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3 心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43 心意字體大小: A+
     

    江修哲轉過頭,臉色雖然黯淡但情緒已平復了許多,他挑眉看過來,“我不回去,說好了要陪你的去拍攝的,”

    施然淺淺一嘆,攤開手來遞過去,掌心上是陳默送來的藥膏,“她還是關心你的。”

    江修哲冷笑,“哼,關心我?你太不瞭解她了,她是怕我一怒之下帶着你回京走了,連廣告都不拍。這個女人爲了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向來肯委曲求全的。”

    陳默是個工作狂,施然早有所耳聞,但這一個月接觸下來,好象也沒想象中那樣象個工作狂人。

    曾經聽過顧凱開玩笑似的說,至從陳默戀愛後,把人生的重心分了一半給男友,看着兩人如膠似漆的樣子就知道顧凱所言不假。

    只是這個認知,更會讓江修哲抓狂,以致於早上聽到他們如此親密,醋意大發打翻了碗碟。

    別人都說她施然是江修哲的新歡,可她卻覺得不是,他對她而言,僅公是寂寞時的牀伴。

    爲什麼跟江修哲在一起,施然自己也不說不好,只是並不覺得他討厭,大多數他很幽默很有風度,跟他在一起還是很有意思。

    因爲寂寞因爲也想借此報復那個曾虧欠她的人,所以明知他風流,還是就跟他在一起了。

    那怕這次她也以爲江修哲是爲她纔不辭辛苦跟來拍攝,原來自己不過是幌子。當知道這一點的時候,心裡還是微微的不舒服。

    她以爲他沒有真心,只是喜歡風流,喜歡招蜂引蝶喜歡追逐的遊戲,可她發現自己錯了,這一種走來,別人不知道,可是江修哲對陳默的心思她卻看在眼裡,即便江修哲不肯承認,可她看得出來,他是喜歡歡陳默的。

    施然怔了半天也沒說話,乾脆開始動手收拾行李。

    看江修哲還倚窗站着,忽的道,“我以爲你也沒有真心的。”

    江修哲嘴角勾了勾,有些瞭然,他何嘗不知道施然就是因爲這樣的他纔跟在一起的,同樣的,他也欣賞她的灑脫和不造作。

    “難道你以爲我有?”

    施然手下正整理的是江修哲的衣物,他們有着世俗人眼裡最親密的關係,實際上不過是最親密的陌生人,各取所需。

    她玩笑似的問他,“有沒有你心裡很明白不是嗎,只是不願意承認,他們是男女朋友,有那種親密的關係自然很正常,你如果覺得受不了,爲什麼不去把她搶過來。”

    江修哲怔了下,眼底緩緩浮上了幾分複雜的神色,“我的人生不會爲了誰而停留,那怕是她也行。”

    又或許就算他肯爲陳默停下來,陳默也不會再回頭。

    施然有些不贊同的搖了搖頭,都把心都交出去了,怕是由不了自己了。

    “那爲什麼還要跟着來受罪。”

    江修哲走近她,勾起她的下巴,帶有一絲玩味的笑,眼底的惱怒卻騙不了人,“我不是爲了你纔來的麼,說不定那一天我真的就愛上你了。”

    施然亦不躲,“好啊,我等着你來愛我。”

    原定九點出發,禁不住一幫同事懇求,說好不容易來到這麼個漂亮地方,怎麼也要玩玩一再走。

    事先陳默就跟顧凱商量過,這次出來工作是一方面,另一個想法也是帶大家出來放鬆放鬆,所以她也樂得做這個順水人情。

    一行人在鎮上游玩了一圈,快到中午纔出發。

    這一路行來又是碧水青山,幽幽蕩着清意,令大家讚歎不已,大家都似乎都忘了這一路的疲累,頓時這風景如畫的世外桃源所吸引,趕到那個小村落的時候都已經快兩三點了。

    陳默的馬就跟江修哲身後,他傷了一隻手,卻堅持要跟着進山,陳默生怕出點什麼意外,又沒法說服他,確切的說是沒機會什麼說服他,因爲江修哲基本把她當透明。

    她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他無緣無故發脾氣讓她下不了臺,怎麼好象是她欠他的似的?她很憤忿的跟杜可她們抱怨,“這人啊,學歷高不代表修養好。”

    恰巧這句話被施然聽到,同情再同情的往江修哲的方向看了看。

    陳默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給顧凱,“告訴江修哲,我不會同意他進山的。”

    顧凱也不知道跟江修哲說了什麼,不僅沒說服他,反而把顧凱罵了一頓,顧凱最後無奈的給她回電話:“那小子說了,他代表的是江氏,你管不着。我說陳默啊,讓他去吧,折騰死了也是那小子的事,你不用負責任的。”

    掛電話的時候又抱怨,“你們兩這不是有病嗎?兩個人近在跟前,還要我當傳話筒。”

    顧凱話雖說由着江修哲,也沒多陳默心安多少,真要出點什麼事,江家人能饒了她?

    江修哲陰陽怪氣的看了她一眼,“動不動就找顧凱,你把他當我媽使了吧!”

    很好,終於不再無視她了!

    陳默對江修哲這種爲我獨尊的架勢氣的快說不話來,當時就回嘴道,“要能聯繫上你媽,我立馬給她打電話,生的這是什麼兒子!”

