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4 沒什麼可怕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4 沒什麼可怕的字體大小: A+
     

    劉大夫說她腳傷沒好,建議她再歇一天,畢竟山路難走。

    她也不想去了給季含添亂,決定再等一天,等身體能復原得好些再去,順便也能準備進山的行裝。

    給季含買了一身衣服一些常用的藥品,還有一個猜大概都是季含能用得上的東西。

    準備第二天搭車先到鎮上去,然後再跟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一塊進山去。

    走之前,她起了個大早,辦了出院手續,收拾好東西,就去跟劉大夫告別,這些天多虧他的關照。

    劉大夫知道她要進山很是感慨,“象你這樣的重情的女孩子不多了。”

    陳默笑了笑,比起季含這些年爲她做的,自己做的這些倒真的算不了什麼。

    寒喧了幾句,劉大夫她到門口,一再叮囑她路上小心些。

    時間還早,醫院的走廊還寂靜無聲,她站在過道里,朝走深處望了望,江修哲的病房就在走廊最裡的一間,這兩天她再沒有去看過江修哲,他也沒再找過她。

    過去兩人相處無論她多麼的剋制,對江修哲再如何的風輕雲淡,但怨恨一直在,就象在心裡埋下的火種,微微有點熱源立馬就能燃起熊熊大火。

    而現在,他毀過她一次也救過她一次,在她心裡就算扯平了。

    “早,陳小姐。”身邊一個清朗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擡頭看了看,身着一身筆挺西裝的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後,什麼時候走過來她竟沒發覺,雖然只有過一面之緣,但她還記得這是江修哲的助理。

    看樣子是過來找她的,陳默頗有些意外,點頭笑了笑,“早。”

    “江少知道你今天要走,這是他讓我給你的。”說話這邊又給她遞過來一個手機和一個信封。

    陳默笑着接過了,這個時候她的確需要一個通信工具,握在手裡信封有些沉甸,她打開看了看,整齊的一沓人民幣。

    她把信封遞了回去,“手機我收下了,錢就不用了,我已經找人借了。”

    助理笑了下,來之前老闆皺着眉告訴他,這個女人不知好歹,一定會拒絕的。

    現在果然猜的一點都不差,他連忙說:“江少說了,錢算借你,你想還也可以的,再說,你進山多帶錢在身上,或許還能幫助到別人呢。”

    助理這一提醒,陳默倒覺得也是,山上受災嚴重,可以把這錢交給季含來安排。

    她搖頭輕笑,想不到江修哲這傢伙還能想的這樣周到,也不再推拒,“那等我回去還他。”

    又察覺自己態度又是一驚,什麼時候開始心底深處對江修哲竟會這樣的柔軟。

    “替我謝謝江少。”

    那助理又說話了,“江少說要謝的話,讓你自己當面謝,才顯得有誠意。”

    陳默心裡一樂,江修哲你是半仙麼,掐指能算到我們的對話?笑問道:“你們江少還準備了多少話讓你轉告我?一次性說完。”

    那個助理大概也覺得樂了,悶笑了不已,“沒有了。那沒事的話,我走了。”

    她點了點頭,過了一會,那個小夥子又回頭喊住了她,“陳小姐,千萬注意安全,江少他很擔心你。”

    陳默怔了怔,“這也是江修哲說的?”

    小夥子的話語間多了些狡黠,“他雖然沒說,但他心裡就是這麼想的,我替他表達出來。”

    陳默點頭微笑,“我會的。”

    揮了揮手轉身下了樓,在醫院附近買了幾個包子吃了一頓早飯就算打發了,到車站趕上了到鎮裡的第一班車。

    好不容易到了鎮上,被告知山路,前兩天下雨,山路被泥石流衝跨無法進山。

    沒辦法,她只好在鎮上找了一家客棧住下,越等越心焦。

    呆了兩天之後聽客棧老闆說,明天鎮上有一批物資要趕着運往山裡,可以一塊跟着進去,忙去了鎮政府,對方一聽說是志願者,很熱情的表示可以跟他們隨行。

    晚上閒着無事,想起江修哲給的手機,趕緊從包裡翻了出來,走的時候匆忙就塞包裡,也沒仔細看。

    現在拿來一看,給的還是最新款的三星智能機。

    開了機,手機裡有十幾條未讀信息,都是江修哲這兩天發的,問她好不好,注意安全之類關心的話。

    陳默感動之餘,心頭微微有些不安,江修哲該不會對自己存了別的心思吧。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

    陳默其實很認真的思考過要如何與江修哲相處,不能過往太密,又不能太過冷淡,想來想去保持着客套的距離即好。

    想了想,很謹慎的編了一條信息發過去,“一切都好,謝謝你。”

    等了很久,江修哲也沒再回信息,她對自己說,不回最好,可是心裡還是覺得有些淡淡的失落感。

    無聊的時候點開手機玩,無意中又點開了通訊錄,居然存了號碼,讓她不禁有些驚喜。

    第一個號碼就是江修哲自己的,然後是陳玉蘭、羅玉和朱姝幾個最親近的朋友。

    她挨個打電話,第一個就打給了陳玉蘭,陳玉蘭問她,:“見着季含了嗎?”

