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8 共進早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8 共進早餐字體大小: A+
     

    江修哲跨了兩步一下抓住她的胳膊,皺着眉頭看她,“你就這樣甩手不管了?”

    陳默看着他都覺得好笑,我都做到這個地步了,你還好意思麻煩我,看了了看被他扣住的手腕,又似笑非笑的看了江修哲。“你以爲呢。”

    陳默冷淡不屑的眼神,讓江修哲有些惱怒的鬆了手,泄氣道:“跟我一起送她回家。”

    對江修哲這種得寸進尺的無賴,無視他是最好的選擇,陳默擡腳就走。

    “好啊,你走啊,我也走,就把她一個撂這兒,反正我跟她也沒關係了。”

    陳默懶得理他,拿自己的前女友來威脅她,太可笑了吧,拉開包廂門就出去了。

    還沒走出大門,就見江修哲跟了出來。

    陳默覺得可氣又可笑,頓下腳,江修哲也跟着停了下來。

    她側臉去看江修哲,他只是擡了擡下巴,一副神情倨傲的表情,好象在說,你走啊,有本事你走啊。

    陳默咬了咬牙,恨不得給江修哲一巴掌,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恥又無賴的人。“你還是人嗎?”

    江修哲挑眉看過來,語調聽起來漫不經心,幽暗的眸子裡卻有化不開的東西,“反正在你心裡,我早就不是人了,既然都已經這麼不堪了,也不在乎多一件。”

    陳默沒心思琢磨他話裡的深意,只知道一件事,他不管了。

    她也懶得跟他爭辯,轉身就折了回去,一邊沒好氣的嘀咕:“早知道這樣,我還叫你來幹嘛,我這不是有病嘛,費勁瞎折騰。”

    江修哲嘴角彎了彎,跟着她身後就走了進去。

    一路上,陳默開着小鋼炮,副駕駛坐着醉熏熏人程楚楚,在她們前面是一輛毫華跑車在引路,豪華跑車給小鋼炮開路,這場景實在太滑稽。

    江修哲開道的理由是陳默不知道程楚楚家在那兒,陳默鬆動了下累的發酸的手臂,沒好氣的說你送她回去不就完了?

    江修哲只是笑笑,鑽進了自己的豪車。陳默恨恨的想,這種事多此一舉的事,只有江修哲這個閒得蛋疼的神經病才幹得出來。

    江修哲熟門熟路,陳默又是一陣譏諷,江修哲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她亦不動聲色還擊,“你有臆想症吧。”

    等把程楚楚安頓好出來,瞅了瞅時間,都五點多了,天邊都泛起了魚肚白。陳默又困又累,江修哲看過去倒是精神好得很,兩眼放光,果然是過慣了夜生活的。

    一走出小區大門,陳默很爽快的說了聲再見,心裡其實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見。

    打開車門,剛要鑽進去,又被江修哲給攔住,“好餓了,陪我吃點東西。”

    陳默想也不想就拒絕,“我要回家,晚點我還要上班。”

    “今天禮拜六。”

    “我今天加班!”

    “我是老闆,今天不用你加班了,耽誤了事我負責。”

    陳默折騰一晚上,全是拜江修哲風流所賜,心裡直冒火,“江先生,就算你是老闆,我也沒這個義務陪你吃早飯吧!”

    江修哲挑眉笑了下,從她手裡搶過車鑰匙,轉身就朝對面的茶餐廳走去,“要不要跟來,隨便你。”

    陳默氣的牙咬了又咬,看着江修哲進了茶餐廳,終於恨恨的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江修哲是不是餓了幾年,點了滿滿一桌,餐廳老闆娘時不時的拿眼睛偷瞄她,那個暖昧的眼神好象她是被人包養的二奶小三什麼的。

    陳默看着對面的罪魁禍首,一臉滿足的吃着東西,吃一個品種就誇一下。

    陳默臉上浮上淡淡的譏諷,是了,這種富二代,自然是沒吃過這種街邊小吃的。

    江修哲聽她冷哼了下,擡起眼看她一臉忿忿,自動忽視,一本正經的問:“你不吃?”

    陳默分明看到他眼裡得逞似的笑意,又覺得火大,這種男人真是又低級又無聊。

    “不餓!”

    剛說完這話,肚子就很不睜氣的響了,江修哲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她恨恨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在誰面前丟人不好,偏在江修哲面前。

    又聽江修哲拖長聲調的悶聲,“雖然你討厭我,但餓着的是你自己,傻不傻呀!”

    陳默扭過頭,一個小煎包悄無聲息的落在她盤子裡,江修哲又添好一碗粥給她遞了過來,看她不動,江修哲脣邊拉出一抹欠揍的笑,“你的意思是要我餵你?”

