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4 爲你驕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4 爲你驕傲字體大小: A+
     

    “季大哥……”

    一聲脆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陳默扭過頭,一個皮膚略黑的年輕女孩站在教室門口,個子不高,圓圓的臉龐看過去很質樸,有些羞澀又有些掩不住的喜悅望着季含。

    陳默猜想這應該是這學校的老師,季含看過去也很意外,放下孩子走了過去,“蘭花,你是這裡的老師嗎?”

    孩子的嘴更快,“是啊,她是我們的新老師。”

    季含笑着在她頭上比劃了下,“長高了好多,你看,都到我肩膀了。”

    女孩擡起頭,臉上微有些紅,神色有些嬌羞又有些期盼,在看到陳默的一瞬間,笑容有一刻凝滯,很快又笑道:“這是嫂子吧。”

    陳默對她禮貌的笑笑,季含拉過她,“這是陳默,我女朋友,這是蘭花,我認的妹妹。”

    “你好。”

    這是一所村小,加上蘭花和校長總共也就兩個老師。

    孩子們放了學陸續回了家,學校一下安靜了下來,校長堅持要留他們吃晚飯,說讓蘭花做季含做他最愛吃的酸根湯。

    校長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寒暄了幾句,便拉着季含一塊下棋去。

    陳默很快就對蘭花這個和氣純樸女孩有了好感,一邊跟着她學做菜一邊聊天。

    “文大哥很聽你的話咧。”

    “這傢伙有時候固執的嚇人,對了。你們怎麼認識的,他從來沒跟我說過。”

    陳默好奇拿着一根綠色形裝有些象竹子的植物看了看,心裡估摸着這種東西做起來應該不會會好吃到那裡去,季含這傢伙這麼是這口味?

    看着蘭花洗淨,一切開就能聞着酸味,“文大哥是好人,那時候他剛大學畢業,來我們這個地方採風,就是那時候認識的,那時候我們家很窮,我上不起學,從初中一直到我師範學校畢業,都是文大哥資助的,原來這個寨子是沒有學校的,孩子們上學都要走十幾裡的山路到山外的小學去上學,後來文大哥和他的朋友一籌了款建了這個學校,我師範畢業後就留在這裡做了一名老師,也算是回報文大哥對我的恩情咧。”

    蘭花帶着獨特鄉音的普通話溫聲細語述說着,這是她從來不知道的季含,居然懷有這樣的愛心,陳默心裡一陣感動。

    “文大哥每年都會來一次這裡,有時候會帶來孩子們的衣服鞋子,學習用具,更多的時候會帶來錢,所以這裡的村民都很感激他。”

    竈間的柴火闢啪的吐着火舌,陳默怔怔看着竈臺上臉上神采雯開的女孩,“這傢伙,從來都有沒跟我說過…….”

    “嫂子,你真漂亮,難怪文大哥這麼喜歡你。”

    陳默逗她,“你怎麼知道她喜歡我?他喜歡的女孩子可多了。”

    蘭花很嚴肅的搖了搖頭,“文大哥他不是這樣的人,他每次來的時候,沒人的時候他都偷偷拿出你的照片邊看邊笑。”

    陳默怔了下,只覺得心頭一軟。

    等了幾分鐘,蘭花揭開鍋,一股濃郁的酸辣味撲鼻而來。

    只見她把切好的野菜似的東西往鍋裡放,蓋上鍋蓋。

    忽然扭頭看了看陳默,有些侷促,過了好半天象是鼓起極大勇氣,“你一定要對文大哥好。”

    陳默看着眼前純樸的女孩子,突然象是明白些什麼,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一定會對他好,只要他心裡還有我,我會一直對他好的。”

    她心裡在說,季含,如果你願意,我想一輩子對你好。

    這天的晚飯,季含心滿意足的喝上了酸根湯,又酸又辣還帶着野菜的清香味,陳默口味清淡,吃不慣,季含故意捉弄她餵了兩口,弄得一旁的蘭花害羞的不行,象打情罵俏的是她一樣,山裡長大的孩子純真的象一張紙。

    吃完飯出來,天都已經黑了。

    好在滿天星宿,也能看個清楚。

    季含和陳默先把蘭花送回了家,學校離蘭花家有些遠,都是高低不平的山路,要不是季含牽着,都不知道摔了幾個跟頭,季含悄悄在耳邊問,“我揹你吧。”

    ωwш• ттkan• co

    陳默看了看前頭默默帶路的蘭花,“我能走。”

    送完蘭花,她告訴季含,“蘭花喜歡你。”

    季含不信,“怎麼會,我看着她長大的,她把我當成大哥哥了,怎麼,吃醋了。”

    陳默搖了搖頭,“我高興還不及。”

    這樣純粹美好,不摻雜一絲私慾的感情令她都覺得由然敬佩。

    季含握着的手緊了緊,什麼也沒說,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

    高拱的蒼穹,明月當空,滿天繁星,星空下是山巒和高低起伏的綽影,四目望去,遠遠近近的房子裡透着一點溫暖的燈火點綴着黑夜。

    陳默長吸了一口氣,擡頭看了看天空,“真美,。”

    有月光映上她的眼眸,一片流光溢彩,季含心裡一動,“困麼?”

