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7 探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7 探病字體大小: A+
     

    去的時候特別叫季含,省得面對江修哲太過尷尬。

    季含倒是很樂意陪她一塊去,他也不希望江修哲和陳默有時間單獨相處。

    去了醫院,找到那個貴賓專區,少了刺鼻消毒藥水的味道,乾淨明亮也安靜。

    找到了護士問路,護士說要打個電話問問,號碼還沒摁完,護士又問,“美女是不是叫陳默?”

    陳默點了點頭,護士放下電話,笑笑,“那就不用打了,走吧,我帶你們去。”

    一路帶他們走到門口,“這就是江少的病房了。”說罷轉身離去了。

    病房門是敞開的,江修哲靠在沙發上看文件,江母在一邊切水果,母子兩也不知道在聊些什麼,江修哲看過去很開心的樣子。

    看見他們進來,江修哲脣角勾了勾,臉卻冷了下來。

    他衝着陳默挑眉道:“是陳主編,真是稀客啊。”

    江修哲這句話的潛臺詞是忘恩負義,明顯的嘲諷的口氣,陳默雖然臉皮厚,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的笑問:“好些了嗎?”

    江修哲有些負氣的道:“好啊,怎麼能不好。”

    江母倒是笑的一臉親切,“陳小姐,來了,來這邊坐。”看了一眼她身邊季含,問:“這位是?”

    陳默笑笑,“我男朋友季含,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江夫人。”

    “江夫人,你好。”

    江母看了看季含,好象很高興的樣子,“兩位果然很般配啊。”

    又微惻過臉去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你看人家陳默都有男朋友了,你什麼時候也給媽帶一個女朋友回來。”

    這番話真是各人聽了各種滋味,江修哲的臉色有些難看,而季含又怎麼會聽不懂江母是意有所指。

    陳默則在心裡偷笑,要江修哲帶個女朋友回家還不簡單,別說一個,完全可組個團帶回江家。

    江母說讓年輕人好好聊聊,略坐一會就走了。

    江母這一走,氣氛就冷場了,主人不熱情,他們也覺得尷尬,勉強的問了幾句關於他的傷勢話題,江修哲也總是懨懨的。

    略坐了會,季含跟陳默打了個眼色,對江修哲笑道:“江少大概是累了吧,要不我們先回去了,不打你擾休息了。”

    陳默也跟着站起來,看他們真的打算要走,江修哲一下坐直了身子,急道:“哎。。。。。。”

    他想要說些挽留的話,看季含在又不好太放肆,惹惱陳默,真不理自己了該怎麼辦。

    “江少的東西還了嗎?”

    陳默一拍腦門,笑道“差點忘了,你看我這記性。”

    委含寵溺的看着她,又對江修哲搖了搖頭,“她就是這樣,馬大哈。”

    江修哲不動聲色的笑了,“這樣的女人不要也罷,再找更好的。”

    季含似乎也沒想到他會講出這樣的話來,愣了會,“江少真會說笑。”

    陳默有些訕訕的,乾笑了兩聲,從包裡拿出江修哲給她的手機和一個信封放在了旁邊的矮櫃上,這點錢對江修哲來說不算什麼,這個舉動雖然顯得她有些小家子氣,但實在不想再欠他些什麼。

    “手機和錢還你,真是派上大用場,謝謝你。”

    江修哲嘴角扯了扯,表情看不出什麼喜怒,視線落在陳默載着情侶對戒的無名指上,許久沒有說話。

    陳默莫名覺得有些壓迫感,面對江修哲那麼小心翼翼的,也搞好不清自己到底在怕什麼。

    有個溫熱的大手悄悄握住她的,季含淡道:“江少,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先走了。”

    也不等江修哲回話,拉着陳默就走,腳剛跨出病房門口,驀的又聽江修哲問:“陳默,你現在過得幸福嗎?”

    陳默沒回頭,擡眼深深看了一眼季含,自己的臉就映在他清澈的眸子上,她微微一笑,“幸福,很幸福。”

    出了醫院的大門,陳默心裡一怔鬆,有種完成了一個艱鉅的任務的輕鬆感。

    等陳默走遠了,助理才推門進來,看江修哲面無表情的扭頭看窗外,猜到他大概心情不好,“江少,要不要推你出去走走。”

    江修哲突然抓起桌上的手機狠狠的扔向門口,又覺得不解恨,拿起那個信封狠狠的一扔,一沓的人民幣從信封中飛了出來,散落了一地。

    大怒:“散什麼步,大半夜的去見鬼啊!”