    對她冷嘲熱諷百般刁難的是他,現在若無其事裝一副翩翩君子的也是他,陳默心裡的那團火越滾越大,恨不得勒着他的脖子問,想幹嘛!

    任是這麼練就的沉穩不驚也壓下下去,她接過來碗,重重的擱在桌上,粥灑了出來,濺到一桌,濺到了江修哲名貴的衣服上,陳默譏諷的看他一眼,看你忍到幾時!“衣服看過過去價值不菲?要我賠你一件嗎?”

    江修哲居然也不生氣,好脾氣的拿過紙巾擦乾淨,又若無其事的看了她一眼,“吃吧。”

    陳默這麼奮力揮了一拳,結果打在棉花上,更是半點火星子都發不出來了。

    老闆娘過來上餐點,一邊擺東西,一邊看着陳默笑道:“吃吧,姑娘,你先生還真是疼你。不過說實話,看你們小兩口鬧變扭我還真是羨慕,我年輕那會也總愛跟我家那口子鬧,就怕他不在乎我。現在啊,兩看都生厭了。”

    江修哲對老闆娘笑笑,一副寵溺的樣子,“是啊,她這人對誰都好,就是對我不好。”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以不在意陳默發脾氣,可是受不了她冷漠的把自己當成個陌生人。

    陳默皺了皺眉,氣反而消了,暗惱自己怎麼就沒控制住情緒,跟江修哲這種毫無節操的人致氣了。

    她一直努力想要抹去江修哲在她人生留下的記憶,一絲一毫都不想要,所以她才努力把江修哲當作社交場上可有可無的人之一。

    陳默吃了一口粥,怒極反笑:“嗯,味道是不錯,你說得對,餓着自己的就是傻瓜。”

    她一直在當駝鳥,假裝不曾有過那個傷疤,可是江修哲卻一而再而三的以刺激她爲樂,她越生氣他反而越高興,這一樣想,她偏不讓他如意。

    江修哲怔了下,看着她惱恨的眼神漸漸平靜無波,不由得苦笑,知道她接下的話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果然她一邊吃着一邊悠悠的道:“承認我愛過你,或者希望我說現在我還恨着你,因爲我在乎你,這樣能滿足你變態的自尊心嗎?這樣你就能離我遠點嗎?”

    江修哲怔了下,看她吐出的話象刀子,偏偏表情卻那麼隨意自然,話說完又繼續若無其事,吃的津津有味。

    江修哲從小到大都是衆星捧月的,什麼受過這種氣,忍着心頭的不快道:“今天難道是我自己要來的嗎?”

    陳默怪笑一聲,利落的往嘴裡塞了一個小籠包,“是啊,我差點忘了,是我求江少勝造七級浮屠,救人弱女子程楚楚一把,幫了我一回,我還不知道感激,簡直就是白眼狼。你大人有大量看在我折騰一宿的份上饒過一回,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敢勞煩江少大駕,也絕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礙你的眼,這樣可好,江少。”

    說着又略頓了下,嫣然一笑,“前提是江少的桃花債自己能處理的話。”

    江修哲愣愣的看着她,半天被她噎的說不出半句話來,陳默這邊已經放下筷子,也不理江修哲,走向收銀臺結了帳才折回來,“車鑰匙!”

    他定定的看着陳默攤開的手掌,有些哭笑不得,她的手很漂亮,細長的跟青似的,泛着水一般的色澤。

    看得他心裡微微一動,拎着鑰匙圈輕輕放進她的掌心,忽的手就跟着覆了上去。

    他的手掌很大,一下包住她柔軟的小手,陳默抽了抽動彈不得,她也不生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怎麼了,養成了看到女人就想佔點便宜的習慣?”

    江修哲的臉一下跨下來,他一向自認爲風流而不是下流,“在你眼裡我就這樣不堪嗎?”

    陳默抿着嘴也不說話,就這樣僵持着,江修哲自嘲似的笑笑,“你很討厭我吧,陳默。”

    她毫不顧忌的看着他,承認的很乾脆,“是的,我討厭你。我們是兩看生厭,彼此彼此,你也不吃虧。”

    他就這樣盯着她不放,幽暗的眸子好象凝結成了雪,彷彿要看到她心裡去。

    握着的手緊了又緊,他艱難的吐出兩個字,便再也說不出口了,“陳默,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

    “我倒希望你能討厭我!”陳默一臉坦然,“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江少跟我相處應該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江修哲眸子黯了下,緩緩鬆開了手,修長的指尖在掌心裡劃過,心臟都跟着一陣緊縮,似疼似酸又漸漸沉到心底。

    陳默再沒看他一眼,就邁着步子走了出去。

    江修哲怔怔的站在原地,心裡覺得又晦澀難耐,又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是瘋麼,好馬還不吃回頭草,更何況他江修哲要什麼女人沒有,非要這個被自己甩過的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