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6 在你眼裡我是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6 在你眼裡我是什麼?字體大小: A+
     

    兩人靠的極近,江修哲的溫熱的氣息彷彿就在耳邊飄拂,她覺得有些尷尬又有些牴觸。

    陳默很快站起身來,“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手冷不防的被江修哲抓住,“陪我坐會吧。”

    陳默一窘,手抽了抽,紋絲不動,“江少?”

    江修哲微仰着頭,沒有一慣譏諷孤傲的語氣,倒有些示弱的意味,“跟我說說話。”

    黑幽的眸子如千年古井一眼望不邊,在這樣的目光下,陳默有如芒刺在背,“哎,你這人怎麼這樣!”

    江修哲表情遲滯了會,臉上緩緩換上挑釁的神色,我就是這樣,你能拿我怎麼辦?

    手被他越握越緊,幾乎快把四根手指給掐斷了,陳默也不掙了。

    好吧,比力氣,她是永遠鬥不過他的。

    陳默如今有些摸着江修哲變態的脾氣,若跟他硬碰硬,準沒好果子吃。

    好在她向來能屈能伸,又端出和氣的笑,“我還有點事要忙,這樣吧,我去叫施小姐過來。”

    江修哲沒有半分要放手的意思,勾着着頭,看不清表情,只是聲音聽過去有些冷硬,“等他嗎?

    陳默怔了會,不明所以,手裡疼痛卻是真實的,他的手越握越緊,江修哲難道想要捏斷了她的手嗎?惱恨道:“疼,放開我!”

    江修哲擡起眼,面癱一樣沒有表情的臉,只是幽暗的眼睛看過讓人的慌。

    他的聲線很低,一字一句象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回去等他是不是?”

    陳默很奈的搖了搖頭,這種時候還要多管閒事,吃飽閒撐着麼,“放開我吧,江少,爲什麼總愛管別人的閒事呢,管好你自己不就行了嗎?”

    江修哲定定盯着她,鋒利冷凝的好象能刺透人心一般,“我都聽見了,你要回去等他!”

    陳默有些惱火,“是的,我要回去等他,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她使勁晃了晃被他捏的死緊的手,“江少,你這樣很沒風度?”

    “風度,我對你有風度你就會把我當一回事麼?”

    陳默怔了一下,她差點忘了,這是個自尊心爆的男人,隨時隨地要有人把他捧上天的,“不好意思,江少,這是不是你的江家大宅,也不是你們的泰山集團,唱讚歌這種事我還沒學會。”

    他挑眉看過來,眼角噙着一抹冷笑。!

    陳默氣結,索性站着不動,任他這樣僵持着,看看他要幹嘛,她就不信江修哲真能把她手給廢了。

    遠處飄來了輕輕的山歌聲,象是一個人在教,一夥人跟着唱。

    聲音由遠及近,越來越熟悉,那是雷蕾他們回來了。

    陳默心裡一慌,同事們回農家要路過他們身後的小路,只要再走近,一眼就能看到站在山坡上的他們,這怎麼好,她可不認爲江家大少重新對她勾起了興趣。

    “同事們好象朝這邊過來了,不想更多緋聞纏身的話就放開我,就算把我的手掰斷給你也沒用不是?”

    他臉上浮現一絲譏俏的笑,深遂的眸子裡象是壓抑不住的痛楚,“就陪我一會,就那麼不耐煩嗎?陳默,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洪水猛獸還是負心漢?按照狗血劇情,你不是該恨我嗎?接近我報復我纔對啊,躲的遠遠於劇情不符吧。”

    陳默覺得他這話有些瘋又覺得他犯賤,壓下心頭的火氣,“我沒這個閒功夫把時間浪費在這種無聊的事上。”

    她這句話倒是大實話,人生短短几十載,她浪費了一次,剩下的時間更要好好珍惜,與其報復誰毀了自己剩餘的人生,還不如好好經營自己的下半輩子重要,她很現實,所以要的也很實際。

    江修哲眉眼死死的鎖在她的臉上,眼底有幾分困獸般痛苦的神色,他低低的笑,“那麼不屑是麼?”

    陳默心中一緊,有些不解又有些惶惑,只好放軟了聲音哀求道,“江修哲,你是我上司是我的客戶,是我的衣食父母,如果我態度不好,我跟你道歉,但你先放開我,真的很疼。”

    他這回真的鬆了手,聲音平淡的聽不出半點情緒,“你永遠知道對付什麼人用什麼方法最有效,如果我不放手,你要準備要流淚給我看的吧,就象我明明知道你在裝可憐,還是不忍心。”

    他看穿她了,幽深的眸子裡埋着火種,眉宇間隱隱透着狂暴的戾氣,象上蜇伏已久的猛頭一獸,一個不不心心你撕的粉碎。

    陳默一碰到那樣的眼神心裡害怕的突突直跳,心裡跳出一個念頭,他恨她,想要殺了她!可是又憑什麼?

