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0 獲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50 獲救字體大小: A+
     

    陳默吶吶半響:“你活該!誰讓你那麼對我。”又覺得人的緣份真是奇妙,昨天她還恨不得江修哲死了,今天卻害怕他死了。

    江修哲沉默了好久,有恨恨的低聲道,“我想起你從前,溫柔善良的跟只貓一樣,那象現在心狠嘴毒,虛僞透頂,沒一句真話。“

    陳默心裡一滯,她和江修哲曾經一起度過的美好的歲月,最後的結局證明那也不過是個笑話而已,是她人生毫無價值的存在,所以她從不回想過去。

    就算現在她對江修哲心存感激,想把江修哲往好處想,可是從認識他到現在,除了這一回救他,真想不起他半點好處來。

    現在兩個被埋在廢墟下,也算是相依爲命,陳默也不想跟他鬥氣,忍了忍,“沒有從前對纔是最好的,我已經忘了。”

    這是個令人尷尬的話題,江修哲自知這事對她有愧,也就不再接這個話茬兒。

    黑暗中一下靜謐無聲,細聽之下還聽到她淺淺的呼吸聲,江修哲心裡有一股抑制不住的衝動,很想去摸摸她的臉,聽她溫聲軟語跟他說話。

    可他知道陳默永遠不會象對季含那樣溫柔的對待他,她心裡早已沒有他了,連回憶都拋的一乾二淨。

    他也分不清對陳默是什麼感覺,只知道對她有了興趣,喜歡的東西就要據爲已有,從來沒去想過要跟她有什麼未來,那應該不是愛吧。

    可知道她有危險的時候,沒有理智的判斷,忘了自己的安危,不由自主的去找她。

    聽着她綿長的呼吸,心裡突然涌上很強烈的願望,想要得到眼前這個人,但更想得這個人的心,雖然那很難,可是那更有挑戰性不是嘛。

    他突然明白過來,自己越是逼的她緊,她就越反感,越反抗的厲害。

    “昨天的事對不起,覺得被你輕視了,所以纔對你犯渾,我保證以後不會那樣了。”

    陳默有些驚訝,眨了眨眼,沒聽錯吧,他居然在跟她道歉。

    她亦很大度高姿態的表示,“你救了我一命,我們扯平了,誰也不欠誰。”

    “你這是要跟我劃清界線?在救你之後?”

    雖然在黑暗江修哲看不見,陳默還是無奈的衝着他翻了翻白眼,這是什麼理解能力啊,又低道:“我的意思是我原諒你了,真是沒想到你也會有見義勇爲的時候,我其實有點意外。出去以後,無論你是上司還是客戶我們好好相處。”

    江修哲心裡一輕,嘴角忍不住揚了揚,“我的命真是不值錢,就換來你的原諒而已,一般不是要以身相許的麼”

    江修哲驀的又想她已經許過了,陳默果然半天沒吭氣,又是一個碰不得的禁忌。

    他乾脆不說話了,雖然半天也沒聽到半點外界的聲音,傷口在疼,卻隱隱希望救援來遲些。

    只有在這樣與世隔絕的情況下,他們才能拋充成見拋棄現實的阻絆、尊嚴和防備,心平氣和說出心裡話。

    “你很討厭我吧?”

    陳默愣了下,“嗯,很討厭,明明是你對不住我,不但沒有半點愧疚之心,還對我百般刁難。”

    “對不起!”

    陳默再次驚訝的揚了揚眉,卻沒再開口。

    即使是沉默,他還是很享受兩人這樣靜靜相處的時光。

    寂靜中,忽的又聽到陳默憂心沖沖道:“也不知道季含怎麼樣了。”

    江修哲視線朝黑暗中那雙盈盈的眸子望去,平淡的語調聽不出半點情緒:“應該沒事,我看這地震也不算太厲害,不過是山裡房子不堅固才倒塌的,我們兩被埋在這兒,純碎是運氣好。”

    陳默撲嗤一聲樂了,被他這麼一說,心裡果然就覺得寬慰了許多。

    驀的又聽到他低聲問:“季含那麼好嗎?”

    說起那個男人,陳默的語調都溫柔了許多,“他啊,是一個很好的人,性情寬厚純真,越覺得他好,就越覺得自己俗氣不堪,我常常擔心自己配不上他,我愛他也敬佩他,可是即使是這樣,我也無法成爲他那樣的人,因爲我只想爲自己活,這很矛盾吧。”

    “他或許是個好人,卻未必適合你,因爲你不是好人。”

    陳默哭笑不得,“如果我不是好人,那你是什麼?象你這樣的就該閹了,省得禍害人間。”

    “反正禍害不了你了,你管呢。”

    陳默愣了一下,驀的又啞然失笑,“也是啊。”

    想起施然又嘆了一口氣,“其實施然是個好女孩,我喜歡她,只是可惜了,怎麼就跟你了呢?”

