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7 失蹤人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7 失蹤人口字體大小: A+
     

    她一驚,探究似的看向他,那看似平靜的眸光下似乎閃動着危險寒意。

    陳默心裡咯噔一下,忽的明白,他不愛你也不喜歡你,可是她怎麼忘了,江修哲高高在上慣了,怎麼容得別人這麼無視他。

    她的心思轉了又轉,穩了穩心神,佯裝鎮定的對着上方的臉龐微微一笑。

    江修哲又那麼一刻的失神,陳默眸光一閃,曲膝狠狠的往他身上一頂,趁他吃痛來不及反應已經推開他,爬起來就朝山坡上跑。

    身後漸近的喘息聲讓她恐慌不已,沒走兩步,又被江修哲扯了下來。

    惡狠狠的嘶喊道:“陳默,是你逼我的!”

    陳默這才真正意識到危險,江修哲力氣大的驚人,抱住她的兩個手臂僵硬的彷彿跟鐵一樣。

    她瘋狂的踢他打他也悍不動他半分,嘶着嗓子喊道:“江修哲,你瘋了嗎!”

    他幽深的眼睛裡藏不顧一切的瘋狂,“我們曾經不是也曾這樣過,那時候你可喜歡的很!”

    “無恥!”

    她扭動着身子,想要躲避,卻抵不過他的力氣。

    絕望的哀求道:“江修哲,你不能這樣對我!”

    江修哲象是恨極了在她肌膚啃咬下來,一邊低低,有些絕望有些瘋狂,“他到底算什麼,爲什麼他就可以!”

    寂廖的黑夜竟有說不出孤涼,幽幽的冷風從江面上飄拂過來,讓她慌亂的心緒漸漸清明,她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她說:“江修哲,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放過我吧!”

    他身子一僵,繼而又喘息道,“我不會再信你!”

    掙扎中,手摸到了一個石塊,峰利的幾乎咯手。她又恨又怕,只要在後腦勺狠狠一擊她就得救了。

    舉起石塊手抖的厲害,江修哲伏在她身上,似痛苦又壓抑的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陳默,陳默....”

    她的腦海那麼一刻的猶豫,本要砸向後腦勺的石塊最終落在他的肩膀上。

    聽到他悶哼一聲,擡起身子有些迷茫的看着她,滿目荒涼,“陳默?”

    她心一橫,舉起石塊又狠狠的砸向他。

    他身子象是失了力氣,一下倒在她身側,陳默使勁一推,爬起來就跑。

    跑到山坡上,一直沒聽到後面有響聲,一邊跑一邊回頭去看,江修哲還伏在草地上,月光下的那個身子無聲無息,好象死過去一樣。

    陳默停下了腳步,新的恐懼感又襲捲而來,自己不會傷到他的要害成殺人犯了吧?

    想走又敢走,更不敢過去,遠遠站在看了好一會,才見江修哲慢慢坐起身,卻並不回頭。

    她下意識的想跑,只聽江修哲一陣低笑,似乎知道她在看似的,寂涼的聲音讓她心裡寒惻惻的。

    “陳默,你剛剛想我死對不對?”

    她心頭一慌,撥腿就跑,顧不得許多,失魂落魄的一路跑回住的地方,路上偶爾有風掠過都覺得毛骨悚然,連呼吸都被人奪去,看着阿布叔木房裡透着溫暖的燈火心才稍定了下來。

    屋子裡傳來歡笑聲,是雷蕾他們在。

    她攤開雙手,藉着月光,隱隱可見黑乎乎的血跡,一路跑來血跡已經幹了,那是江修哲的血,她那兩擊都用了全力。

    身上一涼,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破碎的不成樣子,又拉好衣服兩手抱在胸前。她咬了咬牙,這個模樣決計不能讓人看見。

    轉身悄悄的從後門繞進去,好在她的房間離後門近的很,房裡也沒有開燈,有些慶幸這個時候季含沒有回來。

    摸進了房間,也不敢開燈,換了衣服,又悄悄的繞到後院洗了手,這纔回房,坐了好久心還砰砰直跳。

    一個在黑暗中坐了好一會,才聽到廳堂裡傳來熟悉的聲音,是季含回來了。

    她長吸了一口氣,穩了穩心神,走向客廳。

    “怎麼回的這麼晚?”

    季含指着同事們笑道:“就他們幾個,不捨得回來。”

    雷蕾看到她很是驚訝,“你在房裡啊,還以爲你沒在家呢?”

    她故意懶散的笑笑,漫不經心的答道:“在睡覺,太困了。”

    “怎麼會,我剛剛明明去過你房間.....”

    陳默生怕她說出什麼,連忙截住她的話頭,“今天去什麼好玩的地方,快跟我說說,我可是替你整理了一下午的服裝道具,累的我胳膊都擡不起來。”

    一說起下午遊玩的事,雷蕾果然就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似的,手舞足蹈的跟她說了半天。

    陳默心事沉沉,雷蕾說的話她半個字也沒聽進去,手一下被握住,暖暖的傳入了掌心,她擡眼一看,是季含,皺了皺眉,“怎麼了,一臉心不在焉的。”

    她強笑道:“沒事啊。”又推着季含道:“累了吧,去把東西放下,去洗洗,一身臭汗。”

    雷蕾一臉疑惑的目光讓她有些心虛,趕緊找了個藉口跟着季含進了房間。

    季含放下行李,扭頭朝她看過來。

    陳默有引起訕訕的,知道自己笑的極不自然,又佯裝鎮定的摸了摸臉,“怎麼了?”

