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5 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5 回家字體大小: A+
     

    在村的裡的日子辛苦而忙碌,陳默白天幫着工作人員一起照顧老人和小孩,季含則幫着清理廢墟,跟着武警官兵一起搭建樣板房。

    晚上跟着季含一起窩在簡易的帳蓬裡,在這樣的環境下,洗個熱水澡都是很奢侈的事,好在是夏天,到了傍晚,季含和這裡的村民一樣都到河邊去洗澡。

    這裡的天氣白天熱的要命,一入夜就很涼,陳默以前落下怕涼的毛病,所以她也不敢到河裡去,連續過了幾天,一身的汗臭味實在是受不了了。

    夜很深了,季含都睡了一覺醒過來了,陳默還在翻來覆去睡不着,“怎麼了。”

    “身上粘嗒嗒的,不舒服。”

    季含倒是一身清爽,陳默特意跟他拉開下距離,又問他,“聞到汗臭味了麼,我三天沒洗澡了,除了廢墟下那次,我這輩子都沒這髒過。”

    季含大手把她撈回到自己懷裡,“沒事,我聞着香。”

    陳默嗤笑,從他懷裡鑽了出來,“假話!”

    “真心的,你就是成了山頂洞人我也不嫌棄你。”

    “去你的,你纔會成爲山頂洞人呢。”

    寂靜夜裡不時有婦女壓低的嗚咽聲傳入耳中,那是逝去了親人的災民。

    季含下巴在她頭頂上蹭了蹭,把陳默緊緊扣在自己懷裡,經過這些日子才覺得上天無比的眷顧自己,陳默安然無恙,能看到能聽到能摸到,實實在在的。

    陳默察覺到他有些異樣,“怎麼了?”

    清越的聲音緩緩入耳,“那時候阿布叔跟我說你埋在廢墟下,我當時嚇的兩條腿都軟了,現在想想仍覺得有些後怕。”

    腦海忽的掠過江修哲,雖然不知道他救陳默是出於什麼心態,但季含還是感激他。

    Wшw• ttk an• ¢ Ο 他討厭江修哲看陳默的眼神,總是藏着說不清道明的東西,偶爾卻是毫不掩飾的佔有慾。

    陳默也是討厭江修哲的,可是地震時他奮不顧身救她過後呢,何況上天偏生眷顧這個人,有好的家世背景,高學歷,還給了他一張英俊的臉龐,這一切都是季含比不上的,他不否認,在江修哲面前他有些自卑了,所以江修哲對陳默越好,他就越覺得不安。

    可是這次陳默竟然又回來了,季含一下清明瞭更覺得心踏實了,陳默愛他絕不亞於自己對她,只要陳默的心還在這兒,任誰都搶不走。

    在這個小山村裡相處的十五個日日夜夜,已足夠他們回味一輩子。

    半個月後,泰山集團派的工程隊進駐了這個小山村,鎮政府的告訴他們,泰山集團給地震災區捐助了一千萬,其實中有五百萬指定用於重建這個山村,並且工程隊會負責到山村的重建工作結束。

    陳默知道這事必然是江修哲做的,心裡不由得又對他改觀了一些,這個種馬也是那麼一無事處的。

    看村民都安置差不多,他們也踏上了返鄉的歸程。

    出了機場,他們的朋友都已經等在那兒了,羅玉一家子、朱姝,還有不少季含的朋友,站在幾個高大的男生中間的何月兒顯得特別嬌小。

    羅玉和朱姝尖叫的撲過來抱住她,三個又跳又笑,身邊突然有細細的抽泣聲傳來,她好奇的側過臉去看,頓時僵住。

    何月兒正撲在了季含的懷裡在哭的梨花帶雨,兩個手緊緊的摟住了季含的腰。季含滿臉尷尬,“好了,月兒,這不沒事了嘛。”手剛推開何月兒一份,她一會撲上來貼的更緊。

    陳默喜別重逢的興奮勁一下被衝的煙消雲散,狠狠的剜了季含一眼,後者給了她一個極其無辜的眼神。

    這女人完全當她透明的吧,陳默臉拉了下來,別看她平常工作雷厲風行,但一碰到種事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朱姝看她還站在那兒發愣,恨其不爭的瞪了她一眼,上前去從拖出何月兒,又不無譏俏道:“好了,何小姐,沒哭夠回家找個男朋友哭去,你現在抱的好象別人的男朋友。”