    “不跟我難道還跟你?”

    陳默笑,“我消失不起。”心裡又有些百感交集,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能這麼心平氣和的跟江修哲聊天。

    對江修哲心裡的怨恨一旦放下,長久以來埋在心底的壓抑感一下消失貽盡,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許多。難怪有人說怨恨是一把枷鎖,鎖住的不過是自己而已。

    也不知在黑暗中呆了多久,又困又餓,聊着聊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過去了。

    ωωω ▪ttka n ▪℃o 迷迷糊糊中聽到頭頂上方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偶爾還夾雜一兩句說話的聲音。聲音雖然很輕,但黑暗的聽力極敏銳。

    陳默腦子一個激靈,一下就醒了,興奮喊道:“江修哲,你聽,是不是有人來救我們了。”

    半天也沒人應,她又試探性的喊了一句,“江修哲?”

    頭頂傳來一個悠悠的聲音,“手都被你壓麻了,要是殘廢了,你要負責我一輩子。”

    陳默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窩在江修哲懷裡,兩個手還樓着她,難怪在陰暗的地板上也不覺得冷。

    她趕緊推開他的手爬起來閃到一邊,臉上微微有些發燙,好在黑暗中江修哲也看不見。“對不起啊,可我明明記得自己是靠在一堆木頭上。”

    “你喊冷,自己慢慢就靠過來的。”

    陳默有些訕訕的,“呃。。。。。夢遊了”。

    頭頂上方的聲音越來越大,慢慢有細微的光線透了進來,聽到外面有人陌生的聲音焦急的在問,“有人嗎?”

    “有!”她又興奮的轉向江修哲,“我們可以出去了。”

    江修哲脣角勾了勾,是啊,要出去了,兩人這樣和諧的時光還會再有嗎?

    重見天日的第一個看到人就是季含,明明就是幾個小時的沒見,卻好象隔了一輩子那麼長。

    雷蕾撲過來又哭又笑,“沒事就好,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杜華在一邊呸呸了幾聲,又很善解人意的拉開雷蕾,“人家男朋友還等着呢。”

    此刻陳默倒顧不得自己怎麼樣了,拉着季含看了又看,“你沒事嗎?”

    季含緊緊抱住她的時候,她忍不住哭出來,不過半天沒見卻覺得恍如隔世的感覺,一時間百味重雜。

    季含的身子微微在擅抖,大手緊緊扣着她背上,咯的她生疼,“對不起啊,我不該把你一個人扔下的。”

    她不掙扎,同樣反手緊緊抱在他的腰,似乎這樣才能感覺到對方真實的存在。

    江修哲被人擡上躺椅,看着眼前相擁的一對男女,手中的拳頭握了又握,原本想好了冷靜剋制此刻一下消貽歹盡。

    過一會,季含鬆開了陳默,走向江修哲,一臉誠懇的道:“謝謝你,江少,謝謝你救了她。”

    季含雖然不喜歡江修哲,但對這一刻對他的感激卻發自肺腑。

    江修哲冷冷的撇了撇嘴角,“我救她,那是我的事,輪不到你來謝!”

    季含怔了一下,並不是介意,他雖然不喜歡江修哲,但沒有什麼比陳默活着更讓人慶幸的。

    搖頭笑了下,“好好養傷。”

    後來阿布告訴她,幸好他們是壓在過道的位置,正好倒下兩根房柱頂住頭頂上,要是壓在她睡的那個房間,早就沒命了。

    江修哲被同事送去臨時搭建的草棚裡治傷,等陳默去看江修哲的時候,他已經睡着了,施然在一邊守着。

    江修哲的臉皺成一團,看過去更顯得冷硬。

    背上大半的襯衣被血浸透了,握吉叔說腿上的傷更嚴重。

    村裡也沒有醫生,傷口只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睡着時候都蹙着眉,想必也很疼。

    埋在底下的時候,他一直若無其事的跟她聊天,陳默以爲他真的沒事,沒想到傷的這麼重,想到自己還壓在他身上睡了老半天,心裡很是不落忍。

    “對不起,江修哲。”

    施然意味深長的看了她會,輕輕道:“有機會救你,其實江少應該會高興的吧。”

    施然象是話裡有話,陳默想大概是因爲江修哲救她傷成了這樣,她心裡不舒服吧,扭頭有些歉意的看了看施然。

    ““我去找幾個同事把他送出山去。”

    “聽說山上的路都被巨石堵了,救援的人已經在來的路上,隨行的有醫生,應該很快就能到了,傷口處理好後再送他出山。”

    既然施然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再說什麼。

    現在陳默心裡感激江修哲的,無論他以前如何虧欠自己,此刻看着江修哲的樣子,她倒真的再恨不起來了。

    其實這次震感並不太強,村裡好點的混泥土結構房子都沒事,象阿布叔家這樣的當地特色的木樓都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