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3 溫情時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3 溫情時刻字體大小: A+
     

    江家人來的時候,陳默打了一盆熱水正幫江修哲擦身子。

    江修哲愛講究,本來陳默是打算給他擦擦臉湊和湊和讓他睡覺的,結果他不幹。

    她說你不是有看護嗎?江修哲說她下手重,不要她。

    陳默繼續出主意。很有誠意的保證會找個全層最美的護士,反正她們巴不得有這個機會,江修哲當即黑下臉來,“如果你不想管我就走吧,別在這裡假惺惺。”

    陳默有些鬱悶,她說:“好吧,你是病人,我不該跟你一般見識。”

    陳默讓看護打來了熱水,又心有甘,“明明專業的在,憑什麼讓我業餘的上?”

    江修哲點頭同意,說好吧,打發小護士回去了。奸笑道:“這下就只有你了。”

    剛給他擦完臉,江修哲就一直喊身上粘嗒嗒的難受,他躺在那兒動不了,狂睜着一副飽受蹂躪的無辜小眼神看着陳默,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讓陳默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老虎扮豬,終歸還是老虎。”陳默沒好氣的把整塊毛巾丟在江修哲的臉上。

    “我要告你謀殺親夫。”

    “親夫你的大頭鬼。”

    江修哲只有一個手能活動,拿起臉上毛巾,準確甩進了臉盆裡,濺了陳默一臉水。

    “要不給我擦身子要不以身相許報答我,你自己看着辦,我都快被自己給薰死了。”

    陳默對他話說的不留情,心裡軟的,想想江修哲灰頭土臉的從廢墟底下挖出來,又做了手術,也是怪髒的。

    陳默無奈的翻了翻白眼,也不動手,站在那左看右看半天,江修哲嘴角彎了彎,“怎麼了,害羞了。”

    陳默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我在研究從那兒下手,沒幹過這事啊。”

    江修哲哭笑不得,自己還真是低估她臉皮的厚度。

    怔了一會,陳默彎下腰來小心解開他的病號服,從頸邊開始慢慢擦試,又擡起他的手臂。

    江修哲本來想趁此戲弄下她,看陳默倒是平靜無波,沒半點羞澀,心裡有些失落,她對自己當真沒有一點男女之情。

    不由得苦笑道,“你大概覺得你是給機器上潤滑油吧。”

    陳默的確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還不致於見個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就面紅耳赤,更何況是江修哲,只是江修哲那樣目光灼灼一直看着她,讓她着實有些消受不起。

    兩人一直沒說話,只有擰毛巾時發出的嘩嘩水聲。

    陳默的動作很輕柔,江修哲覺得她的手到之處都說不出的舒服,心跳也跟着亂了起來。

    一直膠着自己身上的目光終於讓陳默受不了,她嘆了一口氣,“江修哲,你能不能不這樣看着我?”

    江修哲心一動,一臉狡黠的笑意,“哦,我怎麼看你了?”

    陳默沒好氣的搖了搖頭,這混蛋真的沒救了!

    這樣想着,手下的力氣就跟着大了些,江修哲悶哼一聲,一會又笑的開懷,開心大過惱怒,“你想謀殺是吧?”

    陳默正要反駁,江家一行就這樣推門進來了,事先就聯絡過知道江家人要來,但沒想到來得這樣快。

    來的有四五個人,走在前頭的女人年紀五十開外,身邊跟着一個年輕時尚的看輕女孩,她們身後站着兩個人,上了些年紀,她猜測應該是江家請來的專業骨科醫生,一個年輕的應該是他的助理,以前常跟在江修哲身邊。

    “媽,你怎麼來了。”

    這是陳默第一次見到江修哲的母親,保養的很好,一看就是養尊處優慣了的。

    從前聽江修哲說過,他母親宮克也出自名門,之前是江寧有名的名媛,在社交圈了活躍,但自從江修哲大學畢業後,就很少再出現在公衆視野裡。

    江母在門口怔了會,視線落在陳默的身上,微微皺了皺眉。

    那些人看陳默的眼神有些鄙夷,特別是那個年輕的女子,鼻子輕輕了哼了哼,顯然是誤會了什麼。

    也難怪會誤會,被子退到江修哲腰下,上衣完全是敞開的,露出一大片精壯的胸膛,而她的手很不幸的正好還放在他的胸膛。

    雖然她手上拿着毛巾,但顯然毛巾被那行人給自動忽視了,這樣的舉動看過去的確有些暖昧,更何況江修哲素來風流成性,大概也把陳默看成那種藉機上位攀上江家的女人。

    陳默很鎮定,扭頭對她們笑笑,“很快就好了。”

