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1 你守着我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1 你守着我吧字體大小: A+
     

    山裡人都起的早,地震的時候大都已經起來做事了,但還有兩個老人死在這場災難中,比起來,同樣被埋在廢墟里的她和江修哲算是比較幸運。

    阿布叔一家沒事,只是自己辛苦建立的一家一下子毀損殆盡,還好他倒是看得開,“人沒事就好,房子可再建。”

    這樣樂觀的心態倒讓陳默很受鼓舞,好在同事們都沒什麼事,大家都在第一時間跑了出來,轉念想到江修哲,心裡還是很感激,如果不是她,江修哲也應該跑出來了吧。

    同事很自覺,自發的組織起來在幫忙,陳默和季含也沒閒着,有施然守着江修哲,她也就偶爾去看看,他也總是睡着,陳默心裡擔心,卻又無奈何,村裡的醫療條件有限,只好焦急的等着救搖的人過來。

    等救援的人趕到,都已經快臨近中午了,醫生給江修哲處理完傷口,陳默忙跟過去問了情況,醫生說他暫時沒生命危險,但是傷到骨頭要趕緊做手術才行,以後好好養着應該不會有大礙。

    山裡的醫療條件有限,救援隊正組織人把幾個傷重的送出山去,準備送到縣城的醫院去。

    救援的人來了不少,該安置的鄉民也安置的差不多了,這裡依然危險,負責災的負責人告訴她,圍困在這裡的同事自然也要及時轉移出去,陳默自然是沒意見。

    季含拉過她,“我不放心學校的孩子,我要留下來。”

    地震的時候,孩子正在上早自習,那個學校的房子是季含和幾個朋友籌資建起來的,混泥土結構,倒沒發生什麼跨塌的事故。

    陳默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那我也留下來吧。”

    幾個女同事勸她:“這怎麼行,你在這裡又幫不上忙,再說這一行人還得你安排。”

    陳默的確也有些不放心,可她更放心不下季含,她承認那一刻她自私了,甚至忘記了救她的江修哲。

    施然皺着眉道:“江少你不管了?”

    陳默頓了幾秒,的確有些難爲情,出於道義她應該陪在江修哲的身邊,可就算陪在他的身邊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可是季含不同,這個地方還是有危險,如果萬一有個什麼事,後果她真的不敢想。

    她有些爲難道:“醫院那邊政府已經統一安排好了,我交待過雷蕾了,手機一有信號立馬聯繫顧凱通知江少的家人。我估計他在醫院裡也呆不了幾個小時,江家就會有人來接....。”

    江修哲從擔架上擡起頭,目光有些失望的看了過來,陳默心頭一跳,又有些愧意。

    季含扳過她的肩,讓她面對自己,“跟他們一塊走吧,你在這裡我也不放心。再說了陳阿姨肯定看到新聞了,這裡沒信號也沒法報平安,你還是早點回去讓他安心。”

    陳默嘆了一口氣,就是因爲危險,所以這個時候才更想季含在一起,真想任性一回,可終歸是理智的人,沒辦法扔下這麼多人不管,尤其是江修哲,權衡再三,還是決定跟着大家一起出山。

    雖然最終結果她並沒有留下,但是這一刻的猶豫卻讓江修哲記仇了好些年。

    走的時候季含有些歉疚,“這個時候我本來應該陪在你身邊的……”

    “別說了,你做的事我覺得了不起,我能照顧好自己,放心吧。”

    陳默依依不捨的告別了季含,跟着救援隊的踏上出山的路,地震後的山路更難走,有的地方根本沒有路,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山上滾落的碎石砸中。

    陳默和施然一直跟在江修哲擔架旁邊,施然體力不行,跟了一段就漸漸落在了後面。

    倒是陳默跟着武警的腳步,一步也不曾落下。看江修哲青白的臉上都是汗,不由得擔心。

    倒是江修哲反過來安慰她,“也是一時半會,疼麻木反而沒感覺了。”

    陳默心裡有些動容,或許他並不是那麼壞的,又問:“渴麼?”

    柔和溫柔的模樣,江修哲有那麼一瞬忘記了自己身上的痛,他知道陳默是心疼他的,“嗯。”

    幸好出山的時候她要來一個軍用水壺,從身上解下來,倒在瓶蓋裡餵了他兩口。

    想必很難受,陳默看在眼裡心也一直揪着。

    她對隨行的大夫悄聲說,“有沒有什麼鎮痛的藥讓他舒服點。”

    劉醫生是縣醫院的骨科大夫,四十上下的年紀,發愁的看了身後一路上稀稀落落的女孩子。“疼也沒辦法,只有到醫院做手術才行。”

    看陳默憂心沖沖,又安慰他,“趕得及到醫院做手術的,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這個團隊有一半是女生,城裡來的女孩子大多數嬌貴,走到不到過半,就吃不消,一路上不是這個摔了一跤那個被石塊擊中,擔誤了不少時間。