    天色已有些暗,山歌聲忽停了下來,空蕩蕩的山谷裡猛的一下寂靜無聲,身邊又站着一瘋子,陳默磕磕巴巴道:“我先走了。”

    小心翼翼的退了兩步,轉身就跑。

    清脆山歌又響了起來,越來越近,她隱隱可以看見山坡那邊隱隱有人影迎面朝她走來,她鬆了一口氣,覺得終於安全了。

    驀的,聽到身後有腳步聲,一聲極輕的冷笑聲,她心中一駭,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要豎起來,她知道,那是江修哲,他跟過來了!

    心中恐慌不已,想回頭去看,冷不防腳下踩空,踉蹌的往前跑了兩步,在跌倒之前忽的被扯進了一個冷硬的懷抱。

    他死死的抱着她,臉埋在她肩窩,反覆喃喃道:“陳默,我快要瘋了,只有你能救我!”

    陳默背上起了一陣寒意,這樣的江修哲真真實實的讓她覺得恐懼,她幾乎快要哭出來,“江修哲,我樣樣不如你,我救不了你,放過我吧!”

    遠遠的已經能清楚的看到雷蕾他們的向影,正朝這個方向走過來,她心裡大駭,江修哲要麼瘋了要麼變態了。

    哀求道:“看見了嗎,他們朝這邊走過來了,求你了,施然是個好女孩子,不要讓她處在這麼難堪的境地。”

    背後的身子一僵,驀然的又聽見他笑了,說出的話象是吐着信子毒蛇,陰陰涼涼的沿着四肢百胲竄進了心口,“你是擔心季含難堪吧,那好,我成全你吧。”

    陳默還沒明白江修哲想幹什麼,他身子一歪,她還來不及說什麼,兩人就這樣相擁着沿着山坡往下滾,陳默嚇的連連尖叫。

    他忽的伸出一隻手捂住她的嘴,好在山坡下面一塊平整的草地,在離河牀兩米的地方終於停了下來。

    江修哲的身子壓着她,陳默再也顧不得許多,氣的打他、用腳踹他,放開我。

    他有些頹然的鬆了手,身子卻沒挪開。

    “江修哲,你這個瘋子,神經病!你想幹什麼呀。”

    江修哲身子挪了挪,兩手撐在她頭兩側,從上俯視她。

    朦朧的黑夜中他眼眸雪亮的驚人,陳默驚魂未定,試着要爬起來,江修哲伸手粗暴把她按了下,整個身子貼了上來。

    “唔,瘋子。”他粗暴的吻了下來,將她來不及說的堵在嘴裡。

    好象恨極似的,又啃又咬,一會又竄進了口腔吸吮着,一隻手緊緊勾着她的腰,最大限度的貼近自己。

    力道之大,讓陳默幾乎覺得自己的腰要被他捏斷了,陳默震驚之後是憤怒,嘴被死死的堵住,吐出不出半句話,

    象是溺水中掙扎,拼命拍打着他,“放.....放....開我.”

    他突然停了下來,一隻手撐起身子,一隻手指溫柔的撫過她的眉眼,眼前是他灰敗的天色一樣的眉眼,“我也會難受,也會受傷,你爲什麼就看不到……”

    陳默無暇去想他發神經是爲什麼,山坡背後能清晰的聽到同事們的歡笑聲,

    一下得了自由,身子只需要往側邊一滾,跑上山坡就會有人來救她了。

    江修哲似乎乎看出了她的意圖,眼睛裡挑着一抹冷酷的笑,“你喊啊,他們正朝這邊過來了,你最好大點聲,或許他們能過來救你,我順便可以告訴他們原來我們關係有多好。”

    陳默神情瑟縮了一下,同事們清晰的笑聲從土坡的背面傳來,如果季含知道她的過去,他還會要她嗎?她賭不起。

    她也不掙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神色,生怕一個不小心觸怒了江修哲,她摸不準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江修哲曾經說過,他是從來不會吃回頭草的。

    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遠沒這個魅力讓江修哲對她重新產生興趣破了這個先例,爲什麼要抓着她不放,完全是惡少的低級興趣,故意要捉弄她看她害怕發抖的樣子。

    她不動,他亦不動,那樣灼灼的目光俯視下,壓抑的令人窒息,江修哲審視着她良久,看她眼波轉了又轉,知道她又在想什麼主意,忽的冷冷的一笑。

    他的神情象是一個好獵手,靜靜等待着入網的獵物。

    陳默聽着同事的歡笑聲漸漸遠去,夜色沉沉,流水聲就在耳邊流淌着,心裡反而漸漸靜了下來,“江修哲,你想要什麼。想讓我覺得害怕,讓我對你敬畏。你做到了,江修哲,我不欠你的,求你了,別這樣對我。”

    江修哲神情漸漸僵硬,陰冷的眼神瞬間象鬼魅一樣纏了上來,“你知道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