    偏偏朱姝嗓門又大,何月兒再如何豁得出去,也架不住來往這麼人異樣的眼光,錢樂他們反應過來,也拉過何月兒,“好了,月兒,不說了他不會有事嗎。”

    季含一脫手,很快上來摟過她的肩,“累了吧,走,我們回去。”說話間,狠狠瞪了趙政一眼,這小子帶她來做什麼,這不是添亂嘛。

    趙政特別狗腿的乾笑兩聲:“別誤會,他們感情好的就象親兄妹一樣。”說到後面這句話聲音低了低,睜眼說着瞎話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本來好好的喜悅氣氛被何月兒一攪弄得氣氛很尷尬,陳默壓下心頭不快,勉強扯一個笑,“是啊,季含也常說何月兒就想自己的親妹子一樣,說來,月兒,你也該叫我一聲嫂子纔是。”

    何月兒臉色白了白,沒說話。

    朱姝在旁邊冷笑了一聲,“還親兄妹,騙鬼吧。”羅玉手扯了她一下,示意她別多嘴。

    又笑笑招呼大家,“別站着了,我們走吧。”

    季含上來討好似的摟着陳默,“呵呵,我們也走吧。”

    陳默面上沒什麼不妥,手卻推開他,“走開,熱!”

    她心裡還惱火着,若不是平常你季含對何月兒隨便慣了,她何月兒敢當着她的面這樣?

    羅玉從老公手裡抱過孩子遞過她,“來,快看看,你乾女兒又長大了。”

    季含無奈的搖了搖頭,何樂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眼睛餘掃了掃何月兒,她紅着眼眶有些委屈的囁嚅道:“我就是擔心你嘛,陳默姐自己想多了。”

    看她這樣,季含也不忍心再說什麼。

    到了停車場,何樂指了指那個黑色越野車,“你跟我們坐一個車,讓那些女人坐一個車,哥們可想死你了,好好跟我們講講你這一個多月的歷險記。”

    季含擡頭瞄了一眼陳默的身影,她正抱着孩子跟着羅玉兩口子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季含趕緊朝錢樂他們揮了揮手,“這麼沒眼力,沒看我家領導不高興了。”

    邊說邊快步朝陳默追過去。

    錢樂他們面面相覷,又一齊在季含身後默契的高喊,“妻管嚴。。。。妻管嚴。。。。。。妻管嚴。。。。。”

    聲音在空蕩的停車場裡還蕩着迴音,季含腳一下怔鬆,扭頭狠狠掃過去,這幫混小子,添什麼亂哪。

    季含雖然怕老婆,但男子漢的面子還是要的,走快了幾步,麻利的上了車。

    回去的路上,陳默私下裡狠狠的跺了他兩腳才覺得解恨,季含自知理虧也不敢喊冤,賠笑道:“解恨了吧,咱不不生氣了好吧。”

    朱姝和羅玉看在眼裡,在一旁偷笑不已,“該你!”

    回了家,陳玉蘭已經做好了一桌飯菜在那兒等着他們了,一大幫人好不熱鬧。

    在坐的都是很要好的朋友,陳默也就不顧忌什麼形象了,一邊狼吞虎嚥的一邊道:“還是媽你做的飯菜好吃。”

    陳玉蘭一邊幫女兒順了順背,眼眶一下就紅了,這孩子得在外頭吃了多少苦才能這樣,“慢慢吃。”

    大家聽說陳默出山後不顧危險又返回去找季含的壯舉,錢樂打趣說陳默可比孟姜女千里尋夫,被季含狠狠的拍了一巴掌,笑罵,“你這個烏鴉嘴。”

    季含和陳默極有默契的相視一笑,兩人的心意是相通的,此生都不離不棄。

    趙政仁舉起杯子敬陳默,“說句實在話,我以前一直爲季含不值,他掏心掏肺的對你,卻不見你有同等的回報,可是今天我服你了,在這麼危險的情況,我想沒幾個女人能做到你這樣,來,這杯我敬你,以往我的不是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了。”

