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9 共患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9 共患難字體大小: A+
     

    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可是怎麼也不及心上的痛,想到陳默對自己下手時那狠絕的眼神,江修哲都分不清到底是傷口痛還是心裡更覺得痛,自己在她的心裡真的連一絲一毫的情份都不在了,連恨都不配了。

    阿布叔吩咐兒子去叫吉叔來給江修哲換藥,自己則跟着他去了後院,又幫他打了水給他洗臉刷牙,一邊跟他叨叨,“小陳還在睡,小季一早就去學校了。今天就要回去了,那些娃娃肯定很捨不得他。”

    江修哲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陳默那個房間轉了轉,這個女人下那麼重的手會不會心有不安象他一樣輾轉難眠,還是睡的香甜巴不得他真死了。

    一想到這裡,心臟又是一陣陣的痙攣。

    客廳裡,阿布嫂正端着做好的早飯放在桌上,一邊喊他們,“吃早飯了。”

    突然感覺身子晃了晃,江修哲開始以爲是自己頭暈,過了幾秒,就見桌上的水杯抖動的厲害,他跟阿布叔對望了一眼,同時驚覺過來,“地震了!”

    這是木製的建築,本來就不夠堅固,隱約聽到有橫樑斷裂的聲音。

    阿布叔一邊跑衝着老婆慌慌張張的大喊,“娃娃還在屋子裡!”

    江修哲下意識的想陳默還在!又折回了客廳。

    阿布一家拖兒帶女的也先後衝了出來。

    施然面色蒼白的從樓下衝下來,一個不穩直接摔在樓板上,江修哲趕緊拉起她,“快走。”

    自己轉身又兀自往裡面跑去,地震雖然已經過去,但二樓的屋頂看過已經搖遙欲隊,稍微有點外力就會倒塌,施然在後面急的大喊,“江修哲,你不要命了!”

    “陳默還在裡面呢。”江修哲急的一路向裡跑,耳邊是木頭斷裂的聲音,房子快要塌了!

    心裡急死了,咒罵道,這個女人是豬投胎的嘛!

    腳下卻沒有半分猶豫,猛的一腳踹開房門。

    陳默一直在睡夢中,恍惚中感覺自己坐在一條船上,搖搖晃晃的。

    聽到“砰”的一聲響,她坐起身來,正睡眼惺忪的看着闖進來江修哲,一下警惕起來,“你!”

    江修哲心裡直冒火,顧不得肩上疼,一下把她從牀上扯下來,拉着就往外跑。“不想死就趕快走!”

    陳默被他扯的踉踉蹌恰,一隻腳還伸回去勾鞋,“你瘋了,江修哲…..”

    江修哲扯着她邊跑邊怒罵道:“你是聾子還是瞎子?地震了都不知道,還能睡。沒點心肝,死了你也活該!”

    話剛說完,剛剛平靜下來的屋子又開始劇烈晃動,桌椅沿着劇烈晃動的跟着倒了過來,陳默腦子還沒反應過來,“真地震了?”

    江修哲這個時候還不忘挖苦她,“你以爲過山車呢!沒腦子的女人!”

    受傷的手臂一路扯陳默,一用力便扯的生疼,忽的只聽一聲清脆木頭斷裂了聲音,頂上一堆橫樑似的東西正朝他們當頭砸下來,江修哲下意識的推開陳默。

    陳默看着橫樑朝他砸過去,尖叫一聲,“江修哲!”

    緊接“轟隆”一聲巨響,遮天避日的黑暗侵襲而來,他們被壓在了房子底下。

    陳默躺在地上,腦袋發昏,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才清醒過來。

    腳踝疼的厲害,也不知道被什麼時候東西砸到了,四下一片孤寂,陳默恐慌極了,又想到江修哲。

    “江修哲,江修哲。”

    喊了兩聲也沒應,陳默心裡一緊,在黑暗中摸了摸,也沒摸到江修哲。

    在可活動的範圍內爬了幾步,才摸到一條腿,漸漸往上摸到他的臉,卻沒半點反應,她心一慌,“江修哲,你別嚇我!”

    摸索着拿開壓在身上的木頭,但壓在他腿上的那個橫樑,怎麼也挪不動。

    江修哲半天也沒動,陳默推了推,幾乎要哭出來,“江修哲,你醒醒啊。”

    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竟然沒有呼吸了,陳默腦子轟的一下,一片空白,“江修哲,江修哲.......”

    忽的聽一個微弱略帶戲謔的聲音,“你是想我死呢還是想我活啊?”

    陳默心裡一喜,忘乎所以的又去摸索着江修哲的臉,又是哭又是笑,“江修哲,你沒死嗎?你嚇死我了。”

    驀的又想起剛纔江修哲故意屏住呼吸捉弄她,又氣憤難平,在他胸膛上一陣亂捶,“你這混蛋,裝死來嚇我!”

    江修哲咳個不停,居然還能笑的出來,“咳,哎...疼。”

    陳默恨聲道,“混蛋,疼死你活該。”話雖說的狠,手去沒再打下去了。

    聽到黑暗裡輕輕呵了一聲,江修哲感覺涼涼的東西落在臉上,心裡一動,伸出手指去摩挲她的臉,摸到一臉的溼意。

    故意裝着氣息微弱聲音道:“你哭了?因爲我嗎?”

