纏着別人的男朋友,每次都裝可憐,一想到這兒說話更是不留情面,“何小姐,以後可不可以請你離我男朋友遠些,如果你真的身嬌體弱需要照顧的話,我也可以照顧你,ok?”

    何月兒臉漲的通紅,眼淚直在眶裡打轉,季含低喊了一聲,有些哀求的意味,“陳默。。。。”

    陳默狠狠的推開了季含,指着何月兒問,怒極反笑,“還有你,可不可以告訴連我都沒有你家的鑰匙,爲什麼她會有?”

    季含有些爲難的看了下何月兒,又覺得有些憋屈,鑰匙不是你自己不要的麼。

    陳默咬牙點了點頭,冷笑,“你們很好啊。”轉身衝進了季含的房間,碰的一聲又把門關上。

    季含頭大,好不容易和好,又來這麼一出,不禁有些嗔怪的語氣,“月兒,你…..”

    陳默已經換了自己的衣服出來,拎了包就要走人,季含趕緊過來拽住她的手臂,“你聽我解釋!”觸到何月兒哀求的眼神又怔了下。

    陳默直冷笑,視線挑向了何月兒,她除了換了個方向,還站在那個位置沒動,手捂在胸口那兒,好象有說不出的痛楚。

    何月兒咬着牙死死看着陳默,她說的聲音不大,但眼睛裡卻充滿恨意,好象恨不得陳默此刻去死一樣,“你以爲他是你的嗎,我告訴你,就是按照先來後到也輪不上你!”

    陳默哼了兩聲,神色平靜一絲不亂,她一根根的撥開季含的手指,“那好,還給你,你們慢慢聊,我就不打擾了。”

    轉身就向門口跑去,季含要追過去,何月兒虛弱的喊了一句“師兄!”又緩緩的蹲在了地下。

    季含追了兩步,看着陳默離去,又回頭去看何月兒,終歸折回了客廳,扶住了蹲在地上的何月兒。

    陳默回頭看了一眼,何月兒已反身投進了季含的懷裡,而季含竟然打橫抱起了她。

    那一刻,心都好象被人撕了開來,刺骨的疼。她一秒種都呆不下去,轉身走進了電梯。

    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到那裡。”

    “隨便!”

    司機瞅了瞅後視鏡,“小姐,你沒事吧?”

    一摸臉,這才驚覺,臉上已經溼了一片。

    陳默不想讓母親看到自己這個樣子,只好去羅玉家。

    羅玉看她失魂落魄的,問她怎麼了。

    這一問,陳默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跟小溪似的流個不停,泣不成聲的控訴季含。

    秦然在一邊逗着孩子,聽了後小心的說了一句,“不能吧,我看季含對你死心踏地的,九頭牛都趕不跑!”

    羅玉橫了自家老公一眼,“閉嘴,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吃着碗裡的看着鍋裡的。”

    秦然一下噤了聲,又低聲嘟嚷道:“怎麼連我一塊罵了。。。。。。也不能一杆子打死吧。”

    看兩個女人正在氣頭上,泰然很知趣的抱着孩子出去遛彎了。

    羅玉恨恨的說要打個電話罵季含一頓,被陳默攔住了,最後的那一幕,越想越讓她覺得心寒,就是到現在季含都沒打個電話跟她解釋。

    她抹了抹眼淚,“不用打了,他既然不稀罕我,我爲什麼還要去巴着他,我陳默還沒這麼自輕自賤麼,讓他去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