    陳默早就跟母親說過要進山去幫季含的,陳玉蘭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一向心善,既然女兒又說沒什麼危險,幫人又是件大好事,也算是行善積德,所以也不攔着。

    其實陳玉蘭心裡還存了別一層心思,讓小兩口一起吃吃苦,回來指不定兩人通過這次想通了就結婚了。

    陳默一下嘴快,“沒呢,這兩天泥石流把路給堵了,明天才進得去。”

    “泥石流……”陳玉蘭話沒說完,又被一個聲音打斷,電話那端略有些激越的男聲通過聽筒傳入耳畔,“那得多危險,趕緊讓她回來啊。”

    陳默怔了怔,那聲音明明聽過去很陌生,肯定不是張叔,難道是認識了什麼新朋友?

    她一直就希望母親能夠再婚,若是有,倒真是好事。她打趣道“媽,誰在你邊上?難道是你男朋友?”

    陳玉蘭罵她不正經,又吱吱唔唔道:“不過是你張叔的一個朋友來看我罷。”

    她聽陳玉蘭言詞有些閃爍,也就不再追問,再三保證沒危險之後,陳玉蘭終於同意她進山。

    掛了電話又給朱姝和羅玉各去了一個電話,那兩女人激動的好象幾輩子沒見過她似的,又責怪她都逃出生天好幾天,也不給她們打電話報平安,害她們擔心。

    她們雖然罵她,但對她的擔心不是客套而是由心而發實實在在的,讓她覺得很溫暖。

    這個晚上,在這個悠靜的小鎮上,陳默想着媽媽,朋友和愛人,一夜安眠。

    第二天進的山,山路比想象中要好上許多,至少不用走路可以騎馬。

    跟她一起進山是鎮政府的工作人員,都是很樸實的漢子,跟她說起季含這些年幫貧困孩子的事,都數起了大拇指,說:“你男朋友真有愛心,姑娘你很有眼光,找了一個好男人啊!”

    陳默很幸福的笑了,心裡頭有說不出的驕傲,她做不到季含這樣,但至少有這樣的人在她身邊。

    進了村子,零零落落倒塌的房子讓這個風景如畫的地方看過去有些灰敗。

    放眼望去到處都可見忙碌的武警官兵,醫生,還有政府的工作人員,他們平日散步的那個小山坡上已經搭起了一頂一頂軍綠色的帳篷。

    放了馬,一路跑過去,熟悉的村民看到她都很驚訝,阿布叔知道她是來季含的,指了指遠處一個半塌的房屋,“諾,季含就在那兒。”

    陳默道了謝,沿着那個小路一直跑,腳下的石子硌人,也沒覺得腳疼,只覺得心裡滿滿的喜悅要奔涌而出。

    如果上回代表雜誌社參加短跑項目也能跑出這個速度,估計早就拿冠軍了。

    她一直跑到搭建樣板房的空地上才停了下來,援建的士兵們都停下手裡的活,有些好奇的看着這個彎着腰兩手撐在大腿上喘不過氣來的女孩。

    地上一道細長背影朝她慢慢走過來,剛剛略靜下的心又開始撲通急跳,背影越來越近,漸漸擋住了她大片的陽光。

    “陳默。”

    她擡起頭,什麼也沒說,衝着對方咧嘴笑,頭頂上的陽光微微有些刺眼。

    他一身灰頭土臉,沒有了平日的瀟灑,臉曬的通紅且乾裂,額角還有來不及落下的汗珠,可這一刻,她覺得季含看過去比誰都帥氣。

    陳默微揚着頭,“你真帥氣。”

    下一瞬,已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拉進一個結實的懷抱,手大力摩挲她的後腦勺,她分明能感覺到他激烈起伏的胸膛。

    “你怎麼來了?”

    季含比陳默高出半個頭,她踮起腳尖才勉強與他平視,雙手攬着他的脖子,低低在他耳邊輕聲道:“我想你了,我不放心你。”

    不過幾天沒見,卻已覺得思念成狂,而他亦然。

    季含深深的看着她,眸子裡顏色又深了幾分,驀然的,伸手扣住陳默的後腦勺,脣準確的壓了下來。

    狠狠噙住她的脣,他的氣息肆遠忌憚的侵襲而來,象火一樣炙熱,片刻間又象水一樣溫柔。

    周圍一片歡呼聲,不時的有一兩聲口哨聲,那一刻,陳默什麼都不想再管,只順了自己的心走。

    “我也想你了,很想很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