    季含伸出手指在她臉上揩了揩,“我還問你怎麼了,去那兒了,臉上怎麼弄的這麼髒。”

    陳默有些心慌,手在臉上一抹,就能捋下不少沙子,忙道“下午摔了一跤,也沒注意。”

    拿出鏡子照了照,臉色也蒼白的嚇人,季含拾起她頭髮上的樹葉,一邊笑道:“把自己搞的跟小花貓似的,一個人去那兒玩了?”

    陳默心裡說不出的難受,所受的壓抑和憤懣在這刻一下涌上心頭。只覺得一陣酸氣直衝鼻尖,她一向拱進季含的懷裡,死死抱着他,“季含,你會一直陪着我吧。”

    季含擡起她的臉,一臉的寵溺“今天這是怎麼了?主動投懷送抱。”

    她怕季含看出異樣,扭頭說要去洗澡。

    褪下衣服,看着身上被咬下的斑斑點點,陳默忍了許久的眼淚,一下奔涌而出。

    江修哲,你這個混蛋!爲什麼這麼對我?拿毛巾一用力的擦試着身上皮膚,恨不得能刮下一層皮來。

    她要把江修哲留在她身上的味道一點一點洗乾淨,光聞着就讓她噁心。

    洗了澡出來,季含放下手裡的活,湊過來打趣她,“怎麼裹的跟棕子似的,洗個澡洗了半小時,皮都該脫下一層了。”

    陳默有些不自在的別過臉去,避開了季含的觸碰,“身上髒!”

    季含看她怪怪的,“怎麼啦。”

    “生氣了還是生病了?臉色怎麼白的這麼嚇人。”

    “沒事,就是累了,我先睡了。”

    轉身踢了鞋鑽到被子裡,卻沒半分睡意,心裡繃着一跟弦幾乎快斷了。

    江修哲和施然就住在樓上,她一直側耳聽着屋外的聲音,警惕的象是黑夜裡的貓

    不知道江修哲什麼時候纔會回來,明天要如何面對他。

    她怕見到江修哲,怕他發難,所以早早睡下避開。

    一直就這樣惶惶不安的輾轉反側,江修哲那近乎扭曲的臉,怎麼也在腦子裡揮之不去。

    冷不防,一隻手在身後拍了拍,她象是驚着了,下意識打了個寒戰。

    “醒了?”季含掀開被子鑽了進來,在她背上嗅了嗅,又一把撈進了懷裡,“身上怎麼這麼冷。”

    “沒事,我就是累。”季含寬厚而溫暖的懷抱讓她稍覺得踏實些,又怕他看出什麼來,乾脆就不動了,裝作要睡過去的樣子。

    屋子熄了燈,四下寂靜,連樓道里一隻老鼠路過都格外刺耳。身後傳來季含均勻的吸呼聲,想是累極了睡過去了。

    一縷月光透過窗戶照亮了牆壁的一角,明晃晃的刺的眼睛疼。

    陳默悄悄從枕下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快十點了,江修哲還沒有回來。

    驀的,就中到有人下樓的腳步聲,她的心一下又提了起來,聽聲音是朝他們這邊走來,果然,很快就傳來敲門聲。施然的聲音,聽過去有些焦急。

    “陳默,開開門。”

    陳默心裡一跳,“怎麼了?”

    突然有個不祥的預感,不會是江修哲出事了吧!

    “江修哲不見了。”

    她連鞋都來不及穿就跳下牀,拉開了門問,“怎麼了?”

    “修哲他晚飯出去後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手機也沒人接。你有看見過他嗎?”

    陳默想起寂靜在伏在草地上的身影,心裡抖索了下,江修哲不會死了吧!可明明看見他坐起來了。

    她記得第一下是砸到他的肩膀,第二下發慌不記得砸到他那兒了,她咬了咬脣,極力裝着鎮定的樣子,“沒有,我沒看見他。”

    施然跺了跺腳,“那現在怎麼辦哪?”

    只聽“啪”的一聲,黑黑的屋子裡一下亮堂起來,是季含不知什麼時候起來擰開了燈。

    他皺着眉,“怎麼不早說,趕緊叫人去找找,施然,麻煩你去把叫下阿布叔和這個團隊的所有男人叫到客廳,我換個衣服就過來。”

    施然應了一聲急匆匆就出去了,季含過去握了握陳默的手,才發現她抖的不成樣子,他臉色黯了黯,低道:“這麼擔心他嗎?我去找他。”

    陳默咬着脣也不說話,對江修哲,頭一回覺得良心不安。

    心底裡涌上來的一陣寒意,好在季含也沒再追問什麼,換了一件衣服就出去了。

    內心掙扎了好久,終歸還是追出去叫住了季含,卻始終不敢看他的眼睛,“傍晚的時候在上次那個河邊看見過他,去那裡找找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