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2 往事隨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2 往事隨風字體大小: A+
     

    一路上,也沒看見受災很嚴重的地方,聽救護車的上護士說,5。5級的地震,鎮上和縣城並沒有什麼損傷,只是有震感,只是離震源比較近的偏僻山落受了災。

    江修哲一直在昏睡中,陳默跟護士借了電話,這種情況必須聯繫江修哲的家人,可她沒有江修哲家人的電話。

    想起了顧凱,連忙撥了個過去,電話那頭顧凱擔心的問她:“我看新聞,說那邊地震了,一直聯繫不上你們,現在都沒事了嗎?”

    “其他人都還好,就是江修哲受了傷,現在在做手術,麻煩你通知下他的家人,我們在縣人民醫院。”

    顧凱一聽更急了,“什麼!現在怎麼樣了?要是江修哲有個意外,我要怎麼跟江家交待啊!”

    陳默握吵醒江修哲,壓抵聲音道:“這是意外,醫生說沒什麼生命危險,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但這種情況還是通知他的家人比較好。”

    顧凱閉着眼睛都能想到陳默心力交悴的樣子,他了解陳默,如果團隊有什麼事,她一定會把自己都攬下來,現在心裡有些後悔沒攔着她去那麼偏遠的地方,可是事到如今,說這些也沒用。

    只是叮囑她小心,掛了電話,這邊開始着手接應她們的事了。

    因爲事先就聯絡好了,到了醫院,江修哲很快被送進了手術室,陳默也不敢離去,就守着手術室門口。

    同事丁衡也一直陪着,他是雜誌社的攝影助理,剛大學畢業到雜誌社才一年,好在他在大學就是個體育健將,身體素質倒比別的同事好得多。

    眼下看陳默面無人色的樣子,看過去有些不落忍,“你去換下藥,這裡有我守着,沒事的。”

    同事丁衡也是跟着她一路過來的,好在有這麼幾個男同事幫着,否則她一個人也撐不下去。

    陳默感激的對他們笑笑,江修哲是因爲她受的傷,所以總歸是自己的責任,”我沒事,一路上,你們更累,去休息吧,給家裡報個平安。”

    同事見勸不動她也就作罷,留下丁衡陪她守着,其餘人去休息了。

    她知道母親肯定擔心,找了個電話給陳玉蘭撥了過去,接電話的居然是張叔,陳默心裡沉了下,““張叔,我媽呢?”

    “你媽......”話不說完就那頭一個熟悉的聲音,“別瞎說,電話快給我。”

    “默默?”

    陳默想想這一天來的擔驚受怕,鼻頭一熱,“媽!”

    電話那端一下哭起來了,“默默,你在那兒了,你怎麼樣了?”

    陳默心裡也有些酸楚,知道母親擔心,強忍着笑道,“沒事,我好的很,就是同事受了傷,我要照顧他幾天,你別擔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一會又想問,“小季怎麼樣了?有沒受傷?”

    “他也挺好的,現在留在那個村子裡幫忙。”

    “那多危險啊。”

    “沒事,他挺好的。”陳默話是如此,心裡同樣也是擔心季含的,可是她打心眼裡尊重他的決定,甚至爲他的善良感動。

    打完電話,放下心頭大石,實在累極了,一會就靠在醫院的長椅上迷迷糊糊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陳默躺在牀上四處看了看,這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牀上,身上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就連腳上的傷也被處理過了。

    伏在病牀上睡的正香的不就是杜衡麼,窗外的天色都有些暗,怎麼就睡過去了,陳默心裡一個激靈,江修哲!一下翻身坐起來。

    她這一動倒是把杜衡給吵醒了,“你醒了。”

    “我怎麼在這兒,江修哲呢。”

    “江少,說讓你好好休息。你睡的可真沉,給你上藥都沒知覺。。。。”

    陳默沒這個心思聽他扯,打斷他道:“江修哲怎麼樣了?”

    看她要下牀,忙止住她,“你就好好休息會吧,江少那邊已經沒事了,已經請了看護了,而且江家的專機已經在快到市裡,估計今天晚上就會把他接走,江少正爲這事不高興呢。”

    她心裡一怔鬆,“沒事就好。”又問,“有專家有高幹病房不比這縣醫院條件好多了,他生什麼氣?”

    “大少爺的脾氣誰知道。”又遞給她一瓶水,“喝點吧,看看你的臉,象是乾涸了千年的河牀。”

    陳默撲一聲樂了,當真是覺得乾的很,一口氣喝了大半瓶,“我睡多久了?後面的同事都趕上來了嗎?”

    “嗯,現在趕往離這裡最近的市區,在那兒住一晚,趕明天上午的飛機回江寧,住宿的還有飛機票,一切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陳默頓了下,一口水險些嗆着,“都走了,這這這安排太快了吧。”

    丁衡不無豔羨,“可不是,有錢人就是好,一個電話什麼事都搞定。”

    陳默搖頭苦笑,自己辛苦忙活大半天,還不如江修哲一通電話來的管用,轉念一想,覺得也好,自己反而落的輕鬆。

    又問:“施然呢?”

