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7 前任來善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7 前任來善後字體大小: A+
     

    那條項鍊其實他看過去倒覺得普普通通。既不奢華也不顯高貴,當時他心裡還笑她是小門小戶家的女子,自己送她的首飾那樣不比這個好,也從沒見她戴過。

    那個時候,他對她興趣正濃,也樂的讓她高興,讓助手照這款式去買,結果東西沒買到,助手還差點出車禍掛掉。

    後來分手了後不久,收到一個快遞,都是她寄來的,一箱子都是他曾送的東西,她居然一件也沒留。當時還以爲她會藉着有孩子糾纏不清,不曾竟這麼絕決。

    施然循着他的視線看去,不由得好奇問:“那人是誰?”

    略有清淺的聲音打斷了他飄遠的思緒,他看着樓下那個笑面如花的女人,脣角浮上一絲惡作劇的笑意“一個熟人而已。”

    拿出手機撥出一串熟悉的號碼,他鮮少給陳默打電話,她的號碼卻能爛熟於心。

    看着陳默接了電話,他握着電話也開口,電話那端的她口氣親切客套的象10086客服的般,“你好,請問是那位?”

    江修哲心裡很不是滋味,好歹他是她的老闆,也是她的大客戶,這個女人居然連他的號碼都沒存?

    他有些惡極興趣的欣賞着她的表情,聲音低低的傳了過去,“生日快樂,陳默。”

    她明顯一怔,臉上是疑惑的表情,好象一下沒想起來是誰,江修哲隔着玻璃牆看她,又重複了一句,“生日快樂。”

    她聽出了他的聲音,臉上又浮現了很驚惶的表情,一句話沒說,好象燙手似的把電話給掐了。

    江修哲還保持着握電話的姿勢,脣角勾着笑,坐在身邊的施然看得心頭一跳,那笑容看過去怎麼讓人覺得心涼?

    對陳默的感覺連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江修哲不認爲這是愛,只是意識到自己似乎在一點點的往泥潭深處走,這當然不是一個好的現象,他決計要離那個女人遠一點。

    從那天以後,江修哲就沒再去過雜誌社。

    直到陳默帶着杜可去了一個show場碰到江修哲,這纔想起似乎好一陣沒見過他。他的身邊已經沒有了程楚楚。

    看秀的時候,陳默坐在他身後隔了兩三排的位置,江修哲自然看不見她的存在。

    他一直目光灼灼的盯着t臺,正在走秀的是最近炙手可熱的一個模特,剛拿了世界模特大寒的冠軍,最近的娛樂入卦上都在傳江修哲看上了這位時尚圈的新貴。

    江修哲不是娛樂圈的人,可是他的緋聞卻比任何一個明星的情史還要豐富,程楚楚前一陣子還跟她炫耀這位男友的給她買的豪車,想不到一下子金主就要易主了。

    這事沒沒過幾天就接了程楚楚的電話。

    電話來的時候她正做着美夢,一下被吵醒了,看了看牀頭的鬧鐘,正好凌晨兩點,程楚楚約她酒吧見面。

    她困的眼睛都睜不開,“明天行不行,實在太晚了。”

    程楚楚電話略帶了哭腔,“不行,現在馬上過來。”

    在娛樂圈裡,程楚楚也不是省油的燈,愛擺譜,耍大牌,對於在她之下的人,嘴上從來也不客氣。

    遇見她們這些普通人,總是一副高高在上擺着天后巨星的譜,陳默對於她,有些討厭又有些同情,更多是工作上的一種應酬,程楚楚之所以喜歡她,大概除了無人可訴的無奈,更重要的是陳默有了一張上了拉鍊似的嘴。

    程楚楚電話裡要死要活的,怎麼說也有些交情,陳默只好爬起來,開着自己的小鋼炮就過去。

    推開門包廂裡也就程楚楚一個人,桌上已經攤了一堆的空瓶子,程楚楚醉眼迷離的擡頭看了她一眼,又兀自喝起了酒:“你來了。”

    不用問陳默也猜到是什麼事,程楚楚的臉上清楚的寫着失戀兩個字,那不勝酒力的醉態,平添了幾分悽楚迷人的美麗,比起江修哲那個四方臉的新歡明顯好看多了,她就納悶了,江修哲的口味怎麼越來越奇特了,難道是時下流行的重口味?

    既然來了,當然得盡道義,她說,“我送你回吧。”

    程楚楚一臉迷濛的的擺了擺手,“回去,我不回去。”又給陳默倒了杯酒,遞過來,“來,是朋友的話就陪喝酒,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別喝了,要是被八卦雜誌拍到了,又麻煩了。”

    程楚楚端着酒杯定了一下,又甩了甩手,“我管不了這麼多了。”

    血紅的丹蔻在燈光下格外的妖繞,“我失戀了,陳默。”

    “江修哲也不是好東西,離開他纔好呢。”

    程楚楚手指指向她,剛開口,打了一個響嗝,好一會才眯着眼睛道:“不許你說阿哲的壞話,是那個女人勾引他的…...你說那個女人比我好嗎?有我漂亮嗎?有體貼他嗎?”