    江修哲陰沉着臉,“生的是什麼兒子又關你什麼事,要你來瞎操什麼心!”

    一句話噎的陳默很想直接一腳把他踹進江裡,眼不見爲淨。

    他傷了手騎馬也不方便,陳默一路都擔着心,不時的朝他這邊望過來,生怕出點什麼意外。

    一路上季含的眉頭皺了又皺。

    在山路上顛了近兩個小時,纔到村口,就有不少鄉民迎了上來,跟爲首的那個皮膚黝黑的中年漢子操着一口濃咧的鄉音遠遠衝着季含喊道:“你小子,有多久沒來了。”

    季含翻身下了馬,高興的挨個看了一圈,“這不是來了嗎?阿布叔、吉叔、阿江……”

    拍攝地點是季含聯繫的,想必之前已經來過一回,大家見他如此熟悉也不奇怪。

    大家也跟着翻身下了馬,季含給村民們做了介紹,“這是我們雜誌社的主編陳默,這位呢,是江總,還有這位是我們的模特施然…….”

    等季含一一爲大家作了介紹,纔開始安頓大家,一行十幾個人,只得分向個農家住着排到各家,好在隔的也不遠。

    略微梳洗下出來,阿布叔家裡已經備好了飯菜。

    菜是自家地裡種的,就連肉都是山裡野味,酒是阿布嫂自己釀的酒,一開壇,香氣四溢,比起城裡那些高檔酒樓,都不知好上多少倍。

    阿布叔和幾個年長的鄉民也擅談,飯桌上氣氛很是濃烈,意外的倒是江修哲,陳默本來他會看不上這些村民,不想他和阿布叔他們聊得甚歡。

    若是在城裡的飯局,自然是她這個主編唱主角。但這鄉下還保留着古老的傳統,男人才是主角,女人吃飯喂孩子,這一路陳默飢腸轆轆的,也樂得清靜,寒喧了幾句說開始埋頭吃飯,

    忽的聽到一個年長的村民問道:“小季,不是說帶你媳婦來了嗎?那個是?”

    衆人的帶着笑意的目光一下掃過來,陳默吃的急,冷不盯一下被梗住,憋的臉通紅,咳了半天才擡起頭。

    季含一邊拍着她的背,端了一杯水遞到她嘴邊,“沒事吧。”

    她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心裡哀嘆道,這下精明幹練的形象全毀了…

    桌上有同事跟着打趣道,“阿布叔,這下看出來了吧。”

    阿布叔很認真的看了她會,象是在給自己兒子找兒媳,“你這女娃子好,看過去精神漂亮,主編是幹啥的我們不知道,你是小季的媳婦,就等於是我們羅定村的媳婦,在這裡的日子就當自己家一樣,不要客氣。”

    陳默正納悶,怎麼季含跟他們熟悉的跟自家的家人似的。

    她也不扭捏,端起杯子,“謝謝你們,這段時間還要麻煩你們了。還有季含,謝謝你們對他的照顧,這杯酒,我敬大家。”

    村民們客氣說,這就外道了。

    季含含笑看她,順手撩起她鬢邊散落的碎髮抿進耳後,一副說不出的寵溺和親暱。

    “哎喲,季哥,你是要眼熱死我們吧。”

    “你兩該不會已經把證都領了吧,就瞞着我們呢。”

    “小季,要不叔給你張羅張羅,給你們辦個我們這邊特色的婚禮。”

    陳默再一次噎住,掙扎了半天,還沒開口呢,就聽季含笑道:“還沒呢,不過快了,等領證那天一定告訴你們。”

    讓着衆人又取笑了一把,陳默有些尷尬,作爲一個團隊負責人,總是旁若無人的跟男友膩歪,即便大家不說,也是不妥的。

    季含向來是內斂的人,也從來不會在公衆的場合表現過分親暱之舉,可最近卻象是故意親暱給別人看似的。

    總覺得有道冷冷的視線一直追了過來,剛擡眼,就見江修哲衝着她微微一笑,那涼涼的笑意讓她心裡陡然升上了一股寒意。

    吃飽喝足,陳默也沒有倦意,讓季含帶着她四處轉了轉。

    “這裡真美啊。”

    “的確很美,可這裡的人很窮,祖祖輩輩的生活在這個大山裡,基本上都是自給自足的生活。”

    “老實交待,你怎麼會在這裡這麼熟?來過不止一兩次吧。”

    季含笑而不語,擡手看了看錶,拉着她就跑,“時間正好,走,帶你去個地方。”

    “哎,幹嘛去。”

    “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很久沒這麼肆無忌憧的跑過,在幾間磚瓦房面前停了下來,這個村子裡基本上都是木製的房子,唯獨這幾間磚瓦房算是有些特別。

    屋子裡坐滿了上課的孩子,老師略帶鄉音的普通話在寂靜的山裡格外的響亮。

    她恍然,“怎麼是學校啊。”

    有一個孩子眼尖尖的發現他們,“看,季叔叔來了。”

    齊刷刷黑亮的眼睛齊齊的轉向他們,異樣的神采,接着聽着一聲歡呼,孩子們衝出教室圍上了他們。

    “季叔叔,你好久沒來看我們了。”

    “叔叔,我收到你買的書了….”

    ………

    季含抱起那個最小的孩子,在他臉上親了下,“那你們想不想叔叔?”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