    這邊利落的替江修哲整好衣服,這才站起身來對着走過來的江母微微一笑,江修哲反應很快,“媽,這是陳默,這陣子多虧她照顧我。”

    江夫人對她倨傲的點了下頭,也不理會她,自己坐在牀沿,一臉的慈愛的撫着江修哲的臉,“怎麼搞成這樣了,你嚇死媽媽了,你跑到這個地方來做什麼。”

    年輕的女孩皺着眉看了看病房周圍,這纔過來撒嬌似的拉着江修哲,“就是啊,表哥,你怎麼跑到這種偏避的地方來?要想度假去那兒不好啊。”

    江修哲擡眼往陳默的方向看了看,這個女人好象無事人的收拾着病牀邊的小矮几。“這裡的風景是我見過最好的,那裡都比不上。”

    聽這話,顯見得江修哲也是極寵這個表妹的,一家人團聚,自己真顯得有些多餘了,不過江家人來了也好,她的任務也算完成了。

    陳默整理好打算要走了,“江少,你好好休息。”又對江母微微一笑,“那我就不打攪了,有事的話叫我。”

    江修哲看過去有些失望,又笑了,“也好,明天早點過來,陪我一塊吃早飯。”

    那個年輕女孩又很不悄的調轉目光看了她一眼,陳默對上她的目光,不卑不亢,同樣報以笑意,那個女孩從鼻孔裡冷冷哼了一聲把目光轉向江夫人。

    陳默淺淺點了點頭,“嗯,你好好休息。”

    江母氣質很好,看過去溫和嫺雅,面上也給人親切溫和的感覺,她對江修哲身邊的鶯鶯燕燕一向沒什麼好感,所以對陳默自然也沒有。

    現在聽見江修哲這麼說,語氣依然客氣,眉宇之間卻有種冷冷的神色,此刻就跟陳默下逐客令,“這些天都辛苦你了,陳小姐,以後也不用麻煩你了,這裡有我們呢,以後抽個時間我們江家會好好謝謝你的。”

    陳默聽懂了她的弦外之音,江修哲顯然也聽懂了,有些惱怒道:“媽!”

    陳默也不生氣,大大方方,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江夫人太客氣,至於說感謝什麼的就不用了,我是這活動的負責人,出了事我理當負責,不過現在你們來了,我也就放心了,剩下的事我也幫不上忙,我就先走了。”

    江母怔了怔,倒沒想到這個女孩子這麼傲氣。

    臨出門的時候,又見她走向江家帶來的醫生,“江少的病歷,還有拍的片子,在值班的劉大夫那裡都有,你們可以到那去看看。”

    出了門似乎聽到江修哲怒氣衝衝的喊了一句她的名字,“媽,她不是你想的那樣!”緊接着就聽到江母道:“我想那樣了,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胡鬧。”

    後面陳默走遠了,她們再說什麼就再沒聽見。

    陳默在醫院的病牀上過了一夜,早上劉大夫來查房,順便問了問江修哲的情況。

    “剛動過手術,現在也不宜走動,聽說明天就會離開這裡,現在那小夥子的傷也不用我們過問,有那個專家在專門護理呢。”

    說起專家,劉大夫顯見得比她更驚訝,“那個小夥子究竟是什麼來頭,還專門從外地帶了兩個骨科專家過來?那可是這行的權威人物,而且聽他們都喊他江少江少的?”