    陳默也知道他的意思,這樣磨磨蹭蹭下,等到鎮上不知要什麼時候,白白延誤了江修哲治療的時間。

    於是找來救援隊的人商量,分兩組人,留幾個身強力壯的男同事和兩個武警照這些體力差的,剩下的人跟着武警官兵先走,把幾個受傷的先送出去。

    領頭的是個年輕的中尉,忍不住拍了拍掌,“我早就有這個想法,主要是人手有限,怕拋下的那些人不安全。”

    陳默把這個想法跟大家說了,男同事很自覺的都留下來斷後,施然跟上來說要跟她們一起走,要照顧江修哲。

    陳默不允,“前頭出發的都是救援武警官兵,走的很快,你吃不消的。”

    似乎知道她的心思,“江修哲有我,你放心,到時候還你一個完完整整的。”

    江修哲吃力的從擔架擡起頭,清亮的眸子裡看過去有些喜色又是不捨,“陳默,你也別跟着了,有醫生有救援隊的人在。”

    她淡淡笑了笑,“沒事。”又對那個年輕的中尉笑道,“走吧。”

    一路上,劉大夫不時的看了看身邊臉色發白的女孩子,打心眼裡開始敬佩她。

    剛開始知道這個單薄的女孩是這個團隊的負責人的時候還有些看不上她,一看過去就沒吃過苦的嬌嬌女,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幹嘛?

    可這一路走下來,才發現這女孩意志力驚人,聽說也是從廢墟下被人救起。自己一身七凌八落的傷不吱聲,忙着照顧這個照顧那個,就連現在一路跟着救援的官兵的腳步,連他這個大男人都覺得吃力,女孩子愣是沒吭一聲,真不知這麼瘦弱的身體那來的力量。

    他這邊想着,陳默正不時拿自己的袖子去幫江修哲擦汗,沒辦法,這個環境下紙巾都是奢侈品,江修哲吃力的擡起手,很想替她擦擦臉上的塵土。

    陳默以爲他難受,很快就把自己手握上去,安慰道:“你忍着點,很快就能到了。”

    輕聲軟語的安慰,比任何良藥都覺得管用。他艱難的扯開了一個笑,“沒事,連這點傷都受不了,算什麼男人。”

    又很心疼的看向陳默,看她的髒兮兮的臉上到處是蹭傷,“累嗎?”

    當然累,可人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身上的潛能都會無限激發了來,她故作輕鬆的笑笑:“不累,你忘了我叫什麼了嗎?”

    江修哲想起業界稱她爲工作狂人,不由得笑了下,這一笑又扯着傷口疼,皺起眉頭。

    陳默替他掖了掖了毯子,柔聲道:“別說話了,好好休息,很快就到了。”

    江修哲無力握了下她的手,掌心傳來暖暖的溫度,靜靜的看着她,幽深如潭的眸子溫柔似水,彷彿輕風下揚柳輕輕劃過。

    他本來就長得好,此刻特意表現出來情深款款的多情的王子模樣,陳默看着心頭撲通一跳,心裡暗罵一句妖孽啊,她曾經就因爲他這個死樣子才上了那些當的。

    “陳默,有你真好。”

    陳默片刻的凝滯後,又輕輕一嘆,許久才輕輕落了一句,“睡吧。”

    他果真聽話的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了。

    一旁的年輕中尉斜眼瞟了眼了擔架上的江修哲,搖了搖頭,這小子都這種時候還不忘泡妞,分明這女孩是有男朋友的。

    劉大夫是過來人,看得這一路上這小夥子看這女孩的眼神就知道他心裡起了什麼念頭,可惜,女孩子雖然對他溫柔,但神態卻是坦蕩蕩的,怕又是單相思了。

    出了山,縣醫院的救護車已經在鎮上等着了,坐上了車,陳默提着的心纔算平穩的落了地。

    這一鬆懈下來,陳默這才發覺得兩個腳底板火辣辣的疼,她解開鞋帶,想把鞋脫下來,凝固的傷口和鞋粘在一塊了,一扯就疼的不行,半分也不敢動。

    江修哲看的心疼,“別動了,到了醫院再說。”

    她故意輕鬆的笑了下,“沒事,皮外傷而已,你別說話了,養好精神。”

    看着江修哲難受的樣子心又軟了下來:俯下身來用袖子替他揩了揩滿頭汁,江修哲喜歡她靠過來,好象身上都染上她的氣息,那怕是汗臭味都覺得是好的。

    他問,“你會一直在嗎?”

    她亦點點頭,“我會一直在,等到安全爲止。”

    他起先有些驚喜繼而又有些失落,閉着眼低聲呢喃道:“你守着我吧。”

    很多年後,江修哲回想起這段算是他人生中最無助的一段時光,原來那竟是他和陳默擁有過的最甜蜜的一段時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