    陳默只好順着她的話安慰醉酒的人,“是是是,誰也沒你好,失去你是他的損失,你年輕又漂亮又有這麼多的粉絲,他們都把你當成了女神,一個江修哲算什麼呀。”

    程楚楚趴在扶手上,一臉的傷心,“陳默,你知道嗎,我對他真的是用了心的,可江修哲說不要我的真心…….如果不要的我的真心,那爲什麼費盡心思來追我?”

    陳默搖了搖頭,程楚楚付出的是身體,江修哲付出的是錢,一對速食男女講真心實在太可笑。

    程楚楚呵呵的盯着她傻笑一會,“你也不信是吧,你也瞧不起我,我跟你說,我開始是愛他的錢,可他對我真的好啊,下雨天時候他怕我溼了鞋,抱着我走路,我在劇組拍夜戲,他可整夜陪着我,我不高興的時候,他會買很多東西來哄我開心。我不是知道他很花心,可是我以爲我是不一樣,以爲他會爲我改變。”

    江修哲不愧是一個好的獵手,他看準的獵物沒一個能逃出他的手心,當年的她亦如此。

    “不是因爲在乎一個人纔會做這些事嗎?你說,他還是在乎我對不對?”

    她突然覺得很可笑,居然有一天會坐這裡安慰他的前女友,看程楚楚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她搶過她的杯子,“好了,別喝了,回去睡一覺,明天醒來太陽照常升起。”

    程楚楚呵呵的看着她傻笑了一會,“你也以爲我是因爲他的錢纔跟他的,對不對?可是陳默,我現在是真的喜歡他。”

    程楚楚喝到大半夜,怎麼勸也不肯回去,陳默又不好扔下她不管。

    心裡恨不得她能醉暈過去,好直接送她回家,偏偏她酒量好的很,喝再多,也只在半醉半醒之間。

    到最後程楚楚伏在桌上痛哭失聲,呢喃道:“他肯定是怪我騙他了,我知道錯了……..。”

    “你騙他什麼了。”

    程楚楚也不回答,一直搖着她的手臂,反覆呢喃道:“陳默,你給他個打電話好不好?你打的,他一定會接的,你打給他好不好?”

    陳默這下真的爲難了,她實在不想看見江修哲,連他的聲音也覺得厭惡,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趟進這湯渾水。

    “陳默,求你了,陳默,告訴他我要死了,他會來的。”

    最後她被程楚楚纏的沒法了,“好吧,但是答應我,打完電話就回家去了,別鬧了。”

    在程楚楚的手機裡找到江修哲的號碼撥了過去,電話響了好久纔有接起來,聲音有些暗啞,好象有些不敢置信,“陳默?”

    電話那端的聲音有些吵,有男有女,聽聲音應該是在糊長城,陳默不知爲什麼心裡有些忐忑:“程楚楚在酒吧喝的爛醉,哭着喊着要找你,如果你方便的話來一趟。”

    電話那頭有一陣沉默,聽到有人催他出牌的聲音,還有人嬌滴滴的喊着江少,陳默閉着眼睛都能想象他擁着新歡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那端良久的不說話,程楚楚扒着她的肩膀對着話筒裡喊,“阿哲….阿哲……”

    在見程楚楚買醉之前她並不同情程楚楚,她早就該知道跟江修哲在一起不過就是一場等價交換,何況在場交易中程楚楚要的並不少,陳默甚至覺得她今天落寞也只是心有不甘而已。

    此刻陳默的心微微有些動容,或許真是投了幾分真心吧。

    那邊許久沒聲音,陳默握着電話直冷笑,“江少,這個事你覺得讓我來給你善後合適嗎?”

    江修哲有些不耐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在那裡?”

    陳默迅速報了地方,做好了要久等的準備,事實上江修哲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

    一進來就冷着一張臉,陳默推了推程楚楚,指着江修哲笑了笑,“楚楚,江少來了。”

    程楚楚眯着眼睛看了看,然後呵呵笑,下一瞬已撲過去抱住了江修哲,“阿哲,你不會不管我對不對。”

    江修哲皺了皺眉,想要撥開程楚楚的手,奈何她抱的太緊,跟八爪章魚似的纏在他的身上。

    “夠了,楚楚。”

    “阿哲,我錯了…….我不該騙你…….可我真想要個你的孩子……”

    江修哲有些尷尬,他下意識掃一眼陳默,陳默好象完全沒聽見,從頭到尾也不看他們一眼,幫程楚楚收拾好東西,一邊摁了鈴吩咐服務員過來買單。

    一切妥當後,才道:“好了,人交給你了,我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