    “一起走了。”

    “什麼,她怎麼不留下來照顧江修哲?”

    丁衡視線跟激光似的在她臉上掃了掃,一臉閃爍着好奇的光,“施小姐本來是要留下來的,江少不願意,說有你就夠了,然後施小姐臉色怪怪的就走了,大概是吃醋了?”

    陳默沒好氣的翻了翻譯白眼,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好心八卦這個,好吧,我就我,誰叫我欠他的呢。

    “胡說八道什麼呢?你怎麼不走?”

    “江少不讓我走,讓我留下來照顧你。”

    “你什麼時候這麼聽他的話了?”

    陳默默默翻身下了牀,想想還是要去看看江修哲才放心,雖然是軟拖鞋,可腳一踩上去還是覺得疼。

    其實江修哲也趕着他回去來着,真不知道江家大少在想什麼,若不是關心主編就不會幫她把事都處理的這麼妥貼,若說關心,第一個要送走的,趕搭明天飛機的應該是陳默纔對。

    丁衡的摸了腦門,有些不自在的笑笑,“我覺得你不容易嘛,看看留下來能不能幫到你。”

    陳默心裡有些感動,心道這小孩子真是善良/

    但每每看着剛踏入社會的大學生總會把他們當成孩子看,總覺得自己很老了,其實算起來她也比丁衡大不了多少歲,朱姝說那是因爲你經歷的多了,年齡不大,心裡卻滄桑。

    此刻看着這個率真的孩子,又不由得又想起了季含,又覺得惆悵。

    她也不多問了,叮囑丁衡好好休息,自己一步一小心的往病房裡去。

    看了看醫院走廊上的時間,自己大概睡了好幾個小時了,精神倒是比原來好多了。

    去了醫生值班室問了下江修哲的情況,聽醫生說沒什麼大礙,就出來了。

    路過診臺的時候,正好兩三個護士在吱吱喳喳的討論,說那九牀的病人真帥啊,特別是那雙眼睛簡直能人陷進去再也撥不出來。

    當中有一個圓圓臉的護士,看過去不過十七八歲,一臉的興奮又有些羞澀,看過去一臉的神往,“何止啊,他還好有風度哦,就連給他換瓶藥水都一直跟我說謝謝,還有,他的聲音也好聽死了。”

    “有沒覺得他長的象韓國的那個明星宋承俊?”

    “真的有點象啊。”

    。。。。。。。

    陳默搖頭笑了笑,聽這描述大概說的就是江修哲了,真是到那兒都不改風流好色的本性,無事就愛招峰引碟,當自己是花呢。

    推開房門,裡面也沒人守着,安靜極了。

    房裡燈擰的很暗,陳默猜江修哲應該睡着了,躡手躡腳的走近病牀。

    走近去,江修哲果然閉着眼睛,臉色已經大好。

    陳默近距離看他,他的呼吸溫柔綿長,黑暗中共同渡過的那幾個小時,好象很長,心底裡對江修哲的感覺有些不一樣了。

    腦海突然想起護士的話,江修哲象那個長着桃花眼的帥哥宋承俊?好吧,鼻樑好象有那麼點象,於是腦子一熱,手指就輕輕在那高高的鼻樑上劃了一下。

    忽的,一下對上一雙膝黑如墨的眸子,象有星光倒映在溫暖的水波里,陳默有些尷尬,趕緊把手拿開。

    看着陳默有瞬間的迷惑,江修哲臉上劃開一抹狡黠的笑意,眼神清明,絲毫沒有剛睡醒的迷濛。

    陳默一下反應過來,指着他嫌棄道:“早就醒了,你故意是不是?”

    “是啊,誰讓你不經我同意就驚動我父母的,醫生不是說了我沒事了吧,在這養一陣就好了?”他說的若無其事,其實是麻醉散了以後,傷口開始疼的厲害。

    “真是好心當成驢肝。”你看看這病房,這樣的環境你住都一天都難受的吧?”

    江修哲沉默了一會,忽的又問她,“你腳好些了嗎?我都不知道你的腳傷成了這樣,如果知道,怎麼也不會讓你一路跟着我。”

    “不過是蹭破了的皮,那這麼嬌氣啊。”

    “我心疼。”因爲只是象雜草一樣長大,所以纔有今天這樣堅韌頑強,越是這樣想,江修哲越是覺得心疼。

    窗外是漸漸低沉的幕色,屋內昏暗的燈不,江修哲緩慢的暗啞的聲線,怎麼聽過去都有些魅惑人心,陳默心裡嗤笑,這是江修哲慣用的手段。

    陳默刻意避開不去看他的眼睛,已經習慣了他隨時隨地的調笑,“這邊沒有美女,你這秋波怕是白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