    見陳默搖了搖頭,拉着她,“走,帶你去更漂亮的地方。”

    跟着走了一會,就聽到潺潺的流水聲。

    越走近,平整的山坡下,一片青青的草地,再過去是一條寬闊的江面,月光下,波光粼粼,玉帶似的沿着影影的山脈蜿蜒而去。

    陳默驚喜的跟個孩子似的哇哇大叫,“哇!!”

    四下寂靜,這一聲格外的清亮,她低笑道,“不會把別人吵醒吧。”

    季含坐在山坡上含笑看她,打趣道:“吵醒了村民,頂多把你當壞人處理了。”

    她只是怔怔的看着天空,好半天才轉過臉來一臉正色,“季含。”

    “嗯。”

    “季含。”

    他好笑的看着她,“嗯?”

    陳默俯下身子,在他脣上飛快的親了下,定定的看着他,“季含,你真了不起。”

    他意猶未盡的指了指脣,眼睛都帶着笑,“因爲帶你看美景?那我真是賺到了。”

    “你做的事,蘭花都告訴我了,我爲你驕傲。”

    季含拍了拍邊上的草地,看陳默坐下才緩緩的道:“看過去,好象是我幫助了他們,其實他們給予我的更多,我付出的不過是我力所能及的身外之物,他們善良和感恩,讓我有被人需要的感覺,給我的心靈帶來莫大的滿足感,讓我覺得快樂。還有你看這裡村民,把我當成自己家人一樣,這是什麼也換不來的。”

    陳默沒說話,象她一直只是爲自己而活的人,讓自己和家人過上優越的生活,這就是她拼博奮鬥的全部意義。

    在五光十色的職業圈子裡,偶爾也會利慾薰心,也曾甩過心機手段,爲的是站的更高,不再被無視不再被欺負,可這一切無關理想只爲名利。

    而此刻的季含,讓她覺得自己是市井裡爛俗不能再爛俗的一個人,季含的善良和真誠讓她在他面前憑生出了些許自卑感,“季含,如果我說我成不了你,我只是一個俗人,一個自私的人,只想着讓自己過的更好,你會失望嗎?”

    他側過臉看過來,眼波似輕柔的夜色般溫柔,“我幫助他們只是因爲能讓我自己覺得快樂,所以我們是一樣自私的人,都在想辦法讓自己過的更好,只是實現的方式不同。”

    陳默心裡一暖,他竟是懂她的,甜言蜜語海誓山盟都是多餘的。

    她把頭輕輕擱在他的肩上,“有你,真好。”

    看星星看到半夜,回去的時候,季含揹着她,他說睡吧。她就真的漸漸安心入眠了。

    一路上,他走很慢,生怕吵醒了她。

    她一向以精明能幹的職業女性示人,沒有多少機會可以讓他當小女生般寵着。

    其實季含比誰都明白她,缺失的親情和少年貧困讓她內心極度沒有安全感,她表現的多麼強大,心底深處也不過是可渴望被保護的小女生。

    這個點,他們住的那戶人家早已經睡下了,月光明晃晃的照在籬笆的院子裡,清靜的夜色裡偶爾傳來幾處蛙聲,

    就見一個人從陰影裡緩緩走了出來,目光落在他的臉上,繼又轉身他身後,眸色象是染上一層月光,清亮的驚人。

    江修哲?他怎麼會在這裡。

    季含對這個花花公子一向沒什麼好感,還是試控性的問了一句,“江少?”

    那個人正朝他們走過來,月光下,可見深遂的輪廓和漸漸擾起的眉,很快就朝他們走了過來。

    江修哲的神情看過去有些緊張,“她怎麼了?”

    季含腳步略頓了下,對他的屢屢過度關心越發覺得不安和厭煩,江修哲對待女人一向很紳士,可對陳默不是刁難就是關心,若是心裡沒什麼那能至此。

    當下不悅道,“沒事,睡着了,謝謝關心。”

    話音剛落,明顯就風對方鬆了一口氣,季含不自禁的皺了皺眉。

    進了門。江修哲也跟進來幫他擰開了燈。

    季含腳略頓了下,低道:“江少,這麼晚還出來散步?”

    背上的身子微微一動,感覺她的頭在背上微拱了下,季含知道陳默已經醒了,

    江修哲點了點頭,淡聲道:“嗯,睡不着,出來走走。”

    季含知道她打算繼續裝睡,進了房間,剛把她放下,她就睜開了眼。

    一言不發的脫了鞋,轉個身就鑽進了被子,季含拉了下她,“去,洗了臉再睡。”

    她索性把頭也鑽進了被子,咕噥道:“困。”

    季含哭笑不得,把她頭上的被子拉開掖好,在她身邊坐了一會,這才轉身出了房門。

    江修哲還怔怔的站在廳堂裡,神情一片寥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