    陳默一向沒有扒別人隱私的習慣,淺淺一句帶過,“大概是個有錢人家的孩子吧。”

    又打聽了下山裡的情況,她擔心季含,劉大夫說,“昨晚上下了雨,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

    叫來丁衡一起吃了早飯,準備吃過早飯再回到山裡去,付錢的時候纔想起自己身無分文了,好在丁衡的錢包還在,從他那兒借了些現金,這邊囑咐丁衡先回去。

    丁衡有些不解,“你怎麼不走,江少的事已經不用管了,你還是先走吧。”

    陳默還想解釋,就見一個年輕小夥子朝她走來,“陳小姐嗎,我家夫人請你過去一趟。”

    她這纔想來,這小夥子在病房見過一面的,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江修哲的助理,

    到了病房裡,江母和他的表妹都守在那兒,江修哲靠在牀頭,看她進來,一臉的喜色。

    江修哲見陳默臉上又端着客氣疏離的笑,臉上沉了沉,這個女人又開始防備他了。

    陳默也不在意,隔着老遠跟他打招呼,“江少,好些了嗎?”

    陳默懶得去研究江修哲喜怒不定的心情是爲那般,轉頭跟江母她們道了聲早上好,江母對她的笑容明顯都比昨天親切了許多,看樣子是江修哲跟她解釋過了。

    指了指牀頭的長椅,讓她坐下,親切的問,“江小姐,明天我們回江寧,你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陳默搖了搖頭,“這邊還有些事,我還要呆幾天,不過,如果不麻煩的話,能不能帶我一個同事一塊走。”

    頓了一會,又生怕江母會拒絕似的,忙道,“杜衡,江少也是認得的,這些天也多虧他幫忙。”

    “沒問題,不過你確定不跟我們一起走嗎?出來這麼久,你家人應該也很擔心你,你這邊的事如果有麻煩的話,儘管開口,我說不定能幫上些忙的。”

    江母突然如此熱情,倒讓她覺得有些意外,宮克似乎也看出陳默的心思,微笑道:“謝謝你照顧我兒子,我都聽劉大夫說了。”

    “這是我份內的事。”頓了會,又微斂了眸,有些悵然道,“我男朋友還留在山裡,我想等到他一起回家。”

    那個年輕女孩突然擡頭看向陳默,好象她說了什麼讓人震驚的事,看了一會又把頭轉向江修哲。

    江母看過去有些高興,點了點頭,“那是應該去看看。”

    忽的聽到一聲冷哼,江修哲面無表情的看了過來,“等他,你要等到什麼時候,萬一他一輩子不出來,要是他死了呢,你要在這個山溝溝他一輩子嗎?”

    怎麼能說她要等一輩子!?她本來就一直擔心季含,江修哲還在這裡興災樂禍,陳默當時就火了,“怎麼會要一輩子,江修哲,你怎麼那麼冷血!”

    江母聽出陳默有些不高興,也低道:“阿哲!別胡說。”

    陳默還以爲經過這一次江修哲變的不一樣,不想還是這個德性,她也不想跟他爭辯,站起身來,“江夫人,那我先走了。”

    也不等江母回話,徑直就向門外走去,一會聽到身後一聲怒喝,“你站住!”

    她頓了下腳,也沒回頭,就聽江修哲在身後沉聲道:“你還要回去,還要進山去是不是?我拼命了命的要救你是爲什麼,不是讓你爲他以身犯險的,你給我聽清楚了,你的命是我的,我不許!”

    一字一句好象從牙縫裡擠出來的,病房裡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去看江修哲,就連江母似乎也被兒子的舉動給驚呆了,大家並不知道江修哲是爲了救陳默而受的傷。

    陳默剛纔還怒氣衝衝,此刻只覺得心裡一軟,江修哲原來是在擔心自己啊。

    如果地震時的相救讓以爲那是一個男人的勇氣,而眼下他的盛怒,讓她腦海裡更加清明,又有一絲絲的欣慰,他們曾經有過的過往,原來在他心裡也並不是什麼都不留下,江修哲對自己終歸還有些情份的,雖然無關情愛。

    陳默回頭看江修哲一直繃着臉,她故作輕鬆的對他笑笑,放柔了聲音,“地震都過了,不會有事的,你想想還在山裡的是施然,你會怎樣?會扔下好不管嗎?”

    江修哲喉頭艱難的滾動了兩下,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等我回江寧,我會回去看你的。”

    她轉過身,背對着朝他揮了揮手,拉開門的走出病房。

    合上門的瞬間,房間裡傳來一聲清脆的瓷器破裂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