    陳默竟沒推開他,臉上傳來溫熱的觸感才讓的心裡恐懼感稍退卻了些,至少還有人在身邊,一起相依爲命也不那麼恐懼。

    她一向牴觸他,可是回想地震那一刻他不顧生死來救她,所有對江修哲的憎惡和怨憤都消失殆盡了。

    江修哲在黑暗中低笑,“你這樣擔心我真好。”

    她伸手抹乾了眼淚,真是死性不改,花花大少這個時候也不忘調笑麼。

    這個時候,她也沒這個心思去跟他計較這些,試着去推開壓在他腿上的那根橫樑“疼嗎?你還有力氣嗎,我幫你把這個挪開。”

    “你把我扶起來?我試試能不能把腿從那底下伸出來。”

    陳默依言照做了,兩人費了半天力氣才把那個樑挪開,陳默在他腿上狠掐了一把。

    “疼!”

    “有知覺就好!”

    江修哲笑道:“那可不一定,要是我殘廢了,你可以負責啊。”

    黑暗中他的眼眸透着清亮的光,象是星光倒映在了一潭清水之中,這樣的江修哲是她從來沒看見過的。

    她心裡一滯,若不是江修哲推開她,壓在橫樑底下殘廢的應該是她。

    陳默挨着他坐下,故作輕鬆的道:“你即使殘廢了,美人照樣趨之若騖。”

    想到他們此刻的處鏡,如果有個餘震,這個房子肯定還會繼續跨塌的,她和江修哲是必死無疑了。

    她幽幽問道:“我們會死嗎?”

    江修哲問,“你怕死嗎?還是怕我跟我死在一起?”

    陳默蜷起了腿把自己抱成一團,低道:“我怕……如果我死了,我媽媽要怎麼辦,她肯定活不下去,還有季含,要是我死了,他總有一天會忘了我,跟何月兒或是別的女人在一起……”

    她突然停了下來,黑暗中突然一陣空寂,江修哲忽覺得腦口一陣悶痛。

    過了一會,又聽見陳默幾乎輕不可聞的道:“要是我死了,有何月兒在……雖然傷心,但遲早也會忘了我的吧!”

    驀的覺得有大手準確的覆在她的手背上,又牢牢抓住,讓陳默漸漸心安。

    黑暗中他的眼眸星光點點,只聽低沉卻又堅定的聲音,“你不會死的,有我在,不會讓你死的。”

    陳默任他的手握着,在孤寂中生一種相依爲命的感覺,過去的愛恨在生死這一刻已經顯得無足輕重了。

    兩人都也沒有說話,靜到連對方的呼吸聲都能聽到。

    過了許久,又聽江修哲開口道:“陳默,我好象有些明白自己的心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她,那樣清轍的眼神彷彿一下能讓人看透他的心,陳默隱約猜到他要表達的意思,分不清他有幾分真意,卻也不想知道。

    她心裡是害怕的,那個可以在心裡唾罵八百回可以厭棄的江修哲不在了,以後要如何面對他?真的不知道了。

    陳默乾笑了一聲,顧左右而言他,在身邊廢墟里左右摳了摳,“你說怎麼沒有人來救我們?要不要喊下救命啊!”

    聽到黑暗中一聲冷笑,知道大少爺又不高興了,已經適應了這個處境,並不那麼害怕了,陳默在黑暗中悄無聲息的拉開跟江修哲的距離。

    然後就聽到一陣冷笑,“過河拆橋的東西,用完就扔是吧。”

    陳默有些訕訕的,又想說他用詞不當。

    話出口又變成了,“救命!.......”

    “沒用的,你看這裡一點光線都透不進來,我們被壓在最底下了。”

    喊了幾聲也沒啥動靜,肚子很應景的咕嚕幾聲,昨天晚上開始就沒吃東西。她問江修哲,“你餓嗎?”

    陳默喃喃自嘲道:“要是死在這裡倒是連墓地都省了。”

    江修哲一下拽住她的手,聲音聽過去有些虛弱,“那咱們也算是合葬了。”

    “呸呸呸!盡說不吉利的話。”

    感覺江修哲的手越拽越緊,陳默渾身不自在,猛的一推。

    只聽江修哲悶哼了一聲,”疼!”

    陳默沒好氣的道:“又怎麼了?”

    江修哲很惱火,“疼!不疼我能拽你嘛!”

    聲音聽過去有些不對勁,陳默這才湊過去。

    廢墟底下也沒半點光,只好摸索着去扶江修哲,摸到左肩上一片溼意,粘粘呼呼的,忍不住低呼:“流血了,傷口裂開了,怎麼辦啊?”

    江修哲低低的喘了一會,肩膀本來有傷,地震的時候用了力,還被桌子狠狠砸了一下,想是傷到骨頭了吧。

    他身子往背後靠了靠,摸着肩膀苦笑,“你下手可真夠狠的,看我這麼晚回來,你也不怕我死了麼,還能睡得着?你就不怕成殺人犯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