    助理也不敢做聲了,心裡犯嘀咕,陳默有男朋友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介紹的。

    把地上的錢一張一張撿起來放好,江修哲頭一歪,看過去氣已經消了大半,“這錢給你吧,算是給你這個月的獎金。”

    助理應了一聲好,正要出去,又聽江修哲淡淡道:“幫我打個電話給何月兒小姐,叫她明天來一趟醫院,我要見她。”

    江修哲一個在生了半天悶氣,又覺得不解恨,又給陳默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陳默和季含剛到家不久,正陪着陳玉蘭看電視。

    陳默一看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剛剛在醫院就沒給她好臉色,現在指不定又抽什麼風,頓時覺得頭大。

    季含看她電話響了半天也不接,問:“誰的電話,怎麼不接。”

    陳默很誠實,“江修哲的。”

    季含倒沒再說什麼,陳默摁下接聽鍵,就聽電話那邊劈頭蓋腦的道:“陳默,你過來陪我!”

    陳默有些惱火,有家人在旁邊,又不好發作,握着電話去了陽臺。

    “江修哲,你當我是你家傭人呢,隨叫隨到?”

    江修哲想着好不容易纔修復的關係,壓下心頭那股怒火,沒直接發火還算好的。“都回來半個月了,現在纔來看我一回,不到五分鐘就走了,你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

    陳默淺淺道:“我們不是怕打擾你休息嘛。”

    說起這事,她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但她還是沒辦法輕鬆自如的面對他,能躲則躲,這一拖就是半個月。

    “等我有時間再去看你。”

    “什麼時候?”

    “有時間的時候。”

    “如果我不找你,你這一輩子都沒時間吧。”江修哲知道陳默很早就回來了,就想等着她什麼時候會主動來看自己,沒想到這一等就半個月。

    陳默又覺得又好笑又好氣,“哎,江修哲,是不是你在醫院呆了一個多月,都狗不理了,既然這麼無聊,要不要我打個電話給你那些個女友們,讓她們排着隊輪番去,可好?”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陳默這邊浮上一個譏諷的笑,你可不就是這種人,嘴上卻敷衍道:“等我有空再去看你,我現在有點事,我先掛了。”

    “別掛。”電話那端低沉的聲音細細傳來,倒有些懇求的意味,“陪我聊聊天吧,陳默,我不會再爲難你了,就是很難受想找個說說話。”

    陳默怔了下,“好,你說吧,但我還有事,不能聊太久。”

    那邊在低笑,怎麼聽起來都有些陰惻惻的,“季含在你身邊吧,有事是假,你怕他不高興纔是真吧。”

    陳默也不否認,又聽那邊問,“你說怎麼算是愛一個人,你愛過誰?”

    江修哲是心有感觸才問出這句話,話一出口,又覺得這句話是廢了。

    陳默心裡突然涌上一巨大悲哀,雖然知道他風流,但聽到他親口承認不懂什麼是愛,還是爲自己不值,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居然給了這樣一個人。

    陽臺上沒開燈,隔着玻璃門依稀能聽到季含和母親說話的聲音。

    客廳裡的燈火明亮,陳玉蘭在給季含講解劇情,季含在一旁也聽得認真,偶爾也發表兩句自己的觀點,她要過的便是這樣平凡而溫暖的生活。

    她說,“我以前愛過你,現在愛着季含。”

    有句話叫你若不離不棄,我便生死相隨,電話那頭許久沒說話,陳默沒再去關心對方的心情,她說,“我要掛了,你救過我,我會記在心上的。”

    沒再等對方回話收了線,關了手機電源。

    回到客廳,坐在他們中間的位置,問:“這個電視現在放到那兒,那媳婦跟她婆婆打起了來嗎?”

    “沒呢,人那婆婆其實也沒那壞,就是太愛兒子了。”

    “嘖嘖,真是,要將來你媳婦跟你媽鬧矛盾了,你鐵定是站在你媽那邊的。”

    “那能嗎,我媽人很好的,一定會喜歡你。”

    陳玉蘭忽然冷不叮的問,“你們兩打算什麼結婚?都老大不小了。”

    一句話把兩個人都給怔住,季含先反應過來,“我也有這個意思,想帶陳默回去看看我爸媽的,她一直說忙沒時間。”

    又拉過陳默笑道:“要不我們把這環節省了,明天直接就去把證領了,只要九塊錢哦。”

    陳默心頭一跳,那件事瞞着季含總覺良心上過不去,說出來又怕真的失去了季含,一想到這些,心裡有些慌,強笑道:“還早呢,先讓你再過一陣瀟灑自由的生活,我再收來圈養。”

    陳玉蘭看過去略有些失望,動了動嘴脣似乎想要說什麼,大概是顧忌到季含在場,也沒再說什麼。

    季含呆到十一點多才回去,其實對於她和季含的那點事陳玉蘭早就心知肚明,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陳默送季含到電梯口,電梯門剛一開,季含一下把她拉進了電梯,低聲道:“送我回去。”

    季含的臉微微有些繃着,陳默知道他在生氣。

    其實認識季含這麼久,很少有見他有發脾氣的時候,大多數是她有沒事沒事鬧下脾氣,故意等他來哄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