    陳默亦笑笑舉杯,“你不說我還不知道你這麼不待見我呢。”說話間得意的跟季含眨了眨眼,瞧,我把你的兄弟都給收服了。

    接下幾天也沒去上班,連着在外頭連着幾天吃請,朋友們說是壓驚飯,只是沒在任何場合見過何月兒了。

    上班那天,剛進雜誌社的大門口,陳默眼尖,一眼就瞟到略有些相識的身影站在接待臺邊上。

    那人身材微有些發福,紅潤的臉色看來過得很好,戴着金絲眼鏡,眉目間依稀能找到當年儒雅瀟灑的痕跡,等看清這張臉時讓陳默更憎惡。

    見她進來,那人臉上一下露出喜色,很快朝她走過來,陳默厭惡的眼神一下又將他釘在那兒,他嘴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身後小保安很熱情的跟陳默打着招呼,“陳主編,早!”

    陳默怔了下,反應過來放緩了神情,亦對他親切的笑着打趣道:“早啊,小李最近好象還胖了些,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小李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最近的確是跟他的小老鄉好上了,“她咋知道了。”

    邊上一個同事推了小李一把,“傻小子!”

    聽到叮的一聲,電梯門正好打開,

    陳默腳都沒再停頓一下朝裡間跑去,“等等我。”

    連看都不再看那個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一眼,直接越過他走進了電梯。

    那男人頓時臉色發白,在原地站了幾秒,似有些站不住一會彎了彎腰,手抖索的去懷裡掏什麼,保安看到不對勁,趕緊跑了過來,“先生,你沒事吧。”

    “藥。。。。。”

    保安幫他吃了藥,又扶着他坐在椅子上歇了會,才見他臉色好起來。

    略坐了會,他起身跟保安道了謝,又給小保安留了張名片才離開,“謝謝你,小夥子,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什麼需要的幫忙的儘管打電話給我。”

    那個小保安看了看手邊的名片,又拉了拉了自己的同事,念念名片上的字,“南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秦慕天。”

    那個同事年紀比他大上許多,搖了搖頭“我說這人看過去來頭不小,原來是個老總啊,你小子沒見過世面,不知道了吧,不過你這回走狗屎運了,交上這麼有錢的主。”

    小保安搖了搖頭,納悶道:“你說他奇怪吧,他在這裡都等陳主編好幾天了,可今天見着了她又不過去找她,好象很怕她的樣子。”

    那個保安笑的一臉暖昧,“你說他跟陳主編什麼關係?不會是她相好吧。。。。。。”

    小保安很生氣的瞪了一眼同事,雖然他只是個小保安,但這幢大樓裡,只有陳默沒把他當成雜工看待,每次都對他客客氣氣的,“你別胡說八道,陳主編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她是好人。”

    年紀大些的保安搖了搖頭,“傻小子,這世界上不是單純的分好人和壞人的。”

    剛進辦公室,顧凱這個怨婦就過來訴苦,“你不在這的一個月,可我把我累慘了,我家老頭子吧逼的緊,一說我家老頭我必須得吐下槽,你知道他多沒人性麼,逼着我接手公司的新拓展的業務,我現在是自己家公司那邊的事要處理,這邊的事也要做,可謂加班加點,累死累活。”

    陳默忙喊你給打住,再給嘮叨下去,今天都不用幹活了。“說吧,你想幹嘛。”

    顧凱這才奔到主題,“小默,你要怎麼犒勞我。”

    陳默抖了抖一身的雞皮疙瘩,“好了,不就請吃頓飯,犯得上這麼死皮賴臉的牲犧色相嘛。

    她早就知道這一個月的工作基本都是副主編代勞了,看着顧凱吹的眉飛色舞的也不去點破他。

    顧顧除了表情生動還外帶動作,指了指自己的臉,“你看爲了給你代班,我這張老臉瘦了多了。”

    陳默交叉着雙臂看了他一會,伸手擡起他的下巴,奸笑一聲,做足了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好戲,“嘖,怎麼會是老臉,你看這細皮嫩肉的,多麼的水靈,一會叫蘇諾把你給買了去。”

    蘇諾是圈子有名的造型師,性格也很火辣,毫不掩飾對顧凱垂涎,奈何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每次看到蘇諾,顧凱都恨不得能隱身。

    顧凱一把拍開她的手,沒好氣道;“你饒了我吧,那個男人婆。”

    又扯着陳默的手臂撒嬌道:“快說,你要怎麼犒勞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